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稳住别浪

首页

第29章 【团建】

  第二十九章【团建】

  “甲方:XX财务咨询公司”

  “乙方:孙胜利(身份证号:XXXXXXXXXXXXXXXXXX”

  “兹有借款人孙胜利(乙方)向甲方申请借贷款项RMB150000.00(大写)元整……”

  “借款利息……”

  “借款期限……”

  陈诺把摩托车停在了几条街外的一家超市门口,掏出怀里的契约飞快扫了一眼。

  嗯,下面的借款日期,是开学后的第二天。

  倒是难怪,开学后就总觉得老孙有些不太对,整个人都有些焦虑,还有些精神萎靡。一开始陈诺还以为老孙是因为家里和老婆吵架闹的情绪不高。

  现在看来,原来是被高利贷闹的。

  陈诺叹了口气。

  老孙惹上的事儿不简单啊。原本以为只是简单的家庭伦理戏码。

  怎么就掺和进来个高利贷。

  上午学校里那一闹,对方简直是要把老孙直接逼死,这手段太狠了。

  社会性死亡啊。

  多大仇?图什么?

  ·

  晚上九点多的时候,肖国华从一家叫蓝蛙的KTV里走了出来。

  大约是脑子里想着心事儿,门口的几步台阶,险些没踩稳。幸好身边一个经理眼疾手快一把扶住了。

  “肖总?您小心。”

  肖国华抬起眼皮看了一眼这个经理,点了点头。

  此刻的肖国华心里跟长了草是的一团乱。

  今天自己的财物公司被人抢了,八九个汉子,其中也有几个,是跟了自己多年,能打能拼的狠角色。见过血也蹲过大牢。

  结果愣让人家单枪匹马闯进来,一个人就把公司里所有人都撂倒了。没了十几万的现金,倒不算大事。可包括崔大鹏他们几个现在还在医院里躺着。

  尤其是,财务公司的客户资料也让人当场一把火给烧了。

  这就麻烦了。

  这财务公司,是肖国华用来放高利贷的幌子,那些借款合同,倒是不打紧,反正做高利贷的,合同就是个屁——本身也不受法律保护。

  有肖国华肖老板的恶名镇着,谁敢赖他的账?

  可问题是,公司让人一锅直接端了,连客户合同都叫人一把火烧了。这摆明的就是把肖国华的面子狠狠摔地上用脚踩了!

  谁他妈这么大胆?

  在这片地面上,自己最近也没结什么死仇啊。这就是不留余地的把人往死里得罪啊。

  罗大铲子?不会,那家伙忙着做土方生意,手根本就没伸到自己的行当里来。

  小棉花?也不能够,那家伙做的是白面生意。

  福大庆?不像啊,那家伙刚从牢里出来才一年,正在和人抢地盘收保护费呢。成天眼睛就盯着那新开的几个商贸大市场。

  最关键的是,对方多大能耐?

  一个人单枪匹马,就把自己守家的人全干趴下了,而且连对方一根毛都没弄掉。

  这他妈哪儿冒出来的这么邪乎的煞神?

  太几把猛了吧。

  白天得到消息的时候,肖国华正在自己的一个情妇家里吃饭。那个情妇去年刚给自己生了带把儿的,正得宠着。中午黏黏糊糊的伺候着自己,想让自己给她买台车。

  然后接到电话后,肖国华火急火燎的就冲了出来。

  一个下午,把手下的人手全撒出去打听消息了。

  到底他妈谁动我?

  肖国华今年四十岁整,本地大佬之一。放印子钱这个行当,他在本地算是头一号人物了。

  这行就是吃沾血馒头的,能做到如今的气候,肖国华手下自然是也养了不少彪悍的爪牙。

  这两年生意渐渐拓宽了做,出了放印子钱之外,肖国华还开了家茶舍,弄了个车行。

  按照陈诺所知道的上辈子的历史轨迹,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肖国华明年就会把手伸进汽车销售行业。几年后,他就能鼓捣出两家4S店来。然后再加上汽配生意的暴利,赚的盆满钵满。

