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稳住别浪

首页

第9章 【太难了……】

  第九章

  陈诺是个怎么样的人呢?

  这一点很复杂。

  事实上,上辈子包括CIA在内的很多情报机构对研究陈诺这个人,做了很多工作。CIA甚至组建了一个由多名心理学家,人类行为学学家等专家组成的团队,对他们所能调到到的关于陈诺的一切过往的经历,他的行为,他的关系网等等进行了多种研究,并对陈诺的性格做了很多次的心理测写并建模,试图还原出一个这位“阎罗”大人的人格模型,以便于在对付陈诺的时候,可以对他今后的行为做出预判。

  这些研究绝大部分都失败了。

  因为CIA后来发现这位阎罗大人身边的那群妖魔鬼怪里,也有心理学方面顶尖的专家,而陈诺早已经完成了对自己的心理以及人格测写并对自己的行为模式进行了多种建模。

  然后……他在很多次行动里,就故意做出了一些违背自己模型的做法。

  但有一点,是所有情报机构的共识:这位阎罗大人对自己人,对他身边的那群妖魔鬼怪,非常护短。

  极其护短!

  在陈诺和CIA漫长的对抗与合作当中——是的,也有过合作的。

  毕竟对于行走在黑暗中人来说,哪有什么正义和罪恶,无非都是利益而已。

  于是CIA的那个团队开始致力于研究陈诺和他身边的那群妖魔鬼怪之间的关系。

  在一份递交到兰利大厦总部并转达到白宫那个最大的办公室案头的一份报告里,是这么写的:

  “关于这位神秘的阎罗先生和他的同伴们的关系,是一种极其特殊的【伴生关系】,两者之间的情感模式,甚至凌驾于爱情,亲情,友情等人类常见的情感模式之上。

  那些人对于阎罗先生的极其忠诚——甚至很难用【忠诚】这个词去形容。

  这是一种夹杂了类似于宗教信仰,并且在人格上毫无保留的依赖并信任对方的【伴生关系】。

  这些人对于阎罗而言,并非只是单纯的【死士】。她们笃信自己从生命和灵魂,是与那位阎罗先生共生共存的——这并非是宗教意义上的信仰。

  对于那些同伴而言,阎罗这个符号在她们的心中的位置是多元的,这些符号里,包括:父兄,导师,拯救者,恩人,保护者,灵魂寄托等等等等。

  短期内,我们没有找到可以颠覆这种【伴生关系】的办法。

  或许只有当那位阎罗先生死亡后,这样的【伴生关系】才有可能得到解除。“

  这份报告出自于兰利大厦的一名叫做汤米布兰科的资深情报分析专家之手,是在汇总了兰利大厦所掌握的关于那位阎罗先生的所有情报分析后,撰写的一份绝密报告。

  这份报告最终递交在了白宫总统办公室的案头。

  兰利大厦不是没有尝试利用过这份报告的结论。

  不管是试图诱捕阎罗先生身边的那群同伴,还是利用那些人来威胁阎罗……

  在长期多年并多次的对抗后,最终,那位阎罗做出了绝决的报复手段。

  十六枚本土核弹的发射密码被盗取篡改,并植入了反制程序!

  一旦试图破解或者拆除,就会自动发射并爆炸!

  陈诺绝不是什么善良的好人或者正义使者。

  他给白宫释放一个非常明确的讯号:你敢动我的人,我就拖着你们和这个世界一起完蛋!

  ·

  那么,上辈子的萤火虫对陈诺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呢?

  其实很简单。

  李颖婉早就死了,死在了2001年1月6日那个噩梦一样悲惨的夜晚。而后来活着的李颖婉,只是一具麻木而没有灵魂和情感的复仇工具——一个纯粹为了报仇这点执念,而滞留人间的残魂。

  伴生关系,似乎也并不准确。

  那个残魂,哪怕是成为了萤火虫后,也并没有真的活过来。

  她只是把这个男人当成自己在人间的最后一丝执念,和最后一丝依赖。

  最后的也是唯一的,也是全部的。

  这并不是爱情,也并不是部下对BOSS的忠诚。

  但却远超过这些。

  ·

  当然了,那是上辈子的萤火虫对阎罗的认知。

  而这辈子的年方十六岁的李颖婉,此刻看着眼前的这个笑起来很好看的少年,看着对方先是捏了自己的耳朵,然后又用那种亲昵的姿态,给自己戴上帽子,又摸自己的脑袋……

  十六岁正处在青春期叛逆期的李颖婉,在最初的失神和无措后,当理智渐渐回到自己身上后……

  她很干脆的,抬起穿着小皮靴的右脚就朝着对方小腿迎面骨狠狠踢了过去!

  “啊!变态流氓啊!!“

  这一脚没踢中,但是李颖婉很聪明的掉头就跑,她跑向不远处街头的两名巡警,然后飞快的对巡警说了些什么,转身指着原来的地方……

  路边空空荡荡,刚才那个变态少年,已经不见了。

  ·

  这一晚对于南高丽的首都汉城而言,注定是不会平静的一晚。

  南高丽国家情报院(NIS)的一个办公室里,桌子上摆放的一叠照片以及乱七八糟的一些东西。一个个大大小小的塑料袋里,装着如下几样东西:

  一把带血的军刺。

  一根圆珠笔。

  一块被剪下来的残缺的蓝白相间的布料。

  还有一些零零散散的东西,可以看出是被拆卸掉的枪支的部件。

  而散落在桌上的几张照片里,是从不同角度拍摄下的已经死去的太阳后裔的尸体,以及伤口的特写图案。

  “这是昨天晚上我们在边境的一次秘密军事行动,两名奉命去边境执行秘密渗透任务的人员意外死亡!现场能找到的所有的东西都在这里了!除了这些之外,在距离被害地点以北大约三百米的地方,我们的雷区通道区域,还找到了一枚被用特殊手法排爆的冲爆式M2地雷!

