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稳住别浪

首页

第17章 【二千零一的除夕】

  第十七章【2001的除夕】

  橘子有点酸。

  以老孙的工资,当然买不起水果店里最贵最甜的那种。

  带鱼倒是还不错,切了冲一下,放蒸锅里蒸一蒸,就是一道下饭的好菜。

  陈诺发现自己越发的喜欢跟老孙回家吃饭了。

  那种居家的感觉,尤其是老孙坐在沙发上拿着报纸哗啦啦翻看,喝着浓茶,偶尔去厨房里洗洗切切。

  那种带着人间烟火气的那种叫做温暖的东西,让陈诺生出了一种迷恋的感觉。

  当然了,还有孙校花在旁边红袖添香。

  孙校花发现陈诺对自己越来越好了。

  最近也很少用那种不正经的语气来调戏自己,甚至自己想想,偶尔他还会很和善的和自己说上几句家常。

  尤其是,陈诺有的时候,会偷偷的塞给自己几块巧克力。

  那个牌子孙校花没吃过,不是超市里卖的德芙。是一种水滴形状的,包装纸上全是英文。

  不是很甜,但很香。

  陈诺以一种奇怪的方式,渐渐融入了这个世界,这个时代。

  仿佛也融入了这个小小的家庭里。

  甚至,在后面的这段时间里,他和孙校花的母亲也见面次数多了后,那个看上去有点冷漠的女人,也对陈诺稍微和颜悦色了一些。

  但隐藏的距离感,陈诺还是能感受到的。

  直到期末考试。

  期末考试,陈诺靠着无双的眼力,大部分都抄了个及格。

  老孙的政治课直接考了个高分……政治课无非就是背诵的功夫,对于陈诺而言,稍微认真一下,其实没什么难度。

  拿到陈诺成绩单的老孙,非常欣喜,晚饭的时候甚至破例在家喝了一杯白酒。

  饭后他叫过陈诺来:“这次考的不错……我和数学张老师,还有化学李老师说一下,下周开始,晚上放学后,你去他们家里,给你补补课!一三五数学,二四化学。陈诺,你其实很聪明的,认真学一学,高中还有一年半,将来考个二本,问题不大的!努努力,吃点苦,一本也不是没希望……”

  卧槽?!

  一听到补课,陈诺这就不干了!!!

  大哥,我只是陪着你演戏,顺便享受一下家庭烟火气的温暖来的……

  补课???

  老孙,我就是个学渣,好不好!

  非要逼着我当学霸?

  开什么玩笑!

  要是二十年后的CIA那帮人,知道阎罗大人被圈在一个十八流的学校里,老老实实的在老师家做数学题,背化学公式……

  那帮人牙都会笑掉的好不好!!

  陈诺快速的回想了一下自己最近这近一个多月来的日子。

  好像……戏有点过了?

  陈诺想了想,摇头道:“老孙,补课就算了,马上就放寒假了,我打算去打工,赚点钱,也攒点积蓄,将来总要交学费的。”

  老孙想了想,叹了口气:“其实钱的事情,如果实在困难的话……”

  不过老孙毕竟也有难处,想了想,终究还是没开口。

  他不过一个普通学校的普通教师,哪怕是工龄高一些,级别高一些,那种烂学校的老师,收入能有多少?

  何况自己女儿也是高中,将来上学也要花钱。

  “那就先好好打工吧,寒假里辛苦一些。”老孙叹了口气。

  ·

  打工,当然是不可能的。

  期末考试结束后,自然迎来的就是放寒假了。

  春节也没几天。

  让陈诺略微有一点点遗憾的是,一旦放寒假,自己就没借口去老孙家蹭饭了。

  下得楼来,陈诺走到教职工宿舍区楼外的路边,忽然就闪身到了路灯后。

  孙校花的母亲,那位杨女士,从一辆停在路边的黑色帕萨特里钻了出来。站在路边,挥手看着车开走后,杨女士才仿佛深吸了口气,用力搓了搓自己的脸,转身大步走进宿舍区里……

  陈诺从路灯后走了出来。

  他盯着路口帕萨特远去的那个方向,眼神,有点冷。

  陈诺在原地站着,皱眉思索了片刻。

  嗯……再看看吧。还没弄清楚之前,看看再说。

  兴许,是误会了呢。

  但愿!

