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稳住别浪

首页

第23章 【打听个事儿】

    第二十三章【打听个事儿】

    陈诺很快发现,担上了“泡教导主任女儿的好汉”这个名头,带来了一个副作用,那就是,上课很难再睡觉了。

    开学第一天,数学课语文课历史课,陈诺分别被点了三次名。

    众矢之的呀。

    休息的时候,坐在前排的一个男生忍不住回过身来抱怨:“兄弟,你泡校花不要紧,我可也被你害死了呀。”

    陈诺一眼,哟,是那位上课看《大唐双龙传》的兄弟——也算是一位好汉了。

    名字叫,嗯,叫罗青。

    也算是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吧。

    陈诺成了各科老师关注的重点对象,上课的时候老师的目光就总往这里飘。连带着坐在陈诺前面的罗青,也括入了重点关注区域。

    罗青有些无奈了。

    一个上午,刚借的《寻秦记》第二册只翻了七八页。

    要说2000年左右这个时代,学校里像罗青这样的学生,其实进入了一个很尴尬的阶段。

    老一辈的金古梁温,要么去世要么封笔。黄易的小说出来这十年,该看的也看完了。经典名著看完了后……上课就实在无聊的紧。

    书荒啊!

    实在没得看咋办……那些什么“古龙巨”“金庸名”的东西简直臭不可闻,捏着鼻子也读不进去。

    陈诺其实挺同情罗青这样的。

    再等等吧孩子,再等几年,罗森的风姿物语就传进来了,然后再等等,血红跳舞那批人也出道了。

    有了点兴致,和罗青随意掰扯了几句,觉得这个家伙倒也不是个俗人。看了一肚子金古梁温黄的书,陈诺倒也不陌生……前世被自我囚禁的八年,他什么无聊的事儿没做过。

    “照我说啊,金庸先生最好的还是白马啸西风,那句‘那些都是很好的,可我偏偏不喜欢’,读来让人……”

    罗青两眼放光,一拍大腿:“是啊!咦陈诺,瞧不出来,你也是此道中人!

    两人一起骂了会儿陈家洛和胡斐渣男负心汉,又一起缅怀了会儿契丹人萧峰,罗青就几乎把陈诺当成唯一的知己了。

    随即相约了放学后一起去电脑房打星际。

    可真到放学了,陈诺走出校门在路边溜达了一圈后,就忍不住开骂了。

    “卧槽,老子的自行车呢?!”

    车没了,链条锁还在,光秃秃的丢在原地。

    一旁的罗青有些同情,但也有几分幸灾乐祸。电脑房自然是去不了的了,陈诺还得去买辆车,不然的话明天早上就得跑步上学了。

    挥别了罗青,陈诺沿着大街一路往东,走了两条街,找了家捷安特专卖店,买了台崭新的山地车。

    骑着车晃晃悠悠回到了校门口,把车往校门口稍微偏一点的地方一停,锁上,陈诺扭头就来到了学校大门旁的小卖部,买了瓶汽水,叼着吸管一口口的嘬着。

    一瓶汽水嘬了有小二十分钟,就这么在学校门口晃悠着也不走。

    “嘿!干嘛呢?”

    身后传来了一声喝。

    陈诺回头,就看见学校门房里的门卫抱着膀子在身后狐疑的瞧着自己。

    “放学了不回家,在这儿瞎晃悠什么?”

    门卫老头估计踅摸陈诺许久了。

    “大爷,我等人呢。”

    陈诺笑着凑了过去:“大爷贵姓?”

    “姓秦。”

    嚯嚯?

    陈诺肃然起敬,摸出烟盒递了根烟过去。

    “小子,别瞎晃悠,不是想偷东西吧。”门房秦大爷把烟凑到鼻子前嗅了嗅:“可别瞎胡闹啊!”

    “不能够,你看我穿着校服呢,我也是八中的学生啊。”

    “那可说不准。”秦大爷摇头:“去年就有俩穿着校服的小子放学后摸进去,进食堂里偷钱。”

    陈诺哭笑不得,摸出学生证给这位瞧了一眼。老头才一摆手,晃晃悠悠进了门房去了,不多会儿,又晃了出来,看了一眼还在那儿眯着眼睛不知道等什么的陈诺,递了个小板凳过去。

    “等啥呢等,等女学生放学?不学好的小子!”老头冷笑一声,把凳子丢地上:“坐这儿吧,这儿背风。”

    陈诺乐了:“您怎么就觉得我是等女学生?”

