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稳住别浪

首页

第10章 【别怕】

  (这章算很长吧,六千字~因为是一个完整的情节,不想分了。)

  第十章【别怕】

  一群黑衣人飞速的撬开了府邸的大门,鱼贯而入闯入院子里。

  皮鞋把原本修建整齐的花圃践踏的一塌糊涂。

  轰的一声响后,房屋的正面,连门板带玻璃已经被打碎!

  女主人的惊呼声,少年的怒吼声,少女的尖叫声有,先后从房间里传了出来。

  当房门被强行砸开的第一时间,家里的三个人仿佛都愣了一下,反应最快的是李颖婉的哥哥。

  少年原本跪坐在地上,飞快的爬了起来第一时间拦在了自己的母亲妹妹和陌生人的中间。

  但是很可惜,他很快被一脚踹翻在地上。这个时候女主人才仿佛从震惊中反应过来,惊呼着去抱起自己的儿子,而正在喝汤的李颖婉则打翻了汤碗,发出一声尖叫。

  陈诺没有动,他的身子如同壁虎一样趴在外墙上,从窗户静静的看着房屋内。

  闯入李家的黑衣人们缓缓散开,很快有人冲到了二楼的房间,挨个房间开始搜索,片刻后,确定了家里再也没有外人后,三个明显是领头者的男人,在手下的簇拥下,从门外走了进来。

  陈诺认了出来,走在最前面的男人,头发花白,叫河正宰。他看上去似乎年纪很大,但其实在这个时候,只有四十岁。

  也就是上辈子自己初次见到李颖婉的时候,被上辈子的李颖婉一枪打穿了脑袋的那个家伙。

  至于河正宰身边的另外两个男人,看上去稍微年轻一些,相貌颇为相像,按照陈诺上辈子所了解的情况,这是一对兄弟。哥哥叫车太勇,弟弟叫车京勋。

  李家的灭门惨案,河正宰,以及车太勇车京勋兄弟,这三人正是罪魁祸首。

  这段恩怨的整体情况大体可以这么来解释:

  河正宰和李颖婉的父亲,早年一起合伙做了航运生意。二十年的苦心经营,加上恰逢南高丽经济起飞的黄金二十年,在2000年的时候,两人经营的海运生意已经颇具规模。拥有十多艘邮轮,并且运输网遍布了整个东亚并延伸至了澳洲和北美。

  可以说,在这个时候,两人完全可以说是海运新贵,在一些场合里,也偶尔会被叫做“船王”这样的戏称。

  公司里是以李颖婉的父亲为尊。李颖婉的父亲拥有股份更多,担任会长,而河正宰担任社长。(大体相当于董事长和总经理的关系)。

  然后,就在这一年,两人发生了矛盾和分歧——也许两人的矛盾和分歧在长期经营里早就埋下,只是这个时候爆发了出来。

  爆发的导火索则是车太勇和车京勋兄弟。

  这两人,嗯,怎么说呢,用一个简单的词来形容就好了:人渣。

  这兄弟两人的生意包括:包揽工程建筑,垄断建材运输……当然这些只是明面上的掩护,暗地里,他们做高利贷生意,同时也贩卖DP,以及,人体器官。

  XD的人从他们这里购买DP,久而久之没钱后,就像他们借高利贷,然后无力偿还后……很简单,用你的器官来抵债吧!

