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的成长历险记

首页

第2章 我的爸爸

  小时候,我最怕写的作文题目就是“我的爸爸”,因为我真的不知道该如何下笔,说起来这会是一个十分可怕的故事,希望你们能有足够的心理准备。我的爸爸,曾是一名军人。退伍后,被分配到镇上的国企上班,应该算是非常稳定的职业吧。可我爸交了一堆损友,也就是所谓的狐朋狗友,这些人基本不干好事,聚一块无非就是抽烟、喝酒、赌博、酒后闹事。在我的印象中,和我爸说话的次数屈指可数,这也导致了我性格当中缺乏男子气概,日后会给我带来重大负面影响吧。我有时会想,我同学的爸爸都很顾家,努力工作的同时也想方设法让家里过地更幸福,为什么我的爸爸偏偏相反,一个月在家的次数屈指可数,每次回到家不是半夜喝醉自己跌跌撞撞地爬回亦或是被那些损友们抬回,再就是没钱了回来找我妈要钱花。每到过年的时候,家家户户都聚在一块庆祝新年,而我家则是被追债的人追上门讨债,辛苦一年好不容易攒的积蓄,就这样拿去给他还赌债,有时我一百块钱的学费都拿不出来,我真是气得直咬牙,我怎么会有这样的爸爸。我当时真的想不明白,但当时还小,只能目睹这些事情的一次次发生,在我童年的幼小心灵里留下了巨大的伤疤。如果我的爸爸仅是上面描述的那样,那我可得烧香拜佛表示感谢了,你们可能会纳闷:天哪,就这样还没完,那这还是人吗?我很无奈地表示,是的,他不仅是人,还是一个十足的大恶人。我犹豫了很久,才敢动笔写接下来的内容,因为这实在是一件极其恐怖的事情,会伴随我接下来的漫长人生。一般嗜酒、爱赌的男人,大多都喜欢干一件事:家暴。在我人生的前二十多年里,我目睹了无数次的家暴,每次听到刺耳的尖叫声、东西砸碎落地的爆裂声、疯狗般的咆哮声,我的精神都会顷刻间崩溃。我的妈妈曾无数次地离家出走,曾无数次吵闹着要和我的爸爸离婚,也曾无数次地对我爸失望透顶,但由于女性的懦弱,收入的低微,为了将我抚养长大成人,我的妈妈二十多年来一直在忍受我那禽兽般的爸爸,我的妈妈是一个伟大的母亲,我很爱她。

  小时候,每当家暴发生之时,我便会一个人搬上一个小板凳,走到阳台,关上门,坐在小板凳上,撕心裂肺地痛哭。因为家暴的声音对于一个孩子来说,实在是顶级的恐怖,做梦梦到都会吓醒,全身冒冷汗。有时家暴发生在夏天,一个人坐在板凳上伤心流泪不说,还有无数只蚊子在品尝着你新鲜的血液,裸露的皮肤没有一块是完好的,然而幼年的我对此竟然感到麻木了……

  很难想象,我现在竟然能将这些童年的阴影清晰地描述出来,在当时简直是地狱般的存在,时间也许真的是一剂良药,可以帮你抚平一些伤疤,忘掉一些痛苦,但童年的可怕回忆,只怕余生都会用来弥补这些遗憾吧。我很羡慕那些童年过的很幸福的人,因为他们接下来的人生中无论遇到怎样的困难,只要一想到童年的美好回忆,整个人都会感到很幸福。而对我来说,却是一件难以启齿的家丑。

  我爷爷奶奶有五个孩子——我大姑、二姑、大伯、我爸、小姑。她们五个人都有一个共同点:脾气都不太好。除此之外,我爸就是一个奇葩。我花了二十多年才想明白,为什么他会是如此的与众不同、惊世骇俗,其实原因很简单:他是我见过最自私的人。一般来说,在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家里有五个孩子,能顺利长大成人就已很不容易了,自然兄弟姐妹们之间的感情都十分要好,毕竟都是穿着一个裤衩长大的嘛,可我爸偏不,不成为特例绝不罢休。其实我有设身处地的为他想过,估摸着是因为他是家里最小的儿子,所以父母、哥哥姐姐们都会宠着他,从小也没吃太多的苦,自然不知道体谅他人,再加上成年后发生了一件事情,导致他更加自私吧。这件事其实我挺能理解的,但作为当事人的我爸,可能非常难受吧。上世纪八十年代,我爷爷即将光荣地正式退休了,在当时的国企体制里,一名正式员工退休,他的职位可以由家里的一位孩子顶替(一般来说是儿子,别问我为什么,反正我不重男轻女)。我爷爷有两个儿子,一个是我大伯,一个是我爸。我大伯比我爸大两岁,很自然地我爷爷就把这个职位留给我大伯了。按照人之常情,这确实没什么好说的,但在当时,国企正式员工,那可是一个铁饭碗,很多人梦寐以求都得不到。那个年代,男人想找份好工作,主要有两种方式:一种是努力读书,考上好的学校后出来包分配工作;另一种就是去当兵。应该都不用我说,你们也知道哪一种更轻松,让你去做脑力劳动和去搬砖,你选哪种?正常人当然会选前者,如果你选后者,那你需要去精神病院给医生瞧瞧,慢走不送。可惜啊,我爸不是个读书的料,勉强读完了高中就无法继续了。我爷爷留下来的铁饭碗,如果是我,我也会想要,但无奈只有一个,于情于理都是我大伯的,但我爷爷偏偏喜欢搞事情,竟当着全家人的面说打算把这个职位留给我爸。这下我爸可高兴坏了,我大伯则抑郁了。仔细想想,我爷爷做这个考虑,大概是因为从小就溺爱小儿子吧,长大了怕他受苦,就让大儿子去替他受苦。如果事情这样发展的话(我怎么如此不乐意说这句话),也许我就不是现在的我了。我大伯是一个聪明人,至少比我爸聪明吧,不知道他给了我爸什么好处,我爸竟然答应放弃这个职位去当兵了。具体我无从得知,但应该是忽悠加上糖衣炮弹吧,结果我大伯顺利顶替了我爷爷的职位,我爸去部队当了两年兵(不禁让我想到山寨版的古代皇子们争夺皇位的勾心斗角)。纸还是包不住火的,我爸从小在家可是在各种溺爱中长大,在部队里可没人溺爱它,有的只是长官们要求绝对服从的军纪和枯燥的军中生活。但两年当兵之旅还是有不少收获的,主要有两个:强健的体魄和一堆损友。前者应该很好理解,后者是什么情况呢,这得从当时的社会情况出发。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去当兵的男人无外乎有以下几种原因:一是家里实在太穷,

