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稳住别浪

首页

第16章 【占便宜】

  第十六章【占便宜】

  陈诺的心态现在其实很复杂。

  挂着一个少年的躯壳,但骨子里的灵魂却是个老鬼……而且还是个恶鬼,最凶恶的那种。

  对于老孙的女儿,他其实没太多想法。

  只是那种中年男人,看见年轻漂亮小姑娘,顺手的话,调戏两句,乐呵一下。

  但真也没想什么过分的念头。

  老孙对陈诺的判断,是完全岔了道了。

  但这种骨子里透出来的善良,还是打动了陈诺。

  这种人如今很少了,将来会越来越少。而这种人……应该有好报才对。

  这才是这个世界上最大的公平。

  办完了南高丽的事儿,陈诺最近其实陷入了一种无所事事的状态,接下来当然还有事儿要办……但暂时还远着。

  所以他更愿意把这段时间,用来好好的让自己闲散一下。

  上辈子枪林弹雨刀锋上跳华尔兹的日子过太久了,哪怕是海上自我囚禁的八年,其实每天也都是神经紧绷着,操控着自己的团队,满世界的煽风点火。

  这辈子,没有了那些个事儿,陈诺更愿意让自己先享受一段时间,当咸鱼的日子。

  就是那种把自己挂起来,晒晒太阳,无所事事的日子。

  所以下午的时候,陈诺也没有去学校。

  他在街上漫无目的的溜达,游戏厅里泡了会儿,商场里溜达了会儿,甚至还跑去了电影院里,看了场电影。

  因为是工作日,电影院里没什么人,陈诺看到了影院后排坐着一对情侣,他很恶趣味的故意坐到了人家身边……

  那对小鸳鸯忍了十分钟,终于换了地方。

  陈诺哈哈一笑,看了会儿电影,睡着了。

  醒来后,继续溜达,看到一家KFC,进去买了杯奶昔出来,一边嘬着一边步行回家。

  走到家门口楼下,就看见了孙校花的那张脸。

  “你今天为什么逃学了?”

  “你知道不知道我爸多关心你?”

  “你知道不知道,周末这两天,他骑着自行车跑你们街道跑了好几趟,为了给你说一份工作。昨晚回来的时候,一瘸一拐的,说是骑车摔了一脚,泡脚的时候我看了,小腿上老长一条淤青!”

  “陈诺,你不要这么吊儿郎当好不好?”

  女孩儿许是憋了一天的话,一股脑儿砸了出来。

  信息量不少,陈诺听完,品了一下,然后看着少女憋红的脸。

  “等了我多久?”

  “哈?”

  陈诺皱眉,伸过爪子一把攥住了校花的手,皱眉道:“这么凉,等了多久?”

  女孩有点呆住了。

  长这么大,也没见过哪个男生敢这么胆儿肥,就这么大大咧咧一把将人家手被攥住了。

  轻轻甩了两下,没甩开,孙校花的脸更红了些:“就,就等了一小会……”

  “跟我走。”陈诺欲拉着女孩上楼,孙校花这才慌了,用力一把甩开了陈诺的手,往后缩了缩:“不不,不行……”

  陈诺恍然一笑,看了看天色:“嗯,是有点不合适,成,带你去别的地儿。”

  说着,拉着有些懵懂的女孩就走。

  走了一条街,找到一家叫常青藤的咖啡馆——其实就是那种可以喝茶喝咖啡,还有那种四不像的简餐牛排,以及包间可以打牌打麻将的地方。

  找了个人少的角落坐下,孙校花脸上的红晕非但没有消退,反而都快渗出血了。

  陈诺直接叫过服务员,给她点了杯热巧克力,自己则随便要了杯绿茶,又胡乱配了点干果瓜子之类的,想了想,看了一眼小姑娘,又加了个小果盘。

  小女孩原本还有些紧张,但热巧克力端上来,抿了一小口后,女孩的眼睛就弯成月牙儿了。

  这个年纪的,不管男孩女孩,其实都爱吃甜的。何况她还没有到长大后为了保持身材不敢吃甜食的年纪。

  聊天的内容很宽泛……陈诺这种来自二十年后的LSP,很容易就掌控了聊天的节奏,很多话不动声色就套了出来。

  孙校花这种年纪的小女生还没多少心机,又是一个从小就被爱女狂魔老孙保护的特好的女孩,三言两语就把该倒的不该倒的事儿都全倒了。

  陈诺主要是打听了些老孙的事儿。

  孙校花说了很多,但说到了一件事儿的时候,陈诺的眼神凝重了起来。

  大约是几年前吧,老孙那会儿还没当教导主任,还在带班当班主任。

  “……那会儿,我爸就常带一个学生回家吃饭,那个男生比我大好多,个儿高,看着就很凶的样子,我一开始还挺怕他的。我听我爸妈聊天时候知道,那个男生家里也没啥人,而且不太学好,总跑出去跟人打架瞎混,有一次,我爸为了拦着不许他去,抱着他不让走,还让他推了个跟头。”

  陈诺心里有些烦躁,摸出白天买的没抽完的烟,看了一眼面前的女孩儿,忍住没点,收了回去。

  孙校花继续道:“……后来那天晚上,那个男生跑我们家来,给我爸直接跪下了,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对不起我爸,求我爸别管他,他不值得什么什么的。那天我爸可难受了。”

