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稳住别浪

首页

第15章 【好人应该有好报】

  第十五章【好人应该有好报】

  周一,晨。

  陈诺蹬着自行车到了校门口,随意找了个地方停下,锁完了车正要进校门,就被拦住了。

  “校服呢?”

  一个带着红袖章的男生拦住了陈诺,额头上满是青春痘。

  陈诺看了看周围穿着蓝白相间校服的学生们络绎不绝的进入校园,他皱了皱了皱眉。

  这几天他都没穿校服,原因很简单……过地雷阵的时候,剪了一大块啊,总不能身上顶着个大窟窿吧。

  “忘穿了。”陈诺一脸无所谓的样子。

  “那不能进,今天升旗,你赶紧回家换上。”

  陈诺看着这个执勤的男生,笑了笑,拍了拍他肩膀:“别这么较真,你记下我名字,该扣分你扣分,不让进算怎么回事。”

  “就是不能进。”这个男生挑着下巴。

  陈诺明白了——这是故意找茬了。

  他歪头了想了想:“你和孙可可一个班对吧?”

  男生明显慌了一下,强自镇定:“我哪个班的跟你没关系,你没穿校服就是不能进。”

  陈诺哑然失笑……这些小孩子的把戏,幼稚又有点无聊。

  他自然不会跟一个青春期的小孩子去纠结这种问题,想了想,摆摆手,陈诺转身就走,离开了校门。

  执勤的男生看着陈诺的背影,神色很骄傲,仿佛赢得了一场多了不起的较量一样,连胸脯都挺高了几分。

  陈诺在校门口晃悠了会儿,在街头找了个支愣着的早点摊的地方坐下,喝了碗豆浆,吃了两根油条,听着不远处学校里响起了早自习铃声后,陈诺起身付钱,拍拍屁股走了。

  不管是游戏厅还是电脑房,开在什么地方生意最好呢?

  答案其实很简单:学校周围。

  尽管对八中周围的环境不太熟悉,但陈诺沿着学校旁的街道溜达了一圈后,还是找到了一个电脑房,晃晃悠悠进去后,开了台机器,打开红警,随便找了个组联机后,就把上学的事情扔到脑后了。

  也不知道打了多久,有输有赢,总体来说输多赢少。

  大概是他技术太烂了,打到后来,电脑房里的其他玩家都不乐意跟他组连了,陈诺想了想,转出门买了两包中华进来散了一圈。

  其他玩家表示:真香!兄弟,一起愉快的玩耍吧!

  狭小的电脑房里乌烟瘴气,陈诺嘴里叼着烟,右手捏着鼠标正打的不亦乐乎。

  忽然,身后一只大手伸了过来,拿走了鼠标。

  陈诺叹了口气,回头看着老孙那张四方脸。

  “为什么逃学?”老孙面色严肃。

  陈诺看出老孙有点气喘,抬头看了看挂在墙上的时钟,快中午了。估计老孙是下了课就出来找自己,没少找地方。

  陈诺没言语,起身去柜台结了钱,跟老孙走出电脑房。

  两人站在马路上对视,老孙似乎想摆出点老师的威严,但显然没镇住陈诺,就显得有些尴尬。

  陈诺笑了笑,掏出烟递了一支过去:“老孙同志,别这么板着脸,来支华子。”

  “……”老孙看着面前的少年:“哪儿学来的这些怪话!”

  不过烟还是接过去了。

  陈诺趁势给老孙点上后,笑道:“快午饭了,走,我请你吃。”

  随便在路边找了家小馆子,两人坐下,陈诺也没看菜单,眼神在旁边几桌客人的桌上饭菜扫了一圈,直接叫过服务员点了一盘子青椒炒鸡蛋,一盘肉沫茄子。

  “喝点儿么?”陈诺看老孙,不过被老孙狠狠瞪了回去。

  “你不喝我喝。”陈诺自己走到吧台拿了瓶啤酒回来,用筷子把瓶盖顶开,给自己倒了一杯。

  刚倒完,杯子就被老孙抢走了,然后抢先一口闷了。

  老孙的四方脸上,有点恨铁不成钢的意思。

  “行了,先等一下,等菜上来,我们一边吃,你再一边训我,成不?”陈诺很好脾气的样子,耐心笑道:“今儿中午你随便说,这顿饭时间,你说什么我都认真听着,你看成不,老孙?”

