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稳住别浪

首页

第6章 【意外】

  第六章【意外】

  老孙想多了。

  上车后,孙校花根本没有机会和陈诺待在一起。

  几个女生拉着孙校花挤进了一个硬卧车厢里。

  而陈·志愿者·诺,则跟着刘打工人一起住在另外一节车厢。

  这年头还没高铁,只能坐绿皮特快列车。

  这种火车名字是叫特快,但其实真的一点都不快。

  从金陵出发到延边,要一天一夜的时间。

  幸好教育公司为了给这次活动打牌面,给的经费不少,没让大家坐硬座,而是都有硬卧票。

  本来嘛,打的是素质教育交流的名义做的活动,如果让一群半大孩子坐上一天一夜的硬座,岂不是成了虐待了。

  何况同行的还有教育局的领导。

  牌面还是要有的。

  当然了,至于领导,当然是在软卧包厢里。

  “小陈同学啊,去把水打一下,然后走廊上的行李也收拾一下。我包里有个相机,你搬的时候小心着点。可摔不得!”刘打工人直接躺在了硬卧床上,开始指派陈诺。

  扭头一看,这小子已经躺在了另外一张硬卧床上,从背包里摸出一本小说开始翻。

  “嗨?和你说话呢。”

  陈诺放下书本,微笑看着刘打工人:“刘老师。我是来旅游的,不是来干活当苦力的。您是不是弄错了什么事情?”

  “……”刘打工人噎住了:“你?!你是志愿者,志愿者的意思就是……”

  “刘老师,旅行团的团费我是交给您了,您要是不满意,要不您给我开个发票?要不……您和领队老师说说,下一站把我踢出交流团,我在下一站下车,自己回学校?”

  “……你小子挺狠啊!”

  赶人是不可能赶人的。

  学生的公费旅行团,就算是学生再怎么调皮捣蛋,学校和老师方面都只能忍着或者管着……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把一个孩子在异地他乡赶出团队让一个孩子自己回家。

  别说是刘打工人了,就算是他老板来了也不敢这么做,校长来了也不敢。

  何况随团的还有教育局的领导在,要是敢做出这种令人发指的事情,改制也不用改了,这么虐待学生,正在申请的办学资质直接就能被收回!

  看着刘打工人被憋的说不出话来,陈诺很和善的笑了笑:“别生气,刘老师,都是出门在外。我花了钱,出来旅游的。这个道理,换您自己,也会这么想。大家和睦相处,如何?”

  说着陈诺从口袋里摸出了一盒玉溪来,扔给了刘打工人。

  刘打工人的气儿这才稍微顺了一点,哼哼唧唧抽出一根点上(别怀疑,早年的绿皮火车,车厢里打开窗户是可以偷偷抽烟的)。

  才吸了一口,那辣嗓子的味道就让刘打工人的心态崩了!

  WOC!

  求人办事的时候送钱贴笑脸。上了船就翻脸!

  也就罢了!

  特么的,丢来抽的香烟,居然还是特么假的!!

  是人吗!!

  ·

  陈诺当然不会情商这么低,他只是在试探刘打工人的底线,给未来几天的事情打个铺垫。

  一天一夜的火车其实没什么可说的,和孙校花也没可能发生点什么旖旎的粉色事件……

  全团几十个学生和七八个老师就挤在一个车厢里,到处都是叽叽喳喳,哪有那么多粉色可以勾画。

  抵达延边的时候是深夜了,孙校花可能从来没有坐过这么远的火车,下车的时候双腿有点发飘。心中不由得有点没来由的抱怨:我这是发了什么神经,参加这个团……就是了为了那个小子?可他可能根本就不知……

  才想到这里,陈诺已经快速的提起了孙校花身边的行李箱,还没回过神来,女孩的手里就被塞了一罐可乐。

  再看,陈诺已经大步走到前面去了。

  不苦了不苦了!

  瞬间就不苦了!

  看着陈诺的背影,孙校花嘴角扯出了一个笑容来。打开易拉罐喝了一口。

  嗯,甜!

  ·

  刘打工人全程看在了眼里,忽然就明悟了!

  什么特么的公费旅行团,这小崽子是来泡妞的吧!!

  然后,两个小时后,他就明白自己又想错了!

