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龙山二帅

首页

爱恨情仇

  你真不记得我了吗?你真是贵人多忘事啊?还是我入不了你的法眼,女孩生气了。

  噢,是你啊,今天庆华火车站?见过对吗?刘二帅不好意思的说到。

  是啊,还不快叫姐,嘿嘿女孩说完微微一笑很倾城,两个小酒窝都出来了。

  刘二帅再一次仔细打量一番,眼前美丽动人的小姐姐,一条粉红长裙,皓齿明眸,睫毛湾湾,一双美丽动人的双眼皮,娇如秋月,秀色可餐,微微隆起的胸部让人想入妃妃……

  啊,你个色狼,小美女看到刘二帅的眼神,正在打量不该看的地方,赶紧用手唔住胸部红着脸小声说到。

  听到骂声,刘二帅赶紧回过神来,惊慌失措的说到: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看的,就是不小心看到了!

  啊,你看到啥了,你个小色狼。女孩娇羞不已的问到?

  刘二帅越说越乱:我,我啥都没看到,我发誓,我,我不是故意的,就是不小心看到的,我什么都没有看。

  哈哈砍不断理还乱(你们帮忙分析一下到底有没有看)

  女人不讲理起来说啥都没用。

  你就是看了,你非礼我,你是高一新生吧?我要去找你班主任。美女偷偷笑着说到。

  除非!

  除非什么?刘二帅赶紧接过话来。

  除非你把我的裙子洗干净,我再考虑要不要告诉你们班主任。说话间她指着刚刚被球弄脏的地方。

  好!刘二帅深怕她变卦,不假思索,直接就答应了她的要求。

  后来又想想不对劲,这怎么洗啊,她是女的,于是说到:姐姐能不能……

  不能,美女没等刘二帅说完直接把他的话堵了回去。

  你在这里等我一会,不许跑!否则后果很严重,看来美女真的把他当成学弟了。说话间她已经偷笑着向两百米外的女生宿舍快步走去。

  等了一会不见美女出来,刘二帅坐在长椅上,看着手里的球自言自语:哎今天是怎么啦,真倒霉,连呸三下,都怪你,你个扫把星!

  你,你敢骂我?你看我怎么收拾你,不知何时美女已经站在刘二帅面前了。

  刘二帅听到美女声音吓得赶紧站了起来解释:同学,我……

  叫姐,美女打断他的话,说完直接把裙子放在刘二帅手腕上,他以为刚刚刘二帅是在骂她,还别说她生气的样子更加楚楚动人。

  明天这个时候在这里我来取,不能用洗衣机,必须手洗。放下一句话,转过身头也不回就走了。

  刘二帅对着远去的背影大声喊到,姐姐我没骂你,我骂的球。

  刘二帅隐隐约约听到远处传来一句,你才像个球,你个瓜娃子……

  哎这下真的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刘二帅摇摇头叹息道

  这时旁边打球的两位同学笑着走了过来,羡慕嫉妒恨的说笑到:同学你女朋友不错啊,

  哈哈,看着刘二帅手腕上的裙子笑着说:也,还要给马子洗衣服啊?看来是个耙耳朵。

  刘二帅没有理会他们,看见前面不远处的草地上有张干净的重庆日报,于是捡起来裹好裙子,径直向工棚走过去。

  回到工棚,空无一人,他们都去隔壁打牌去了,只听到隔壁喧闹嬉笑声。

  这回你要先出一对,我们肯定赢了……

  怎么可能,他有一对二,手里还有一对老K……

  继续,继续,钱都拿了还有啥子争事。

  众人你一句我一句喋喋不休

  刘二帅拿出床下洗澡用的油漆桶把裙子放了进去,走出工棚左看看右瞧瞧。看到最边上的工棚对面,游泳馆的墙角上有个水龙头,于是赶紧走了过去

  害怕别人看见桶里的裙子,惊慌失措的样子真像个贼。

  接好水快步走进工棚关好门,用手揉了揉,搓了搓……

  桶里的衣服散发出淡淡的香水味,刘二帅第一次给女生洗衣服,羞答答的脸上顿时浮现红晕,赶紧拿起凳子上的香皂对着被球弄脏的地方抹了抹,使劲揉了揉,透了透水仔细看了看,感觉差不多了,擦擦额头上的冷汗。

  刘二帅在钢管架上找了一个衣架提着桶向工棚的西头空地跑去,正好有根工友晾衣服的铁丝三三两两的晾着几件工人的衣服

  刘二帅害怕别人发现,决定晾在工友的衣服旁边,明天早上天不亮就起来收,这样就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把衣服还回去了

