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稳住别浪

首页

第33章 【仁义我磊哥】

  第三十三章【仁义我磊哥】

  用钥匙开了门,陈诺回到家中。

  打开了客厅的灯,换了拖鞋。又嫌着房间里不够亮,把客厅厨房和阳台的灯都打开了,这才觉得透亮了些。

  在沙发上坐着抽了根烟,陈诺才起身去厨房里,炉子上烧了水。然后就是淘米,在电饭锅上煮了饭。又在炉子上架了蒸锅,里面把前一天吃剩的菜放了进去。

  站在厨房里发了会儿呆,看着厨房的窗户外,对面楼上的万家灯火,星星点点。

  忽然心中生出了一点子孤寂的味道。

  抹过身去了客厅,把电视打开,随便挑了个台,找了个家长里短的电视剧,声音开大了。

  厨房里的蒸锅开始嗤嗤的冒着气儿,电视里的角色说着家长里短的对白,房间里灯光一片透亮。

  心里的那一点孤寂,此刻才慢慢散了去。

  就在陈诺点上第二根烟的时候,电话响了。

  接通后,那头传来孙可可抽泣的声音,陈诺心知肚明,静静的听着姑娘在哭,等姑娘哭了会儿,低声说了句:“陈诺,我爸妈又吵架了。”

  “你在哪儿?”

  “在家。”

  “嗯,等着,我马上过去。”

  挂了电话,先把炉火关了,看着蒸锅里的菜,找出个保温桶来装了,把煮好的米饭也装了。

  黑色皮衣什么的换掉,重新换上了校服外套。陈诺提着保温桶出门了。

  ·

  开门的时候,孙校花明显眼睛是肿的。一看见陈诺,就死死的抓着他的衣服。

  老孙和杨晓艺都不在家。

  按照孙校花的说法,两口子晚上回家后,躲在房间里吵连一家,然后杨晓艺哭着跑了,老孙发了会儿火,终究还是换了衣服出门去追。临走之前让女儿在家里别乱跑。

  “没吃饭吧?”

  陈诺进了厨房,拿出碗碟把自己带来的保温桶打开,饭菜分别盛了出来。

  想了想,又用炉子烧了锅水,开了后打了个鸡蛋花进去,滴了几滴油花,洒了一点子盐——这就算是个蛋花汤了。

  端到了桌上,硬拉着魂不守舍的孙可可过来坐下,往她手里塞了双筷子。

  “吃!”

  孙校花看着陈诺,犹豫了一下:“我爸,是欠了很多钱么?”

  陈诺摇头:“大人的事儿,你别多问,你爸爸能处理好的。”

  孙校花低头拿着筷子吃了几口,开始默默的吧嗒吧嗒掉眼泪,终于忍不住,抬头看着陈诺,可怜兮兮的问道:“我爸妈,是要离婚了么?”

