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稳住别浪

首页

第42章 【李青山】

  第四十二章【李青山】

  下午陈诺直接逃课了。

  陈诺在马路上晃晃悠悠溜达着,已经是初春的季节,虽然离春暖花开还有些距离,但有些爱美的妹子已经迫不及待的换上了裙子。

  于是大街上就能看到一些奇怪的对比。

  一些中老年人还捂着厚厚的棉外套。而一些青春奔放的妹子,则穿着小裙子,踩着高跟鞋。

  看着那一双双白生生的小腿在街上晃啊晃啊……

  陈诺叹了口气。

  哎!年轻人不知道爱惜自己的身体,等将来老了……

  唔……真香!

  陈诺干脆找了一家M记,就挑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一边嘬着吸管喝着可乐,一边痛心的批判着这些不懂爱惜身体的年轻妹子……

  就这么批判了一个多小时,陈诺想起自己午饭都没好好吃。

  嗯,想吃生煎了。

  于是,出门,去堂子街。

  ·

  站在“大磊车行”门口,陈阎罗的眼睛再次眯成了一线。

  卷帘门放下锁着,但是上面明显凹进去了一大片——一看就是被砸的。

  陈诺想了想,转身进了小区,走到了后面的那个院子。

  大铁门也锁着。

  陈诺左右看了看,没人,伸手在铁锁上轻轻一按,整个人身子高高跃起,就这么轻轻松松的从两米多高的铁门上跃了过去。

  站在院子里的时候,就瞧见满院子的车东倒西歪。地上还有散落的一些零件。

  后门虽然锁了,陈诺用力一拧,门把手连锁就被他拧了下来。

  走进屋子里,又在家里的几个房间都看了一圈。

  没人。

  陈诺拿起手机要打,但想了想,还是放下了。

  转身,他又出了门。

  沿着堂子街上的几家二手车行晃了半个小时,脸上堆出那种少年人可爱又普通的笑容,假装买车的口气,和几家店主一路寒暄过来。

  半个小时后,陈诺打听到了一个名字。

  李青山。

  ·

  磊哥泡在水里。

  初春的秦淮河的河水依然还是刺骨的凉。磊哥的手脚被捆住了,身上的衣服早已经浸透,一边喘着气,一边剧烈的咳嗽着。

  这是外秦淮河南边一条支流,在城南。

  此处岸边,一个两层的小楼,老式的建筑。看着灰扑扑的。但二楼上做了个阳光房,露台宽大,约莫有个七八步的进出。一排木栅栏,沿着对着河边的这面。中间一个豁口,造了个外挂的楼梯,一路从二楼捅到河边,在河边延出去了一个两三米宽的台子——刚好钓鱼。

  李青山就在二楼的露台上坐着。

  一张太师椅,面前是一个用树桩子雕出来的茶桌。上面摆着一套茶具。

  捏起一个茶杯,李青山喝了口茶,眯着眼睛仿佛仔细品味一样。

  过了会儿,他淡淡道:“问他,想明白了么。”

  站在围栏旁的一个中年人点头,扭头就冲楼下喊:“山爷问,想明白了没?”

  就在那个钓鱼的台子上,两三个年轻人站在那儿,手里拉着一根鸡蛋粗的绳子,绳子那头拴着磊哥。

  磊哥喘均了气,听见问,抬起头来,哭丧着脸,大声道:“山爷,你这么做不合规矩啊!”

  楼台上,那个中年人听了,扭头道:“大哥,他说……”

  李青山冷笑:“我听得见。”

  说着,他摇摇头:“还没想明白,再泡。”

  中年人冲着楼下一摆手。

  下面人一脚把磊哥踹下了河。

  这外秦淮的支流其实并不深,加上又是初春的枯水期,水深恐怕还不到两米。一个成年人若是掉进去,蹦跶蹦跶自己就能挣扎的上来。

  可问题是,磊哥的手脚都被捆了,直挺挺的横着下去,就看见身子在水里扭啊扭啊。

  十几秒后,中年人一摆手,下面平台上的人收绳子,把磊哥又拉了上来。

  “再问,想明白了没。”李青山冷笑着,又喝了口茶。

  放下茶杯,他微微抬起了左手,两根手指竖了起来。

  中年人赶紧三步两步走过来,拿起桌上的一包九五至尊,抽出一根给李青山夹上,又拿起火柴划着了,给他点上。

  李青山抽了一口,满意的吐了口烟。

  ·

  李青山,五十六岁。名副其实的老杆子。

  多年来一直盘踞在水西门这一片。早年间呢,手下开了两家澡堂子——正规不正规,自己想。

  后来有一次去了趟湾湾旅游,体验了当地的一些娱乐项目后,受到了启发,回来后,就把自己的澡堂子生意做了彻底的改动。

  弄了一个三四层的楼房。一楼餐饮吃饭,二楼包间。三楼继续做澡堂子生意,里面还开辟了棋牌室。

  这就是吃喝玩乐一条龙了。

  于是生意爆火。

  他的那个买卖,叫做遮风堂,于是道上开始叫李青山“堂主”。

  一家火了后,他又在几条街外开了个分店。

  继续火。

  日进斗金。

  这人年轻时候是个摆地摊出身的,没什么文化。但是成气候了之后,却反而喜欢装老派了。前几年西装革履的穿腻了,如今却喜欢弄一身唐装穿着,对襟的唐装,做了十几套,上好的料子。皮鞋也穿腻了,故意弄了鞋布鞋。

