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龙山二帅

首页

挨打

  二帅,二帅,今天周六不上学,一会你起来做饭哦,我去龙家坡(地名)给玉米除草浇水,你不要睡过头了哈。

  二帅的妈妈站在高脚木床旁边,手里拿着楠竹扁担,望着被窝里熟睡中的刘二帅大声喊到。

  天刚蒙蒙亮二帅妈妈便要出去干活了。

  说话的正是刘二帅的妈妈,三十多岁,一米五六,典型的南方村姑。性格泼辣,小个子大眼睛双眼皮配马尾辫。一件红花的确凉衬衫搭配踩脚裤,一双解放鞋略显精明能干。

  嗯嗯,知道了。刘二帅朦胧中听见妈妈在叫自己,随口回应到。刘二帅打开灯,揉揉眼睛左盼右顾,却只听见关门的嘎吱声。

  刘二帅见妈妈走了,看看床头柜上闹钟还不到五点半,再看看床上另一头小自己五岁的小胖弟弟刘二狗,还不停的打着呼噜。

  刘二帅把闹铃关掉,随手一扔继续蒙头大睡,闹钟顺势倒在床头柜上,只听见闹钟发出滴答滴答的响声。不一会儿刘二帅便进入了梦乡。

  时间飞逝,太阳不知什么时候都晒屁股了,七月的太阳,早上也不亚于秋季的中午,对于睡觉的人,烦人的知鸟声更是一种煎熬。

  哎哟啊,睡梦中的刘二帅猛的从床上爬起来,只见他妈妈左手里端着个洋锡盆,右手拿着个大汤勺气冲冲的朝刘二帅骂到“你个短命鬼都9点了还没起来,我这辈子就该命苦养你,鱼塘没长盖子你咋不跳下去”。

  说话间又是一勺朝刘二帅腿上狠狠打去。

  有本事你就打死我吧,刚过十三岁不久的刘二帅强忍巨疼大声向他妈妈吼到。

  “你个短命鬼”骨头长硬了学会顶嘴了,碰碰碰又是狠狠的几下。吓得旁边的刘二狗赶紧爬下床,踏上拖鞋向隔壁的厨房跑去。

  刘二狗还不够灶台高,熟练的搭跟凳子,开始洗锅生火做饭,虽然之前只会烧火,但他心理很清楚,妈妈恨不得自己能下地干活了呢。

  二狗你生火,妈妈洗锅。刘二帅妈妈已经骂骂咧咧的来到厨房,看见刘二狗很是懂事,气也消了不少,轻声对刘二狗说到”。

  还在床上坐着的刘二帅见妈妈已经去了厨房,强忍巨疼,轻轻扒拉下裤子,只见腿上一个碗口大的红太阳,刘二帅又躺了下去,眼里满是伤心的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流。默默回忆着这些年来受过的各种打骂就像家常便饭。自打开始记事起只要有他妈妈在家的日子几乎都是噩梦。越想越觉得自己是捡回来的,越想越难受,眼睛模糊泪水打湿了枕头,这样的情景他已经记不清有多少次了,而这一次刘二狗下定决心要离开这个地方,去哪里他也不知道,他只想去一个再也不用提心吊胆过日子的地方。刘二帅在心理默默盘算着这一切。

  短命鬼,起来吃饭了,你还要我养你到八十岁吗?是我上辈子欠你的。

  不知过了多久,刘二帅的妈妈端着一碗红薯饭来到刘二帅床边,边吃边骂。骂完解气的走出了房间,坐在院坝的台阶上夹起碗里的咸萝卜条边吃边与邻居闲聊起来。

  哥哥:哥哥起来吃饭了,不然一会妈妈又来打你了。

  刘二狗幼嫩的小手端着一碗饭瞪着眼望向还在床上泣不成声的哥哥小声说到”。

  刘二帅用衣角擦了擦眼对弟弟刘二狗说到:“我不吃你吃吧我不饿。说摆便起床来到写字台做作业。

  自从刘二帅上初中以来,考试能及格的时候屈指可数。刘二帅对学习一点都没有兴趣,但是出了学习好像什么他都感兴趣样,老师在讲台上讲他的,刘二帅就在下面画,人物素描,机械设计,花鸟虫鱼应有尽有百画不厌。时间长了老师也不管了,所以做作业也只是应付他妈而已。