  你们现在军刺是北边的制式武器!“

  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中年男人站在桌前冷峻的盯着自己的一干精锐手下:“现场的勘测资料,以及相关的文字描述,照片,初步的分析卷宗都已经下发到每个人的手里了!诸位!这是一起阴谋针对大南高丽民国的军事渗透事件!北边的独裁者已经对我们亮起了屠刀!为了捍卫大南高丽民国的安危……青瓦台已经下达了命令,要求我们必须不惜一切代价,在最短的时间内,把可能渗透入我境内的北边特工人员找出来!!忠诚!!”

  话音落下,房间内十几个男男女女的情报精英集体起立同声呐喊:

  “忠诚!”

  `

  与此同时的,在边境线以北,一个秘密边境指挥部内,一名穿着RM先军制服,脸部五官扁平的中年军官,恶狠狠的看着面前桌上的东西。

  一块从钢网墙上剪下来的钢丝网。

  一把被拆卸成零件的步枪配件。

  “南边M帝的走狗已经进来了!我命令你们,捍卫先军的尊严,用鲜血,用信仰,用忠诚!伟大的领袖在看着我们!从现在开始,

巡逻次列提升至战时等级!全防区,全营地,全区域进行地毯式搜索!必须把潜入的M帝走狗给我找出来!绝不能让M帝走狗的阴谋得逞!领袖在看着我们!!”

  军官说道这里,恨恨道:“昨晚在事发地点负责巡逻的是谁?”

  身边的军官正要回答:“是……“

  “枪毙他!“

  ·

  陈·M帝走狗·独裁者的特工·诺,此刻在夜色里吹风。

  屋顶的冷风吹的他脸颊发木,可怜的阎罗大人则蹲在烟囱后面,用卫衣的兜帽把自己的脑袋罩住,全身缩紧。

  他从身后的双肩包里摸出了一块巧克力塞进嘴巴里,一口一口的咀嚼。

  “唉,忘记买水了,好渴……“

  忽然,鼻子里嗅到了一股鲜美的气味。

  嗯?

  好像是……鸡汤?

  陈诺窜出烟囱,双手勾在屋檐上,脑袋往下探,隔着窗户窥探屋内的情景。

  一个穿着薄薄毛衣的少年,正跪坐在地上,双手举高。身边一个容颜姣好的美妇人,正在厉声训斥着什么。

  而就在桌前,小脸红扑扑的李颖婉正在一口口的偷喝着桌上的鸡汤,同时还时不时的对跪在那儿的少年做着鬼脸。

  陈诺的眼神渐渐柔和了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远处几辆黑色的轿车缓缓的行驶而来,仿佛为了不惊动这栋府邸里的人,汽车故意开的很慢。

  车停下后,从车内钻出一些穿着黑西装的人,看着这些人一个个从后备箱里取出了准备好的武器,然后安静的朝着府邸走来……

  陈诺的柔和的眼神瞬间化为厉色!

  “开始了呀……“

  ·

  咚咚咚!!

  在敲了十几次门后,房门终于打开了。不过防盗链还挂在门上。

  门缝里,刘打工人强装镇定的看着站在外面的孙校花。

  “啊,是可可啊,这么晚了什么事情啊?”

  孙校花试图从门缝里窥探房间里的情景,但是被刘打工人挡的严严实实。

  “陈诺呢?”孙校花其实内心也在慌张,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有胆子鼓足勇气跑来半夜敲门的。

  但少女确实察觉到不对了。

  整整两天了,我都没看到陈诺同学!“

  “……呃,有什么事情吗?”刘打工人假装打了哈欠:“我都睡了啊……”

  “我要找陈诺!”孙校花咬了咬牙,鼓足勇气:“刘老师,我有话和他说。”

  “可,可,可是都这么晚了,都睡了呀……”刘打工人觉得自己的牙齿开始打战,双腿也有点发软。

  孙校花眼神里的狐疑越来越浓:“刘老师,陈诺到底……“

  就在这个时候,刘打工人忽然把背在身后的右手举到了前面,手里,老式的诺基亚手机正发出清脆的振铃。UU看书 www.uukanshu.com

  刘打工人拿起电话凑到耳边。

  “喂?啊!孙主任啊!啊你好你好!有什么事情吗?”

  说着,刘打工人还故意盯着孙校花看了一眼。

  小姑娘的脸蛋瞬间煞白!

  “哎呀孙主任,你说巧不巧,你的闺女……“刘打工人故意拖长的语调慢慢悠悠的说出了这句话……

  孙校花吓得双腿发软,赶紧对着刘打工人用力摆手,用口型无声的说:“别告诉我爸,我没来过!!”

  说着,又连连做了双手合十的哀求姿势。

  然后孙校花掉头就跑,如同一只被狗撵的兔子。

  “啊没事没事,孙主任,啊,你说你说……你说……“眼看孙校花消失在了走廊尽头,刘打工人才放下了手机,‘手机上根本就没有通话的显示。

  刘打工人关上房门后,直接一个瘫软坐在了地上。

  这年头,打工也太难了吧!!

  ·

  我叫刘昂,是一个在学校教务处工作的打工人,我带着学生去外地参加活动,我收了他的好处,抽了他的假烟,还被他按在地上摩擦过。如今这个学生脱团失踪了,一旦被发现我就是第一责任人。

  生存不易,打工艰难!

  请问我该怎那么办?

  在线等,挺急的……

  ·

  【别逼我点名啊!推荐票该交一交了……真的要我点名吗?

  好!!左边吊大的,把票交上来!

  右边那个笑起来超帅的,没错,就是你,看什么看,点到你了,快交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