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送信的流星

首页

第16章 衣架 (16)

  哥布林的数量很多,他们将我们层层包围着,一大片数不清火把将哥布林的数量一一显示出来,起码得有上百只了。

  我用眼神示意着拉比让他带着乔伊在我身后,找个好时机逃跑,然后手执匕首直接冲入哥布林群中,这堆哥布林的装备真是简陋,除了手中把持的石制的武器没有任何其他武装,连件像样的皮甲都没有,匕首划破一个又一个哥布林的身躯,瞬间那墨绿的丛林被鲜血染的炙红。

  随后便掏出了藏在胸间的火枪,枪口喷射的火焰将子弹从中跃起,子弹穿透了一个个哥布林的身躯,一排哥布林直接像高出落下的石头般倒在地面上,他们对我的包围圈有了一道明显的缺口,我回头看了看知道已经不见了拉比和乔伊的身影便知道他们已经逃离,我赶紧向那缺口处冲去,因为我知道如果再次被包围就很难再逃离。

  一些哥布林想立马上前堵着缺口,但我仗着自己的身高腿长,一连块的踢倒他们,回头赶紧将火枪中的子弹更换,连忙向着他们发出致命的子弹。我一直向前奔跑,后面的哥布林任然穷追不舍,我只能将身上携带的最后杀器——一枚燃烧弹投掷过去,丛林瞬间升起了熊熊大火,身后的惨叫声络绎不绝。

  我拼命的跑着,直到后面火把逐渐远离视野才找了个地方喘息。

  “真是惊险,差点被玩脱了。”我用手摸了摸背部发现了一团血迹。应该是我逃串时被哥布林投掷的石器所击打到的。,

  “早知道就在里面多穿一件皮衣的。”我点燃了一根香烟静静地靠在大石头旁。随即便动用说中的腕表给拉比发消息。

  “你们逃脱了没有。”

  拉比没有回应我的消息,可能还带着乔伊在丛林里面逃窜。

  突然身后一阵强烈的疼痛窜入了我的脑中,像是一条蛇在撕咬我的皮肉,我才知道那石器撞击的是临近腹部的地方。我站立起来不得不找些东西简单的处理下这伤口,将眼叼在嘴上,我准备站起来找点东西时,脑袋里中的画面渐渐变得苍白。

  “咚”一声,我倒在了地上。

  “已经结束了,已经结束了。”

  “我已经变了,我真的变了为什么?”

  “请你离开我的生活,我求你了。”

  那是她的声音,我永远忘不了,那是我们争吵时的片段。

  “我希望你能好好生活,已经结束了该醒了。”

  一阵水涌入我的身子,他们无穷无尽,像是要把我吞噬进去。

  “啊!”我吐了一地的水。在我眼里的是拉比还有乔伊,他们脸上均有些土尘,看得出来摔倒过的痕迹。拉比一脸委屈,眼睛是红润的像是大哭了一场,而乔伊正在河边用水瓶装水,我总算是知道了为什么我醒来为什么会吐一地的水还有会梦见被水环绕。

  “你们这是想要呛死我。”‘你们’这两字还没有脱出口,拉比便扑在了我的身上,双手环抱着我大声哭了起来。

  “铁公鸡我还以为你就这么死了呢。”

  听到这里我先是楞了一下,随后嘴部做出了微笑的动作,很开心毕竟有人会关心我。我准备用手去安抚下拉比的哭泣。

  “你死了,就没有人知道你把钱藏在那里了,我就得上街要饭了,呜呜呜。”

  “你他妈的神经病呀。”我一手推开了抱在我身上的拉比。

  “乔伊你们没有受伤吧。”

  “没有,倒是你伤的不清,要不是拉比和我找到你比较及时,你可以就流血流死了”

  “哦是吗?谢谢了。”我对着拉比和乔伊说道,拉比见我能正常交流也停止住了哭泣的脸。

  “我晕了多久。”我艰难的站起来,腹部的伤口虽然已经经过处理,但只要微微一动痛疼的感觉变会用火箭般的速度传导进我的大脑,我这人讨厌这种感觉。

  “一天吧,拉比倒是辛苦的很,昨天他可是没怎么休息过一直在照顾你。”

  我望了下拉比,拉比的脸唰的一脸变红。

  “看什么看!我只是担心你死了我就得上街要饭了。”

  “谢谢。”我冲着拉比点了一下头。

  “铁公鸡,早知道就让你死了算了。”拉比将篝火中烧制好的肉腿递给了我。

  “乔伊我们现在在哪里?”我一边啃着手中的肉腿一边用手轻轻抚摸着腹部的伤口。

  “刚刚我看了下地图,我们应该还在科罗菲斯峡谷,不过具体是那座山我倒不知道了。”

  “这个我知道,我们前方不远便是丘暗泽地,只要穿过那再从悬岸山过去就距离诺尔城不远了。”拉比举起了手说道。

  我用双眼向前望去,粗壮的树木上没有一丝树叶,地上净是淤泥的沼泽地。

  “走悬崖山吗?这有点危险。”

  “但的确这是最近的路,

我们不可能原路重返吧,再说那群哥布林可能还在寻找我们。”

  “而且估计你到了悬崖山伤口也差不多好了。”

  “我看你就是想让我早点死。”

  丘暗泽地算是科罗菲斯峡谷中比较安全的地方,因为那里寸草不生,除了少数在那里生活的鳄鱼。在那里生活的生物很少会去那里觅食,所以那也算是科罗菲斯峡谷中比较神秘的地方。

  “走吧,别浪费时间了,在外面呆的越久就越不安全。”我用力支撑着身子向前挪动,UU看书 www.uukanshu.com拉比也在一旁搀扶着我,乔伊则是拿起手中的剑观察四周的情况。

  我们很快便走进了丘暗泽地之中,跟之前预想的差不多,一路上我们除了躲避鳄鱼外没有遇见其他具有威胁到我们生命外的生物。

  不过四周都是湿漉漉的沼泽,这让我们在选择安置营地上得费了很大力气,不过好在我们终于在这片沼泽地中找到了可以暂时安置的地方,乔伊和拉比连手将我们休息的营帐和篝火搭好,本来在这片泥沼土地上我们应该住在树干上更为安全稳定,但鉴于我受伤很难爬上树,乔伊只好用四周落在沼泽上的树枝塔了一小堵木墙环绕在营帐周围。

  “哈哈真是一块袖珍的城堡,真是辛苦你了。”我拍了拍乔伊的肩。

  “没事再说了我们是专业的。”乔伊竖起了大拇指说道这话,这是拉比经常用的手势。我们都笑了。

  “对了乔伊,你变得壮实了些呀,起码我没有理由再说你是‘衣架先生’了。”现在的乔伊比第一次相见时身上的肉要多了不少。

  “都是拉比做的好吃。”乔伊将手中的大拇指转向到了拉比,拉比看见这情景一脸神气。我也微笑看着拉比,不过表情很别扭一看就知道是装的。

  当时我人都傻了,一想到拉比做的那些黑暗料理:烤焦的面包,跟苦瓜一样味道的蓝莓派就浑身起了鸡皮疙瘩。

  “我都是遇见的一些什么人呀”心理暗叹了一声。

  那晚很是安静可能是因为丘暗泽地本身就没有什么生物生活吧,我睡得很沉,又安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