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稳住别浪

首页

第8章 【驱走噩梦的男人】

  第八章

  南高丽的首都汉城,距离边境线只有35公里。

  35公里是什么概念呢?

  以陈诺所在的金陵市举例。

  从金陵长江大桥到金陵路口机场,大约有45公里。

  看出来了么。

  从金陵的城北到城南的机场,都不止35公里!

  35公里,开车的话,开快点,也就是二十分钟的事儿。

  从北高丽的边境上,直接开火炮,远程大炮的炮弹,都可以直接打到汉城(首尔)的市区!

  连导弹都用不上,远程火炮的射程就够!

  现在明白为啥后来三胖一鼓捣中远程导弹,M国就那么紧张了吧!

  三胖子如果只是为了对付南高丽根本用不着中远程导弹啊!!

  鼓捣中远程导弹是为了对付谁?这还不明摆着的嘛?!

  ·

  南北高丽敌对而对立,南高丽的首都距离边境这么近,并不是没想过迁都。

  但真的迁不起!

  南高丽不大,一共就两个大的都市圈,一个首尔都市圈,一个釜山都市圈。

  全国大部分人口都集中在这两个地方。

  没可能政斧一声令下,就能迁得动的。何况还有各个财阀之前的掣肘,利益博弈等等。

  一月六日下午三点。

  汉城街头,陈诺从一个便利店走出来的时候,头上戴着棒球帽,身上穿着一件干净的卫衣。身后是一个双肩包。

  虽然都是廉价的超市里买的东西,看上去,已经不扎眼了。

  否则的话,让他套着一件一看就是国内样式的蓝白相间的校服走在汉城大街上,不多片刻就会有警察过来询问了。

  至于太阳后裔的作战服,早就扔在半路上了。

  拦下一辆出租车,陈诺坐上后排。用标准的江南口音道:“去狎鸥亭。”

  汽车缓缓行驶,陈诺开始闭目养神。

  他确实累了,需要恢复一下体力。

  ·

  上辈子认识李颖婉,是什么时候的事情来着?

  陈诺已经记不太清楚准确的日期了。

  他只记得,认识李颖婉的时候,她已经二十二岁。

  这个年纪的女孩,依然还算是青春芳华。

  可当初,陈诺第一眼看到这个李颖婉眼睛的时候……就觉得,这个人仿佛已经死了。

  那次陈诺在执行一项价值五千万美元的任务:暗杀南高丽的一个商界巨头。

  可惜的是,当他在制定了一份近乎完美的方案,并且按照方案最终成功躲开了那个暗杀目标住所周围三十名安保,潜入目标府邸里。

  他甚至已经摸进了对方的卧室了!

  然后他遇到了李颖婉。

  这个女人穿着一件黑色的情趣内衣。

  而陈诺的暗杀目标,被她用膝弯压住了脑袋在地上,李颖婉当时用枪盯着那个商界巨头的脑袋,然后看着推门进来的陈诺:“保镖?你来晚了!”

  砰!

  这个女人是疯的。

  这一声枪响,打死了目标人物,也成功惊动了府邸里三十名持枪的安保。

  最重要的是,这个女人以为陈诺是目标人物的保镖,还试图杀死陈诺。

  而结果么……

  陈诺用一根窗帘绳,把这个发疯的女人困成了一个粽子样的形状,一手提着她,一手拿着枪,从三十个武装安保重重围堵之中杀了出去。

  陈诺把这个女人带回了安全屋,试图从她嘴里审问出点有价值的讯息。

  尽管已经告知了她,自己也是去杀目标人物的,但是李颖婉却依然拒绝沟通。

  直到那天深夜。

  这么说吧,这个女人是疯的。

  陈诺遇到她的时候,她有严重酗酒并酒精依赖的问题,以及……严重的精神偏执!

