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稳住别浪

首页

第11章 【不可以哦】

  第十一章【不可以哦】

  李颖婉晕倒在了陈诺的怀里。

  然后醒来的时候,她发现自己就躺在自家客厅的沙发上。少女醒来后第一个反应是飞快的坐直了身子四处观望。

  熟悉的房间,熟悉的沙发,熟悉的灯光……

  身上一件盖着的衣服滑落在地上。是一件蓝白相间的,肥大而样式奇怪的运动外套——最古怪的是,上面还破了一个大窟窿,仿佛是被人用剪刀剪去了一块。

  “醒了?”

  陈诺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李颖婉霍然回头,就看见那个少年站在身后,身子懒洋洋的依靠着墙,他一手捧着碗,另外一只手里捏了双筷子。

  陈诺飞快的把碗里的鸡汤喝完,放下碗筷,指着李颖婉身上的校服:“这件衣服可以还我了吧?你昏迷的时候怕你冷给你盖上,结果你捏的死死的,又怕弄醒你,只好先放在你身上了。”

  说着,陈诺一把抽回了自己的校服,少女的小脸立刻缩成一团,可怜兮兮的看着陈诺。

  她的双手死死捏着衣角。

  陈诺无奈苦笑:“喂,小丫头,这衣服是我的啊。”

  李颖婉低头又仔细的打量了一下这件衣服,脸一红,终于松开了手。

  陈诺抽回了衣服,随手窝成一团,提起放在角落里的双肩包,塞了进去。

  “锅里的鸡汤我热了一下,还挺好喝的。你哥哥受了点伤,你母亲已经给他上过药了。”陈诺坐在李颖婉的面前,看着女孩有些无措和茫然的眼神,他深深吸了口气,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更加温和一些:“你没醒来之前,我和你母亲已经交代了一些事情。嗯……具体的,她自然会告诉你的。我的建议是你们不要报警,反正麻烦也已经被我彻底抹去了。”

  陈诺看着眼前这张熟悉却又略显稚嫩的脸庞,很自然的伸出手,似乎想触摸少女的脸庞,可是手伸了一半,讪讪的停顿住了。

  李颖婉的眸子里却忽然流露出了奇怪的目光,少女用一种笨拙的姿态,身子努力往前够了够……她主动把脸庞贴在了陈诺的手掌上。

  陈诺一愣。

  “你……为什么说话这么老气横秋的。你看上去和我差不多大才对。”李颖婉小心翼翼的说道。

  陈诺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问道:“你今晚是不是很害怕?那样的场面……嗯,可是我时间不多,没办法处理的更好了,如果条件允许的话,我也不想让你目睹这些。”

  “……不怕。”李颖婉沉默了会儿后,从嘴巴里蹦出了这么一句:“你让我别怕,我便,我便不怕!”

  少女凝视着陈诺,终于忍不住问道:“你可以告诉我,你到底是什么人吗?今晚,今晚又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你说你是从天上来的?”

  “哈哈哈哈哈哈。”陈诺摇头,他温柔的摸了摸女孩的头发:“小孩子家家的别问那么多了,具体的事情你母亲会告诉你的。啊对了,你母亲受了点刺激,我用了点办法,她现在正在睡觉,大约要过一个小时后才会醒来。至于你哥哥……他脾气太暴躁了,我把他捆起来了。”

  说到这里,陈诺忽然板起脸来,手指也从女孩的秀发滑落到了她的耳朵上,轻轻捏住她的耳朵,训斥道:“以后要记得好好学习知道不知道!还有,不许学大人说粗口!记住了没有?啊对了!更不许学人纹身!小小年纪就纹身,丑死了!不许学抽烟,不许学喝酒……喂!我说的这些话你记住了没有?”

  李颖婉轻轻点头,轻轻说:“嗯,不说粗话,不纹身,不喝酒不抽烟……我会做到的!你说的,我一定都会去做到!”顿了顿,她的语气里有一丝哀求:“你能不能,至少告诉我,你的名字?”

