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稳住别浪

首页

第13章 【老孙】

  第十三章【老孙】

  在老孙代任班主任后,陈诺一连扫了三天的雪。

  第一天是随堂测验不及格——他能及格才见鬼了。

  第二天是陈诺及格了,他抄了旁边同学的答案。但是他还是大意了。

  老孙以作业没交的名义,让陈诺再次加入了义务扫雪队。

  第三天,陈诺早上就到学校把作业抄好了……

  “今天不考试了不查作业,我们抽查一下时政题。”老孙站在讲台前慢条斯理的说道。

  台下学生们长吁口气。

  “十五大的召开时间是?”老孙一指班长。

  班长起身:“1997年9月12日至9月18日。”

  老孙点头:“参会代表人数多少?”一指学习委员。

  学习委员起身:“正式代表加特邀代表共2074人。”

  老孙指着陈诺,陈诺起立。

  老孙面无表情问道:“这些代表的名字?”

  陈诺:“…………”

  你这是故意为难我胖虎?

  ·

  放学的时候,陈诺扛着扫帚在操场上百无聊赖的东边扫一下,西边划拉一下。

  他已经明白了,老孙就是故意整自己。

  不止他明白了,全班同学都明白了。

  不止全班同学明白,全年级同学恐怕都明白了。

  偶尔有三三两两的同学放学走过操场,看着扫雪的陈诺,指指点点,嘻嘻哈哈。

  “卧槽,这就是泡教导主任女儿的好汉?”

  “真的猛士啊!”

  害,何至于此啊。

  好吧,其实真的是自找的。

  第一天扫雪估计老孙只是想给陈诺一个下马威。

  但谁知道,当天放学陈诺扫雪的时候,恰逢校花同学蹦蹦跳跳的跑过来,不但给陈诺送一瓶用保温杯装的热水,还找来了一个扫帚,陪他一起扫了起来。

  当时站在二楼年纪教研室窗户旁看着的老孙,就差点心梗!

  所以准确来说,第二天第三天的扫雪,陈诺真的一点都不冤。

  ·

  第四天。

  老孙迈着方步走进教室。

  上课起立老师好。

  学生们才坐下,陈诺立刻打起十足的精神!

  他倒要看看老孙今天还能玩出什么幺蛾子。

  这三天来,他为了和老孙别苗头,他花了一个晚上把这个学期的政治书的知识要点都背了一遍,又花了一个晚上把时政100题也都熟读背诵了。

  嗯,今天的作业也交了!

  你要再敢让我回答两千多个代表的名字这种问题,我就……

  才想到这里,老孙已经开口了。

  “陈诺同学,今天放学你留下来扫雪。”

  纳尼??

  没有考试?

  没有问答?

  没有检查作业?

  老孙你不按规矩出牌啊!!

  不讲武德!!!

  “凭什么?”陈诺瞪眼。

  老孙慢慢吞吞拿起自己的保温杯,打开,吹了吹气,慢慢悠悠喝了一小口,才道:“你不是这个学期交了入团申请嘛,多为集体劳动,培养你的集体荣誉感和责任感。”

  陈诺看着老孙。

  我原来以为自己不是人,但你是真的狗啊!

  瞬间,陈诺做出了一个决定!

  今晚校花给老孙送晚饭的时候拦住她,把他两个鸡腿都吃光!

  不,老孙你这个月都没有鸡腿吃了!

  ·

  放学后,第四次扛着扫帚走向操场的陈诺,忽然被人叫住了。

  班长匆匆忙忙跑了过来:“陈诺,孙老师让你去一下办公室,现在!”

  “嗯?”陈诺一挑眉:“怎么,不让我扫操场了?”

  班长摇头:“我不知道。”

  不过他走开前,也嘻嘻笑着拍了一下陈诺的肩膀,对他悄悄竖了下大拇指:“你真牛!”

  陈诺扫帚,双手插着裤兜慢慢悠悠走向年级教研室,拉开门,掀开厚厚的棉布门帘,里面暖炉的热气扑面而来。

  老孙坐在办公桌前,看见陈诺走进来,面色有些复杂……嗯,这老家伙的眼神好像有点内疚和不好意思?

