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送信的流星

首页

第12章 衣架(12)

  窗外清风吹过,他顺便还带着去南方温暖地带的雁群。

  我们不知道乔伊到底去那里了,我也没有心思去寻找他的下落,毕竟这也不是第一次出现这种情况,我点了一根香烟靠在了墙壁,想想这是第几次了任务失败了,虽然我已经习惯了,不过说实话这情况的确蛮不舒服的,毕竟花了很多时间和精力但却是每次失败结局,我在考虑要不要继续坚持下去,坚持那流星跃过的梦,香烟被火渐渐烧着,烟灰落下,飘浮空中慢慢散落地面,烟尖直直的立了出来。

  “真是尖利的都快戳破了我的思绪。”猛然吸了一口,烟气顺着我的呼吸道从鼻腔,口中穿出。“无论被人用怎样的姿势吸收这烟气总能找到出路。”将燃烧的香烟丢在地上用脚将火踩灭,我缓缓伸了个懒腰坐在沙发上,打开了一罐啤酒开始饮用起来。

  与我的表现相比拉比就显得毕竟沉不住气,他背着手在房间踱步起来,走过来走过去。

  “真的是,这让也太讨厌了。”

  “他怎么可以这样!哪怕他不愿意接收物件好歹给我们说一下呀,突然消失算什么呀!”

  “我太生气了,得亏我对这人这么好!又是买蜂蜜又是买衣服的!”

  拉比的脸色随着语言的流出也越变红润。

  “对呀对呀难得我拉比哥这么温柔奢侈善良。”我开始附和着拉比的情绪和话语。

  “就是!杰瑞你不知道那些东西花了我太多钱了!”

  “我还以为你是生气对方的消失原来没想到你却是在气钱白花了,还说我铁公鸡,你也不赖呀。”

  “那不是,谁喜欢浪费钱呢!”拉比哼了几声随后便控制着踱步的腿走上了楼梯,脚步很重,我很清晰的听见楼梯被他踩出“咚咚咚”的响声,看来这孩子是真的生气了。我没有向前去安慰他毕竟我这人不会这些东西。这是将自己侧着坐在沙发又点起了一根香烟,打开了客厅中央的电视,打发着这无聊时间。

  烟气随着电视画面播处的声音一起漫步于整个房间,屋外是阳光明媚的。

  拉比房间的门又被打开了,他把自己收拾了下看起来是准备出去。

  “杰瑞我想出去找找那个该死的衣架。”

  “找他还钱吗?拉比你看他像是有能力还你钱的人吗?而且那些都说你自愿的”我眯着眼睛看向电视。

  “我只是想找到那个混蛋给我个说法。”“说法?拜托我的拉哥请你用你的脑子好好想想,他已经走了连个招呼都没有打,态度很明确了。”

  “那不行我必须得找他要个说法。”

  “你可真是偏执,这蒸汽城这么大上哪儿去找?”

  我的话让拉比楞住了,他呆呆的站在房间门口,不过很快他又缓过了神。

  “所以你跟我一起去吗?”

  “不了,我不会去做没有任何意义的事情最起码不想对这种没有任何成功几率的事情去付出行动。”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手中的香烟,转过头对着拉比说道。

  “对了反正你要出去顺便给我点了烟酒回来。”

  “咚”关门声响起,拉比出去了,也不知道听见了我的要求没有,我摇了摇头,继续看着电视。

  “不是所有事情是努力就会有好结果的,起码现在这样没有句点已经很好了。”我叹了口气。

  不知何时天空变暗了起来,隐隐有一种即将会下雨的征兆,我想给拉比发条消息告诉他天暗了可能得下雨不过想了想他离开屋子时是那样的坚决不如算了让你真切的领悟下“木已成舟”的感受好让他张张记性。

  电视台里可以播放的节目少的可怜只有那几个地方的电视台,放新闻的。点开了本地缓存视频,里面除开那几个前主人收藏的老式电影就是一堆关于动物的纪录片。我不得不思考这个房间主人以前是不是搞动物研究的,后边庭院那些乱七八糟的书柜上也有着很多关于动物的书籍,虽然里面大都是跟狼这生物有关。

  果然这昏暗的天开始下雨了,雨甚至还有点大,像是天上的上帝正在玩丢石子之类的游戏一样砸了下来,外面的大地和屋子的墙顶被撞的发出“啪啦”的响声。时间也过的很快,随着雨点的冲击很快便来到了夜间的7点,电视中的新闻开始播放了。

  主持人是两个人类,一男一女,形象很端庄,声音听起来很大气但的确让人很舒服。他们一开始说了很多有关于蒸汽城城内发生的事件,什么“矮人联盟”跟南荒之地的兽人王国的战事这种国家事件还有天气预报,这些我都不是很感兴趣,我随意的按着电视切开的按钮,电视画面随着我手中的控制而不停的切换,我的确太无聊了。

  “关于南部帝国诺尔城的狼人杀人事件。

”电视中传出节目的声音,连想到这次任务跟诺尔城有所关联还有乔伊那干瘦的身子胸间有着两道抓痕我觉得这里面似乎有些相关的消息,随即停止住了手中对遥控器的挤压,点上了跟烟准备观看起来。

  诺尔城是南部帝国的一个城市,他不是很大所以在整个南部帝国并不是很起眼,不过因为接近南荒的兽人势力,所以南部帝国在那布置的兵力算是充足。UU看书 www.uukanshu.com那里有很多奇特的生物比如半兽人,那是一种拥有着些动物的特征但总体来说跟人类更加接近的生物,他们跟兽人很有大的区别,兽人是不会有时变成人类模样的。

  所以无论是人类还是兽人都厌恶这种生物,人类觉得他们是邪恶的毕竟半兽人的是会吃人的,而兽人则是对之感到不屑,他们觉得半兽人就是个杂种,单纯觉得他们的血统不够纯正。没有人知道这种生物到底是怎样来的,对于他们的生存有很多传言,有人说他们是人类跟兽人跨种族交配而生;也有人说是一些人类收到了诅咒而演变而成的;还有人说是那些被兽人咬过而被变异。但人们公认的一点便是这些生物他们吃人并且以伤害人为乐。

  “嘀嘀嘀”手中的腕表开始响起,我还以为是有新的工作了看看里面的消息没想到却是拉比发来的。

  “哦拉哥怎么想起给我发消息我还以为你也跟着衣架一样跑了呢?”

  “少废话,我发现乔伊的行踪了。”

  “哦是吗?那你去呀你的目的不就是找到他要说法吗?”

  “我也想但是是酒吧。”

  “酒吧又怎样?怎么你害怕自己一个进去呀你平时在里面玩的不是挺嗨的吗?”

  “这酒吧人员说我像个小孩子不让我进去。”拉比的声音越来越小直到这里很难听见。

  我点燃了一根香烟,前往拉比说的地方。

  “真的是叫你别去非要大雨天拉上我,不过的确好笑哈哈哈小屁孩就是小屁孩。”

  雨哗哗的下着,天也混混的暗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