  巴掌在李颖婉的额头上虚拍了一下:“小孩子家家问那么多做什么。”

  说着,陈诺站了起来。

  李颖婉立刻很紧张的跳了起来:“你,你要走了吗?”

  “是啊!不然难道留在这里过年啊?”陈诺笑了笑,他走到了客厅后的厨房里,然后,拉着一个最大号的行李箱走了出来。

  来到了李颖婉面前,李颖婉仰着头看着陈诺,眼眶发红:“你……你告诉我,你是不是人类?你,你不会是天使吧?”

  “tui!”陈诺一脸不屑:“天使?我又不信上帝,我信关二哥的!”

  就在这个时候,地上的那个最大号的行李箱仿佛动了动,陈诺毫不犹豫一脚一脚踢了上去,喝道:“动什么动!再动我给你板砖!”

  李颖婉吓到了:“这,这是??”

  “河正宰啊。”陈诺似乎有些无奈:“我对我还有一点点用处。”

  说着,陈诺迈腿要走,然后低头一看,就看见李颖婉的一只小手紧紧捏着自己的衣角。

  陈诺想了想,很认真的看着李颖婉:“我真的要走了,你明白么?”

  “我还会再见到你吗?”

  陈诺看着少女眼神里毫不掩饰的依恋,他柔声道:“你喜欢萤火虫吗?”

  “……喜欢,夏天的时候哥哥带我去抓过。”

  “以后别抓了。”

  少女还想说什么,却感觉到对方的手轻轻的摸在了自己的脖子上,然后……她眼前越来越模糊……

  ·

  重新醒来的时候,李颖婉看着空荡荡的客厅,眼神黯然。

  不过下一秒,她忽然跳了起来,飞奔着在房间里到处搜索,找到了一纸和笔!

  少女的表情异常认真,她在上面飞快的写下了一行行字。

  不可以说粗口。

  不可以去纹身。

  不可以学抽烟。

  不可以学喝酒。

  不可以抓萤火虫。

  写到这里,少女皱眉想了想,然后啊的一声,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继续在纸上写下了一句话:

  ……信关二哥。

  可是……关二哥又是谁?

  就在这个时候,李颖婉的眼睛忽然一亮!

  她趴在桌子上奋笔疾书,画上几笔,侧头想一下,然后再画上几笔。

  片刻之后,那张纸的下半部分,已经被她歪歪扭扭的画出了一个如字符一样的图案!!

  这是李颖婉,凭借记忆画出来的!

  这个图案,是她上一次醒来,仔细观察了那件蓝白相间的运动衫,注意到上面的一串字符!

  虽然读不懂,但是李颖婉却凭借记忆,强行记住了那几个字符的样子!

  此刻,少女面前的这张白纸上,上半部分是书写工工整整的一连串:不可以……

  而下半部分,那串被她强行记忆和复制出来的字符,赫然是……

  江宁第八中学!

  嗯?虽然看不懂,但,这好像是华文!

  啊!!我记得哥哥的房间里,是有华文字典的!!

  啊!哥哥!

  那个人说,他把哥哥捆起来了!!

  ·

  河正宰被从箱子里放出来的时候,整个人是扭曲的。

  很正常,哪怕河正宰身材并不高大,算是体型瘦小。哪怕那个旅行箱是最大号的。为了将他塞进旅行箱里,陈诺毫不犹豫的掰断蓝来他的一条胳膊!

  河正宰疼晕了至少两次。

  被放出来的时候,他滚在地上,抬起头后,就陷入了绝望之中。

  他认了出来,

这是自己的一处住所!

  在汉城的一处不为人知的住所。

  “你到底是什么人!”河正宰咬牙嘶声问道。

  陈诺不回答,他直接抓住河正宰的脚,就这么拖着他在地上走,从客厅拖到了里面的卧室。

  他把床头柜从原来的位置挪开,露出了里面的一个保险箱。

  “做个交易,你打开它。“

  “你会放过我?“

  “我可以让你死的有点尊严。”

  “尊,尊严?”