  她抽烟抽的比陈诺还凶,喝酒喝的比陈诺还猛。

  被陈诺抓住的那天晚上半夜,李颖婉试图色诱陈诺,并夺取陈诺的枪,结果被陈诺用一床被子裹了起来,外面扎了绳子,扔在窗台外面吊了一个晚上。

  天亮的时候,陈诺把她放下来的时候,李颖婉用一种奇怪的安静的语气问陈诺。

  “我不好看吗?为什么你不想睡我?”

  陈诺看着李颖婉:“你拼命想把自己伪装成一个疯狂的毫无畏惧的大人……但在我的眼里,只看到了一个被恐惧和仇恨深深伤害的小女孩。”

  李颖婉沉默了,她问陈诺:“你是不是很厉害,非常厉害的那种?我看着你昨晚杀了很多人,还把我带了出来。”

  “算是很厉害吧。”

  “多厉害,具体点。”

  “这个世界上能做我对手的人,恐怕没有几个。”

  李颖婉站了起来,然后跪在了陈诺面前。

  “教我,帮我!我还有几个人要杀!只要你教我你那些厉害的本事,帮我杀了那些人,我愿意把自己奉献给你,我可以为你做任何事情……任何事!”

  “任何事?”

  “任何事!”

  “好。”陈诺笑了:“现在,你立刻滚回床上去睡一觉……啊对,睡前先好好的洗个澡,两天没洗澡,又是烟又是酒,还在外面吊了一夜,你身上臭死了。”

  ·

  很多细节陈诺都忘记了,反正从那天起,李颖婉就跟在了陈诺的身边。

  她的徒手格斗是陈诺教的,第一次摸狙击枪也是。

  直接到两年后,李颖婉用陈诺教会她的一切,杀掉了她必杀目标里最后一个人之后,这个女人跪在地上,足足痛哭哀嚎了一个通宵!

  她每一次哭到让自己昏阙,然后醒来后就继续哭!

  期间陈诺生怕她活活把自己哭死,不得不打晕了她两次。

  最后一次醒来后,李颖婉安静的去了自己房间,如同两年前第一次被陈诺抓住的那个晚上,她仔细的把自己洗干净,换上了舒服的睡衣,然后钻进被子里,乖乖的入睡。

  她对陈诺提了一个略有些过分的要求。

  “你能不能坐在旁边看着我睡。”李颖婉当时的语气,认真,而幼稚:“我很怕自己半夜醒来,看不到你,我会想拿起枪来自杀。”

  就在那个夜晚,李颖婉终于对陈诺说出了她的遭遇:在2001年的1月6日晚上十二点。

  那天晚上,在汉城JN区的某个富豪的府邸里,发生了一件惨案。

  那件彻底改变了李颖婉命运的惨案!

  描述的时候,从始至终,李颖婉的语气都很平静。

  平静的吓人,平静到……仿佛她诉说的并不是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

  而且,整个诉说的过程里,李颖婉,没有再流眼泪。

  一滴眼泪都没有!

  ·

  “……那天晚上呀,我记得天很黑,风很大,很冷。

  妈妈正在训斥哥哥,因为哥哥又在学校里打架了。

  我在旁边喝着鸡汤,哥哥一边挨骂,一边偷偷的对我做着鬼脸。

  然后……

  然后,他们就来了。

  他们破门而入,带来了父亲的死讯。

  父亲已经在半个月前就被他们害死了,他们一直隐瞒着消息,我们都以为父亲还在外面忙着他的生意。

  可他们已经害死了父亲,然后一点点的把企业的资产转移。

  那些天,他们做完了这一切后,

就找上门了。

  他们当着我和母亲的面,杀死了我的哥哥。

  那个从小就很疼我,每次打游戏都恶声恶气把我赶走,然后每次我在学校被欺负,却又去帮我打架的哥哥哟……

  他们当着我和母亲的面,割下了哥哥的头。

  当时哥哥的眼睛还在瞪着。

  他们当我的面,侮辱了我的母亲。

  ……然后残忍的杀死了她,她临死的时候,还在地上爬啊,爬啊,爬啊……她想爬过来抓住我的手。

  然后,一个家伙,用刀,刺穿了她,把她钉在地上。

  再然后……那个刺死我母亲的家伙,把我扔进了院子里。

  他强暴了我。

  就在院子里。

  就在母亲给我种的向阳花旁。”

  李颖婉用近乎残忍的平静的口吻说到这里的时候,就那么静静的望着陈诺。

  “他们没有杀你?”