  老孙盯着陈诺看了会儿,想了想,拿过啤酒瓶给自己又倒了一杯。

  “小小年纪,别为了装酷,活生生把自己弄的跟那些小痞子一样。”老孙叹了口气:“再过几年等你长大些,回头看,你就知道这有多可笑多幼稚。”

  陈诺没吭声,抽出双一次性的筷子掰开,在手里搓了搓。

  菜端上来后,陈诺吃了一口,咸淡还算合适,顺手要去拿酒瓶子,却终于被老孙的眼神瞪了回来。

  算了算了,不和他硬刚。

  老孙还在继续说:“你这个年纪,我明白,青春叛逆期么。再加上你家里的那些复杂的情况,你性子刚一点,孤僻一点,看不上别人,不喜欢跟人打交道,我明白,都明白。但是陈诺,我也不跟你说大道理,知道你听不进去……可总有一条,你为自己的将来打算过么?”

  陈诺嘴里嚼着一块茄子:“将来?”

  “将来。”老孙叹了口气:“你才多大,现在就荒废了,将来怎么办?难道直接在社会上厮混么?”

  陈诺不说话,又夹了块鸡蛋。

  “人不能年纪轻轻的就放弃了自己。”老孙摇头:“你这样的孩子,我这辈子见了太多了,板着个脸,生人勿近的样子,显得自己特牛逼,特酷,特立独行,与众不同,对吧?幼稚!我告诉你,旁人根本不会用正眼去瞧你的,你这样子,只是做给你自己看罢了。”

  正说着,外面传来一阵喧嚣吵闹的声音,门外停了一辆这个年头很拉风的艇王脚踏摩托车,音响开的老大,土嗨的曲子震耳欲聋。上面一个穿着皮夹克的年轻人一脸很叼的表情。

  老孙指着门外:“你看,这就是我说的那种人,摆出特立独行的样子,瞎混社会的,不知道什么叫真正的牛批,开个破摩托,声音开老大,看着很酷,其实骨子里恨不得让全世界都看过去,瞎显摆……你觉得酷嘛?”

  陈诺不说话。

  老孙摇头:“他可能觉得自己很酷,但遇到这种人,正常人看过去,脑子就只会一个评价……”

  “傻笔呗。”

  老孙意外的看了陈诺一眼:“你知道啊?”

  “知道啊。”陈诺又叫了一碗饭,划拉了几口,笑道:“老孙,你其实想岔了,我和你以为的那种问题学生,嗯,不一样的。”

  “有什么不一样,你们啊,你们这些孩子,都觉得自己特殊特别,全世界就我最特别……其实都一样,青春期的幼稚和叛逆。”老孙摇头。

  陈诺笑了:“我真没这么想,我只是觉得……当个咸鱼挺舒坦的。”

  “……”老孙被这句话憋住了:“咸鱼?”

  陈诺想了想:“我其实挺享受这种无聊日子的,平静,自由,没人烦着我,也没什么特别需要我发愁事儿,

这么每天吃饱喝足,混着。冬天晒晒太阳看看雪,偶尔调戏一下你女儿……”

  说到这里,老孙明显眼神凌厉了一下。

  “好了好了,我开玩笑的。”陈诺笑了笑,然后很真诚的道:“老孙,你是个好人,也是个好老师……但我,你就别管我了,成不?我不会闯祸犯大错,也不是你以为的那种迷途羔羊一样的年轻人,我只是……想闲着,让自己无聊的闲着就好。”

  “你总要想想未来吧,你靠什么生活?将来?”

