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龙山二帅

首页

跟妈妈赛跑

  六月即将结束,七月将要来临,刘二帅坐在教室里的椅子上呆呆地看着手里刚刚发下来的外语月考试卷,得分栏写着刺眼醒目的36分,虽然说他妈妈个字不识,但这几个数字还是认得的。

  刘二帅心里清楚得很,这36分多半都是选择题蒙对的!沉思片刻,刘二帅拿出包里的红笔,直接将36分改成了86分,还暗自得意沾沾自喜。

  刘二帅在班里的几个好哥们成绩都是数一数二的!嘿嘿(倒数)连老师都懒得问原因了,明知故问何必多此一举。老师在讲台上讲课,刘二帅哥几个在下面说说笑笑,完全没听清楚老师讲的什么。

  这时,下课铃声响起,刘二帅哥几个立刻精神抖擞,收拾好学习用具等待老师最后一句“下课。

  时间终究还是逃不脱这一刻的到来,老师依依不舍的说到:“同学们,下课吧,回家好好看看为什么出错,实在不会的明天过来问我”

  起立敬礼,班长说到。老师再见!同学们话音未落刘二帅一群早冲出教室门口不见了人影。

  老大在这儿等你,朱义明远远的看见刘二帅出来了便吆喝一声,

  刘二帅看到朱义明跟韩雪琴在校门口等着自己,于是告别哥几个向朱义明他们走去。

  刘二帅轻轻扯了扯韩雪琴的马尾辫说到:小美女走啦。

  朱义明暗自嘲讽到:哼哼,老大重色轻友,我叫你都不理我。

  滚一边去吧,刘二帅跟韩雪琴不约而同的说笑到,两人笑笑不语一路前行。

  你看看,连语气都是一样一样的,朱义明身心俱疲的回到。

  韩雪琴,这周末去镇上逛街吗?我妈说家里没钱花了,准备打米叫我一起背去镇上卖,刘二帅深情的看着韩雪琴的眼睛追问到。

  老大我陪你一起去,我帮你背米。还没等韩雪琴回答,走在后边的朱义明笑着抢先一步回答到。

  我还不知道有没有时间啊,这周末我外婆要来我家帮忙浇地,我还得帮做做饭噢。再说去镇里十公里小路走的我脚疼,要不你们先去吧,不用等我。我要是能去,就去市场找你们,韩雪琴面带遗憾细声轻语的说到。

  谈话间又到彼此分路的时候了,彼此道别后,韩雪琴偷偷瞄向刘二帅,扭过头拔腿快步向她们家院坝走去。生怕被人发现自己脸红的样子。

  她最近很是纳闷,不知为什么从小学三年级认识刘二帅到现在,相互之间都是再熟悉不过的了。为什么最近看见刘二帅总是脸红,甚至很是期待每天都能跟他一起上学,难道是我喜欢上他了?韩雪琴越想越害羞,越想越脸红……(书友们有票的帮忙投票下,你的支持就是我的动力谢谢)

  雪琴,雪琴,过来帮妈妈把豆子泡进桶里,把柴锅里的猪食提去猪圈(养猪的地方)喂猪,我去割背猪草回来。韩雪琴妈妈见女儿回来了立刻吩咐到。

  啊,妈,你说什么?韩雪琴不好意思的问到。

  闺女啊,你一天在想啥呢?这么近跟你说话你还当耳边风了?跟你说把豆子泡起来,明天外婆来了推豆腐。然后把猪喂了做作业,韩雪琴妈妈背着背篓,手里拿着镰刀来到院坝里又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快步向菜地走去。

  韩雪琴不敢再多想,放下书包立刻行动起来,这一切都是那么熟练而又自然。

  刘二帅刚回到家,他妈正在院坝晒花生,她一边扒拉花生一边问:二帅听说今天月考了?你考了多少分?

  刘二帅从地上抓起一把花生,一边吃一边从书包里掏出外语试卷,得意的跟他妈说到:妈这回考试,题老难做了,班里最高分才96分。而我你看看!

  刘二帅一边说一边得意的在他妈妈面前抖动试卷。

  刘二帅的妈妈放下手里的活,在身上擦了擦手,接过试卷只看见一串串符号字母。反正也看不懂。只看到卷尾写着个98,开心的叫到:也98分′难道你是第一名吗?

  刘二帅妈妈脸上流露出了难得一见的喜悦,说实话他妈妈幼儿园门口都没进过,能认识几个数字都是毛爷爷的功劳。

  妈,你,你拿反了!刘二帅难为情的说到。

  86也不错嘛,比上次进步不少啊,上次不是才考55嘛?儿啊?你也不要怪妈妈狠心打你。我也不想你以后没有出息,跟我一样口朝黄土背朝天,起的比鸡早睡得比狗晚。一边说一边还忙着手里的活。

  二帅啊你去把灶台前的腊肉取一块下来煮了给你们补补身体,用屋檐下的干柴块生火,你好写作业把米淘锑锅里,切两根红薯在里面,厨房里有两个红萝卜煮肉里面。记得一会去公房坝(村集体的晒坝)收花生哦,我去栽白菜割猪草。

  刘二帅妈妈说完,起身就去拿屋檐下的锄头,背起台阶上的背篓不一会儿就消失于二帅的视野范围。

  这一切对于刘二帅来说都是家常便饭。早已习以为常了,卸下书包去到里屋。二狗正在写作业,见哥哥回来便说到,哥哥这道题我不会做,能不能教教我?