  这辈子重活一回,陈诺唯一心里真正接受的人……

  孙校花都不算!

  老孙才是真的给了陈诺一点温暖。

  而这一点子温暖,是扎扎实实的被陈诺收进心里去了。

  不管任何人,任何事情,若是老孙出了什么意外,陈诺总会护着他的!

  这是一个老实人,一个善良的好人!

  或许这个世界上没有太多的公平。

  但在陈诺这儿,放在老孙身上。

  若是这个世道不能给老孙公平的话……

  陈诺会给。

  给定的!

  ·

  年三十的晚上,没有再下雪。

  早上的时候老孙就打过电话过来,让陈诺过去吃年夜饭。

  陈诺婉拒了。

  四十多平的房子里,没有空调,暖炉也没生。

  陈诺蒸了点带鱼,自己淘米煮了点饭,胡乱划拉了一碗。

  晚上八点多,陈诺坐在了电视机前,看了春晚。

  嗯,这很生活。

  上辈子,其实陈诺没怎么看春晚这种东西。

  这种烟火气太足的生活,

距离他实在太远,太远……

  所以哪怕是春晚已经烂掉,节目稀松又拉跨,但对于陈诺而言,还是带着一种新鲜感,看了下去。

  十二点后,陈诺关掉了电视机,听着外面劈里啪啦震天响的鞭炮。

  他想了下,拿起了外套穿上,出门了。

  顺便说一下,外套依然是一件蓝白相间的校服。

  嗯,老孙知道他的校服坏了,给他补了一件。至于钱,老孙垫上了。

  2001年,蛇年的春节,金陵这座城市已经禁止燃放鞭炮了。

  但是老百姓不管这些,十二点的时候,该放还是放,大不了在巡防队赶来之前跑掉。

  于是巡防队一晚上就跟打地鼠一样,东奔西跑。

  在路边等了很久,终于拦到了一辆出租车。

  哎,距离滴滴问世还有很久。

  打车到了市区的玄武湖。这是禁放鞭炮烟花后,政斧划出来的许可燃放的区域之一,也是最热闹的地方。

  车还没停稳,老远就传来的震天响的动静。

  陈诺付钱下车,看着远处冲上天空的烟花,UU看书 www.uukanshu.com一朵一朵,交相辉映,那种人间烟火的绚烂,一下子让少年清冷的心中,仿佛瞬间就被填满了些什么东西。

  深深的吸了口气。

  “这就是……活着的感觉吧。”

  裤兜里的手机震动,陈诺拿起看了一眼,是孙校花,接通。

  “陈诺,新年快乐啊!”孙校花在电话那头甜甜的笑着。

  “嗯,新年快乐啊,”

  “我爸爸让我告诉你,明天来家里吃饭呢。”

  陈诺想了想,拒绝了:“明天算了,我有点事情要办。”

  电话那头安静了会儿,大概是孙校花在和老孙商量。

  片刻后,孙校花有些抱怨的语气:“那你哪天有空啊?你什么时候来找我玩?我想去溜冰,你陪我去好不好?”

  “……嗯,过两天再说吧。”陈诺笑道:“帮我和孙老师说一声新年好,嗯,还有你妈。”

  挂断电话后,陈诺站在玄武湖边,静静的看着烟花。

  就这么静静的,静静的,看着。

  站了很久。

  ·

  几乎是同时的,在南高丽首都汉城的一栋房子里。

  一个长腿少女,站在镜子前,一边边的对着镜子里的自己,用一种看似笨拙却很坚定的姿态,反复练习着略显生硬的华语。

  “大家好,我,叫,李颖婉,很高兴,来,到,这,里!”

  “大家好,我,叫,李颖婉,很高兴,来,到,这,里!”

  “大家好,我,叫,李颖婉,很高兴,来,到,这,里!”

  “大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