  “对,你可以从你的衣柜里挑一件你觉得最体面的衣服换上,然后再死。”陈诺的语气很诚恳:“是不是很有尊严?”

  “……”河正宰忽然跪在地上试图去抱陈诺的大腿:“你放过我好不好!求求你!!求求你了!!你放过我吧!!!!我可以给你钱,我可以给你很多很多,我把全部都给你!你别杀我,我不想死!!”

  陈诺不说话,指着保险箱。他虽然脸上带着笑,但是眼神冰冷!

  回想起这个少年残忍的杀戮手段,还有之前冷静的掰断自己胳膊的举动……河正宰实在无法提起哪怕一丝一毫抗拒的勇气。

  他打开了保险箱。

  “里面有一个账本,那个里面记录了……”

  河正宰说到一半,却发现这个少年对什么所谓的账本丝毫不感兴趣。

  陈诺拿出了一个塑料袋,把保险箱里留着的一些美元钞票,还有几块金条塞进去,然后装进了背包。

  账本?那种东西陈诺可没有半点兴趣。

  他只是顺道来恰点烂钱而已。

  嗯,大概有五万美元,还有几根几条。

  没办法,重生者也要恰饭的嘛。

  陈诺收好了钱,然后仔细的看了看周围……他全部的过程里很小心的戴了手套,不会留下指纹。

  那么,接下来可以弄死这个家伙了。

  陈诺正在思索着,忽然眼角余光看到了挂在墙壁上的一个相框。

  相框里,河正宰站在一条白色的豪华游艇旁,一脸炫耀加嚣张的表情。

  陈诺笑了,他一把抓起河正宰,指着照片:“这条船是你的?”

  “……是。”

  “它有多快?”

  “……最大航速30节。”

  陈诺飞快的计算了一下,笑得很愉快:“那么,加一个交易条款吧,我要这条船。”

  “……”河正宰忽然鼓起勇气:“那你必须放过我!!用它,用它交换我得命!你不能杀我。”

  “好。成交,我放过你。”陈诺回答得很痛快:“船在哪里?”

  ·

  河正宰死了。

  陈诺给他灌了整整两瓶威士忌,然后一脚把他踹进了海里。

  至于一个喝醉的人能不能游回岸上……嗯,考虑到此时此刻游艇距离海岸线至少有十公里,陈诺很乐观的觉得这个可能性不大。

  何况……那个家伙的脚踝上,陈诺用了一根不锈钢链子,绑上了从游艇上拆下来的钢化玻璃茶几。

  陈诺掂量过了,大概茶几有四十斤沉。UU看书 www.uukanshu.com

  嗯,一脚一个。

  至于答应过不杀他……

  哦,他反悔了。

  怎样?

  顺便说一下,茶几上还有一根铁链,绑着另外一个人的脚。

  另外一个人,名字叫韩政元。

  是李颖婉父亲生前的一个好朋友。也就是上辈子,李颖婉逃出后走投无路去投靠他,然后被他谋害出卖的那个家伙。

  很简单,出海之前开车去他家绕了一下,很近,一脚油门的事儿。

  ·

  坐在驾驶舱,陈诺打开了航海仪表,确认了航海图和方向后……游艇缓缓的加速。

  清晨的阳光下,游艇里传来少年愉快的歌声。

  Who let the dogs out ~~

  Wow

  Wow

  Wow

  Wow

  他一边哼着歌,一边设定好了巡航后。

  陈诺终于瘫坐在了椅子上。

  几分钟后,他开始流鼻血!

  “果然,绝招不能随便乱练啊。”陈诺毫不在意的一把擦掉鼻子上的血,仰头看着湛蓝的天空,笑了会儿,然后对着天空竖了一根中指!

  Who let the dogs out ~~

  Wow

  Wow

  Wow

  Wow

  ·

  【推荐票啦,别让我再点名了好不好。

  还有,你们投推荐票的时候,不会真的有人是故意为了看感谢语,一张张点的吧?

  不会吧不会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