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稳住别浪

首页

第3章【这画风不对啊】

  第三章【这画风不对啊】

  深夜。

  陈诺坐在椅子上,目光平静的看着前方。

  他面前的桌子上,一只印花的玻璃杯,半杯透明的凉开水。

  陈诺盯着杯子,仿佛在思索。

  片刻后,他叹了口气。

  ·

  孙校花的心情很糟糕。

  昨天在父亲的办公室里被训斥了半个小时后,放学回家后,母亲得知了自己白天坠楼,气的和父亲大吵了一晚上。

  孙校花直接把自己关进了房间里。

  这个年代的学生娱乐方式非常匮乏,没有手机可以玩……就算有钱人家的孩子,手机也还是诺基亚,能有个彩屏加24和弦铃声就已经可以出去表演凡尔赛文学了。

  家用电脑更是还没有普及——这个时候QQ的在线人数刚突破十万,数据的主要贡献人群,还是公司里的白领和全国大大小小的网吧。

  所以孙校花只能戴上耳机,听着MP3里那个叫周杰伦的湾湾歌手的新歌,听着听着就睡着了。连母亲敲门叫她吃饭,她都没有听见。

  后半夜孙校花饿醒了,蹑手蹑脚从房间里出来,从厨房里找出一袋子蛋糕——在菜市场里论斤称的那种。

  孙校花的坏心情来源于那个叫陈诺的男生。

  孙可可同学知道自己长的好看,从小就知道。

  上中学开始,班上的男生就总偷偷的瞄自己。高中后这样的人数更多了——尤其是夏天自己穿的很清凉的时候。

  但因为有一个当教导主任的父亲,所以孙校花一直被保护的很好。

  毕竟还只是2000年,男生们虽然叛逆了一点,但泡教导主任的女儿,这种高难度高风险的事情,还是很少有人敢做的。

  然而前几天,就有人做了。

  这个人就是陈诺。

  孙可可从书架上的一本《1996-2000年物理题集选》里翻出了那张被自己偷偷藏好的情书。

  字迹很拙劣,文字很中二。

  这是孙校花人生十七年来收到的第一封情书。

  当时那个叫陈诺的男生,很莽撞的走进自己的教室,然后当着很多人的面,把这封信放在了自己的面前。

  然后孙校花在接下来的几天,就成了全班的焦点!

  她其实对此感受很复杂,有一点厌烦,但同时,又隐隐的有一种成为被人关注和讨论的焦点,而带来的一丝丝窃喜。

  可以理解,十七岁的女孩嘛。

  本来这两天,热度已经慢慢消退了。

  可昨天下午的跳楼事件……

  事实上真的冤枉,孙校花当时刚好在二楼教室外的走廊上走过,看到徘徊在一楼的那个给自己送过情书的男生。

  怪只怪当时的阳光太刺眼,孙校花忽然感觉那个男生站在阳光下,仿佛身上还发着光,居然有那么一点点帅气的味道。

  孙校花趴在栏杆上偷看,探身探的猛的点,然后眼镜又滑落了,她为了抓眼镜,又往外探了一下……

  然后就有了跳楼事件。

  校花跳楼,摔在了给她写情书的男人身上。

  可想而知,这件事情明天在学校会必定会再次成为被谈论的焦点。

  这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

  孙校花烦躁的翻了个身起来,很想把这封情书撕掉。可到了临头,又莫名的有点舍不得。

  当然不是为了那个男生。

  只是因为……这是自己人生中收到的第一封情书呀。

  只能说,少女情怀总是……

  矫情。

  ·

  课间,陈诺坐在座位上,用圆珠笔在练习本上一笔一划的写着什么。

  周围的同学们照旧打打闹闹嘻嘻哈哈。前排的女生在讨论蓝色生死恋的剧情,争论宋承宪和元斌到底哪个更帅一点。

  后排的男生在争论湖人队里到底大鲨鱼更厉害还是科比更牛叉。

  听到某个男生大声说科比投篮美如画的时候,陈诺的笔触忍不住停顿了一下。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身影落在了陈诺的面前,而四周的嘻哈嘈杂,也不知不觉在这一刻静止了。

  陈诺抬头,就看见孙校花站在自己面前。

  高二(六)的同学们瞬间进入吃瓜模式,一张年轻的脸上写满了激动和八卦。

  “有事吗?”陈诺叹了口气。

  “有。”

  陈诺皱眉,看了看周围看戏的同学:“需要我和你出去说嘛?”