  当然了,他下场也没好到哪里去。

  毕竟是放印子钱出身的,后来在P2P的大潮里,肖国华眼看那个来钱块,就伙同了几个人也做了一个类似的东西……然后死在了暴雷大潮里,本来想卷款跑的,没跑掉,锒铛入狱。

  现在的肖国华,还没有几年后那么风光。

  但几千万身家现在还是有的。

  晚上把几个骨干都召集了在KTV里商量,一群人盘了半天也没盘出点眉目。

  最后只好得出了一个结论:这事儿恐怕是过江龙干的,不知道哪路神仙过路,短了财,就盯着自己干了一票。

  实在没有结论,也就只好当是这样了。

  而且根据崔大鹏他们几个说,那个煞星,听说话声音,一口标准的普通话,一点本地口音都听不出来。

  这也算是一个侧面的注脚。恐怕还真就是个过路悍匪。

  可怎么他妈就老子倒霉了呢!

  你他妈去抢罗大铲去啊!!

  心烦意乱,肖国华晚上忍不住多喝了两杯。

  此刻走出KTV,手下各路骨干都散去,大家还得继续去打探消息。

  台阶下,一辆黑色奥迪缓缓开了过来,停在路边。

  肖国华过去拉门钻了进去,坐在后排上,有点喝多了,精神不太足,坐好了就闭上眼睛养神,丢了一句:“老魏,回家!”

  奥迪缓缓行驶。

  闭着眼睛眯了大约十几分钟,肖国华睁开眼睛,随意扫了一眼车窗外,陌生的街道让他先皱了一下眉。

  然后一个激灵,肖国华酒醒了!

  先伸手摸了摸扔在车后排的自己的包,肖国华不动声色的坐直了身子。摸出一包烟来,给自己点了一根。

  吧嗒吧嗒抽了几口,肖国华把车窗打开一条缝,散了散烟气儿。

  “兄弟,来一根?”肖国华在烟盒底一弹,把冒出的烟头递到前面驾驶座旁

  “开着车呢,待会儿。“开车的陈诺摇头。

  肖国华稳稳的坐在后面,继续抽烟,眼看汽车又拐弯过一个弯,已经快开出城了。

  “兄弟,哪条道上的?”肖国华的语气很平和:“是短了财路了,还是有什么过不去的事儿?”

  说着,肖国华从自己的包里摸了摸,摸出一个牛皮纸包,故意打开了封口,露出里面厚厚一扎钱,扔在了副驾驶的座位上。

  “别嫌少,哥哥身上就带了这么多,就当是交个朋友,江湖救急了。”肖国华不动声色的说着,一面悄悄从前排的倒视镜里打量。

  陈诺戴了个帽子,脸上还有个口罩。穿着黑色的皮衣,皮手套。

  “若是有什么过不去的事儿,你说说,我听听。哥哥在本地还算有点实力。要是哪儿差了事儿,你言语一声。”肖国华沉声道:“太极端的事儿,咱犯不上,你说呢?”

  陈诺笑了:“肖老板讲话就是上道。”

  肖国华听到这里,反而心里咯噔一下。

  原本心里还存在一丝丝的指望——对方不知道自己是谁,就是为了谋财来的。没准是个流窜抢劫的。

  但对方一声“肖老板”,那就不是图财了。

  就是冲着自己来的!

  “兄弟,不至于的。”肖国华依然维持着镇定,试图推心置腹:“若是少了,你说个数,哥哥能给你凑就给你凑出来。办法么,总是人想出来的。”

  “不错,倒是有几分江湖大佬气度了。”陈诺点了点头:“难怪你能混出头。”

  车开始减速,然后缓缓又绕进一条窄路里。

  土疙瘩的路有点颠簸。

  肖国华看了看窗外,已经快开到方山了——在2001年,这里还是一片荒郊野外。

  肖国华吞了口吐沫,手摸进怀里,已经摸到了自己的手机。

  “我劝你呢,就别打电话了。”陈诺稳稳的开车,头也没回:“这地方偏,你的人就算能找到,至少也得有一个小时吧。”

  说着,陈诺已经把车停在了路边:“一个小时的时间,够我挖个坑把你埋了。”

  “不至于,不至于的,兄弟。多大仇啊,哪有过不去的。”肖国华挤出一个微笑,但手还是缩回来了。

  “那,我就斗胆,和肖老板说说?”陈诺拉起了手刹,然后扭过身来看了一眼肖国华:“肖老板,给根烟抽。”