  孙校花毕竟是小女孩,说起往事来,难免絮絮叨叨,也没太多逻辑性。

  她提到了当年那个男生,对她很好,就像个大哥哥一样,偶尔还会带糖给她吃。

  那个时候孙校花正上小学,对那个男生先是害怕,后来就当自家大哥哥一样。

  再后来……

  “前几年,我爸爸忽然就不当班主任,调去当教导主任了。我妈还跟我爸爸大吵了一架。我爸爸之前是年级组长,还是学校里唯一评出来的优秀教师……我们学校虽然差,但我爸当老师的那会儿,全校的升学率最好的那几年,都是我爸带的毕业班争回来的。但我爸就是忽然不肯带班了。

  我听我妈说,不当班主任和年级组长,奖金啊,升学率的奖励啊,乱七八糟的,少了很多收入。

  但我爸爸就是不肯当了,也不知道为什么。”

  “那个男生叫什么名字,你还记得么?”

  “……叫韩克坚。这名字还是我爸给改的,说让他克服艰难,勇敢面对人生。”孙校花摇头:“那几年我爸爸对他可好了,有时候我这个当女儿的都很吃醋的,家里过年时候,学校发的带鱼,我爸爸都捡最宽的,给他留一份带回家去。

  啊对了,他数学其实特别好,我爸说他其实学数学有天赋的,就是可惜,初中没好好学,到了我们学校,浪费了。

  我记得,

那两年,他经常被我爸爸带回来吃饭的时候,还辅导过我的数学作业。”

  陈诺点了点头。

  接下来小姑娘聊天就歪楼了,开始说一些学校里杂七杂八的事儿。

  眼看小姑娘对送来的那份果盘很有兴趣,挑着果盘里配的小西红柿吃——嗯,那玩意儿在这个年代,还没有被称为圣女果,大家都还是叫小西红柿。

  陈诺看着女孩儿兴致勃勃的挑光了小西红柿,有些百无聊赖,起身去让服务员又送了盘过来。

  大约八点的时候,孙校花的手机响了。女孩有些紧张的接通,支支吾吾的说了几句。

  陈诺听见女孩说:“……我和在同学家呢,嗯,林晓娜家啊……哦哦……我马上回来了……”

  女孩挂断电话,陈诺不等她说什么,直接起身:“走,送你回家。”

  送了孙校花到八中的教职工宿舍楼下,陈诺也没多说什么,看得出女孩有些腻腻歪歪的不舍得上楼,陈诺假装没看出来,掉头就走了,其实躲在不远处,看着女孩上楼,然后看着五楼的楼道灯也亮了,这才离开。

  一个晚上的时间,陈诺把一些事情问明白了。

  过程很简单,他就在八中附近的那些通宵网吧和电脑房里转了几圈,散了几包中华烟。

  找网吧里和游戏厅里,那些穿着打扮,最像二流子的人套近乎。

  几包中华烟散完了后,陈诺打听明白了。

  韩克坚,外号韩大壮,也叫大壮哥。

  嗯,曾经在街上混的那个圈子里,赫赫有名。

  曾经的意思是,这个人已经死了。

  被人捅死的。

  大概四五年前,一天晚上,被人捅死在了一条小巷子的垃圾桶后。十几刀!

  也就是那一年,老孙不再当班主任,不再教学生,心灰意冷的去做了个每天混日子的教导主任。

  陈诺一下子就明白了些什么。

  ··

  第二天,老孙踩着点走进教室,看见陈诺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的时候,老孙欣慰的笑了笑。

  陈诺也盯着老孙笑了一下。

  哪怕是老孙找茬儿一样的,又分派陈诺放学当值日生打扫教室,陈诺也没半点不满意。

  他已经读懂老孙的用意了。

  在老孙看来,陈诺是一个因为家庭困扰而孤僻的学生,UU看书 www.uukanshu.com那就不能让这只迷途的羊羔离群。

  不管是参加操场的扫雪队,还是让他当值日生,这些做法,并不是夹带针对报复……好吧,多少也有一点。

  但主要的,老孙的用意,是希望这个少年多融入这个集体,多参加一些活动,活的像一个真正的……学生!

  来回跑两趟,提了几桶水,和班上的其他几个学生一起把教室的地给拖了。

  期间那些学生们嘻嘻哈哈,陈诺也混在其中凑了几句热闹——也挺好,这种日子,幼稚是幼稚了点,但心情很放松。

  结束的时候,老孙又过来带着陈诺回去吃了顿饭。

  当然了,对于自己的女儿和陈诺的接触,老孙还是防贼一样的态度。

  孙校花的母亲照例是加班晚归,陈诺离开的时候都没见到人。

  不过这次,离开之前,老孙塞给了陈诺一个黑色的塑料袋。

  “冻带鱼,学校发的。我家里就这么三口人,也吃不完。你拿回去,自己做饭的时候,切几块蒸一下,很简单的。”

  陈诺没说话,也没推辞,接过来,掂量了一下。

  嗯,沉甸甸的。

  刚要走,老孙忽然又叫住了他。

  “你等下,就站在这里别动。”老孙仿佛想起了什么:“今天买了些橘子,买多了,你带点回去吃。”

  陈诺:“…………”

  卧槽,老孙你占我便宜?

  ·

  【不知道邦邦邦是什么梗的同学,你投一下推荐票,看看感谢语,就懂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