  ·

  “什么!!你要脱团?!!”刘打工人惊呼一声。

  这是一个双人标间,刘打工人和陈诺同学同住。

  学校附近的招待所虽然简陋了一点,但还算干净安全。

  “是的,你想个办法帮我掩饰吧,反正也就四天。”

  “四天!!!”刘打工人的调门又高了两个音阶!他恶狠狠的瞪着陈诺:“不可能!你想都别想!脱团?四天?出了什么事情,我怎么可能担负得起这种责任!你想害死我啊!!”

  陈诺稳稳的看着刘打工人,然后默默的掏出了一个手机。

  阿尔卡特。

  这是陈诺花了两百块钱从手机市场买来的二手货。

  别怀疑,就是这么便宜,这个年头,阿尔卡特也算是知名手机,而且卖的不贵,搞活动的时候新机也就六百多,还送一百块花费。

  陈诺点开了一个录音播放:

  “刘老师,旅行团的团费我是交给您了,您要是不满意,要不您给我开个发票?要不……您和领队老师说说,下一站把我踢出交流团,我在下一站下车,自己回学校?”

  “……你小子挺狠啊!”

  播放完毕。

  刘打工人的脸色变了!

  “小崽子你坑我!!”

  陈诺微笑。

  “小崽子,你以为你录个破东西,我就……”

  陈诺微笑。

  “我不是吓大的!信不信我现在就举报你要脱团!”

  陈诺微笑。

  “你别乱来!这种事情两败俱伤同归于尽,对你对我都没什么好处……”

  陈诺微笑。

  ……

  “小陈同学,我找份工作也不容易,你就别害我了行不行?”

  “你要实在想出去玩,你就出去转转,晚上去周围街上溜达溜达,吃吃小吃,你看行不?”刘打工人一咬牙,从钱包里摸出两张一百的钞票:“想吃什么,我请客了。你别胡闹了,小陈同学。”

  陈诺收下了钱,放进了自己口袋里。

  然后……

  继续微笑。

  “你特么的软硬不吃是吧!!软的不行你非逼我来硬的是不是!!”

  陈诺叹了口气。

  一分钟后,脑袋被踩在地上的刘打工人哀求:“我错了,小陈同学,你就放过我好不好,求你了!”

  陈诺收回了脚,搀扶老刘起来,扶着他坐下,还很好心的帮他拍了拍身上的灰。

  “老刘啊,何必呢。我不是和你商量,我只是通知你我要脱团。至于掩饰的事情,我相信你能搞定,办法总比困难多嘛!”陈诺笑道:“我在团里的存在感不强,从入团出发开始,全程我就故意和你一个车厢待着,也不出去和同学说话,不夸张的说,现在团里很多同学和老师,都可能没在意团里有我这么一号人。”

  “那,那也不行啊!每天都要点名的。”

  “你就找个借口,反正点名还不是你来报人数。如果遇到有人问我,你就找个借口,说你派我出去买东西了。”陈诺很温和的拍了拍老刘的肩膀,微笑道:“好了,我走了啊,后面靠你了。”

  “啥??现在就走?!”老刘跳了起来、。

  然后他眼睁睁看着陈诺拉门出去。

  “加油,打工人。”

  “…………”

  噗通,老刘瘫坐在了沙发里。

  陈诺同学,和人有关的事儿,你是一件也不做啊!

  ·

  下楼的时候,陈诺在楼梯遇到了孙校花和几个女生。

  “你去哪儿?老师说了休息的时候都要在招待所里待着,不许外出。”孙校花说话的时候,微微扬着下巴。

  “我出去上厕所。”

  “哈?

房间里不是有洗手间嘛?”

  “刘老师拉肚子,把地方占了,我出去找个公厕。”