  简直产业一条龙。

  很眼熟对吧,南高丽有部电影《大叔》里,有类似背景的设定。

  而两兄弟看上了李颖婉父亲和河正宰的公司,准确的说,是看上了他们的航运线。

  不论是贩卖DP,还是贩卖人体器官,航运线都是这对人渣兄弟非常需要的。

  于是,河正宰最先被拉入伙。但是事情到了李颖婉父亲这里,卡住了。

  因为上辈子陈诺参与这件事情的时候,李颖婉的父亲已经死去了好几年,所以无法得知,当初李颖婉的父亲,拒绝和这三个人合作到底是为了什么。

  也许是李颖婉的父亲是一位正直的商人,拒绝做这种散尽天良的买卖。

  也许是他们协商后利益分配的比例没谈拢。

  不得而知。

  偷偷说一句,陈诺个人的看法倾向于后一种。

  因为从了解的情况来看,河正宰和那对人渣兄弟在很早就试图拉李颖婉的父亲入伙。如果李颖婉的父亲是因为正义感和良心而拒绝的话……他完全有时间报警。

  他没有,而是选择了沉默甚至是隐瞒,所以很有可能,双方只是利益没有谈拢。

  这一点,陈诺上辈子没有去深挖……人都死了,没必要再去深挖这些,否则的话,万一挖出来的结果,李颖婉的父亲也是一个原本打算同流合污的人渣……那么对唯一还活着的李颖婉没有任何好处。

  而就在上个月,李颖婉的父亲前往澳洲洽淡一个海运航线拓展的生意,然后死在了澳洲。

  凶手是那对人渣兄弟。

  陈诺重生回来的时候,按照时间线来说,李颖婉的父亲已经挂掉了,所以他也没有机会改变什么。

  ·

  啪!

  刚从地上试图爬起来冲向河正宰的少年,被一个耳光扇倒在地上。

  少年瞪大了双眼,眼睛里几乎要喷出怒火。

  女主人正在大声斥责和对河正宰质问着什么。

  陈诺趴在窗户边,没有动。

  哪怕是那个人渣兄弟里的车京勋,强行将李颖婉反背着双手从地上拽起来拖到女主人的面前,似乎大声威胁着什么……

  看着李颖婉疼的小脸惨白,陈诺也只是拧了一下眉头。

  他看了一眼房间里墙壁上的时钟。心里计算了一下时间。

  眼看车京勋脸上露出了恶意的笑容,脸都要凑到李颖婉的面前……陈诺的手指搭在了玻璃窗上!

  就在这个时候,远处传来了急促的鸣笛声,两辆消防车呼啸而来,闪烁的灯光在夜色中非常醒目。

  陈诺捏紧的手指缓缓松开。

  守在李家府邸外的一个黑衣人迅速跑进了宅子里大声汇报后,河正宰和人渣兄弟互相看了一眼。

  车京勋走到窗前一把推开窗户——陈诺瞬间身体缩了上去!

  他甚至可以低头看见车京勋的脑袋从下面窗户里探了出来。

  “有消防车来了!”车京勋回头飞快道。

  车太勇和河正宰互相看了一眼后,车太勇眼睛里抹过一丝恼火,挥手:“这里没法动手了,都带回去!”

  几个车太勇的手下蜂拥而上,将一家三口抓了起来,少年郎似乎想抵抗一下,但是挨了几拳后,被架出去了,随后是李颖婉父母,他们一起被强行带出了家门,然后塞进了一辆黑色商务车里。

  众人一窝蜂的离开了李家府邸,然后纷纷上车,在夜色之中飞速驶离李家。

  而就在这个时候,两辆消防车已经出现在了远处的路口朝着这里开来。

  消防车自然是陈诺引来的,他只是潜入了李家隔壁的一栋无人的豪宅里,然后用打火机对着房间里的消防温度感应器烤了几下,消防警报器被惊动后,附近的消防机构果然立刻就来了。

