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送信的流星

首页

第10章 衣架(10)

  不知何时天上多了一把伞,那是一团白白的云,他们就这样淡淡地飘着,真实悠闲。缓缓而动,像那在路上旅游的蜗牛。真是好不自在,当正因为他们的前行也渐渐了将那明媚天阳散下温馨光辉给挡住。

  乔伊不知何时从那惶恐之间渐渐清醒了过来,他拖着那身嶙峋的身子,破旧的大衣,来到大厅,坐在沙发上,望着天花板上的蛛网开始发起了呆。我正好从室外的庭院回归屋子中,开了一瓶啤酒望着乔伊,望着这个狼狈落魄的男人。

  他脸色比之前好多了,无论是在第一次遇见还是今天早去房间看他。也许是从褪去了酒精的麻醉。

  “嘿,你一大早起来蛮吓人的,说实话。”我望着他说。

  乔伊没有回答我,他将自己那消瘦的只剩下皮骨的手举在半空中,用自己那双凛冽的眼看着,他的眼神有所转变,之前我打量他的时候有认真观察过他的我和拉比的眼光和对看周围物品的眼神。那是冷漠的,是没有丝毫感情的,更加形象的说是一种看敌人的眼神。但他此时看说中那枚戒指的眼神却截然不同,那是春风的温暖,饱含温柔,欢喜和希望。就像是在看自己喜爱的人的模样,有爱极了。

  明亮的环境下物品总是没有任何可以遮挡的,就像是在用显微镜看东西,连里面的真菌都能清晰看见。

  我也顺着乔伊的眼光来看着他手中这枚戒指。

  那戒指印着是一朵漂亮的桂花,我见过许多花,但桂花这种外表单调又没有太强烈的色彩,不是很讨我喜欢,更别说用漂亮这种词对这话进行形容。但这戒指上的桂花的确担当得起我的赞美。

  精致的纹理,将那戒指上的桂花刻的栩栩如生,简直是让人亲身处于八月丰收时节。

  那里有将自己风俗的身材挂在树上的果实,他们将树压得死死的,枝干一直向下垂着;道路两旁尽是那金黄的水稻,路中则是穿行在这欢乐的秋的行人。顷刻间,一阵凉爽的秋风吹过,他将地上的枯叶吹散,他也顺便人们的烦恼携带,飘去远方。

  这是一枚银戒,除了自身携带的银光外,没有任何色彩,但我却能只有银白色中看见橘子外表的黄色,一开始我觉得我是否看错,但当我用眼看了好几次,事实告诉我,的确能看见黄色,那是秋季桂花才拥有的黄色。

  这枚戒指还刻意雕刻了桂花的树枝,虽然受面积的影响不是很大,但的的确确是有的,很明显的能看出这是个粗壮的树枝就跟那巨树放置于地下的树根一样结实,那是生命的开始,也是维持他希望的根基。

  “你的戒指真的很好看。”我对着乔伊点了点头。

  乔伊将目光从戒指身上转向到了我的脸,他愣了一下,他冲着我点了点头当作回应,眼神没有之前那样冷漠,反而多了一种认同。

  “我想这不是一枚吧,应该是一对戒指?”

  “是的,不过你是怎么能看出来。”

  “眼神呗,你看这枚戒指的眼神跟看其他物品的眼神不一样。”

  “哦,的确是的,毕竟看厌烦的肯定没有什么好眼神。”他用初次见面那种眼神看我,但特别的别扭,很明显是刻意假装的。

  “你演技真烂,衣架先生。”

  “对了,你为什么叫我“衣架”?难道你也觉得我是个帅气的男模吗?行走的衣架子?”

