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龙山二帅

首页

离家出走

  刘二帅决定离家出走的那一刻,憋屈了多年的心里一下释放出来,感觉幸福美满的生活即将来临,抬头看看远方蔚蓝的天空,决定去重庆找他爸,转身向西南方而去。

  突然刘二帅不知为啥又转过身来朝学校走去,一会功夫就远远看见前面小路上,有位身材苗条的长裙小美女慢悠悠的走着,还时不时回过头来一路张望,远远看见刘二帅走来便停了下来。

  不用说这个人一定就是韩雪琴了。

  今天怎么这么晚啊?没见你经过我家门前,知道你还在后面,我这一路走来都等你半天了,韩雪琴期待的小眼神,嘟嘟小嘴,望着刘二帅轻声问道。

  韩雪琴你今天真好看,刘二帅面带微笑怪不好意思的说到。

  真的吗,我们走吧,

  韩雪琴低下头回答道,脸上顿时浮现一片红晕。

  韩雪琴,今天我是来跟你道别的,我要走了,我要离开这个伤心之地,等我发达了一定回来找你,你帮我跟朱朱转告一声,刘二帅看着韩雪琴认真说到。

  刘二帅本想说回来娶你,但还是没好意思说出口。

  你去上课吧,我要走了,放心吧我会回来找你的,说完刘二帅依依不舍的转身就走,刚走两步又退了回来,他从书包里拿出自己包里的书递给韩雪琴继续说到,可以帮我保管一下吗?我会回来取的。

  刘二帅,你能不走吗?你这是在逃避?你是个男子汉要勇敢面对现实?你还没16岁你能去哪呀?你想过没?韩雪琴抬头望着刘二帅,不知道为什么韩雪琴心里顿时感觉像被压了一块大石头,流泪满面的追问着。

  你去上课吧,照顾好自己。刘二帅扔下一句话,把书放在韩雪琴手上头也不回就走了,他也害怕看到她流泪伤心的样子,生怕一心软就不走了。其实他心里也很难受。但他知道自己是个男子汉不能哭。

  韩雪琴看着刘二帅渐渐消失不见的背影,心情久久不能平复,擦了擦眼泪,梳理一下心情向学校走去。

  其实她只知道刘二帅表面看起来坚强,内心深处的想法,她一点都不了解,更不知道刘二帅家里的情况,只是偶尔听朱义明说起过。

  刘二帅一路迈着沉重的步伐,心情沉重的向火车站方向走去。

  天空中太阳已经升起,晨雾缭绕,阳光照耀大地,路边的野花丛中,蜜蜂??忙忙碌碌,不知名的蝴蝶??翩翩起舞,不知从何处传来布谷鸟儿清脆悦耳委婉动听的叫声

  从刘二帅的家乡乡龙山到重庆有一百多公里,刘二帅决定去庆华火车站坐火车到重庆,因为这是附近镇上唯一一条去重庆的铁路。

  至于他爸具体在重庆哪里,老板叫什么他不得而知,但他爸上次回来的时候,刘二帅听他爸说在重庆一中建房子,离重庆沙坪坝火车站十来分钟就到他们工地了。

  刘二帅走了半个多小时上到了铁路,一路向车站走去。

  铁路上被太阳晒的炙热的两条铁轨被火车轮子磨得雪亮,枕木下的碎石发出阵阵恶心的味道,铁路两旁叫不出名的红花绿树争先开放。两旁的水沟里,饮料瓶子,方便饭盒,面盒,各种叉子勺子让这个小山村的小伙子新奇不已。

  刘二帅之前在老家连可乐都很少看到,所以他一会捡个水瓶,一会捡个饭盒,看见什么好看就捡起来看一看瞧一瞧,长这么大第一次看见这么么新奇玩意,心情也开朗起来了。走过两座山又过了三座桥,出了黑漆漆的隧道,隐隐约约能看见前方的庆华火车站了。

  呜、呜……轰隆、轰隆……

  刘二帅转身一看,吓出一身汗,一辆蒸汽机火车从隧道口一路冒着浓烟狂奔而来,

  呜、呜、轰隆轰隆……

  五十米、三十米、十米……

  刘二帅后脚刚跑下碎石,一不小心摔倒在地,而下一秒火车发出那震耳欲聋的喇叭声,夹杂着滚滚浓烟呼啸而过

  大楷过了一分钟,浓烟散尽。刘二帅两腿发软,连站几次都没有站稳,他坐在地上,赶紧看看自己有没有缺胳膊少腿,确定自己完好无损才放心。

  他娘滴今天是什么日子,差点就挂这里了!难道是今日不死必有后福?刘二帅自言自语。

  走到庆华火车站已经十一点多了,摸了摸口袋里还有十二块钱,刚走到售票窗口想了想又转了回来,直接来到到露天站台跟随人群等着去重庆的火车进站。

  刘二帅还记得六岁的时候跟随爸妈去重庆玩过一次,

当时的情景历历在目,最让他难忘的是在车座下面爬来爬去的捡钱,一分两分五分的,最后用他捡的钱还买了两只雪糕。刘二帅想到这里心里美滋滋的

  望着站台上形形色色的人群,刘二帅心里一点都没有底,UU看书 www.uukanshu.com出了知道他爸在重庆沙坪坝一中附近的工地上班,其他一无所知

  刘二帅看看自己土不拉几的裤子,拍了拍身上的飞尘,走到旁边一位露天理发师旁,对着镜子看了看,清秀俊雅的脸庞,浓眉大眼,气宇昂扬,呀!好像胡子长多了刘二帅在那自言自语。

  理发吗,小兄弟?旁边的理发师连忙问到

  不用了刘二帅听到问话赶紧离开,花了一块钱在站台上买了两个包子大口吃了起来。

  突然一位带个墨镜,腋窝下面夹着皮包,穿着打扮很像一位成功人士的小伙子来到了刘二帅旁边左看看右瞧瞧,然后向旁边一位穿着讲究,肩上还挂着一个女士肩包正专注看书的中年大叔走去。

  这一切都没人在意因为车站来来往往的人无记其数,但是刘二帅却发现了猫腻,他感觉这个人不像好人,于是也跟了过去。

  老师有火吗?借个火呗,忘带火了,这时,看书的大叔边上一个中年男人借问到。

  看书的大叔从口袋掏出火机递了过去,旁边的小伙子趁机挨着挎包,手指轻轻一抠从挎包里夹出一个女士钱包正准备递给身后走来的老大爷,这一切刘二帅都看在眼里恨在心里。

  爸,你钱包掉地上了!说时迟那时快,刘二帅大声的朝中年大叔喊到。(友友们有票的支持一下呗,喜欢记得收藏起来吧)

  中年大叔转头的同时只听见砰的一声什么东西掉地上了,戴眼镜的那个小伙子,朝刘二帅恶狠狠的竖起小指头朝人多的地方走去,临走前还放下狠话:你给老子小心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