  刘二帅的妈妈吃完饭,背着背篓,进到屋里看见刘二帅在做作业也就没有再骂了,放下背篓装进一袋化肥,轻易而举背起来转身离开向山里的玉米地走去。

  刘二帅妈妈前脚刚走,便叫上弟弟刘二狗去田坝缺口捞鱼,对于刘二帅来说,捞鱼可以带来无限的快乐,也可以忘记一切不愉快的事。

  刘二帅带上爷爷给他专门编的小竹戳箕,弟弟提着小桶一前一后,朝村头的稻田走去。

  二帅婆婆正在院坝里晒花生,看到刘二帅带着二狗朝村头走去便问到“:二帅,你们干啥去,来婆婆给你花生吃。婆婆面带微笑摸摸二帅的头,往二帅跟二狗口袋里塞满了花生”。

  婆婆叮嘱到:去玩吧注意安全,不要去水深的地方哦,要早点回来哦,不然你妈又要打你了。说话间两人早跑远了,只听到两人嗯嗯回应声。

  刘二帅跟二狗来到田野,已近中午,华蓥山的小山村,太阳火辣辣地照射大地,梯田里禾苗绿油油一片随风飘摇,犹如海浪一般。不远处树林里鸟语花香,稻田里蛙声四起,叫不出名的蝴蝶时不时从田间飞过,宛如画中世界。

  这一切,刘二帅早习以为常,司空见惯,只要能捞着大鱼比挨打都过瘾,这也是能给他带来快乐的唯一捷径。

  弟弟你就在田坎上等着我,

一会给你捞最大的鱼好吧。

  说话间刘二帅已经脱掉裤子衣服,就剩下裤衩下到稻田流水的缺口处开始捞鱼。因为经常下大雨,每块田的流水口处早已冲出来一个大坑,深的地方都有一米多呢。

  对于刘二帅来说,只要有鱼那就不是问题,娴熟的动作,专注的眼神,不一会儿功夫就捞上来十来条三指大的鲫鱼。

  哥哥:快看我也摸着一条,不知啥时候二狗已经光屁股站在水坑边,脸上身上到处都是泥巴,手里还拿着一条快要断气的黄鳝,开心的向刘二帅喊到!

  两人你看看我,我指指你,开心的笑了起来。二狗我给你洗洗,说话间刘二帅用手往二狗身上刨水,两人打起了水仗。

  两人肚子都咕噜噜叫唤了,UU看书 www.uukanshu.com刘二帅看看天,太阳已经快下山了。想想妈妈快回家了,抓紧拉起二狗上到田坎上,这时才发现衣服裤子都被刚刚玩水时弄湿了还没干,心理盘算着到晚上又免不了一场毒打。

  兄弟俩回到家,见妈妈还没回来,刘二帅找来竹排绑在腰间跟腿上,心理暗自得意,嘿嘿想打我没门哈哈,兄弟俩开心地笑了

  正当这时,刘二帅妈妈背着一背喽猪草满头大汗,蹲坐在院坝的梯坎上大声吼到:“你两个给我跪下来,刘二帅妈妈放下背篓,看见院坝里桶里的鱼,再看看刘二帅俩兄弟身上没干的衣服”顺手捡起一根棍子朝刘二帅腿上招呼。

  刘二帅假装疼的不行赶紧哀嚎求饶,妈妈我下次不去了,你饶了我吧。

  只听又是几下哗哗响。

  不敢了?你啥时候能长记心?三天不打你要上房揭瓦?你俩赶紧换完衣服来烧火做饭,刘二帅妈妈怒火冲天的吼到!一顿训斥后开始忙活晚饭猪食。

  吃完饭已经是晚上九点了,刘二帅跟二狗洗完脸脚很快进入了梦乡。而刘二帅妈妈每天都要洗衣服做饭喂猪种庄稼,每天都要忙到深夜,起早摸黑只为给这个家过得更好。刘二帅爸爸在重庆工地干活,家里的一切都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忙完这一切已经十点过了,刘二帅妈妈独自坐在院坝的台阶上,仰望星空,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一脸茫然若失,似乎早已厌倦了这样的生活,无奈长叹。(各位书友们觉得好的感谢你的推荐票,你的支持就是我写下去的动力,谢谢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