  “衣架先生这点你的确想多了,我们只是觉得你,的确太瘦了,我都害怕你会不会有一天蹲下身子被自己的骨头给穿到。”我用眼光示意着乔伊看看自己那骨瘦如柴的身子。

  我们都笑了,说实话他这个变脸笑话,并不好笑。也许是因为我两都是笑点很低的人。

  “另外一枚戒指的主人应该是个很重要的人吧。”

  “对呀,她对我很重要,甚至比我的命都重要。”

  “那她现在在哪里?为什么不去找她?一个人在这个地方变成这样。”

  乔伊没有回答我只是摇了摇头,笑了笑,我知道或许自己这句话对于乔伊来说是一段糟糕的经历,没有对这个话题进行谈论下去,转身将另外一瓶啤酒递给了他。

  “喂,你给一个身体这么虚弱的人递酒是不是不妥呀,别人都是给一些水果,蜂蜜那种滋润身体的。”

  “我相信一个酒鬼比起水果,蜂蜜的甜味更爱脾酒的涉味,不然他就不是一个会醉倒再大街上的酒鬼了,应该是一个守在甜品屋的烂牙鬼。”

  我和乔伊一起大笑,笑声随着窗户蹦了出去,顺着墙延上的青苔愈滑愈远,天上的云也飘走了,太阳又将和煦的阳光放入大地,让这世间继续享受温暖。

  拉比回来了,买了一堆东西,他那小小的身体却背着装着一大堆东西的包。他招呼着叫我过去帮忙,但是我并不是很想去理他,坐在沙发上翘起二郎腿喝着啤酒,享受着休闲时光。乔伊却起身,帮着拉比提那些东西,虽然乔伊现在的确很廋,但他的体格看得出以前也是个虎背熊腰的汉子,很轻松的就将拉比身上的东西卸好。

  我过去看了看拉比都买了一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想用他买的东西借机来逗弄下拉比,毕竟这是我的爱好之一。

  “你这次出去花了多少贝朗?”

  “还好也就三,四百贝朗左右。”

  听见这价钱后我神情开始有点不舒服了,皱着眉毛,用手按住了拉比的头。

  “三四百贝朗?你要知道这个破房子也才一百贝朗一个月。好家伙你这一包就能让我居住好几个月,你太浪费了,我可经不起你这样折腾,这些钱都从你下个月工资里扣,下不为例。”我将声音故意扯弄得特别尖锐。

  “铁公鸡,你怎么不说你每天光喝酒都得要上个一百贝朗。”拉比嘟着嘴巴,原本红润的脸又涨红了许多,双眼用力地瞪着我,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是他杀父仇人。

  “行了行了逗你玩的,别生气嘛拉哥。你看你脸红的跟个猴子屁股一样,UU看书 www.uukanshu.com那眼神哟这么凶干嘛,开玩笑的,死鬼。”我向拉比抛了一个媚眼,装作一股风尘女子招客人的神情。

  拉比打了一个寒颤,匪夷所思的的目光看着我,摇了摇头,表明自己有被恶心到,不过说实话对于这个我自己都感到恶心。我打开了拉比的购物包,看看都买了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花了这么多钱,我的确是个铁公鸡。

  “蜂蜜,猕猴桃,核桃,豆沙饼,肉干还有一套整洁的衣物。拉先生你这小生活开的可真的滋润,但是你买一大包这些东西是不是太多了,怎么你要去当小贩子呀?”

  “没有我只是看衣架先生身体太过于虚弱了所以才买这些给他补补身子。”随后拉比又转向了乔伊。

  “衣架先生,我不知道这套衣物合不合身,我不知道你具体身高这些就拿一套最大型号的给你。”拉比将衣服从包中取出放置乔伊的手上。

  “谢谢你,拉比,你是个好人。”乔伊起先是楞了一下,随后便微笑的对着我们,将手伸了出来,做出了握手的动作。

  “你们好,我叫乔伊,很高兴认识你们,你们都是好人。”

  我和拉比都一一回礼过去。

  夜不知何时到来,天黑了,我们三人吃过晚饭便坐在沙发上聊起了些经历故事,乔伊告诉了我们他是个游民,没有固定的居住地方,只是偶然间来到了蒸汽城,至于那晚喝醉是经常的事情,但还是第一次会遇见寻找他的人。我们想他询问了家乡和过去,他都只是喝了口酒然后摇了摇头,很明显他并不想提起以前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