  陈诺说完,飞快的摆摆手下楼去了。

  孙校花卡在喉咙里的一句话没来及说出来,已经看不见背影了。

  算了,本想问他明天要不要来看我们彩排,算了,明天再说吧。

  孙校花天真的想着。

  ·

  三十六个小时后。

  北高丽和南高丽的边境线某地。

  探照灯的灯柱扫过后,一个身影飞快的匍匐划过地面。然后停在某处后,默默的等待。

  下一次探照灯扫过后,身影一跃而起,一连串的蛇形走位加上战术动作后,数十米的狂奔,最后一个扑跃,扑在了一排铁丝网前。

  陈诺出了口气,趴在地上没动,心中默默的数数。

  数到了三十后,确定了四周没有惊动什么。

  刚才实在有点凶险。

  虽然已经尽量的小心,但还是差点撞上了一个暗哨。

  陈诺敲掉了那个暗哨后,还顺手摸走了对方的手枪。步枪也被他随手拆成了零件。

  陈诺越发对自己现在这个身体的素质有些不满了。

  毕竟是十七岁的少年,没有经过锻炼和锤炼,也没有发育完全。力量和体力,柔韧性和敏捷都差了不少。

  自己就如同用一台老式电脑开全部特效的3C游戏。

  带不动啊。

  刚才摸那个暗哨的时候,对方有两名士兵,自己一个瞬间身体没跟上意识,击打手法差了一丁点,就险些失误。

  摸出背包,里面拿出老虎钳,陈诺一根一根的钳断铁丝网上的铁丝。

  这个过程里,他的双手异常稳定,动作不急不慌,但效率却极高。

  如果此刻有人看见这个画面,一定会觉得荒诞至极!

  在两个军事对抗了数十年的国家的边境线上,层层叠叠的铁丝网下,一个穿着蓝白相间的学生校服的孩子,正在用一种冷酷而迅速的手法,盯着来回扫视的探照灯,飞速的剪开铁丝网!

  当铁丝网被剪开一个洞口后,陈诺吐了口气,依然很沉稳的趴在原地等待了足足一分钟,才缓缓的匍匐爬了出去。

  “六点钟方向,最后一个雷区了。”陈诺呼吸略有些急促。

  他却是有点疲惫了。

  从背包里摸出一块巧克力塞进嘴巴里,用力咀嚼吞下。

  他需要补充一点能量和热量。

  南北高丽边境的雷区布置图,就在陈诺的脑子里。

  这点不用怀疑。

  上辈子,被整个西方世界誉为“文明之敌”的阎罗大人,在南北高丽这个放眼全世界都是各方势力争夺的重要战略区域,他不止一次在这里执行过任务。

  雷区布图,早就深深印刻在脑子里了。

  甚至可以说,在2000年这个时候,对他而言难度还要更低一些,毕竟这个时候,科技还没有二十年后发达,很多无人机和遥感类的设备还没有在这里布置上。

  但雷区是没变的。

  这些雷区在后世一直到2018年还没排完。

  但雷区之中总有狭窄的通道,有些是公开的,有些则是秘密的。

  秘密的通道,则是两国的特工人员互相渗透潜入时候的战场了。

  陈诺选择的是后世自己掌握情报里绝密的一条“通道”

  这个通道,他在后世里使用过两次。

  已经是一月份的天气,夜晚已经降临,气温是零下十几度。

  而且会越来越冷。

  陈诺每一次呼吸,都感觉冰冷的空气刺入肺部,隐隐做疼。

  手指因为在地上匍匐了很久已经磨破了一点。买来的棉纱手套早已经破掉了。

  他的身体尽量贴在地上,UU看书 www.uukanshu.com如同一只壁虎一般,缓缓的扭动,前行。

  所谓的“雷区通道”,并不是真的完全没有地雷。

  而是一条不规则形状的空白地带。零星也总有一些未能扫清的。

  陈诺的匍匐前进持续了大约四十分钟,他中途还休息了两次。脑子里时刻保持着冷静,并且默默的计算着距离和方位。

  不出意外的话,前面大约还有三十米,就出雷区了。

  然而……不出意外这种话,嗯……

  叮!

  陈诺耳畔听到了一声细微的金属碰撞声。

  他的身体立刻绷紧!全身维持原来的动作,丝毫不动分毫!

  他让自己的呼吸尽量的平稳下来,渐渐的,他仿佛感觉到四周都安静了下来。

  安静的,甚至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

  陈诺开始一点点的感受自己身体,贴在地面上的每一个部位。

  最后他确定了,自己的膝盖位置下,地面有一个非常细微的凹凸感。

  陈诺面色冷峻。

  他知道自己是压到地雷了。

  这一刻,陈诺的神经全所未有的冷静!

  `

  【PS:别问怎么过鸭绿江的,那个我要是敢写出来,这本就404了。不这属于不可抗力,大家自行脑补吧,反正他过去了!横!】

  【感谢三七互娱李老板的白银盟,感谢韩乐宇,非斯文,一路走走婷婷,大B,骑猪虎爷,书友130323100202462的盟主!

  感谢所有打赏的老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