返回

稳住别浪

首页

第44章 【学好普通话】

  第四十四章【学好普通话】

  次日是周五。

  陈诺早上跑去给磊哥送了钱,然后折回学校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

  李青山那儿暂时没动静。

  陈诺昨日那一通推塔,老小子也要先琢磨琢磨才行……江湖越老,胆子越小。

  猛的遇上这么一个来路不明的猛人,总要先打探打探才行。

  且让磊哥跟他打擂台去。

  ·

  中午休息的时候,陈诺故意躲开了。

  再来一个食堂修罗场……可不一定有张林生同学救驾了。

  再说了,校外的小饭馆的炒菜,它不香嘛?

  吃饱喝足,嘬着牙花子,陈阎罗晃着膀子走回学校教室。

  教室里,李颖婉吃饭回来,就看见自己课桌上摆了好些信封,居然桌肚里还有两盒巧合里,外加一束花。

  长腿妹子看都没看,拿出一个塑料袋来,把东西全扫了进去,提着塑料到走到教室门口,一股脑儿就扔在了门口的垃圾桶里。

  走廊上,教室内,不少人都在看。

  长腿妹子看见陈诺走来,立刻迎了上去。

  脸上的寒冰也瞬间就融化了开,甜甜一笑,上去就抓住陈诺的胳膊:“欧巴,你去哪里了?”

  陈诺叹了口气:“说华语。”

  李颖婉纠结了一下:“你,去,哪,里,了?”

  陈诺眼看周围同学都往这里看,不动声色的抽开了手:“我吃饭去了。”

  “我,可以和你吃饭么?以后?一起?”

  陈诺看着李颖婉,又偷偷看了一眼教室——孙校花不在,估计是中午趁着休息时候回家去了。

  陈诺想了想,得,拖着不是办法,得解决一下。

  一歪头:“跟我走。”

  陈诺直接扭头,李颖婉脸上大喜,快步就跟了上去。

  没出学校,而是直接扭头去了教学楼的楼梯,一路往上。

  ·

  楼顶的天台原本是锁门的。

  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钥匙就被几个高年级的家伙给弄到了。

  于是,后来楼顶天台就成了一些男生偷偷厮混,抽烟的地方。

  中午的时候,张·退役浩南·林生同学,正苦闷的趴在天台的围栏上抽烟。看着楼下操场上的学生,缅怀着自己昔日的江湖岁月……

  刚掐了一支烟,就听见身后传来嘎吱一声。

  天台的那个铁门被推开。

  那张自己噩梦中的脸庞就出现了。

  张林生:“…………”

  陈诺看见了这位浩南哥,抬起爪子挥了挥。

  张林生却仿佛见鬼了一样,尖叫了一声,一溜烟从陈诺身边跑了,冲进了铁门里,一路顺着台阶而下,好悬没滚下去。

  陈诺干咳了两声,看了一眼天台,确定了没有人,拉着长腿妹子,走到了天台上一个背风的地方。

  李颖婉原本满脸红晕,眼看陈诺把自己拉到天台上,而且这里又没有人。

  她心中有些激动,女孩就忍不住多了一丝遐想……

  瞬间,什么壁咚啊,强吻啊……各种电视剧里的场景在长腿妹子的脑海里犹如呼啸而过的火车一样,一个个画面闪过。

  可等了半天,却发现陈诺没有动静。

  李颖婉抬起头来,就看见陈诺面色沉稳,眼神平静的看着自己。

  “欧巴……”

  李颖婉柔柔弱弱的开口喊了一声。

  陈诺心中叹了口气。

  原本想故意说两句狠话的,但终究是说不出口。

  眼前这张脸,自己太过熟悉了。

  这是上辈子跟着自己时间最久最早的一个,也是最死心塌地的一个。

  看着眼前的这张年轻而娇柔的脸庞,脑子里却浮现出了上辈子那个晚上,那个大仇得报的李颖婉,双手捏紧了拳头,仿佛发疯了一样的嚎哭泣血的模样。

  想起了自己用一床被子把她困住,吊在窗台外的场景。

  想起了自己把她扔在山里,丢下一把枪一把刀和一份军用口粮,让她练野外生存的时候,女孩孤零零站在那儿,却一脸倔强的样子。

  想起大仇得报的那个晚上,她哀求自己坐在旁边看着她睡觉。

  因为……她怕醒来看不到陈诺,会想自杀。

  千言万语,终究是化作了一声叹息。

  狠话,终究是没有说出口。

  “欧巴。”李颖婉看着陈诺的目光闪烁,忽然低声道:“我……是不是给你惹麻烦了?”