  孙校花想了一下:“不,就在这里说清楚比较好。”

  “行,那你说吧。”陈诺的语气依然不急不缓。

  面前的男生的语气,让孙校花忽然有些心慌,不过她还是鼓起勇气,把昨晚酝酿了很久的话说了出来。

  “前几天你给我写的那封情书,我看过了,但是很抱歉,我不能接受。”

  陈诺略微扬了扬眉。

  哟?自己的这个前生,还挺有种呀,泡教导主任的女儿?

  秀儿,是你吗?

  “我在和你说话呢,我说,我不能接受。”

  “哦,知道了。”

  “以后请你不要在做类似的事情了。”

  “嗯,好的呢。”

  “我们都还是学生,学生的任务应该以学习为主。”

  “你说的对。”

  孙校花的语气越来越急促,而陈诺的语气依然还是那么懒洋洋的不慌不忙。

  孙校花有点懵。

  这画风,不对呀。

  不过不管了,本来今天自己就是来消除影响的。

  “以后,我们还是保持距离最好。”

  “嗯,我也这么想的。”陈诺终于抬起眼皮看了一眼对方,很客气的语气:“还有别的事吗?”

  孙校花的脸有些红:“我现在只想把精力全部总在学习上。”

  “……你期中考试年级多少名?”陈诺笑了,他忽然明白了眼前少女的用意了。

  “……一百九十六。”校花的眼睛里闪过一丝羞愤。

  嗯……陈诺记得年级一共不到三百人。

  于是他很认真的点头:“那确实是需要好好学习。”、

  说着,少年站起来,对着孙校花伸出手:“祝你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

  ·

  孙校花眼神涣散的走出了教室,才忽然反应过来。

  刚才……是我拒绝了他对吧?

  怎么感觉,我是被人拒绝了?

  ·

  陈诺坐下来,也不理会周围的目光,继续拿起圆珠笔,在练习本上写字。

  练习本上,反反复复,写的是一个名字。

  李颖婉

  上课铃声响起,学生们轰然回到自己的座位,片刻后,数学老师走进教室。

  上课,起立,老师好。

  陈诺默默的随大流。

  “有个事情宣布一下,下个月十号,我们学校和延边育才中学的交流竞赛活动,现在可以报名了,学校下发的通知大家可以去看一看。被选拔的同学需要有家长签字,还有缴纳一百五十块的费用……”

  陈诺瞬间抬起头来!

  “老师,每个人都可以报名吗?”陈诺忽然开口问道。

  数学老师愣了一下,盯着陈诺看了一眼:“你要报名?”

  “是数学竞赛嘛?”

  “你想报名数学竞赛?”数学老师的语气带着一丝荒诞。

  陈诺想了想昨天黑板上的题,叹了口气:“有别的竞赛么?”

  “自己去看学校通知吧。好了,下面开始上课!大家打开课本,翻到第四十六页……”

