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稳住别浪

首页

第28章 【激烈点】

  第二十八章【激烈点】

  陈诺拖着孙校花脱离了人群,别人没在意,倒是罗青跟了上来。

  等操场上人散的差不多了,陈诺才终于没有再抱着孙可可。

  少女一挣脱了陈诺的手,就一路狂奔跑向自己的父亲,拦腰一把抱住了,就放声大哭起来。

  “爸!爸!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你到底怎么了呀,爸爸!”

  女孩嚎啕大哭。

  老孙,孙胜利,这个此刻脊梁骨似乎都被压的有些弯曲了的中年人,吐了口气,伸手摸了摸自己女儿的头发,柔声道:“没事,没事的,爸爸会处理好的,很快就会过去的,都会过去的,很快,很快……”

  说着,老孙松开了女儿的手,就要走。

  “爸,你去哪儿?”

  “爸爸回家,回家……回家处理点事情。”

  陈诺和罗青已经跟上来了,陈诺低声道:“老孙,让可可跟你回家吧。”

  老孙一愣。

  “她现在回教室,今天在学校里没法待!”陈诺沉声道。

  老孙似乎有些反应迟钝,此刻才悟了过来。

  他叹了口气,拉着自己的女儿朝着校门外走去。

  “罗青,能帮我两个忙么。”

  罗青点头:“嗯,你说!”

  “能不能帮我打听一下,刚才来催债的人,是什么来头。”陈诺淡淡道:“就算是催高利贷,也没这么闹事儿的。江宁这边做这行当的,你爸爸的那群手下应该熟,帮我打听一下,是哪家做的,成么?”

  罗青想了想:“不难,我一会儿给葫芦哥打个电话问问,应该能问到。”顿了顿,他有些关切的看着陈诺:“你打听这个干什么?你……想要帮老孙,可怎么帮?”

  陈诺吸了口气,脸上露出一丝奇怪的笑容:“我……我帮他还钱呀。”

  罗青虽然人善,但总不是傻子,一看陈诺没打算说实话,想了想,也就不追问了。

  “嗯,好,那第二个忙呢?”

  陈诺摇头:“帮我跟老师请假,我有事先回去了。”

  “请假?呃……什么理由呢?”

  “就说我逃课了。”

  “…………”

  陈诺拍了拍罗青的肩膀,龇牙一笑:“打听到了事情,发个短信给我。”

  说着,这个少年就这么转身走了。

  他转身过来之后,眼睛里,有团火!

  ·

  罗青的效率很快。

  只用了半个小时,一条短信就发送到了陈诺的手机里。

  陈诺已经回到了家中。

  他脱掉了校服,换了件黑色皮夹克,牛仔裤,运动鞋,皮手套。拿起了一个平日里放在衣柜最里面的背包,单手拎着,下楼。

  跨上摩托车,戴上头盔,飞驰而去。

  ·二十分钟后,摩托车停在了一条僻静的街旁,一栋看上去有些破旧的商务楼,是那种老式的建筑,楼的后面还有生锈的铁楼梯。

  陈诺把车停好,还对着摩托车上的倒视镜照了照自己,扶正了一下头盔。

  这老式的商务楼,自然不可能有电梯的。

  甚至这台阶都是开放式的。

  沿着台阶一路走到了三楼,就看见面前墙壁上挂着块铜色的招牌:XX财务公司。

  嗯,是地方了。

  陈诺在走廊上往里迈步。

  第一个房间,隔着窗户看了一眼,没人。第二个房间,窗户看了一眼,堆杂物的。

  第三个房间的时候,陈诺在窗户外停了一下,他看见了窗户里几个年轻人正在打牌。

  房间挺大,还有个大功率的取暖器摆在那儿。几个人正围着桌子打牌,还有人在边上沙发抽烟看电视。

  嗯,上午学校那几个都在。还多了两三个陌生面孔。

  陈诺继续往前走,把这一层的每个房间都看了一遍,这才转身又回来。

  刚接近有人的那个房间,房门就被推开了,上午在学校里见过的其中一个汉子推门出来,看见走廊上一个穿着皮夹克戴着头盔的人,先是一愣,习惯性恶声恶气的喝道:“干什么的!”

  陈诺缓缓走近:“找人。”

  这人上下打量陈诺:“找什么人?”

  这时候陈诺已经走到了他跟前。

  隔着头盔和反光的镜片,陈诺看着面前的这个家伙,仔细打量确认了一下,嗯,没认错,是他。

  “找你。”

  “……什么?”

  轰!

  陈诺抬起一脚揣在这人的腹部,这个汉子身子腾空往后飞出,如炮弹一般砸进了门里!

  这汉子直接飞进了房间里,几个人正围着桌子打牌,轰的一声,就掉在桌子上,顿时桌上的扑克牌,烟盒烟灰缸还有玻璃杯啤酒瓶什么的,四处乱飞!

  房间里的几个人一愣之后,全部跳了起来。

  陈诺站在门口。

  “有刀的拿刀,有枪的拿枪……算了,估计你们也没有枪的。”陈诺的声音隔着头盔缓缓传进房间里:“帮个忙,反抗的尽量激烈点,我现在心情不太好,你们反抗的越激烈,我心里这火才能出痛快点。”

  距离门口最近的一个家伙瞪眼就扑上来,人才迈步,就被陈诺一把掐住了脖子!身子顿时就酱在半空,然后整个人仿佛就被抡起来一样,重重砸在了门口靠墙的一个文件柜上!