  就在那伙人的汽车拐过路口后,李家府邸的车库门打开,陈诺发动了一辆属于李家的轿车,飞快开出车库,追着前面的车队而去……

  ·

  复仇不是目的。

  杀光那些人渣也没有什么太难的。

  但陈诺此行的目的是改变历史,改变李颖婉噩梦一样的人生。

  那么,动手的地方,就最好不能在李颖婉的家里。

  否则的话,杀光那些人渣是容易,可杀光了人之后呢?十几具尸体留在李颖婉家里,只会给孤儿寡母三人带去大麻烦。

  陈诺驾车一路跟随,他并不是很担心中途会发生什么意外——如果真的发生意外的话,那么他随时可以改变计划强行动手。

  ·

  河正宰觉得自己今晚心脏跳的厉害。

  他以为自己是紧张……但仔细想想又似乎不对,前些日子弄死李东赫(李颖婉父亲)的时候,自己也没有像今天这么心跳发慌过。

  那可是自己从小一起长大,有一起打拼了二十年的好兄弟。

  自己当时亲手用一个铁锤子,一下一下的砸破他的脑袋,然后把人丢在铁罐子里,再封上水泥,扔进海里的时候……自己那个时候,一直没有紧张过。

  非但没有紧张,甚至还带着一种隐隐的被压抑了很多年的快意和畅快!

  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恨李东赫的?

  是从两人第一次在生意上爆发矛盾,他当着众人的面,像教训自家的狗一样训斥自己?

  有一部分,但并不完全是的。

  是很多年前赚到的第一桶金,他利用自己的不懂财务,在计算方面涉及了很多坑,占据了更多股份?

  也有这个原因,但也不完全是。

  那么……就是那个女人了!

  该死的李东赫,明明是我先认识她的!而她最后却跟她结了婚,还生下了两个小崽子!

  河正宰咬牙切齿,盯着前面的那辆囚禁着一家三口的汽车。

  车太勇和车京勋两兄弟把河正宰咬牙切齿的模样看在眼里,两人在黑暗中交换了一下眼神。

  “怎么?心里还有不平吗?”车太勇点燃了一根香烟,狞笑道:“一会儿到了地方,那个女人今晚是你的,你想怎么处置她,就怎么处置她!”

  河正宰冷冷看了一眼车太勇。

  车京勋在旁边笑得如同一条毒蛇,主动递给河正宰一支烟,亲手给他点上。

  河正宰狠狠的抽了几口,就直接打开车窗扔了出去。

  他的声音如同恶鬼:“我不但要享用李东赫的老婆,我今晚还要品尝他女儿的味道!哈哈!这个混蛋,就算到了地狱,他也是一个失败者!!”

  几辆车一路行驶往南,慢慢的来到了越来越偏僻的地方,这条通往郊区的道路,是车太勇兄弟设置在郊外的一座水泥搅拌场。

  几辆车行驶进了厂房里,立刻有车太勇的手下下车将厂房的铁皮门放了下来。

  李颖婉一家三口被带下了车,然后踉踉跄跄走了几步后,就被推倒在了地上。

  女主人死死的将一对儿女抱在怀里,并死死的拦住欲冲上去拼命的儿子。同时她还大声的对着河正宰哀求着什么。

  河正宰一个字都没听进去。

  他从车里走下来的时候,在解自己的皮带,等他走到一家三口面前的时候,河正宰居高临下看着这个正在对自己痛哭哀求的女人。

  他忽然举起皮带来高高扬起,然后狠狠的抽了过去。

  女主人背过身去,用自己的后背为儿女挡下了这一皮带。

  “河正宰,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我们到底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难道你这人的就是心肠都已经彻底烂透了坏透了吗!!”女人仿佛此刻已经知道无法幸免,

忽然鼓起勇气大声的痛斥起来。

  少年低吼一声,一跃而起,用力抱住了河正宰的腰部试图掀翻他,但河正宰被推的踉跄后退几步后很快被手下扶好,随后少年的双臂被撕开,拳打脚踢在地上滚做一团。

  李颖婉,少女此刻整个脑子都是一片空白。

  十六岁的少女已经彻彻底底的吓傻了。

  她甚至连哭都忘记了,满脸泪水,一双眸子里满是恐惧,张着嘴巴看着眼前一切入噩梦般的场景,她甚至连叫都叫不出来……

  如果这是噩梦的话……求求你,求求你快让它醒来吧!!!

