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送信的流星

首页

第11章 衣架(11)

  “对了,为什么你会知道我,我明明只是一个落魄的流浪汉。”乔伊歪着头,对着我和拉比说道。

  “的确我们一开始并不知道,不过有人托我们给你带了一个物件,要知道但我们是一个快递公司,虽然没有一次是对方成功签收。”拉比一边啃着一块表面泛着些许焦糊的面包一边对着乔伊回答,眼中的余光还不时的偏向我,手中的面包应该是他自己做的,我都不用想就知道又是一个黑暗料理。

  “喂,介绍我们的背景不错,也没必要说没有客户签收物件成功一次好吧,再说了肯定你是小子的问题,在你遇见你之前我可是很成功的商人。”我双手环保,语言刻意显得尖酸。

  “一个一毛不拔的铁公鸡还成功的商人。”拉比也用难听的话回礼着我,他将手中的面包丢在了桌上,那稚嫩的脸庞摆出了一副一脸不服的表情,嘴巴向上用力的歪着,看起来真滑稽。

  “哈哈哈,你们关系真好,不过很感谢你们这样对我,我可以问问那个物件是谁寄给我的吗?”乔伊问道。

  “我很抱歉乔伊先生,我们不能告诉你这个人的信息,是因为客户刻意要求的所以请你见谅。”

  “哦是这样呀。那真是太可惜了,那能告诉我你们从哪里收到的这个物件吗?你知道的我是个流浪汉,我只是对这个快递感到好奇会不会是对方寄错了或者是谁还记得有我这么一号人。”

  “是一个头发苍白的老人,我们在接近诺尔城的一个丛林里遇见了一位老人,不过真奇怪,这老人看起来只有50几岁,身体却是40岁左右很是壮硕,但他却说自己已经快70岁了。”

  “对呀,那身腱子肉,我敢说一拳就能一个拉比,跟打地鼠一样。”

  “是的是的,估计杰瑞就是那个被拿在手中随便挥舞的锤子。”

  我和拉比你一言我一句的都起嘴来,乔伊并没有像之前那样在一旁看着我们的争吵而大笑,反而弓着身子坐在沙发上,双手拖着自己下巴,放佛在思考些什么。说实话我在想他这骨头这样接触会不会疼。

  “那个老头是右手是不是没有无名指?”乔伊发声了。那声音很是低沉,像是一个久经沧桑的老人。要知道平时我们听他的声音是特别尖锐的,当然这得除开当时第一次见面醉酒时候的公鸭嗓。

  “这个我们到没有仔细观察也许正如你所说的一样,但当时我们并没有仔细观察。”

  “他除了需要你们将东西给有没有其他的话要对我说?”

  “这个我记得。”拉比回答道。“他说让你有空了回去看看,还有叫你好好的生活下去。”

  “就没了?”

  “没了。”

  “真像是他的作风。”乔伊将说背在头部,依靠在沙发望着悬在头顶天花板上的灯,那光也许是年代久远,被一些灰尘,蛛网给紧紧地缠绕着,虽然光线尤其暗弱但它总是放射着光辉。

  “将你们要给我物件拿来我看看吧。”乔伊望着我和拉比,眼中布满着期望。

  “好的乔伊先生,拉比拿出来看看吧。”

  拉比上楼将一个书包取了下来放在桌子上,那包是外表是粉色的,真是想不到一个男生怎么净有这么多女生特征,不过别说虽然拉比现在脸庞还蛮稚嫩,但他的五官尤其为精致,再配上那头银质的头发如果没人事先知道他是男的估计都把他当作一位漂亮的美少女。

  拉比从包中取出了一个朴实无华的油皮纸包裹的盒子拿了出来,乔伊将这盒子表白的包装褪去了,里面是一封白色的信,信的表面有些黑些的指纹痕迹,应该是写信人包装时用手触摸木炭之类的东西。

  乔伊看见了信封的一瞬间,愣了几秒,很短暂。他打开了信封看了起来。

  “致我的孩子——古恩乔伊

  你还好吧,我亲爱的孩子。我很想念你,毕竟铁匠铺只有我一个老头子打理的确挺累的,哈哈我开玩笑的,很想念你真的,镇子跟以前一样,平稳安静,你以前那几个伙伴也经常过来看望我并且询问你的消息,毕竟你走后就再也没有回信,我还以为你任然在生我的气只有我一个人没有你的消息原来大家都没有,这让我既放心又担心。你还记得你以前那几个伙伴吗?他们的变化真是大呀,一个比一个都变得更高大,看见他们的成长我对自身也渐渐老去事实的认识变得更加深刻。他们以前成熟了很多,克奇就以前喜欢跟着你屁股后面的小胖子,现在他已经很难跟胖扯上关系了;斯科那小子终于为家里偿还完了欠款现在拥有了一块小农地种了些水稻,水果这些东西生后也慢慢好了起来,据说都准备去诺尔城里面买房产了;艾尔佛,我想你印象最深的就是这家伙,小时候他调皮捣蛋的很,我经常阻拦你和克洛跟他一起玩耍,毕竟他实在是太顽劣了小时候我害怕他会带坏你和克洛,

不过如今他变得成熟了很多,跟了一为诺尔城的女士结了婚,我参加了他的婚礼,那女士虽然不算漂亮但是那种很会持家的女人,他还经常来我这里帮我做些简单的事情按理说那是小子的该做的。你拥有着一群很好的朋友,你应该感到幸福。我很想念你,我亲爱的儿子。里奇一直在帮忙寻找蒂娜的踪影,不过很抱歉每次都无功而返,但他的确是尽力了,他头发也开始跟我一样布满着了银丝。如果你回来了我还是很希望你能去看看这些对你好的人。UU看书 www.uukanshu.com两年前我便从里奇那里听说你们部队已经宣布解散了,我不知道为何你任然不归家,有时我在想是不是我自己的问题,对你我很抱歉我亲爱的孩子,我希望你能回来,哪怕只是看望一眼就好不过我也不会强求你的意愿,总之一个人在外面照顾好自己,实在是想家了就回来吧,大家也都很想念你,我是不是今天的话说的太多了,不过希望你好。落款:爱你的父亲——古恩费利克。”

  乔伊眼中闪烁着光,我想应该是泪水吧,毕竟一个在外面游荡的人终于收到家里人送的信封难免会想念那个自己生活的旧地,难免会对曾经的所有有着无限的感伤和思念。

  乔伊用手臂蹭了下眼睛。“对不起呀,我有点困了,我得上楼了各位,晚安。”

  “好的乔伊先生,不过你能否在着签收单上面写上你的名字,这样就表面你签收成功了,我们也算是完成这次任务。”拉比从包中取出了签收单和笔握在手中。

  “啊明天吧,我现在的确有点累了想休息下,你放在桌子上吧。”

  “好的乔伊先。。。。。。”

  拉比话还没说完只听见“咚”的关门声,乔伊他回屋了。

  黑夜过去的很早,感觉就是一瞬间的事情。天亮了,光照遍了屋子的所有,大厅上的桌子,沙发,屋外庭院的书柜,房间中的床铺都有光的身影。

  我们都在大厅沙发上做着集合等待乔伊的来签写自己的名字但一直到晌午都不见乔伊的身影,直到午饭时间我们打开了乔伊所在房间的门才知道乔伊早就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