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稳住别浪

首页

第19章 【怒从心起】

  第十九章【怒从心起】

  一个老社区,没有什么物业之类的,小区一个大铁门,一个收发室。住宅楼下如同这个年代所有的社区一样,自行车停的到处都是。

  六层的楼房,目的地就在顶层六楼。电梯是没有的,只能一路走楼梯上去。

  到了门口,门上贴着崭新的春联,中央一个倒挂的福字。

  敲开了门,里面就是一股子浓烈的烟味飘了出来。

  开门的是一个中年妇女,一看见刘办事员,立刻堆出笑脸:“小刘来了啊,快进快进!”

  让开了门后,陈诺跟着刘办事员进了这户人家。

  看着是很普通的一户人家,应该算是小康家庭。

  地上是木地板,客厅也有空调。

  家里有一对中年夫妻,和一个老人。还有个七八岁的小男孩在客厅看电视。

  “这是顾叔叔和方阿姨。”刘办事员介绍了一下:“顾叔叔是……嗯,是孩子的亲叔叔。”

  陈诺点头

  他事先已经来了解了情况了。

  孩子是被她父亲的弟弟托养的。

  也就是欧若华改嫁的那个男人的弟弟一家。

  家里的一个老太太,则是欧若华的婆婆,孩子的奶奶,也是欧若华后来老公的亲妈。

  “你叫……陈……”这家的男主人和刘办事员打了招呼后,看着陈诺。

  “陈诺,我叫陈诺。”陈诺点了点头:“大过年的上门叨扰,给你们添麻烦了。”

  陈诺把带的烟酒递了上去。

  两个男女主人的态度,显然有所改观,从一开始的淡漠,稍微热情了几分。

  “坐坐!坐!”

  可以说,如果没有陈诺的那个异父同母妹妹的加入,这就是一个普通的三代同堂的四口之家。

  然后陈诺就见到了自己的妹妹。小女孩被女主人从房间里领了出来。

  小姑娘似乎有些怕生,怯生生缩在沙发后,不敢怎么说话。

  哪怕是女主人轻轻把孩子往前推了推,一再的要求下,小女孩也只是轻轻的喊了一声“阿姨好,哥哥好”,之后就再也不肯说话了。

  姑娘生的很是好看。陈诺的模样,欧若华的模样都算是出挑的,小丫头长的也是明眸皓齿,大眼睛,皮肤粉嫩。只是看上去有点怕生,眼神也是躲闪着看人。

  陈诺没有着急和这个自己的妹妹去亲近,谨慎的打量着这个家庭。

  客厅的摆设中规中矩,因为是过年,茶几上摆放着果盘,里面放了些苹果香蕉橘子之类的,都是些大路货的水果,还有些瓜子花生。

  男主人,也就是孩子的叔叔,给陈诺递了香烟,陈诺推说不会,男主人自己点上了。

  家里有些吵闹,电视机里重播着春晚。厨房里女主人进厨房做饭,老人则靠在距离阳台最近的沙发上闭目养神,手边还有一个半导体,放着不知道是什么地方的戏曲。

  那个七八岁的小男孩,手里拿着个玩具汽车,来回疯跑,自娱自乐玩的不亦乐乎。

  陈诺撇了一眼阳台,衣架上挂着大人孩子的衣服,零零散散五六件。

  刘办事员把小姑娘拉到了自己面前,帮她抻了抻身上穿的毛衣,然后细声细气的问些家常,小孩子话很少,但很乖巧,不闹,低声的回答着,话都很简单。

  男主人哈哈一笑:“孩子有点怕生,平时话也不多。但我们都养得很好的。你看着,你看这毛衣,也是过年前刚买的。”

  陈诺眯了一下眼睛,从桌上拿起一根香蕉来,剥开,对小姑娘示意了一下:“你吃么?“

  小女孩明显有点被吸引,怔怔的看了看陈诺手里的香蕉。

  男主人笑道:“这是你亲哥给你剥的,吃吧。”