  9乘6这么简单的都不会?你上课干嘛去了?爬皂角树去了吗?咱们家就指望你了,你可不要拖后腿。刘二帅拿过来二狗手里的铅笔写下答案不耐烦的说到。

  我去煮肉,一会还去收花生,你做完赶紧来烧火,刘二帅说完朝厨房走去。只听后面二狗嗯嗯应了两声。

  刘二帅取下黑不溜秋的腊肉往锅里一扔,盛水生火一连洗了三遍,再看看水缸里面没有水了。赶紧挑起水桶去到离家两百多米的山沟沟挑水,切好萝卜,下好米,忙完这一切刘二帅已经满头大汗,准备去村西的鱼塘洗个澡然后顺便收花生。

  做完这一切刘二帅叫来二狗,叮嘱二狗锑锅的水煮干就不烧火了。二狗唯命是从,一点不敢含糊,认认真真的烧火,刘二帅这才放心的朝村西的鱼塘走去。翻过一个小坡走过两跟田坎穿过一片竹林,鱼塘已经出现在刘二帅面前。

  也今天怎么回事鱼塘边上人头涌动,仿佛还听到了抽水机的哄鸣声,刘二帅对感兴趣的东西可以忘乎所以。他快步来到鱼塘边,刘老伯,张三,王二麻子,正在快抽完一半的鱼塘里吃力地拉着渔网,看着水里鱼头涌动,

沾满泥水的脸上洋溢出难得的笑容。

  塘坎上欢声笑语,一会这里有条好大,一会那里有条好长,大家指指点点,就连手里抱着孙子的柳大娘、撑着拐杖的刘瘸子都来看热闹了。除了有人过生日,村里难得这么热闹了。

  刘二帅不管三七二十一把凉鞋往草丛边上一丢,找了一块水已经抽干的地方纵身一跳,双脚陷进去一尺深,吃力的迈向一旁跳动的水坑。

  刘叔,把你旁边的桶给我扔过来,刘二帅对着塘坎上的刘瘸子大声喊到。

  刘瘸子回应到:小帅啊,莫去弄,弄脏衣服回去又要挨骂哦。

  没事刘叔你扔下来嘛,刘二帅说话间收获满满。一手抓着一条巴掌大的鲫鱼朝刘瘸子缓慢移动。

  也,兄弟!伸手不错嘛,晚上来我家吃鱼哈,你嫂子做的酸菜鱼那是除了名的香哦!哈哈!你嫂子想你了,今晚来不来嘛……王二麻子挑逗的话语,惹得塘坎上的人哈哈大笑。原来过两天就是王二麻子他爹六十大寿,自己家的鱼办酒席又可以节约一大笔钱了。

  不去,锅巴不好吃啊,刘二帅脸冒红晕的回应到,走到塘边顺手将鱼丢进刘瘸子递过来的桶里。

  忙活一阵子,刘二帅看看天,晚霞红闫,太阳早已落山,鱼塘边也只剩下主人家在挑鱼跟清洗渔具。王二麻子一家挑了三十几条大草鱼跟几条鲫鱼,余下的又放回鱼塘了。

  麻哥我先走了,后天去你家坐席去,刘二帅抓起地上的鞋子边说边跑,连脚都顾不得洗,一路踉踉跄跄穿上鞋朝公房坝跑去。他已经感觉到了不妙,刚刚只顾抓鱼,妈妈叫他收花生的事他早忘记了

  二娃子,二娃子,还没等他跑到地方就听见他妈妈大声喊到,他深深知道,一旦他妈叫他小名,那他非死即伤。

  嗯,嗯,刘二帅一边跑一边大声回答到。刚跑到公房坝就远远看见他妈妈手里拿着爪耙(竹子做的)气势汹汹骂骂咧咧地朝自己快步走来。UU看书 www.uukanshu.com

  刘二帅赶紧往箩筐里装花生,只见他妈快到跟前时,恶狠狠地骂到:你个短命鬼啊都几点了,你硬是要把我气死,你个收账的。扬起爪耙就开打。

  刘二帅见势不妙,扔下手里的戳箕(竹子编织物)撒腿就跑。

  妈妈莫打了,下次不敢了,刘二帅一边往坡下跑,一边回头张望紧追不舍的妈妈气喘吁吁的说到。

  你有本事你就不要跑,看我今天不打断你的腿,你个短命鬼$&#^O^……(省略一万字)他妈妈一边追一边气急败坏的骂到,

  不要看他妈个子不高跑起来还真快,刘二帅离他妈只有二十来米的距离一个在后面凶狠叫骂,一个在前面跪地求饶。

  转眼之间,刘二帅被他妈追着爬坡上坎,左顾右盼跑了快两公里,两人始终就差一点点。夜幕降临,月光星河挥洒蓝天之上,山河倒影,犹如美丽的画卷,但是刘二帅哪有心情想这些(新人报道,请多关照,有票的友友支持一下,谢谢)

  见他妈妈已经停下来气喘呼呼,刘二帅也停了下来驻足观望。

  短命鬼,莫跑了啊,回去给我认个错保证不打你。刘二帅妈妈上气不接下气的一边走一边说。

  刘二帅信以为真,不再打算逃跑,回去认个错得了。

  刘二帅放下戒备,真的不打我了吗?刘二帅天真的问到

  嗯,不打你,不打你我就不叫人,刘二帅妈妈走到跟前扬起爪耙一下打了过去(谢谢友友的支持)下章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