  然后前两年政府在这片区域开发了条古玩街,李青山也弄了个店铺,卖些工艺品。

  赚钱没赚钱不知道,但一直开着。

  这个小楼是他自己的窝。平日里在这里喝喝茶——房间里的一排子博古架上,都是各种文玩古董。

  老头子喜欢装,下面人自然有人逢迎着。

  至于为什么弄磊哥。

  挺简单。

  磊哥这个车行,当年是在坐牢时候抱了大腿,出来后投靠大佬弄出来的。

  堂子街和另外一片地盘就是那位大佬的。

  可不巧的是,那位大佬,前些日子又进去了……

  而且这次是真的垮了,听说判了十几年,短期内就出不来。于是手下做鸟散,架子也倒了。

  李青山的地盘距离堂子街不过就隔了一条马路,早就眼红做二手黑车的买卖。

  之前不动手,因为那位大佬在,

如今自然就不客气了。

  堂子街是黑车交易的窝子。磊哥的车行是整条街上位置最好的,铺子最大的,名气也最大的。

  但李青山一直看不上这个光头磊——胆子太小!这么好的黄金地段,生意却做的跟狗屎一样,不死不活的赚那么一点子的小钱。

  一句话吧,李青山想要磊哥的铺子。

  本来么,也可以在堂子街上找别的地方另开一家,做大了的同时,黑的白的,明的暗的,慢慢把磊哥挤走。

  可那不是费时间么。

  李堂主哪有那个功夫。

  于是,一劳永逸!

  车行的门面和后面的房子院子,都是磊哥自己的房子,有产权的。

  于是,把磊哥带了过来,“商量”让磊哥卖铺子卖房子。

  老头还挺黑心的,只肯按照普通住宅的钱给,一毛钱都不带多的。

  ·

  磊哥又被泡了几回,明显软了很多。

  不敢再说硬气话了,他再一次被拽上来,脸色刷白,身子在风里哆嗦着:“李爷,爷!别泡了,别泡了!您抬抬手!铺子我不敢占着了……可您好歹多给两个啊!我那一大家子也要吃饭的。”

  磊哥扯着嗓子的话,上面老头听见了,笑了笑。

  正要说话……

  哗啦一声!

  侧面的木门被直接撞开!

  原本门外守着的两个手下,连人带门就跌了进来,躺在地上就没能起来。

  一个穿着皮衣带着头盔的人大步走了进来!

  屋子里还有三四个年轻人,眼看这场面,愣了一下后,顿时叫骂着就围了上去。

  而楼下台子上扯着绳子的几个年轻人,也忙着赶紧沿着台阶往上跑。

  可怜磊哥在台子上还没站稳,一个拽着绳子的年轻人一松手。

  “欸!欸!欸!??”

  噗通!磊哥又掉河里了。

  ·

  “等下。”手下人把闯进来的那个戴头盔的围住了。UU看书 www.uukanshu.com

  李青山却忽然一摆手。

  他脸上露出一丝狞笑:“什么来路?有些年没人和我玩这种硬的了。”

  他颇有气势的往前探了探身子:“这位朋友,有什么话要先交代交代么?”

  陈诺沉吟了一下,眼睛在房间里扫了一边……

  害,没看见有保险箱。

  于是摇头:“打完了再说吧。”

  李青山心中一沉,脸上露出一丝厉色:“弄他!”

  几秒钟后。

  砰!

  一个人影从二楼围栏直接飞了出去,一道弧线,然后掉进水里!

  然后,又一个……

  再一个!

  人影接二连三从二楼的台子上飞下来落河。

  李青山傻了!

  房间里加起来七八个人,都是手下能打的。

  等到其中最能打的那个中年人上去,也被对方一把就掐住了脖子往地上一掼,然后一脚直接踢出去,身子把木头围栏都撞破了,就这么直接掉进河里……

  李青山手里的烟头都掉了!

  看着身边人都没了,李青山深吸了口气,脸上挤出一丝笑容:“这位朋友,打打杀杀没必要。”顿了一下,他道:“我想我们可以谈……”

  “不,你不想。”陈诺直接上去一把拎起李青山,甩手就丢出围栏。

  噗通,堂主一头栽河里了。

  趴在围栏上,看着下面。

  陈诺喊:“磊哥!撑住啊,我这就来捞你。”

  磊哥:“吨吨吨吨吨……”

  ·

  【邦邦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