  某一个瞬间,少女的脑海里仿佛闪过了今晚看到的那个奇怪的少年。

  仿佛那个人,对自己做出奇怪举动的时候,他说过一句什么话来着……

  他说要为自己……驱散噩梦?

  ……

  轰!!!!!

  厂房的大门轰然被撞烂!

  一辆白色的现代轿车如疯牛一样冲进了厂房里,然后一头撞在了车太勇一个手下的轿车车尾!

  一时间,厂房里的人都惊呆了,连正在对着李颖婉哥哥拳打脚踢的几人也都下意识的停住了动手看去。

  唯独李颖婉看着冲进来的那辆轿车,忽然眼神变得很奇怪。

  那是……自己家的车呀!

  ·

  咳咳咳咳!

  陈诺打开车门从里面钻出来的时候,用力咳嗽了一阵,右手在面前拼命挥舞试图驱散扬起的灰尘,同时他的眼神越过人群准确的落在了李颖婉一家三口的身上。

  “咳咳……我说,你们家的这辆车有点问题,离合器有点松,加速的时候顿挫感太明显了。方向盘也有点飘,可能需要重新调一下才行啊。”

  陈诺说完这些,眼神落在了李颖婉的脸上,他的脸上露出笑容:“嗨!又见面了,小萤火虫。”

  李颖婉的表情呆滞,但忽然眼睛里闪过一丝期盼!

  “呀!你是谁啊!”车京勋恶狠狠的大吼。

  车太勇却狠狠的推了一把自己的弟弟,这个黑道老大还是颇有几分果断的,他没有犹豫也没有浪费时间去废话,直接大声吼道:“上,干掉他!”

  一个距离陈诺最近的手下,举起手里的铁棍就大吼着冲上去,铁棍扫过,陈诺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了一下,他拧身侧部,身子堪堪从铁棍的锋芒旁闪过,然后他的左手抬起,指尖撮如鹤嘴,闪电般的在那个人的脖子上点了一下。

  噗通!

  那人直接躺在了地上,棍子早已经扔了,双手死死的扼住自己的喉咙,身体扭动。

  他的喉结碎了!

  短暂的沉默,车太勇满脸杀气:“愣着干什么,一起上,弄死他!!”

  十几个汉子虎吼着扑了上去!

  短暂的十几秒后,地上躺下了一半!

  而眼前这个少年毫发无损,脸上挂着似笑非笑的表情,看着站在手下们身后的车太勇。

  车太勇感觉到口干舌燥,而河正宰则在缓缓的后退。

  “京勋!弄死他。”车太勇看了一眼自己的弟弟。

  车京勋是车太勇最后的底牌……他也是车太勇身边所有人里,身手最好,最能打的一个!

  车太勇能在短短数年内起家,风云崛起,其中有相当一部分功劳,是来自于身边这个身手恐怖,敢打敢拼的弟弟。

  车京勋在服役的时候可以南高丽一线部队里的精锐战士,是曾经在边境线上驻守过的南高丽最精锐的几支部队之一。

  车京勋此刻虽然心中暗暗震撼,但是却并没有丝毫畏惧,他盯着面前这个少年,缓缓的弯腰,把自己的皮靴的鞋带系紧,然后从裤子的绑腿上,抽出一把战刀,随手在手里抖了一个刀花,双手架着标准的战术动作,缓缓的滑步逼近陈诺。

  陈诺皱眉看着眼前的车京勋,叹了口气。

  “我提醒你一下啊,你是这个世界上第二个对我亮刀的人。你知道上一个对我亮刀子的人是什么下场吗?”

  车京勋不答,他的步伐飞快,战术滑步踩的如毒蛇一半狡猾,双手高架,刀锋雪亮,同时含胸耸肩……

  哪怕是在最严格的部队里,他一套格斗的战术动作都是无可挑剔的!

  刀锋划过!