  “不会的。”陈诺摇头。

  这点他倒是挺肯定给的。

  老孙要是会离婚……那十八年前,就不会和杨晓艺结婚了。

  早就心知肚明的事儿。

  这其中,无非就是一个心字头上一把刀。

  若是姚蔚山回来后,杨晓艺又和他有什么苟且的话,那自然是过不下去了。

  可现在看来,杨晓艺错就错在中了圈套,亏空了钱。

  但和姚蔚山回来后,并没有什么苟且。

  虽然在旁人看来,这种女人真的是怎么个下场都活该……

  但陈诺记得,晚上在包间里,老孙在姚蔚山挑明了一切后,拉拉扯扯杨晓艺的时候,老孙还拍案而起,把自己的妻子拉到身后去护着,还给了姚蔚山一个耳光。

  这态度,就很明显了。

  十八年前,老孙能不顾有孩子,还娶了她。

  那十八年后,就不会了这个事儿而离婚。

  卑微是卑微了些。

  但这个事儿,陈诺不想去过多评价。

  安慰了孙可可会儿,连哄带骗让女孩多少对付着吃了点东西,又拽着她坐沙发上看了会儿电视。

  不知道什么时候,孙可可歪在沙发上睡着了。

  陈诺想了想,直接走进了姑娘的闺房里。

  这个年代,女孩家的闺房和后世的颇有不同。没什么粉色系的东西,桌子上也不会摆满了化妆品护肤品。

  简简单单的花格子床单,棕色的木质衣柜。

  陈诺打开了衣柜,从里面拽了床毛毯出来,尽量让自己的眼神不乱飘,不去看衣柜格子里放的女孩儿家的贴身的小衣服。

  走回客厅,把毛毯小心翼翼的盖在了孙可可身上,捏了捏小手,确定了不凉。

  把电视机的声音调低了些,陈诺能嗅到身边女孩身上淡淡的一股子香气——许是雪花膏的味道。又能听见女孩甜甜的呼吸声。

  他忽然间想起了上辈子看《倚天屠龙记》的时候,有那么一段,张无忌睡觉时候听见小昭在身边做女工的感受。

  嗯,平静喜乐。

  就是这四个字了。

  琢磨着,琢磨着,也就有了些困意。

  眼看孙可可睡熟了,陈诺起身出门离开,轻轻把房门关上。

  下了楼,就看见了老孙两口子在路边。

  杨晓艺痛哭流涕,对着老孙低声说着些什么。

  几次杨晓艺欲跪下,老孙都死死拽住了。

  终于,两个中年男女不知道说到了什么地方,老孙长叹了口气,把自己老婆搂在了怀里。

  杨晓艺哭的更大声了。

  陈诺就远远的看着,直到老孙最后拽着自己的老婆重新回家上楼,他才用阴暗的角落里走了出来。

  站在原地想了想,他开始在楼下四处寻找。

  找到了一辆永久牌二八大杠自行车,辨认了一下。

  嗯,是老孙的。

  那就没错了,就是它了。

  陈诺也懒得开锁,直接把车一扛,就这么扛走了。

  ·

  第二天,陈诺照例是逃课的。

  早早起来,坐着进市的公交车,晃晃悠悠来到了堂子街。

  在罗氏生煎,美美的造了一笼生煎包,又喝了碗加了辣油的馄饨。

  眼看着路对面的一个写着“大磊车行”的铺子拉开了卷帘门,陈诺才站了起来,付钱走出了包子铺。

  磊哥依然光着头,只是身边的人却少了些,就跟了一个看上去最多二十岁的后生,是个生面孔。

  拉开了卷帘门,那个后生把铺子里的一些二手车一个个搬出来,就排在了路边,又推了几辆电动车出来,放在另一侧。

  随后又拿了个写着“高价收购二手车”的牌子竖在那儿。

  磊哥全程坐着,就靠在一张竹椅上抽烟,一手端着个保温杯。

  陈诺直接走进了店铺的时候,磊哥瞪眼一看,险些没吓死。

  陈诺也没说话,进了店铺,身后那个后生不认识他,跟着就上来:“这位,看车啊?要什么样的?”

  陈诺依然不理他,完全不把自己当外人,就走到了柜台上,拿起摆在柜台上的一包玉溪,自己抽了一根点上,又顺手拿起遥控器,把挂在墙上的电视机打开了,调到了早间新闻的频道。

  看了一眼,眼看放在边上的一把竹椅看着还顺眼,就搬了过来,放在了电视机正面的位置——就这么歪了进去,靠着,抽着烟。

  那个后生愣住了!

  卧槽!

  这他妈谁啊?!!

  这么一小屁孩?进了自家店铺,还他妈不把自己当外人了?!!

  后生努着过去,喝道:“小子!哪儿他妈来的鸡崽子!你他妈乱摸乱搬的什么啊!!”

  说着,

伸手就要去拽陈诺。

  一边的磊哥,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

  眼看自己的伙计的爪子就要挨上陈诺了,磊哥虎吼一声,一个激灵就从椅子上蹿起来了。

  上得跟前,抬起一脚就踹在了自己伙计的大腿上。

  别问,问就是义愤填膺!

  “你他妈怎么跟我大哥说话呢!!!”

  再一转脸,冲着陈诺,脸上就满是笑容:“大哥,大哥欸!您来了!今天看上了点啥,缺了什么,您随便拿!”