  坐在办公室沙发上的一个人站了起来,走向陈诺。

  陈诺皱眉。

  这人穿着一身警服。

  “你就是陈诺同学吧。”

  “我就是。”陈诺稳稳的回答,然后眼神看向老孙。

  老孙叹了口气,语气很沉稳:“陈诺,这是龙潭监狱的张教导。”

  随着老孙的话,这位张教导掏出了自己的证件在陈诺面前展示了一下。

  “有什么事情吗?”陈诺的神态很沉稳,丝毫没有波动。

  “是这样的,你的母亲欧秀华正在我们监狱接受改造,她去年因为表现良好,申请的亲人探视已经得到批准,狱方也通知到了家属,也就是你,根据我们的记录,当时电话通知的时候,是你本人接的电话。”

  陈诺点了点头,他当然不记得这个事情,显然是发生在自己重生之前了。

  张教导的语气柔和了一些,缓缓道:“但是探视申请已经批下来半年了,你并没有去监狱探望。欧秀华委托我们,来找你谈谈,嗯,我这么说吧,我对于你们家庭里的关系情况不太了解,但就监狱里做思想工作的经验来说,家属的探视,是有利于犯人思想改造的。”

  顿了顿,张教导看着陈诺,低声道:“你母亲的情绪最近很不好。孩子,你真的不想去看看她么?她很想你。”

  旁边的老孙神色有些感慨。

  他过来拍了拍张教导的肩膀:“张教导,他是我的学生,我来和他谈吧。

要不,你先回去?”

  说着,老孙做了一个举动,让陈诺忽然感觉到了一丝意外。

  老孙用自己的身子拦在了陈诺和张教导的中间,他看着张教导,声音不大,但语气却很笃定:“他毕竟还是个孩子!很多事情,你不要再说了,免得孩子会有思想压力……我是他的老师,我来和他慢慢说!张教导,你先回去吧,有什么情况,我和你电话联系!”

  张教导略一迟疑,但还是点了点头,吐了口气,和老孙握手后离开了。

  陈诺保持沉默,其实……他是有点茫然的,心中权衡着该如何去应对这个事情。

  可是少年的沉默,落在老孙的眼里,就可能是误会了。

  老孙先把走到门口,看了看门外,然后把门关上。转身回到屋内,指着旁边的沙发:“你坐下。”

  陈诺坐下,他忽然对老孙刚才一系列的举动生出了几分好感。

  老孙确实是个好人。

  “喝水嘛?”

  陈诺摇头。

  老孙还是给他倒了一杯。

  “年轻人,有思想负担,我能理解。你的家庭的情况下,我看过学校的档案。嗯,我接手这个班的时候,原来的班主任吴老师也和我说过。我正打算这两天去你家的街道去再了解一下情况的。”

  老孙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柔和一些:“我知道,你年纪轻轻的,就陷入了这种家庭困境的泥潭中。UU看书 www.uukanshu.com其实陈诺……你是一个很聪明的孩子,也很有特点。这件事情,作为你的老师,我不会给你任何压力,你自己也不要有任何压力,监狱那边只是来了解一下情况。一切最终决定,都是取决于你自己,所以,你不必担心。如果有什么困难,都可以和我说的。”

  陈诺审视着老孙,他从这个中年人的眼神里看到了真诚,还有那种很认真的关怀。

  想了想,他故意笑道:“可以给我根烟抽吗?”

  老孙瞪眼:“别胡闹啊!”

  说着,他从抽屉里摸了摸,摸出一包水果糖:“年纪轻轻的学什么抽烟,吃糖!”

  老孙看着陈诺剥开了一颗糖送进嘴里,才放心的笑了笑。

  他看了看手表:“时间不早了,嗯,你家里应该也没人做饭,走,跟我回家吃饭去。”

  陈诺略微有些意外,不过一怔之后,就笑道:“我不去的话,你明天会不会又惩罚我扫操场?”

  老孙横了陈诺一眼:“别和我耍鬼精灵,我为什么让你扫操场,你会不明白?我告诉你,你不许打可可的主意,不然的话学校的操场,直到你毕业之前,都归你扫,你信不信?”

  陈诺哭笑不得:“老孙,你这是爱女狂魔啊。”

  “行了,别和我嘻嘻哈哈,走,回家吃饭了!今晚我爱人要做红烧鸡腿,她的手艺可是非常不错的。”

  嗯,老孙啊,说出来你可能不信,那个红烧鸡腿嘛,我知道,确实很好吃的。

  ·

  【邦邦邦,你们懂了吧?懂的都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