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稳住别浪

首页

第36章 【掘金人】

  第三十六章【掘金人】

  警局里,安德森出事了自己的证件,以及M国总公司的授权等一系列的文件后,拿到了可以披露的关于姚蔚山死因的结案资料。

  安德森戴上了一幅眼镜,直接翻到了法医鉴定的结论那一页,细细的看了一遍。

  然后,他又翻回到了警方的结案推论的那一页。

  看完后,安德森看上去如同一个普普通通的高级打工人,很礼貌的和警方负责接洽的人员握手道谢。

  一边的翻译把安德森的客套话翻译完毕之后,又传达了警方接洽人员的一些官方言辞。

  出了警局,翻译问道:“安德森先生。现在是回酒店么?中方的代表晚上设宴请您在……”

  “不,我想去公司看一下。总部除了需要对姚的死做官方结论外,还需要对姚在这里的投资项目公司的工作情况做一些简单的清理,所以请送我去公司。至于晚上的宴请,请帮我婉拒吧。”

  安德森的语气很温和。

  来到了公司,在姚蔚山生前使用的办公室里,安德森拿到了姚蔚山在公司的助理整理出来的姚蔚山生前这几个月的工作资料和事项。

  安德森看的非常仔细,直接翻到了晚上八点,才离开。

  离开前,他还很客气并礼貌的高度赞扬了公司工作人员对资料整理的细致和周全。

  总而言之,投资公司里的人,对于这位从总部派来的专员,虽然对于他拒绝了宴请,有点觉得对方不太懂国内的文化礼仪,除此之外,倒觉得这人挺好打交道的。

  ·

  安德森回到酒店的时候已经是晚上接近十点了。

  他依然住在了姚蔚山生前住的那家酒店。

  当然,姚蔚山使用过的那个房间暂时封闭了。

  为了表示尊重,投资公司给这位总部的专员开了一间和姚蔚山同级的豪华套房。

  房型都是一模一样的。

  礼貌的感谢了司机和翻译的工作,安德森回到了酒店房间里。

  他关上门的瞬间,脸上客气的笑容,切换成了冷峻的表情。

  放下了自己的包,脱掉了外衣。

  安德森开始一个个房间,每个角落的搜查。

  以一种极其专业的手法,仔细的检查了房间一遍,确定了没有任何窃听和窥视的仪器存在。

  他甚至摸出自己的眼镜盒,从里面的夹层里凑出了一张薄薄的黑色镜片来,然后对着房间四周仔细的看了一圈,确定了没有红外或者夜视的隐蔽探头。

  然后他开始在房间里的客厅做了一些奇怪的测量。

  很显然,在看过了警方的案卷卷宗后,他先找到了房间内姚蔚山被发现死亡时候尸体的位置。

  然后又在洗手间里看了看。

  从洗手间,到客厅,他走了两遍,然后在沙发上坐了会儿。

  最后,他走到了阳台的玻璃门前。

  皱眉看了看玻璃门的门锁,又回头看了一眼房间的大门。

  眼神里流露出一丝深思。

  从包里拿出了一个卫星电话,安德森想了一下,拨通号码。

  “是我,我已经抵达,初步的卷宗已经看过。”安德森的语气很平静。

  电话那头:“你的判断呢?”

  “十六号掘金人的死因,目前初步判断为正常偶然性死亡。卷宗上一切正常。夜晚沐浴后过量饮酒导致的脑溢血。从掘金人生前对项目的运作,没有发现有什么引发敌意的行为,他的投资和项目,也并没有做出可能引来敌意的举动,公司的项目进度我也检查完了。”

  “既然是正常的,那就快速了结吧。不过是一个为我们在外围赚钱的掘金人,我们不需要把精力浪费在上面。”

  “可是……”安德森犹豫了一下:“恰恰是因为太正常了,找不到一丝的可疑。可能是我的第六感吧,我总觉得,在看死正常的字面之下,隐藏着一种让我非常不舒服的敌意。”

  “……敌意?你的意思是,这只是你的第六感?“电话那头的语气有些不满。

  “是的,我申请做进一步的调查。“

  “我们不希望节外生枝。你需要判断的是,掘金人的死亡是否正常。我们的项目是否引发了第三方的敌意。如果两者都没有问题的话,按照流程,你就可以回来了。”

  “……就当是我自己的一点第六感吧,我需要两份资料……放心,我知道我在作什么,在这个古老的国度,我不会大动干戈引发什么乱子,更不会给总部带去任何的麻烦。”