  “……”陈诺想了想:“谈不上麻烦,只要那天我救你的事情不说出去,其实没什么。”

  “对不起!”

  李颖婉用力鞠躬,把腰深深的弯了下去,可抬起头来的时候,脸上有些忐忑。

  “欧巴,对不起。我知道我很任性的!但是……但是我真的忍不住不来找你。

  那天之后,我每天晚上都在做噩梦!

  我每天晚上都梦到那些恶人,那些可怕的人,他们又来抓走了我,抓走了妈妈和哥哥。

  我只有想起你,才会觉得安全一些。

  我画了一张你的肖像,就压在我的枕头下,我才能睡着。

  欧巴,你不要赶我走好不好?”

  说到最后,李颖婉的语气里带出了一丝哀求。

  陈诺没说话。

  “那天你走后,我后来才知道,爸爸已经被那些人害死了……”李颖婉红着眼睛:“家里后来来过好多人,有爸爸公司的人,还有亲戚,还有警察。

  妈妈每天都在哭。

  我每天都很害怕,我躲在房间里,不敢出去,只有看着你的画像,我才能稍微不那么恐惧。

  你就让我跟在你身边好不好?”

  陈诺想了想,点了点头,缓缓道:“你,只是想跟着我,就这么简单了?”

  李颖婉的脸一下红了,低声道:“我…………”

  她忽然鼓起勇气:“欧巴……那位,孙同学,她是你的女朋友么?你们是在交往么?”

  “……没有。”陈诺摇头。

  “那,我可以和欧巴交往么?”

  李颖婉低声道:“我有听你得话,我没有学抽烟,没有学喝酒,我也没有说粗话,我没有纹身……我还一直再拜关二哥!欧巴!你让我做的事情,我都有认真的在做的!如果,如果你愿意和我交往的话,你说的什么话,我都会听的!”

  ……小孩子啊。

  陈诺叹了口气。

  罢了,赶不走,自己也狠不下心做太绝的事情和说太绝的话……

  那么……

  陈诺想了想:“我不喜欢普通话都说不好的。”

  “我会努力学!可是……欧巴,怎么才算学好普通话?”

  陈诺略一沉吟……

  有了!

  咳嗽了一声:“听好了。”

  阎罗大人深深吸了口气:

  “八百标兵奔北坡,炮兵并排北边跑。炮兵怕把标兵打,标兵怕把炮兵碰!”

  “……”

  李颖婉眼睛瞪的滴溜圆。

  “Mo ?ya??”

  陈诺拍了拍长腿妹子的肩膀:“好了,慢慢学吧。”

  说着,陈·不要脸·诺,双手插着兜,自己就直接跑了。

  嗯,这段够她练一阵子的了……

  就算这段练完了……也不怕呀!

  打南边来了个喇嘛?

  吃葡萄不吐葡萄皮?

  扁担长,板凳宽?

  实在不行,不还有“红鲤鱼与绿鲤鱼与驴”嘛!

  至于“黑化肥会挥发”这种大杀器,就别拿出来蹂躏一个外国妹子了。

  那个就太欺负人了呀。

  ·

  姜英子有些疲惫的揉了揉自己的眉头。

  公司的司机将汽车停好,又下车给她开了门,姜英子下车来,看着面前的自家房子。

  这个时间,儿子应该还没回来。

  至于女儿……

  想起李颖婉倔强的眼神,

姜英子无奈的笑了笑。

  虽然不知道她为什么非要跑去华国那个城市。

  但姜英子心中已经隐约的猜到了一点。

  对于那个神奇的少年,姜英子其实也有些好奇,只是……

  如果女儿真的能接近他的话,应该也不算什么坏事。

  走进了宅门。姜英子进门的时候,把鞋换上。

  丈夫的公司,最后终于还是由自己出面来管理。

  姜英子最近很疲惫。但幸好最艰难的时间已经过去了。

  河正宇那个家伙的失踪,公司里其实并没有人能出来对抗。自己疲惫的,无非就是把上下整顿起来,然后重新把公司的生意推动进入正轨。

  一开始是有些难的,但是在姜英子壮着胆子,咬牙开除了两个顽固抵抗的家伙之后,上下就顺畅了许多。

  说到底,还是资本主义国度。公司另外一个股东河正宇不在,那么姜英子就是唯一的资方。

  只要收起女人软弱的一面来,壮起胆子,还是可以坐稳位置的。

  走进了家中,姜英子先去了厨房,给自己倒了一杯水,然后转身走回客厅的时候……

  “啊!!”

