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稳住别浪

首页

【嗯,说点什么吧。】

  很真诚的告诉你们,最近几章文字,我创作的时候是走心的。

  真的走心的。

  写到

  【和着血,和着心里的那口子苦水,就这么吞了。

  吞下去,吞在肚子里,藏着,藏好了,埋深了。

  然后一年年,一岁岁的,用柴米油盐,用生活的烟火气,给它裹好了,裹住了,一点点的,消化着。】

  这段的时候,我是一边抽着烟一边打出来的。

  我没被绿过,也没当过接盘的。但人生在世,谁心里没点糟心的过往?

  都是普通人,都是那么凑凑合合的活着,求个活,求个日子过得下去。

  就算没有遇到老孙的这种遭遇,但是我,我们,你,你们,大家。谁心里没有个被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委屈,过往,糟心事呢?

  大家都有的。

  所以,请你们相信,这段文字,我是走心写的。

  我坚持认为,这几段文字,这几章,我尽了我自己写文功力的最大能力了。

  这是一个作者,对读者最大的诚意。

  ·

  说说被骂。

  我一直认为,【网文】这个称呼,可以说是网络文学,或者是网络文字。

  但【网文】的全称绝不是【网络爽文】。

  爽文是网文的其中一类,但绝不是全部。

  就我个人的创作风格而言,我写不来那种纯粹的爽文,从头爽到尾的爽文。

  我一直觉得,一部文,应该是有

  跌!宕!起!伏!

  悲!欢!离!合!

  人!间!百!态!

  我十年前就坚持认为,网文并不只是为了爽。

  网文当然有爽的部分,但不该是百分之百就只为了爽,而没有别的东西。

  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小说的主角不可以有任何不爽的遭遇。

  可以,没问题,作者们可以妥协。

  但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连配角都不可以有不爽的遭遇了。

  那请问,网文该怎么写?

  主角配角们,一起齐家欢乐,其乐融融,从第一章就你好我好大家好。

  那是儿童文学。

  就算是童话,也有卖火柴的小女孩冻死路边的深刻。

  起点也好,全网也好。

  有的是那种,主角从头爽到尾,配角从头爽到尾,没有一丝一好不愉快的事情发生——那种文很多了,不缺我一个。

  我也写不出那种文。

  我有自己的写作习惯和习作风格,几十年了,转不过来的。

  从【蛛丝】那章开始,我就感觉到,写完老孙遭遇这段,可能会被骂。

  这些天我也犹豫,要不要改了大纲。

  迎合市场,恰饭嘛,不寒碜。

  但心里总有一点子执念。

  我不信,我不信所有人都只能接受那种纯爽的东西。

  我不信,走心的真诚的东西,大家会看不出来,而只盯着【爽不爽】这一点来——我不信大家都是这样的。

  我更不信,这些年来,大家一面抱怨着爽文看多了没意思看腻了,而真的有这种能走到心里的东西,又恨不得把它骂死。

  不该的,不该的啊。

  网文,不该是这样的。

  网文不该只有爽.

  这段,走心的地方在于,陈诺杀姚蔚山之前的那段话。

  其实是对这个世道的控诉。

  对老实人,对老实人好人却活的如此艰辛的控诉。

  现实中有这样的事情么?

  有,太多了。

  老实人,好人,活的艰辛,遇到糟心事,这样的事情太多了。

  所以大家看的才义愤填膺。

  所以大家看的才忍不住骂我这个作者。

  但是,网文的爽,这个爽的方式,

就该是绕开这些雷区,UU看书 www.uukanshu.com然后你好我好大家好的这么绕过去么?

  故事的魅力,难道不该是,在故事里,把现实中的不平和不该的事情,在故事里,把它反转实现过来么?

  现实中老实人没公道。

  故事里,老实人能得到公道。

  这才是我所理解的爽。

  而不是假装没有这种事情发生,绕过去,绕过去,一字不提。主角配角都你好我好大家好,一点糟心事都没有的活着……那太假了。

  现实中,我们很难惩罚这种事情,所以才糟心。

  故事里,我们可以惩罚这种事情,这种发泄,是我所理解的爽。

  絮絮叨叨说了这些,大概是今天被骂的有点惨吧。

  ·

  最后要说的是,我写书二十年,如今四十岁了,今年四十整。

  一个四十岁的男人,写不出那种【你好我好大家好】【主角配角一路爽到尾】的文。一个四十岁的男人,写不出那种东西的。

  如果因为这样让您不愉快了,我深表遗憾。我有我的写书的风格,就是这个样子了。

  但我希望,这种文字,您在着急谩骂之前,先能尝试着,用心体会一下创作者的真诚。

  谢谢你们。

  就说这么多了。

  也谢谢支持我写作风格的读者,一并鞠躬了。

  ·

  【最后,求票,求月票,推荐票,也求打赏,不必多,哪怕三毛五毛的,让我看到,是有很多人认同我这种【网文】的存在的,我就不必难受了。

  谢谢你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