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送信的流星

首页

第13章 衣架(13)

  穿过那片由雨水所组成的瀑布,来到了一个大街,街上没什么人和车辆只有那雨刷刷刷地落下溅在地上爆发出一朵朵水花。风也顺便乘着这片雨慢慢露出自己的身子,他跑,跳,跃这片雨水所接触的所有地域均有他的身影,他追赶着雨水。

  “可真是冷。”我打了个寒颤,双手环保于胸间企图将自己抱紧好暖和点。

  转过大街走向一条小巷子,路口很窄只能容许一个人的身子。

  “把路搞得这么狭窄,开个酒吧也没必要隐藏成这样,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场合。”穿过了这条狭隘的小巷子到了一个平地,前方则是一片由万千霓虹灯所组成的房屋,外表装饰的尤其发梢,紫色,粉色的灯光由地上的远光灯四处扫射,门前是两座裸着女人身子的雕像,我不是很懂艺术这些东西也叫不出这两个雕像的名字当然也欣赏不来那些所谓的艺术,不过就冲着这两雕像的外表我觉得还是比较有情趣的。拉比就蹲在一个雕像的前面双手按着自己的银白头发应该是将头发里的雨水给拨些出来,他的两边站着两个高大身躯穿着制服的保安。

  拉比好像看见了我急忙站起来双手挥动着示意方向,我摇了摇头向他靠去。

  “哟这个酒吧外面蛮花的呀外面,瞧瞧这灯光。”

  “别啰嗦了,赶紧带我进去。”

  进去之后我才反应过来这那是酒吧,明明是蹦迪的夜店,我算是知道了拉比为何不一个人进去得拉上我。里面灯光四处旋转,周围竟是一群四处摆动自己身子的人,空气中洋溢着酒和香烟的气味,大厅的中央是一块舞池两杯则是客人,他们心情好的话会往里面丢些钞票当作小费什么的,所有有些脱衣女郎在中央搔首弄姿,环境及其喧闹,我是真的不太喜欢这种嘈杂的环境,一份一秒都让我觉得难受。

  我直接走到吧台点了份啤酒随后找个角落坐下,看着拉比穿梭于人群中换作之前的他肯定也会加入这个蹦迪活动但今天不一样,他只是走进那人群中,一个个的寻找着乔伊的身影。

  “嘿先生一个人喝酒呢。”说话的是一个老头,头发很长,全身都脏兮兮的,像极了一个街角要饭的乞丐,我当时很好奇这种场合怎么能让这种身着的人进来。

  我微笑着回应他“你好先生,不知找我有什么事情?”

  “没什么,我看你一个人做着喝酒也太寂寞了,要不你给我也点份吧。”

  老头很自觉的坐在的对面,我笑了笑跟吧台服务员再要了份啤酒,就这样我两喝了起来。

  “我看你不是蒸汽城的原住民吧,从哪来的这个地方,怎么想到来这个地方?”

  “嘿你怎么知道我不是这里的人?”我将酒杯举着笑着对他说。

  “因为这个城市人很少有人会来这个地方,他太偏僻了。”

  的确这个夜店虽然里面气氛闹热,但相对于蒸汽城其他夜店相比人数相对比较少,而且地理位置确实太为偏僻,因为是南街附近,本地人都很惧怕之前的那个“拿卡的诅咒”。

  “我从南部帝国的诺尔城过来的,为什么会过来是因为工作吧。”

  “诺尔城?你们从那里来的?”老头充满笑意的脸听见这话后变得更加高兴。

  “不过我也不是诺尔城的,只是在哪里接到了工作。”

  老头摇了摇头,喝了一口酒。

  “我已经很久没有看见诺尔城的人了。”

  “老先生你是诺尔城的人吗?”