  陈诺闪开!

  车京勋一个扫踢,陈诺退开!身边的车门被直接一脚踢的凹了进去!

  车京勋打的虎虎生风,步步紧逼,陈诺左右躲闪……

  “……好吧。”

  陈诺连续后退了几步后,忽然笑了笑,然后,瞬间,他不再后退了!

  少年看似单薄的身子忽然闪电般的往前一送,就在车京勋的刀锋划来的时候,他的身子已经矮了下去!

  他的动作不仅仅是快,而是有一种奇怪的节奏被扭曲的感觉!仿佛他的动作节奏和车京勋完全不在一个时间线上!

  那种扭曲错位的感觉,格外诡异!

  车京勋一刀落空,陈诺已经侧身贴在了他的双臂之前,一手成掌架开了车京勋挡在面前的左拳,陈诺的右手已经飞速的从车京勋的脖子上划过。

  一步,两人身子交错而过。

  车京勋的喉咙上出现一道血线,然后鲜血狂喷而出,跪在了地上。

  陈诺的指尖,一把美工刀片的锋芒闪了一下,然后消失在了他的指间。

  陈诺回头看了一眼只有出气没有进气的车京勋。

  “花里胡哨。”

  `

  呼!

  一个双肩包呼啸而过,看势不妙已经掉头逃跑的河正宰,后脑被双肩包砸用后,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

  而双肩包掉在地上,拉链已经散开,里面掉出了一堆东西。

  蓝白相间的丑陋校服,圆珠笔等一些文具。

  而最让车太勇瞪大了眼睛的,包里还有他妈的四五块板砖!!

  “看什么看,这当然是准备来砸你的啊。”

  陈诺瞪眼。

  车太勇看着身边已经倒下大半的手下,看着已经断气的弟弟……

  他忽然疯狂的一把从地上扯起李颖婉来,手里已经亮出了匕首,刀尖就戳在李颖婉的脖子上,已经刺破了肌肤,戳出了血!

  “我不管你是谁!你看上去很关心这个小女孩是吧!!那就放我走!!”车太勇疯狂的大吼。

  陈诺皱眉,他看着被车太勇夹在胳膊下的李颖婉,小女孩脸上全是泪水。

  “喂,丫头,你很怕是不是?UU看书 www.uukanshu.com”陈诺抓了抓头发,忽然笑了一下,他盯着李颖婉的眼睛,低声说了两个字。

  “别怕。”

  这句话仿佛带着魔力一样,李颖婉原本颤抖的身子,一点一点的安静了下来,她虽然还抽鼻子,但眼泪已经停了下来。

  女孩用一种特殊的目光看着眼前的这个看上去仿佛和自己同龄的少年。

  陈诺看着车太勇:“本来不想用这一招的……还没有练回来,不过……先用你试试手吧。”

  看着车太勇手里的匕首,陈诺忽然举起自己的右手。

  然后,他轻轻的打了个响指。

  啪!

  陈诺的脸色仿佛稍微白了三分,他深深吸了口气,冷冷看着车太勇。

  他冷笑着,一步步就这么直接走向了车太勇!

  车太勇的脸色涨红!他的全身都在颤抖,手臂上的肌肉扭曲,指尖微颤……但是无论他如何努力,手里的匕首,在往下刺出哪怕一毫米,都做不到!

  陈诺缓缓走了五步,走到了车太勇的面前,他平视着车太勇的眼睛。

  “你是今晚第三个对我亮刀的人。“

  说着,陈诺劈手就把匕首从车太勇的手里抽了出来,在手里飞快掉了个头后直接扎进了车太勇的心脏里!

  刀柄用力一转!

  陈诺伸手在车太勇的额头上推了一把,他往后仰倒。

  看着面前的少女,陈诺吐了口气,然后伸手摸了摸李颖婉的脸。

  “怕不怕?”

  “……”

  “别怕,我说过,我会为你驱散噩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