    “半大小子,不等女娃子,还能等个卵。”

    得,您果然没姓错!

    ·

    天快见黑的时候,街面上一个半大小子沿着墙根儿溜达了过来,瘦的皮包骨头,背着个破旧的书包,沿街走着眼神儿一路四处晃悠。

    忽然就眼睛一亮,看着路边电线杆子旁锁着的一辆崭新的捷安特山地车。

    这家伙凑了过来,绕着电线杆子看了一圈,然后走了。

    不多会儿,这人再从街另外一个方向出现,这次是俩人了。

    身边跟了个年纪大点儿个头也高点儿的,两人故意走的一前一后,隔着三五米的样子。

    高个儿走到了路边,站在距离校门口不远的地方,停下来抽烟,一口口吸着,眼神却四处东张西望。然后垂在裤兜旁的手,不动声色的做了一个不易察觉的手势。

    瘦子大摇大摆的走向捷安特,
从破书包里摸了会儿,摸出了根细铁条,就开始捅车锁……

    很快车锁就开了,瘦子推车就上马路,跨上车,高个儿扔烟头上来坐在了后座上,两人一溜烟就跑了。

    陈诺笑眯眯的一直看到这会儿,才从板凳上站了起来,扭头对屋里交待了一句:“秦大爷,走了啊。”

    ·

    堂子街,在金陵城也算是赫赫有名过一时——这里以经营二手货交易市场儿闻名。

    不算宽的街道,两边都是老小区,沿街的门面,星罗棋布的开了大大小小几十家做二手货买卖的商铺。

    少部分是做旧家电的,大部分而是买卖二手的自行车,电动车,摩托车。

    其实,这里也是很多老金陵人心知肚明的:黑车交易所在。

    2000年前后,经济还没那么发达,哪儿来那么多二手车。其中相当一部分都是被偷来的黑车,在这儿销赃的。

    老金陵人有句话:家里自行车丢了,跑堂子街去溜达几圈,没准就能在哪家二手车行里找着。

    可找着了又能如何,能在这儿,干这种坐地销赃买卖的,哪个不是半黑不白的主儿,普通老百姓惹不起也扛不起,只能捏着鼻子忍了。

    三五百块的,不值当和这种人去拼一回。

    高瘦两人骑着车来到了堂子街,拐弯抹角进了一个老小区里,在一户一楼的院门口停下,把车推了进去。

    里面一个光头满脸横肉的汉子出来,抬头扫了一眼:“新货?“

    高个儿嘿嘿笑:“十足全新啊,你闻闻,机油味儿还没散呢。”

    “哪儿找来的?”光头瞪眼。

    “放心,远着呢,从江宁过来的。”瘦子把车停好了,两人凑到光头跟前。

    光头弯腰看了看车,捏了捏车刹,满意点了点头。

    光头拉开腰包,从里面数了几张钞票出来,高瘦两人试图争一下价,被光头狠狠的一眼瞪了过来,就闭嘴了。

    就在这时候,忽然院子门外传来了啪啪啪三声。

    三人扭头一看,院子的铁门外,站着一个少年。

    蓝白相间的校服,半边肩膀上挂着个书包。

    脸上挂着这个年纪少年郎特有的那种略带羞涩的微笑。

    一只手拍在铁门上,望着院子里的三人。

    光头瞪眼:“拍什么拍!干什么的?”

    陈诺笑的很腼腆:“老板,打听个事儿。”

    “打听什么!上别处打听去!”光头本能的感觉到不对,但对面这个少年看着实在是人畜无害的样子,他下意识的就放出了凶狠的姿态来。

    陈诺眼睛扫过院子里。

    满满当当停了不少自行车,墙角还有两辆摩托。

    陈诺一眼就瞧见了自己丢的那辆老自行车被扔在墙角,车后轮已经被卸掉了。

    轻轻叹了口气。UU看书 www.uukanshu.com

    陈诺手一抖,从袖子里,掉下一根链条锁,被他捏在手里,链条锁垂到了膝盖位置。

    陈诺缓缓走进铁门,脚后跟一勾,铁门缓缓合上。

    光头有些恼火,喝道:“小崽子你找事儿是不是?”

    陈诺眯着眼睛:“老板,我就想问问……你家保险箱在哪儿啊?”

    啪嗒,身后的铁门,合上了。

    ·

    【来点月票和推荐票成不?】

    ·
    还在找"稳住别浪"免费小说?
    百度直接搜索: "" 看小说很简单!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