  “以前是的,不过二十年前因为一些事情就离开了。”

  “哦是这样我还想跟你打听下诺尔城的一些事情。”

  “什么事情?虽然小老头已有二十年没有看见过诺尔城了但消息我还是一直在打听的,就两那年前诺尔城新组织的部队解散这种消息我也是知道的。”

  听到这,我脑海中迅速想起乔伊的那封信里有所提到他的部队解散之类的消息。

  我连忙叫吧台的再多来两箱啤酒,老人见状脸上更是笑开了花,摸了摸自己的长发,换了一个舒适的坐姿看起来是要跟我畅谈起来。

  “你知道吗那支部队叫做银剑队,跟二十年我们部队的名字是一样的,不过结局比我们好多了。”

  “那支部队呀,你猜猜是负责干什么的吗?嘿我告诉你,是用来抓捕狼人的,那些狼人哟,真是厉害我们当时连他们长什么样子没有看见到,部队就被一阵血雾给冲散了死了很多人,当时的我害怕极了,我选择当逃兵,我跑的快,也正因我跑了所以我也回不去了。”老人似乎说到了自己的伤心处,眼中竟然丝丝银光泛起。

  “据说两年前那支部队跟我一样也是因为这种情况。”

  “很感谢你年轻人愿意听我一个流浪的老头说这么多,我没有什么可以报答你的,我这有两瓶诺尔城特产的桂花酒送你了。”说完老人从自己的蛇皮口袋中取出了两瓶泥陶放在桌上很快便消失在人群中。

  我闻闻了泥陶,里面沁满了桂花和酒的混香,真是让人感到飘飘欲仙。我没马上品尝这些酒毕竟我还有很多啤酒没有喝光。

  啤酒一杯杯的下了肚,我不知在那里坐了多久,二十分钟?还是半小时。反正我是有点走不住了,想去找找拉比问问他寻找的情况,刚刚没走到几步我便看见一个熟悉的声音坐在夜店墙角处,

手中拿着一份已经过半的啤酒。让我细细一看原来就是我们熟悉的衣架先生。

  “嘿,先生,上次你也是从这里出去然后醉倒在地上的吗?”

  乔伊听见了我的话,虽然这里很是喧嚣,一般的声音基本会被这里的音乐所掩盖,但也许是我的声音给乔伊的印象比较深刻吧,他连忙看着我。

  “哈哈哈真是巧啊,杰瑞先生我们这都可以遇见。”

  “并不是机缘巧合的事情,是拉比告诉我在这里有你的踪影,我们就过来了。”

  “哦是吗?那还真是辛苦你们呢,对了那拉比先生在哪里?我还想对你们表示下谢谢。”

  “谢谢倒不用了,拉比想找你要个突然消失的原因,你知道吗他当时没见你踪影生气了哟。”

  我做了个摊手的动作。“我们出去说吧,这里太闹了。”

  乔伊同意了我的要求,我也通知了拉比在夜店外面碰头。

  雨渐渐小了许多,我点了根香烟靠在了夜店墙上,乔伊则将手中的啤酒喝了好几口,UU看书 www.uukanshu.com过了约几分钟拉比可算是从夜店里走了出来。

  “你在里面磨磨唧唧干嘛呢。”

  “我迷路了,人太多了他们老挤着我。”

  “那确实,毕竟你才是小矮子嘛。”

  拉比瞪了我一眼,我不敢再多说了看得出了他真生气了,不知道是因为乔伊的突然离去而生气还是我的冷嘲热讽,反正的确是生气了。

  拉比随后又将眼神瞪着乔伊。“你可真是潇洒呀乔伊先生,招呼都不打跑来这里风流,你可知道这让我四处奔劳了许久。”

  “哈哈哈对不起对不起让你辛苦了。”乔伊笑着对着拉比一边用手抓着脑袋。

  “别了承受不起乔伊先生的道歉,你说你走就走吧好歹说一声呀,怎么这么喜欢玩神秘呀。”

  “哈哈哈习惯了习惯了对不起对不起真的很是抱歉。”乔伊双手合拢向着拉比鞠了一躬。

  见此情景拉比觉得有些不大好意思毕竟是自己非要跑出去找乔伊,而且现在人家的道歉态度非常好。

  “没。。。。没什么,你将这个签收单签了吧,顺便把你的信拿去。”说完拉比便从包里取出这些物件放在手上等待着乔伊的签收。乔伊没有用手接住拉比说中的物件,他就这么愣着。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事情,反正就这么呆楞着几分钟,看见这情况我叹了一口气,随后叫拉比将这些东西交给我,安稳他去买点吃的我来根乔伊交谈会,拉比点了点头就离去,走的时候还不时地回头看我们几眼,我用手做了好几个“OK”的手势才放心的走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