  小女孩这才接过来,又看了看陈诺,看了看刘办事员,咬了一大口。

  陈诺笑了一下,把带来的旺旺大礼包撕开,拿了块旺旺仙贝就逗小姑娘。

  小男孩不知道什么时候从里屋跑了出来,看见了,叫了一声“旺旺仙贝!我要吃!”说着就直接上去抢了过来。

  女孩就有些怯怯的意思。

  男主人摇头,讪讪笑道:“小孩子嘛,平时两人打闹惯了。”

  陈诺没说什么,又拿了一块撕开递给小女孩,女孩接过来后,左手香蕉,右手旺旺仙贝,一时间似乎有些无措,仿佛不知道先吃哪个。

  午饭是留在顾家吃的。不过看的出来,主人家主要是留刘办事员吃饭。

  男主人要倒酒,陈诺依然推脱不喝。男主人自己倒了,吃饭的时候也没忘记敬了刘办事员一杯。

  小姑娘吃饭的小碗里装了个鸡腿还有红烧排骨,吃的很是香甜,倒是很乖巧。而男主人自己的那个七八岁的小儿子,则闹腾的很,吃饭时候仿佛屁股下有钉子,一个鸡腿啃了两三口就不肯吃了,扔在碗里,随便划拉几口米饭,就去客厅看动画片了。

  这一对比,就越发显得五岁的小姑娘懂事乖巧,萌萌的怎么看怎么可爱。

  陈诺其实从头到尾,都和这个小姑娘没太多交流,只是一双眼睛,自打上了饭桌后,就一直眯着。

  饭后,告辞,两人离开了顾家。

  “孩子过的还是不错的,你也看到了,应该可以放心的。”刘办事员叹了口气:“你妹妹可怜也是真可怜,年纪这么小,父母就出了这档子事。不过好在孩子现在过的还不错。陈诺同学,你放心,我们街道和妇联一定会跟进孩子的生活的。”

  陈诺客客气气的像刘办事员道谢,然后送刘办事员骑着电动车离开。

  他站在小区门口,眯着的眼睛,才终于张开了。

  陈诺脸色有点冷。

  这位刘办事员热心是热心,但显然年纪不大经验也不够,许多东西,怕是她瞧不出来。

  以陈诺的观察,这个自己这辈子的“妹妹”,小女孩日子过的可能不太好。

  小孩子打闹抢零食不算什么,而且人家更宠自家的亲儿子,这种事情正常,换哪家都会这样,这不奇怪,也不能说过分。

  但小姑娘后来吃香蕉和吃旺旺仙贝时候,那个馋劲,让陈诺觉得有点不对劲了。

  还有吃午饭的时候,孩子看着碗里有鸡腿有肉,吃饭也很乖。

  一碗饭吃的干干净净,菜也都没浪费,全吃完了。

  五岁的孩子,有几个吃饭这么乖的?

  顾家自家的那个七八岁的儿子吃饭是什么样子了。挑食,调皮捣蛋,一块鸡腿啃两口直接扔了……

  这才是大部分这个年纪的孩子,吃饭正常的样子!

  可女孩呢,一个鸡腿啃了又坑,几块红烧排骨,用牙齿剔的一丝肉都没,连骨头都嘬的干干净净。

  这说明啥?

  说明她可能平日里,没得吃!

  还有阳台上的挂的换洗衣服。

  陈诺一进门就细看了,大人孩子的都有,可唯独……

  唯独没有小女孩的!

  女孩身上穿的那个毛衣,哪是新买的,看着挺干净的,但陈诺细看过,胳膊肘的地方已经磨平,而且样式也不像是姑娘家的,多半是这家人自己儿子穿剩下的旧衣服。

  “一个月两百多块的补贴,拿着倒是香的很。”陈诺冷笑。

  想了想,陈诺转身重回六楼,陈诺拍了门。

  门开,女主人打开,一看是陈诺,眼神先有些不耐,但忍住了。

  “哟,陈诺同学啊,怎么又回来了?”