  一声尖叫,手里的水杯也跌落在了地上。

  客厅里,沙发上静静的坐着一个男人。

  一个外国人,白种人,穿着黑色的外套,相貌并不出众,但是脸上却带着一丝仿佛高高在上的那种笑容。

  姜英子很确定,自己刚才走进厨房之前,客厅里根本没人的!

  “姜女士。”这个人缓缓道:“我建议你不要试图想大叫或者报警。我的到来,未必是带着恶意,但如果你做出过于激烈的举动,我就不敢保证会发生什么了。”

  说着,这个男人指着面前的另外一个沙发:“现在,我们不妨坐下,好好的谈谈。”

  一口标准的南高丽语。

  姜英子犹豫了一下。

  毕竟,在经历了那天晚上的巨变,在经历了丈夫的死,在经历了公司里重整的过程……她已经不是原来那个居家的柔弱女人了。

  虽然有些忐忑,但姜英子还是坐了下来。

  “很好,我喜欢和明智的人打交道。”

  这个男人笑着:“先自我介绍一下,你可以叫我安德森。而我今天的来意其实很简单……你现在所经营的这家公司以及产业,不,准确的说,是您从您死去的丈夫手里继承的这些产业,本质上来说……其实是,属于我们的。”

  安德森看着姜英子,语气从容不迫:“也就说,你的丈夫,李东赫先生,生前,是本公司的一名产业管理人员……

  在几年的时间里,他接受了本公司的几次资金上的支持,以及一些资源上的倾斜。我们的这些投资,为他的这家公司的成长,提供了巨大的帮助。

  从实际上来说,您的丈夫李东赫先生,已经在两年前就正式加入了我们。

  嗯,我们称之为……掘金人。”

  “掘,掘金人?”

  姜英子有些茫然,但很快就怒道:“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我的公司,居然是你们的产业?荒唐!”

  “不不不。”安德森非常礼貌的笑了笑:“这是一个事实……当然,证据什么的,我可以提供,但这并不是我今天来拜访的主要目的。我们很乐于看到您把这家公司经营的非常好,如果可以的话,我们也愿意在今后给您提供一些新的支持……也就是说,我们可以让您接替您丈夫的位置,成为本公司的新任掘金人。

  不过呢。

  我今天来并不是想说这些。UU看书 www.uukanshu.com

  我有另外几个问题,需要你来回答。”

  “什,什么问题?”

  “根据我的调查,害死您丈夫李东赫,也就是本公司掘金人的凶手,应该是河正宇。说来很惭愧,让一个外人伤害了本公司的掘金人,是我们对本公司成员保护的不周。

  如果按照正常的流程,我会出面调查这件事情,并亲手执行复仇行动。

  但很遗憾,在我调查之后,却发现,河正宇,这个害死本公司掘金人的凶手,却已经死了。

  关于这件事情,您有什么可以和我分享的么?”

  “……没有!你说的什么,我完全听不明白!”

  姜英子怒道:“不管你是什么人,如果你不立刻从我家里消失,我就马上报警!”

  安德森叹了口气:“看来您并不打算合作。”

  他忽然笑了笑:“不过,我有办法可以让你说出我需要的消息,只是……抱歉,可能接下来的举动,会对您有些冒犯了。”

  他脸上的笑容,让姜英子心中一寒。

  安德森从怀里摸出了一个小小的匣子,打开后,里面是一根注射用的针管,浅蓝色的针剂。

  姜英子立刻站了起来,往后退,口中试图大叫,同时飞快的去摸自己的手袋,寻找自己的手机。

  可就在她身后,一只手已经捂住了她嘴巴。

  姜英子的身后,一个穿着紧身皮衣,脸上带着狞笑的女人,凑在了她的耳边,低声笑道:“放心,我们的动作会很快的……”

  ·

  【邦邦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