  “希望你真的知道!我们对于这个古老国度的生意开发才刚刚开始,十六号掘金人是我们派去的第一个,以后还会有更多,我不希望你用一个第六感的理由,做出出格的举动,而引发外人对我们组织的关注。你记住,我们是应该隐藏在深渊里的!”电话那头的语气,警告的味道很明显。

  “好的,我很清楚。现在我需要两份资料。第一,我需要掘金人生前半年在这里的信用卡消费账单。第二,我需要掘金人生前使用手机的通话清单。”

  电话那头犹豫了一下,还是同意了:“好吧,但调查就到此为止了,这是我能允许你做的最大程度的举动了!做完你想做的,然后立刻回来吧。”

  顿了一下,电话那头缓缓道:“南高丽那边的事情已经结束了,四号掘金人死亡被列入了重点调查,那里更需要你去提供一些帮助。”

  “所以这真是一个不愉快的年份,不是么?总部对于东亚生意的开发,看来并不顺利。”安德森似乎开了一个玩笑。

  “不需要太过悲观,这些不是我们的主营业务。只是一些外围帮我们赚钱的掘金人罢了。”电话那头的语气变得严肃了一点:“我再次警告你,不要有出格的举动!我可不想像上次一样,引来CIA对我们的关注。”

  安德森冷笑着挂断了电话。

  当晚,

他的电脑邮箱里收到了两份加密的邮件。

  安德森坐在笔记本前,一手拿着咖啡,一手拿着笔,在面前的一张纸上飞快的画画写写。

  他先是列出了姚蔚山生前使用的电话,通话记录号码里的一些自己觉得值得关注的名单。

  然后,又在姚蔚山生前使用的信用卡的消费记录里,找出了几条自己觉得需要去关注的项目。

  尤其是信用卡消费的项目里,被安德森列出来的几条里,其中之一,赫然是一个……梵克雅宝珠宝的购物记录。

  一个小时后,他再次打通了卫星电话。

  “我可能发现了一点疑点。”

  “……说。”

  “第一,姚在生前,帮一个叫杨晓艺的女人做了一些期货生意,并帮她开M国的期货交易账户。第二,他的手机联系人里,这个女人和他的联系比较频繁。第三,姚死亡当晚最后见到的人里就有这个女人。第四姚在生前的信用卡消费里,有几条针对异性的消费,其中包括了购买珠宝,而我又看到了这个叫杨晓艺的女人的照片——她长的很漂亮,而且有丈夫。”

  “so what?这只能证明我们的掘金人可能是个好色的家伙,他在为组织赚钱的时候,顺便在当地找了一个女伴,这并不奇怪。你以为我们没有关注到这点么?你想表达什么呢?桃色仇杀?不,那个女人和她的丈夫都是普通人!普通人没有这样的能力无声无息的杀掉我们的掘金人。”电话那头失笑道:“好了,我给你三天时间,三天后,如果没有发现,你就回来吧。南高丽哪里更需要你!”

  ·

  次日,UU看书 www.uukanshu.com上午的时候,孙可可就一直咳嗽。

  第二节课没上完,陈诺过去摸了摸孙校花的额头,确定了她在发烧。

  也不管女孩的挣扎,直接拉着她去了班长那儿丢了句话:“她生病了,我送她回家休息。”

  “我,我只是昨晚着凉了,家里的暖气片坏掉了。”孙可可可怜兮兮的看着陈诺。

  陈诺不管她怎么说,拉着她,搀扶着就离开了学校。

  索性住的不远,陪着她回到了家中。

  路上得知老孙这两天白天都不在家,跑出去也不知道忙什么去了——陈诺却知道,是去帮借贷手续的事儿了。

  至于杨晓艺,则还是要上班。

  上了楼,孙校花用钥匙打开了自家的门。陈诺扶着身子绵软的女孩走进房里。

  孙校花有些气喘,却还是红着脸试探着喊了一声:“爸?妈?”

  家里没人应答,孙校花才稍微松了口气,只是看向陈诺的目光,越发有些局促。

  而陈诺一进门,忽然之间,低着的头,眸子里眼神中划过一丝寒芒!!

  他不动声色的把孙校花扶着先坐在了沙发上,身子拦在了孙校花身前,扭头,眯着眼睛看向里屋的方向……

  家里……

  ……有人!!

  ·

  孙家里屋的主卧室的门关着。

  薄薄的门板内,安德森静静的站在门后,戴着手套的手指间,夹着一枚细长的钢针,目光森然。

  ·

  【嗯,从这章开始,一些世界观和世界背景慢慢展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