  陈诺微笑:“我自行车钥匙找不到了,想想看是不是掉在沙发上了。”

  女主人皱眉,不情愿的让开门:“你自己看看吧,应该没有吧,我刚才收拾沙发没见着。”

  男主人也有些意外,但大概是看在那两条烟和两瓶酒的份上,没说什么,淡淡的和陈诺打了个招呼,就进房间里去了。

  老太太依然靠在沙发上听半导体。

  陈诺进门,看见小姑娘就蹲在墙角,而这家的那个儿子,七八岁的小男孩,拿着一把玩具剑在旁边挥舞来挥舞去,小姑娘显然有些害怕,蹲在哪儿双手捂着脑袋。男孩在鬼叫着什么,大概是学着电视剧里的剧情,要打妖怪什么的。

  女主人随意的喝了一声:“别闹了。”男孩子又鬼叫了几声,才转身跑去拿起遥控器不停的换台。

  “钥匙找到了么?”女主人冷眼看着陈诺。

  陈诺在沙发上随意摸了一下,然后一摸自己的口袋,笑道:“是我弄错了,钥匙原来还在的。”

  说着,他看了一眼蹲在地上的小女孩,走了过去,轻轻摸了摸她的脑袋。

  女孩明显有些怯怯的,但又没躲闪,只是双手捏着衣角。

  “阿姨。”陈诺语气很客气:“我能带我妹妹去楼下玩玩么?我想和她待一会儿。”

  “楼下?”女主人明显不乐意了,她眼神也冷了下来:“天这么冷,带出去野,万一冻着了生病了,算谁的?”

  陈诺微笑:“我会注意的,穿个厚点的衣服,我也不跑远,带她在楼下转转,毕竟是我妹妹,我带她买点零嘴什么的。”

  “我看就不必了。”女主人拒绝的很明白:“没这个规矩。再说了,小陈,她和你法律上没什么关系,要说也是老顾家的人。你毕竟是外人,你上门就给我们家孩子带走了,万一出了点什么岔子,算谁的?”

  说着,女主人叫了一声:“老顾,你出来!”

  男主人皱眉从房间里出来,看着陈诺皱眉。

  “他要带孩子出去。”女主人叉着腰:“你看怎么办吧。”

  “那肯定不行的。”男主人脸色也冷了下来:“怎么?小陈,不放心?怕我们虐待孩子?想单独问问?行行行!”

  说着,男主人走过去,一把劈手就把小女孩从地上拽了起来,推到陈诺面前:“来来来!跟你这个外姓的哥哥说说!我们虐待你了没?丫头,说!有什么冤屈啊委屈啊,这不当你哥的面嘛,来,说吧!”

  女孩明显很害怕,抿嘴看着陈诺,一个字都不吭声。

  “没有是吧!没有对吧!小陈!你年纪轻轻的,哪里来的这么多歪念头!找钥匙?我看你就是故意兜回来杀个回马枪吧?我们养着你妹妹,吃喝供着她,还供出仇来了?”

  女主人叉腰呵斥起来。

  陈诺看着神色惶恐的小女孩,深吸了口气,他看着这家男女主人,微笑道:“叔叔阿姨,两位是真的误会了。我没那么多想法,真的就是今天见着我妹妹了,就想着,我这个做哥哥的,这么些年也没能管着她点什么事儿,就想能跟她亲近亲近,真没别的意思。”

  “成啊,想和你妹妹亲近亲近,家里这么大地方,不够嘛?带出去,不行!”男主人直接一摆手。

  “好吧,那就算了。”陈诺很客气的点了点头:“那以后再说吧,真不好意思,今天打扰了。”

  说着,陈诺掉头就走。

  ·

  心中其实有些憋气的,只是陈诺其实也不知道如何处理这档子事儿。

  上辈子加这辈子活了几十年,枪林弹雨走过,但这种家长里短的事儿却没处理过。

  一个亲妹妹?