  微风拂过刘二帅感觉凉爽极了,心情顿时好了起来。

  你总是心太软,心太软,,把所有问题都自己扛、相爱总是简单,相处太难,我知道你根本没那么坚强……刘二帅又得意的哼着那首流行歌曲回到了工棚。

  不知何时,风越来越大了,天空中划过一道弧线飘向远方,只听到轰隆隆一声巨响。

  打雷了,要下雨了,赶紧出来收衣服哦,一位穿着裤衩的工人大喊大叫。

  几位工友都起来收走了自己的衣服,铁丝上就剩下一条美丽的裙子随风飘扬。

  而刘二帅因为想事太多刚睡不久,此时却鼾声如雷,真应了那句老话,雷都打不醒。

  雨点猛烈的撞击着工棚顶上的铁皮,哗哗着响,电闪雷鸣过后,很快又恢复平静,只剩下美丽的红裙孤零零的随风飘零

  天刚蒙蒙亮,刘二帅的生物钟已经将他强行敲醒,在家每天都是这个时候起来做饭吃

  刘二帅看看身边,他爸已经起床不知去哪里了,再看看他大舅还在睡觉,于是悄悄下床走出工棚去看看裙子干了没有。

  见四处无人,

刘二帅将手在身上擦了擦生怕把裙子弄脏了,摸了摸裙子怎么还没干呢?

  不对啊,七月的天气,按说不应该啊?

  刘二帅偷偷取下裙子,决定先拿回去藏起来再想办法。他把裙子藏在怀里,快步进屋悄悄放进了床下的油漆桶里,顺手把桶往里面推了推,这才放下心来又躺了下去

  刚躺床上不久,他爸就从外面进来了,手里提着油条豆浆包子稀饭。

  白真、刘二帅起来吃饭了,

  刘二帅他爸喊了两声,他把吃的放在模板做的桌子上,弯下身去拿桶接水洗脸

  突然一脸疑惑看着床上的刘二帅问到:这桶里面啷个有条女娃儿的裙子嘛?

  我啷个晓得嘛,是不是大舅收错了嘛刘二帅假装跟自己没关系似的回答说。

  我眼睛再瞎吗?也不可能裙子跟裤子都分不清了啥。再说了我们这里除了煮饭的大娘也没得别的女人。

  他大舅笑嘻嘻的一边说一边提起裙子看了看。还是一条不错的裙子啊挺漂亮嘛,说完望着刘二帅等待结果。

  哦那都不晓得我就提出去扔垃圾桶了,话没落音刘二帅赶紧抢先回答到:“别扔,那么漂亮的裙子扔了可惜了。

  难道你要穿吗?他大舅笑着说到

  刘二帅夺过他手里的裙子索性直接挂在棚顶的钢管架子上,UU看书 www.uukanshu.com理直气壮的说道这是我昨晚捡回来的,不知道谁的裙子给风吹跑了

  他大舅想想可能也是,昨晚风吹的还不小。

  大家吃完早餐又开始一天的辛勤付出,刘二帅重复做作昨天的事,今天感觉轻松多了,一有空就聚精会神的看着他爸贴砖的动作以及方法。

  小娃儿你多大了?一位穿着西装革履,头戴红帽的中年男人看着刘二帅问到。

  刘二帅吓得不敢说话地看着他爸。

  老刘这是你家少爷吗?中年男人看着刘二帅他爸笑问到。

  嗯,他一个人跑来的,叫他回去读书他不想读了要来跟我干活。

  何总没得钱用了哦,好久借钱呢,家里打电话也没得钱花了。

  刘二帅他爸一边挥舞着手里的小灰铲一边说到。

  再过几天嘛,外墙砖贴完就可以拿一笔进度款了,放心吧老刘。说完何总就下了楼

  爸这干一天好多钱嘛,刘二帅好奇问到。

  一天三十六块钱,小工二十块钱,你看累不累嘛,他爸耐心的说着

  中午吃饭时间,刘二帅趁他爸跟他大舅打饭的时候跑回宿舍把裙子找来一个干净的塑料袋装进了书包,准备晚上拿去还给那位美女姐姐,顺手把书包藏到了床上的单被下,等待他爸端饭回来。

  (友友们现在是早上一点,为了多更新一点我拼了希望你们喜欢,记得收藏一下哦,有票票的友友给个支持谢谢)

  本章故事情节纯属虚构老婆看到不要生气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