穷到揭不开锅了,去当兵好歹能吃饱饭活下来;二是退伍出来后国家给包分配工作,要想以后日子过得安稳舒坦点,去当兵吃两年苦似乎也值得。于是去当兵的什么样的人都有,部队里鱼龙混杂,跟我爸关系要好的战友基本上都是在家为非作歹、调皮捣蛋的,不送进部队严加管教的话,也许过不了多久就要危害社会、被关进监狱的那种败类。在部队还有军纪约束着,反正也出不来,每天规律生活也平安无事。只不过等到退伍归来后,“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这句至理名言就要发挥其强大作用了。退伍后这帮损友们被国家安排好工作后,短暂地过了一段安稳日子后,被部队压抑太久的天性终于像火山爆发一样地喷涌而出,这帮人于是经常开始约酒、吸烟、吹牛皮,进而发展到聚众赌博、打架斗殴、危害社会安定。不得不说,这帮垃圾只是在部队里换了一个精美的包装,看起来是个精美的礼物,可是当你一层层拆开后,发现里面装的就是垃圾。我妈就是这样被我爸骗到手的,当初我爸刚从部队退伍归来,整个人精神抖擞,意气风发,周围邻居家的大婶们都争先介绍自家的女孩们给我爸认识(那个年代人们对当过兵的男子都很崇拜并高度赞扬,谁让当时的社会潮流是报效国家,从军光荣呢),于是乎时间久了我爸就将魔爪伸向了我妈,小伙子当时那个勤快劲也是没谁了,每天准时跑到我妈家去干体力活,就像不知疲倦的永动机那样,一干就是大半天,当时我妈的家人(当然也包括我妈)都觉得这小伙子不错啊,勤快不说,身体还很棒,又是当过兵回来的,还给分配了国企的好工作(我爸被分配到我大伯的部门上班,和我大伯成了同事,看来这都是天意啊),时间一长,也就便宜这家伙了。可是谁知道这是一只披着羊皮的狼,UU看书 www.uukanshu.com结完婚生娃没孩子(也就是我出来了)后没过一两年,就本性暴露了,我觉得原因主要有以下几个:第一是失去部队的管制过了一段时间安逸的生活后,积压在内心最深处的劣根性得到释放;第二是每天和我大伯在一块儿上班,一个是直接顶替职位,另一个是在部队受了两年的苦才能得到职位,都是一个爹妈生的,为什么差别那么大。如果当初没有接受大哥(也就是我大伯)的糖衣炮弹,也许就不用受那么多委屈了,越想越生气,于是就将这一腔怒火发泄在报复社会(主要受害者是我妈,其次是我)。

  总体说来,虽然得知我爸的成长历程后,在某种程度上我还是能够理解他为何变成了后来的这个样子,毕竟一个巴掌拍不响嘛,事情的发展总有很多因素的左右。但是人生是一天天过出来的,至少在我人生的前二十年里,我爸给我带来了无穷无尽的阴影,这是从一个孩子的角度出发。我妈也从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走入了一个充满家庭暴力、有无尽苦难在等待着她的地狱般的生活。好的婚姻可以让女人幸福,让孩子受益,让男人成熟。坏的婚姻则是一个噩梦,最终留下的只是一片废墟罢了。我爸和我妈最终还是在我二十七岁时,经过我的不懈努力结束了这段婚姻。结束过后,我妈和我住在了E市的新房里,我妈找了份工作,每天日子都过得很安逸、快乐,虽然她没有亲口和我说过,但我想她下半辈子应该再也不会相信婚姻了。我爸则回到J镇彻底成为了一个垃圾。从此以后,我和他渐行渐远,并逐渐形同陌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