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送信的流星

首页

第17章 衣架 (17)

  食物的香气将我从梦中唤醒,我从营帐内爬起,腹部的伤口任然充斥着疼痛,但相较之前已经减缓了许多。

  小小的营帐中只要拉比一人坐在篝火前,烤着一串由几条小鱼干组成的鱼串。他似乎发现我醒了,将那串鱼肉递给了我。

  “说实话我已经很久没看见过起床这么晚的你,来尝下吧。”

  “也许是因为受伤了。”将鱼肉放进嘴里,鱼肉的香气和木炭烤制的烟熏步入咽喉夹在味蕾,也许是因为我爱烟熏味,这次拉比做的食物竟然让我感到美味。

  “怎么样我做的?”拉比睁大的眼睛看着我,那圆溜溜的眼珠充满着期待被赞扬的渴望。

  “还不错,不难吃可能是因为我喜欢烟熏味。”说完一口将剩下的鱼肉放入嘴中,进入胃里。

  拉比看见我一口将他们吃掉,脸上充满着喜悦。“还说一般般呢,哼。”随后哼着小曲,走到一边,我没有走进去不知道他在干嘛,也许在写日记吧,拉比一直都有这种习惯。

  我躺在地上看着四处不见乔伊的身影,但想了想可能是乔伊外出找食物了吧,也没有再多想不知何时又进入了梦乡。

  “你应该好好珍惜我的”

  还是那个熟悉的女人声音,她的声音说不上甜美,但却能让我感到温馨。

  “晚了,晚了。”

  “没有不晚,我们来得及。”

  “你不可以这样不要我了,你不可以!”

  不知为何我这两天总是梦见那个梦,很陌生但却又特别熟悉。

  “真是奇怪,怎么老梦这个。”

  “你醒了铁公鸡。”拉比拿着一串鱼肉看着我,从味道闻起来就知道应该是刚刚烤的,篝火烧得通红,天暗了。

  “拉比,乔伊哪去了我记得之前我就没看见过他。”

  “不知道可能是出去办了点事情。”

  听见拉比的这个回答我隐隐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急忙说道:“这鬼地方能有什么事情从早上办到晚上。”

  我的话似乎点醒了拉比。我们都意识到乔伊可能遇到了些麻烦。拉比急忙将短剑配制好,向营帐外的木门走去。

  “喂!拉比你去哪!”我大声的朝着拉比叫道,或许是因为太多用力腹部的伤口又开始隐隐作响,我用手轻抚着伤口。

  “我得去找乔伊。”

  “拜托这片鸟都不拉屎的地,你哪去找,万一你中途也遇见什么事情该怎么办?”我很担心拉比会发生什么意外。

  拉比听见我的话,停止了前进的步伐,像根木桩一样站在我面前。

  “那我们怎么办就这样等着?等个几天几夜也见不到乔伊?”

  “不要想的那么悲观好吧”

  “那你有什么特别好的办法?”拉比望着我,说实话我对此无计可施,如果我没有受伤我还能跟拉比一起去寻找乔伊,但现在的我说话声音大些就会触发伤口。

  我无奈地从衣中掏出了一根香烟,点燃起来。拉比也在我的无奈中沉默,他蹲在地上双手将头抱住,做出很伤心的表现。地上的篝火不知何时熄灭,缕缕烟气向上飞扬。

  鸦雀无声的营地就这样持续了几分钟,随着一声尖锐的声音打破了那刻的宁静。

  “喂!有人吗?有人吗!”