  李颖婉摇头,淡淡道:“当时没有而已,只不过……大概是因为我长的好看,那个强暴了我的家伙,他大概……还没草腻我吧。他想把我带回去。路上的时候,我找了个机会跳进河里去了。”

  “后来呢?”

  “后来我逃了出来,找到了我父亲的一个朋友。他收留了我,然后当天晚上,他就强暴了我,然后打电话给了那伙人,要把我交出去。”

  “再然后呢?”

  “我趁着他打电话的时候,用一根银筷子戳瞎了他的一只眼睛——他当时以为我昏迷过去了。

  然后我趁机逃了出来。”

  “再然后……”

  “别问了……再然后,从我十六岁到二十二岁遇到你之前,那六年,我……生活在地狱里。”

  嗯,生活在,地狱里。

  这句看似平静而简单的话,如同一把锥子,直接扎进了陈诺了心中。

  ·

  那天李颖婉给陈诺看了一张照片。

  那是一张全家福。

  年轻的少年哥哥,带着嫌弃而溺爱的笑容看着李颖婉。

  母亲温柔甜美,父亲严肃而高大。

  而照片里的李颖婉,是她十六岁前的样子。

  一件雪白的羽绒衫,毛线球帽子,怀里抱着一个比她人还高的维尼熊。笑容甜美可人,眼神纯洁而喜悦。·

  ·

  “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为你活着的,你让我活,我便活。你让我死,我便死。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你让我杀人,我可以杀光全世界的人。

  你把我从这个世界的深渊谷底捞了回来,我就只能死死的抓住你不松手了,很抱歉,很对不起,可是我只能这么做了。

  我的世界已经全部黑掉的,我只能从你身上,抓到那唯一的一丝丝光——真的是唯一的一点光了。”

  “不,李颖婉,如果这个世界都黑掉了,那就自己发光吧。任何人,都不该把对光明的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每个人都可以自己发光的,哪怕再微弱,再弱小。”

  那天晚上陈诺看着李颖婉的眼睛:“UU看书 www.uukanshu.com所以,学会自己发光照亮自己吧……从今天开始,我叫你,萤火虫。”

  ·

  车身一震,抵达了目的地停下。陈诺从回忆的梦境中醒来。

  走下车门后,陈诺随着人流缓缓前进,最后他停在了一家写真照相馆前。

  十分钟后。

  十六岁的,穿着雪白羽绒服的李颖婉从里面走了出来。

  寒风吹过,精致的小脸庞冻的有些发红。

  她呵了口气,搓了搓手,戴上手套。

  身边一个醉汉踉跄而过,把女孩撞的一个趔趄。

  少女瞪大了眼睛,脱口而出:“阿西……”

  不等说完,耳朵立刻就被拎住了!

  陈诺捏着李颖婉的耳朵,认真的呵斥道:‘小孩子家家的,不许学着说粗话!’

  李颖婉惊呆了,几秒种后,她才反应了过来,奶凶奶凶的语气:“呀!你是谁啊!”

  陈诺松开手,微笑看着眼前这个青春可人的少女……嗯,果然,十六岁的时候就快和我一样高了啊……这S级的大长腿……

  “你好啊,萤火虫。”陈诺在寒风中微笑,露出八颗雪白的牙齿。

  “萤火虫?你在说什么?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么……”陈诺看女孩冻的一直缩脖子,忍不住伸手帮她把羽绒服带的兜帽戴上,又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脑袋,才继续道:

  “我么,我是一个从天上掉下来的人,我远道而来,只为帮你驱走一个噩梦。”

  ·

  【PS:所以,真的不是后宫呀,嗯……前世不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