  陈诺想了想自己家里放着的几万美元和金条。笑了笑,没说话。

  “我也不是空口说白话……我们学校的升学率,我也明白,哎!”老孙又给自己倒了杯酒,一饮而尽:“你做不了好学生,我也不逼你,但你总要把心思花在正道上。你想什么,其实我明白,你一定想,拼死拼活,考个二本三本还是大专,不值?但你不同,陈诺!你没家没依靠,你将来总要有张文凭傍身的。又不是让你考清北复交!一个大专文凭你将来总要有的吧!”

  “就算我考上了又怎么样,大学的学费也没着落啊。申请贫困生名额吗?那个您也懂,哪有那么容易。”陈诺笑了。

  老孙叹了口气。

  他伸手在怀里摸了摸,摸出一张介绍信来,推到陈诺面前。

  “我这两天,去你们街道跑了一趟,说了你情况,给你争取了一份兼职。”老孙看着陈诺,眼睛盯着少年的眸子:“小子,别放弃自己,懂不懂?你才十七岁,大好年华等着你,这么小就自暴自弃,早了点!”

  陈诺低头看了一眼桌上的介绍信。

  老孙继续道:“街道的扶贫的解决待业名额,你本来年纪不够的,我花了不少口舌才办下来的。超市的上货工,周一到周五,每天晚上七点到十一点,四个小时。周末两天白班正常工作八小时。一个月工资八百,每天包一顿晚饭。工资不高,但这是条正道!陈诺,正道,懂不懂?”

  老孙说到这里,有点痛心:“我不想过几年看见你和那帮小崽子一样,在我学校门口溜达着堵女生,和抢学生零花钱!你要沦落成那种人,我会很痛心的。”

  “听我一句劝,别瞎混!”老孙低声道:“好好上课,去把这份兼职接了,两年后毕业了,你哪怕上个大专,攒下的工资别乱花,也够你学费的。将来一边上大学一边再打个零工,苦点累点,总比你在街上晃悠当二流子强!等你毕业了,有张文凭纸,高低总能找个正经营生,吃口干净饭!”

  陈诺这会儿,是真的有点感动了。

  他诧异的是,UU看书 www.uukanshu.com这个年代,老孙这样的好人已经极其罕见了……而在二十年后,这种人在社会上,几乎已经绝种!

  “老孙……有没有人说过,你这样人很傻?”陈诺缓缓道。

  老孙笑了笑,眼神很复杂,摆了摆手。

  午饭吃完,老孙回学校去了,他很聪明的没有强行一定要拉陈诺回学校。

  当了一辈子老师,他很清楚学生的叛逆,这种心态就像驴子,拉着不走,赶着倒溜。

  “好好想想我的话。”老孙临走之前,语重心长。

  顺便说一下,午饭的钱,老孙抢着结掉了。

  而且临走之前,那封推荐信,被老孙强行塞进了陈诺的口袋里。

  看着老孙的背影,陈诺叹了口气。

  好人应该有好报的。

  ·

  【这章别觉得水,我是跟着感觉走的,老孙这个人物总要多刻画一些,人物才能立得住。

  而且,老孙是我自己越写越喜欢的一个角色,所以,不会给他很悲惨的结局的。

  说下更新,不出意外的话,这本书每天两更,早一更,晚一更。

  另外,起点的月票制度变了,现在就可以投月票了,没上架也可以投了。所以,月票这个东西……大家看着办吧。新书才几万字,月票榜我是不去想的,想也没用。但,有点月票,看着心里也舒坦,不是么。

  所以,有月票的话,还富裕的话,或者觉得喜欢这本书,觉得值得您投个月票的话,就投过来吧。

  嗯,推荐票也一样要求的。

  最后,邦邦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