  ·

  学校组织人跑去延边那种北方的学校组织活动,

确实有点古怪。但下课后,陈诺稍微打听了一下就明白了。

  八中已经进入教改,很快就要变成民办私立中学,而资方是一个全部布局的教育产业公司,在全国数个城市都吃下了改制后的几所学校,其中就包括了那个延边育才中学。

  组织这场活动,也是为今后的产业改制和公司集团化造势。

  2000年,教育产业化改制如火如荼。

  当然,这些事情和陈诺没什么关系。

  他关心的是……

  下个月十号,也就是十五天后。

  而延边……

  嗯……

  延边——北高丽——南高丽——汉城。

  是条路子啊……

  嗯……北高丽那边,如今还是二胖当家,三胖还在发育中吧……

  ·

  别说是三胖了,2000年的时候,二马都还在猥琐发育中。

  网吧进入发展的快车道。

  而游戏厅则绽放着最后的余晖。

  中午放学的时候,陈诺被班上的两个男生拉到了校外不远的游戏厅里。

  这个年代最风靡的游戏,还是《拳皇》。

  然陈诺上手,很不出意外的被两个同学按在地上狠狠的摩擦了一通。

  正常,上辈子他就没怎么玩过这个游戏。

  中午之所以来到这里,纯粹是因为上午上课的时候睡饱了。也想出来溜达溜达,看看这个时代的世界。

  看着自己操控的橘右京被同学的八神庵KO掉,陈诺吐了口气,刚准备站起来,身后一只手就按在了他肩膀上。

  回头,乱糟糟的头发,一张陌生的脸,年纪介于少年和青年之间,脸上是那种夹杂着嚣张和恶意的笑容。耳朵上夹着一支香烟。

  人造革的皮夹克,袖子却故意高高捋起,露出手臂上的纹身:一把歪歪斜斜的刀。

  在这个年代,这种打扮大体代表了一种人群:最底层的小混混。

  “就他妈你叫陈诺啊?出来!有事和你聊聊!”

  旁边两个拉他来游戏厅的同学,自以为隐蔽的跟对方对了个眼神,然后火速的走开了。

  陈诺叹了口气。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很明显,自己被人卖了呀。

  几分钟后,游戏厅后面的巷子里。

  “我叫小刀!你可以叫我刀哥!”对方故意晃了晃自己纹身的手臂。

  陈诺看了看巷子口,没什么人。

  又看了看对面身边的两个同伴:一个高瘦,一个矮胖。

  陈诺笑了笑:“找我有什么事?”

  “听说你在八中很跳啊!”刀哥嚣张的笑着,然后用一种夸张的姿态,从耳朵后取下香烟,点然后夸张的深吸一口,故意用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审视着陈诺。

  ——这TM就是港台黑帮电影看多了的毛病。

  “听说你前两天还给孙可可写了情书?小子,你很吊啊!给我的女人写情书?问过我没有啊?”

  陈诺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

  他明白事情的来源在哪儿了。

  很显然,教导主任的头衔可以镇得住学校里的男生,但镇不住校外的这种社会小混混。

  何况,孙校花的颜值确实能打。

  更何况,还有一个C的加分项。

  “她是你的女人?”陈诺皱眉。

  “现在不是,但很快就是了。”刀哥摸出了一把匕首来,UU看书www.uukanshu.com故意在陈诺眼前晃来晃去:“现在,你知道该怎么做了吧?”

  “小子!问你话呢!”身边的高胖很尽职的扮演了一下捧哏,恶狠狠的喝道:“知道怎么做了吧!!”

  陈诺点头:“知道了。”

  他小心翼翼的又看了一眼巷子口。

  ·

  “你看你看,你快看啊!”趴在二楼围栏上发呆的孙校花,被身边的女同学拍了一下肩膀,然后顺着对方的手指看去。

  校门口,陈诺双手插着口袋,用一种慢慢悠悠的姿态走进校园。

  宽大丑陋但却很干净的蓝白色校服,午后温暖的阳光,加上少年清秀的脸庞……

  “其实,他还是有一点点帅的啊。”身边的女同学嘻嘻哈哈的笑道。

  孙校花横了同伴一眼,转身走进教室。

  ·

  晚上八点多,孙校花提着保温桶向校门口走去。今晚孙主任加班,孙校花来给父亲送饭……反正家就住在学校旁的教职工宿舍楼,倒也不担心安全问题。

  孙可可走到校门口,忽然就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那个叫陈诺的少年,正在路边的一辆自行车旁,用钥匙捅车锁。

  捅了几下,没捅开,换一辆。

  还没捅开。

  再换一辆。

  陈诺一连捅了四五辆自行车。

  还能怎么办,白天学校门口的自行车太多了,晚上过来就少了很多。

  陈诺起身,刚准备再换一辆,就看见了孙校花诧异的眼神。

  【晚上十二点还有一章冲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