  陈诺笑了笑:“今天不缺东西,我就借你地方,等个人。”

  磊哥亲手泡了茶,说是龙井。又打发伙计去路边超市买了包软中华回来。

  陈诺抽着烟喝着茶,也不言语,就这么慢悠悠的看着电视。

  上午十点来钟的时候,陈诺就看见了老孙同志的身影,远远的从堂子街的另外一头走着过来了。

  嗯,能不来么,自行车丢了呀。

  ·

  老孙在路边一家家的车行溜达着,偶尔还打听一下价格,问着看着,就走到了“大磊车行”门前了。

  正看着摆放在外面的自行车呢。

  陈诺已经嗖的一下就从椅子上跳起来了,抓起放在柜台上的一张白抹布就挂在了肩膀上,又把袖子也卷了起来,大步就走了出来。

  “老孙!”

  老孙回头:“……陈诺?”

  他愣了一下:“你怎么在这里?今天你不又没上课?!”

  陈诺一把将还有些蒙蔽的秃头磊哥拽了过来,笑道:“我这不是打工攒学费呢么。这是老板磊哥,热情大方仗义疏财,为人真诚善良。我跟他这打工,还能学点修车的本事。”

  老孙看眼前这个满脸横肉的光头。

  磊哥用眼神看陈诺:???

  陈诺眼神:!!!

  磊哥立刻扭头冲老孙笑:“是!他是在我这儿打工呢!”

  老孙的态度客气了许多,想着,就要从口袋里摸香烟。

  磊哥那是什么人,那是在牢里能把一个大哥舔的明明白白的主儿,眉眼通挑!

  一看这架势,赶紧抢先掏出中华烟敬了过去。

  “我这个学生,在您这里打工,麻烦您了。”老孙正色道:“他为人是调皮了些,但性子不坏,心也善良,您好好教他。若是不听话,尽管批评!”

  “…………”

  磊哥心中一万头草泥马狂奔而过:槽点太多,我从哪句开始吐?在线等!

  脸上不敢露出丝毫破绽,陪着笑:“老兄你这是来看车?”

  老孙脸色有些古怪:“昨晚车丢了,这几天出门没车不方便,来淘辆便宜的。”

  “有有有!”

  老孙有些惭愧:“不用好的,便宜点,能代步就行。”

  一边陈诺已经直接把放在店铺里左侧的一排品相最好的车里,挑了一辆推了出来——顺脚还把地上的一个【售价二百八】的牌子给踢角落里去了。

  “老孙你看看这辆怎么样?老板大酬宾,八十。”

  磊哥:“UU看书 www.uukanshu.com……嘶!!”

  老孙一惊,上前看了一眼。

  品相确实好,这个样子的车,头前几家问了,怎么也得二百左右。

  八十?

  扭头看光头磊哥。

  磊哥脸上的笑纹一点都不带含糊的:“什么八十!您是这位小同学的老师,五十!五十出了!!”

  老孙在磊哥热情洋溢的接待下,两边推让了几个回合后,掏了五十块钱。磊哥还亲手拿出气筒给把车轮的气打足了。

  老孙有点感慨。

  这人真不错啊……看着样子挺凶悍的,但人不可貌相。

  正准备说两句客套话再走。

  旁边陈诺忽然又开口了。

  “磊哥,上午您不是还要去财务公司查查账么?”

  啥财务公司?磊哥一愣。

  大哥,您这不带临时改剧本的啊!

  我戏不好,跟不上节奏啊!

  陈诺笑着对老孙,半解释半炫耀的语气:“磊哥还开了个财务公司,往外做小额借贷的生意,他做人仁义,讲规矩的很,所以生意做的可不小!”

  一听见小额借贷……老孙的眼神就有些变化,下意识又看向了磊哥。

  磊哥看陈诺眼神:我还做放贷?

  陈诺眼神:你做!

  磊哥扭头就冲老孙大笑:“做做做!嗨!都是大家伙抬爱,同行的衬托!我这人,就是讲个仁义!做买卖,他不讲仁义,他还算人嘛!”

  老孙动心了……

  ·

  【新的一周,求票冲榜了!!推荐票都投过来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