  拉比听见了声音,迅速了跑了出去,他看见了乔伊,此时的他闭着眼睛靠在一个人的肩上,乔伊身上的衣服被撕的粉碎,身上有些轻微的伤口,血已经干掉了贴在伤口上形成了一道道红色的干皮。而此时背着乔伊的是一个披着连帽大衣的人,体型看起不大,连帽大衣将头部给盖住了一下子看不清楚他的模样。

  “我还以为这个营地没有人呢,不过真是太好了。”一听便知道那句尖锐的声音是他的,他将乔伊放置在营地中,扭动着自己的头,发出“咔嚓”的声音。

  “乔伊!”拉比看见乔伊急忙前去查看他的情况。

  “呼吸还在没有死,只是昏了过去,你们认识他可真是太好了,我还在想怎么处理他,毕竟我可不会医治人的手段。”披着连帽大衣的人说道。

  “谢谢你,不过你在那里遇见的他。”我盯着他,要知道这片地可没什么人的出没。

  “哦是这样的,我在悬崖山下面发现了他。”

  “悬崖山吗?”

  “是的,当时我正准备上山的,当没走近多久发现石头后有血迹,我原本以为是一些从悬崖山上跌落的跳山羊的尸体,走进一看才发现是给人,可把我吓坏了。”披着连帽大衣的人将头上的帽子翻开,他的脸很消瘦但不像最初乔伊那样狼狈,轮廓分明,眼神犀利,当他盯着你时,给人一种说不出的不舒服,感觉像是被什么动物盯上一般。

  “有人的地方就是有点热,你好。我叫托索,一个猎人。”他伸出手做出了握手的友好姿势。

  “你好,我叫杰瑞,你救那个人叫乔伊,现在治疗他的是拉比,很感谢你及时的救下乔伊,我们当时还很惊慌,看见他能回来真是太好了。”我回敬着他,他的手被层层老茧给裹着,接触的那一瞬间让我觉得很不舒服,可能是因为我更喜欢皮肤稚嫩的少女打交道的原因吧。

  “真是稀奇了我很久没见到人,你们来这里是要干嘛。”托索抓弄着额头。

  “我们得去躺诺尔城。”

  “诺尔城吗?说远也不太远,说近也不近,只要传过去前方的悬崖山基本就到了诺尔城的边境了,但你们应该知道那块地方可不是商店说进就近的,我看你们这情况好像不是太好。”托索先看看扶着腹部伤口的我然后再把目光对准瘫在地上的乔伊。

  “我们可以的。”拉比急忙回应道。随后将眼光看向我。自信的点了点头。

  “我们遇见很多困难,但我们都能应付,因为我们就是流星,无论多远,无论是晴天还是黑夜我们总能划破那苍穹的天,给大地带来耀眼的光。”

  听见拉比的话我对着他笑了笑。的确呀,我们就是那存活在这片广袤大地上的流星,UU看书 www.uukanshu.com虽然短暂但总能闪耀出不同的光芒。

  “对了托索你怎么打算?”

  “我?我没想好,我应该得去诺尔城一趟买点补给顺便把这些东西卖掉。”托索将腰间宽带的一个皮包用手拍了拍,皮包发出装满东西的声音。皮包外表有些发干的血迹,我猜里面应该是托索捕获猎物的一些器官。

  “那要不我们一起去吧,正好路上多一个人照应。”

  “我想比起我,你们更需要人手的帮忙。”托索又将目光看向倒在地上的乔伊。

  “说个价钱吧。”我无奈的摇了摇头,我可是最讨厌花钱的。

  “3300贝朗,我想这个价钱应该不算贵的.”

  “3300贝朗?你去抢吗?那可是天文数字好吧,你应该便宜点。”拉比连忙回答道。

  “3000贝朗!我想这个数字应该能便宜点。”托索将声音提高了一些,想用气势让我们妥协。

  我与拉比都没有说话都在用脑子思考。

  “都要死的人了还这么挂念着钱。托索见到这情况只是将披在双肩的帽子立了起来准备戴上,向前行走

  “3000贝朗就3000贝朗,但你得保证我们这三个人都得平安到达诺尔城。”我将一个包袋向着托索丢了过去,托索接住了包袋,包袋发出钱币撞在一起的声音,沉甸甸的。

  “没问题老板。”托索接住了钱后盘腿坐在篝火前。“你们应该找点水泽草的,那玩意神的很,像这种因为外伤昏迷的人只要吃到那玩意立马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