  肖国华赶紧把烟递了过去。

  陈诺直接把倒视镜一翻,肖国华就再也没法从镜子里看到陈诺的脸。

  肖国华倒也鸡贼,知道不能看……看了万一对方就要灭口了。肖国华规规矩矩的坐好,一点偷看的意思都没有。

  陈诺拉开口罩,点了根烟,把车窗也放下一条缝来,抽了几口。

  两人就这么在车里,一前一后,坐在那儿抽着烟。

  一根烟抽完,陈诺把烟头从窗户缝里弹了出去。

  “兄弟,想明白了?有什么话,你说说看,老哥我看看接不接得下。”

  肖国华这会儿心里反而踏实了几分。

  对方抽烟没动手,那应该是没想要自己的命。

  “肖老板,最近生意繁忙。”陈诺笑了笑:“听说您在殷巷那儿还养了个小的,去年给你又舔了个儿子。”

  肖国华心里一抽抽,但面上依然维持着镇定,笑道:“瞎忙而已。”

  “累的话,放个假吧。那些乱七八糟的事儿,最近就别操心了。休息几天,陪陪女人,逗逗儿子,挺好的。”

  “……”

  肖国华听出味道了,毫不犹豫,点了一下头:“你说的是个道理。一个春节我都没休息,确实最近累的不行。成啊,我就放几天假,什么乱七八糟的事儿,都不去弄了。踏踏实实在家陪陪儿子……兄弟,你说,休息一个月够么。”

  陈诺摆摆手:“肖老板日进斗金,一个月的话损失太大了,不至于。”

  沉吟了一下,陈诺缓缓道:“两个星期吧。我听说东南亚现在挺暖和的。”

  “行!”肖国华点头:“我明天就让人订机票,带家里的一起,去泰国玩一趟。”

  “行吧,那就聊到这儿。”陈诺笑了笑,在驾驶座上按了个按钮。

  咔吧一声,原本锁死的车门就解开了。

  “我就不送您回家了,您自个儿叫辆车来接吧。”

  肖国华哈哈一笑:“不劳烦兄弟了!我这车你拿去开就是。”

  说着,肖国华拉门下了车。

  脚踩在地上的时候,感觉到小腿有点发软,但毕竟是江湖多年,肖国华用力一掐自己大腿,疼痛感冒上来,顿时就站直了。

  汽车发动,一溜烟离开。

  肖国华站在路边,确定汽车远去了,才长长出了口气。

  一种从鬼门关前兜了一圈的滋味,从心里疯狂涌了上来。

  下意识的摸香烟,才想起下车的时候没拿。

  正喘气儿呢,忽然就扭头看见,路边……大约十步之外。UU看书 www.uukanshu.com

  山坡子下,一个坑!明显是新挖出来不久的,看大小深浅,埋个人,刚刚好!

  一把铁锹,就插在坑边上!

  肖国华顿时就觉得全身冒寒气,再也站不稳,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

  瞬间,汗全出来了!!

  刚才……老子要是说话里,哪一句没上道的话,这个坑就是为我预备的了!

  喘了半天气,肖国华哆哆嗦嗦摸出手机来,拨通一个号码。

  “喂……老四,是我!家里撒出去的人,都叫回来,白天的事儿,别打听了!嗯……我他妈让你把人叫回来,就叫回来!哪儿来这么多废话!就这么办!!……什么唧唧歪歪的!老子认了!对!不找了!今天这事儿,我吞了!!”肖国华狠狠道:“别废话!对了,找辆车来接我,我在方山……对,方山!路边上站在呢!嗯……我他妈哪儿知道我在哪儿!!找啊!找你不会吗!!”

  电话那头不知道说了什么,肖国华松了口气:“还有……给我订机票!去泰国!新马泰十日游!老子请客!让兄弟们都去!家里的一个不留,全走!什嘛??生意?停几天,死不了人!!所有事儿都给我停了!!全去泰国!旅游!!妈的,那个词儿叫什么来着,啊对!团建!!团建你听不懂吗!!”

  挂了电话,肖国华坐在小路边上,眼神又忍不住飘过去看了看那个坑。

  这会儿,才感觉到魂终于回到自己的身子里了。

  妈的……哪儿来的这一路煞星!

  ·

  【邦邦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