  轰的一声,铁皮的文件柜直接被砸的凹了进去,彻底变形。而这个人的半个身子也死死的嵌在了裤子里面。

  陈诺随手提起地上的一个暖水壶来拧开瓶盖子,半瓶子开水甩手就全泼在了那人的身上脸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那人疯狂惨叫,拼命挣扎,但是身子卡在了柜子里,却偏偏动弹不得!身子如一条垂死的鱼一样直抽抽。

  一连串的惨叫声里,陈诺面向屋内剩下的众人,缓缓摇头。

  “不够激烈,你们加把劲。”

  短暂了一秒钟沉默,屋内的人乱哄哄的纷纷翻箱倒柜抄起家伙来。斜切尖的钢管,匕首,还有人拿出了一把两尺长的尖刀来。

  “嗯,有点意思了。”

  ·

  五分钟后。

  原本还算宽敞的房间,十多平米的地方,横七竖八躺了一地。有的手臂或者腿脚部位,都呈现出了奇怪的扭曲角度。还有地上满是碎玻璃渣……其中一个仰面躺在那儿,大部分玻璃渣倒都渣在了他的脸上和手上。

  陈诺站在屋子当中。

  当啷。

  他手里一截带血的链条扔在了地上。

  弯腰把上午学校里领头的那个人一把抓住头发,就从地上直接拖到了墙边,又拖了把折叠椅放下,自己坐好。

  “没看错的话,你应该是头。”陈诺问道。

  “我,我,我……”

  “我知道你不是老大。”陈诺摇头:“现在,我问你问题,你仔细听好了,每个问题,你最好都认真回答。我这个人呢,特别讨厌别人撒谎骗人。有人骗我,我就会很生气。听懂了么?”

  这人已经虚弱不堪:“听,听懂……啊!!!!!!”

  他原本虚弱的声音,到了后来忽然化成了一声凄厉的惨叫!

  陈诺已经抓起他的左手,捏住小拇指,咔的一声,直接掰断!

  “刚才是第一个问题,你回答的我不满意,声音太小。”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这人大声惨叫。

  “嗯,很好,现在声音大多了。”陈诺满意点头:“现在,我继续问了。你叫什么名字。”

  “崔,崔大鹏!!!!”

  “年纪?”

  “二十九!!”

  “犯过事儿没?”

  崔大鹏略一犹豫……

  咔嚓!!

  左手无名指掰断!

  “啊啊啊啊啊啊!犯过犯过!犯过!!!!我坐过三年牢!!!!”

  “什么罪?”

  “伤,伤人!伤人!!!!”

  陈诺满意点头:“很好,你看,我们已经开始建立了初步的了解了。那么,我继续问了啊。”

  崔大鹏的惨叫变成了哼哼。

  “你们这儿有保险箱么?”

  “有!有!!有!!!!!”

  陈诺点点头,把身后的双肩背包拿了下来,扔在地上,拉开了拉链。

  里面空的。

  “用钱装满它。”陈诺淡淡道:“装不满,我就用你身上的零碎来凑。”

  崔大鹏身子哆嗦。

  一半是疼!

  一半是止不住的心中的那股子往外冒的寒气!

  这位,太狠了!

  钱终究是装满了一个双肩包。

  陈诺单手拎起来掂量来一下。然后甩到背后背上。

  “最后一个问题,你们的客户资料还有契约,在哪儿。”

  “大哥你饶了我!绕了我吧!!!那个不能碰!!!老板会弄死我的!!”崔大鹏尿裤子了。

  陈诺隔着头盔的反光玻璃看着这个家伙,也不说话,直接弯腰就去拉他的左手。

  崔大鹏尖叫一声,拼命挣扎:“我说我说!我说!!文件柜第二个抽屉里!!”

  陈诺走过去,拉开抽屉,就看见七八个厚厚的牛皮纸包塞满了抽屉。

  随便打开一个,里面厚厚一叠都是各种“客户资料”。

  借款人契约,身份证复印件,工作证,还有一些抵押的车本,房本的复印件之类的。

  陈诺飞快的翻看,在第二个牛皮袋里找到了老孙的。

  他来不及看,直接卷了起来塞进自己上衣拉链里。UU看书 www.uukanshu.com

  转过身,走到了墙角拿起一个刚才打斗之中掉在地上的脸盆,放在了房间中央。

  七八个牛皮袋全部丢在了火盆里。

  陈诺转身从地上摸起来一个打火机。

  还是ZIPPO的。

  打着了火,就丢进火盆。

  很快,资料燃烧起来,火光之中,一张张纸头化为灰烬。

  陈诺坐在那儿,静静的等着。

  “你,你这样做,给自己不留后路么。”

  地上一个汉子忽然抬头,声音哆哆嗦嗦:“你知道我们老板是谁吗!!”

  陈诺摇头:“不知道。”

  “我们老板是肖国华!”这个家伙咬牙:“你知道不知道你这么做有什么后果。”

  陈诺扭头冲着这人:“那你们知道我是谁么?”

  “……”

  “……”

  “……”

  房间里还清醒的几个人看着陈诺。

  黑色摩托车头盔,反光镜片,皮衣把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就连手上都戴了手套。

  谁他妈能认出你是谁啊!!

  陈诺哼了一声,挨个搜身,搜出了四台手机,直接开窗户就扔了出去。

  然后整了一下身后的背包,拉起地上的铁链子,转身出门。

  门合上,陈诺直接用铁链子把门把手拴上,转身下了楼。

  陈诺刚下楼,里面就有人拼命撞门。

  然而随着一阵轰鸣,楼下的摩托车已经扬长而去……

  ·

  【可以求一下推荐票和月票了吧?嗯,晚上还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