  他原地站在小区门口,摸出烟来又点了一支。

  一口歇,一口接着一口,把这根烟抽完了。

  脑子里忽然想起了昨天公墓里的那个墓碑,还有监狱探视房里那个哭红了眼睛的女人。

  陈诺回头看了一眼那栋楼,把烟头扔在地上踩灭。

  就算是……我拿了你一条命,也帮你家里做件事情吧。

  陈诺转身回去,重新上了楼!

  重新回到六楼门口,就听见里面传来压抑的哭喊的声音。

  陈诺眼神冷了一下,不等他拍门,房门打开,男主人提着一袋垃圾正要出来,迎面撞上了陈诺,愣了一下。

  顺着门缝,陈诺看见房里客厅的一幕,瞬间一股热血冲上脑门。

  五岁的小姑娘站在墙角,用双手死死捂住自己的嘴巴。

  而那个姓方的女主人,正手里拿着根竹棍子,一下下的抽在孩子的大腿上!

  “不许哭出声,给我嘴巴捂紧了!”女主人一边抽,一边呵道:“真是个赔钱货!嘴巴捂紧了,不许哭出声来!!”

  小姑娘死死的捂住嘴巴,身子抖成一团。虽然疼的厉害,却仿佛出于女主人的恐惧,就这么死死的咬着自己的小手,真的不敢让自己的哭声太大。

  女主人一下下的抽,而沙发上端坐的老太太,却只是眯着眼睛听着半导体,视若无睹的样子。

  男主人眼神慌乱,推了陈诺一般,“你怎么又来了!”

  里面的女主人闻声,转过身来,提着棍子看着门口自家男人和陈诺,也呆住了。

  陈诺眼神里抹过一丝戾气。

  “你们,就是这么对我妹妹的?”

  说着已经一脚踹了出去,就直接踹在了男主人的脚踝上。

  一声惨叫,男主人当场就坐在了地上。

  女主人也丢掉了棍子,愣神了一秒钟,UU看书 www.uukanshu.com撒泼一样的要冲过来,陈诺一把推开她。直接拽着男主人的腿就拖着进屋,反手将这家的大门关上,提着男主人的脚踝,拖着就奔阳台!

  沙发上的老太太,已经激动的跳了起来,冲过来厮打陈诺:“你放开我儿子!放开!放开!!”

  陈诺冷眼低头看这老妇,任凭她松软的拳头捶在自己身上:“哟,原来没死啊!你媳妇打你亲孙女的时候,你都能一直安稳坐着听戏呢?五岁的孩子啊!你就这么看着?”

  老妇用恶毒的眼神盯着陈诺:“大的是害人精,小的也是害人精!大的嫁了我儿,生了小的,我儿就坐牢了!你们一家子都是害人精!”

  “哦,懂了。“陈诺冷笑了笑,一字一字:“原来也就是老不死的恶心货。”

  陈诺不理她,拉开阳台窗户,就提着男主人的腿丢了出去!

  没撒手,就吊在窗户外面。

  “别喊,你敢喊出声,我就撒手。”

  男主人杀猪般的叫声,只出来了半个音符,就止住了。

  陈诺回头看一眼要冲上来的女主人和老太太,微笑:“别过来,过来,我就松手了。”

  老太太仿佛还要往前,女主人终于回过神来,上来一把扯开老太太:“妈!!!你别激他哎呀!!!!”

  “陈,小陈,你,你放我男人下来!!!有话,有话好好说,好好说……”女主人哆哆嗦嗦。

  陈诺笑了笑:“哟,终于会说人话了。”

  ·

  【求推荐票,有富裕的月票就也请投一下。谢谢大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