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送信的流星

首页

第9章 衣架(9)

  “这些东西能吃吗?就这个土饼,我之前看巴罗吃这东西两三天,然后没过多久就一命呜呼了。”

  说话的是一个的人类,他没有名字,是一个孤儿,这里人的都叫他小十,因为那稚嫩的脸庞看起来只有十岁左右。他说是自己会被抓入这个地方因为没有吃的而去偷窃。

  “不吃就等着饿死。”身旁一个狗头人随意的说道。

  这狭隘的房间随着矮人侍卫提来的“丰盛”早餐突然变得拥堵,闹热。被关押在房间内的奴隶们都在向着那只有一个篮球大的通道窜挤,因为那是唯一的食物来源。

  小十那瘦小的身躯压根挡不住这跃动的人群,他像一片碎叶一样被轻易的挤开,像手中的纸屑搓揉成的纸团一样被远远丢开。

  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些残渣剩菜,会导致死亡的土饼被人一一拣去,这是他第二天没有吃到东西了,上一次还是一个叫苏拉的人给了他几片发黄的菜叶和半个长芽的土豆,而如今那个人衣架在第一天的杀戮中而死去。

  渐渐食物被抢夺干净,监牢恢复了之前死寂的沉默,奴隶们都回到了自己熟悉的位置,躺着等待下一轮的事件,没有一点生机,没有一丝自由,没有一丁点灵魂。

  腹中对于食物的渴望,点燃了小十对于那些完全跟食物沾不到边东西的食欲,他准备找点东西安抚下自己那一直叫唤的肚子。

  小十开始挪动自己的身子向着食物窗口走去,他想看看能否找到点残留的碎片,他动作很是轻盈,熟练的穿过一路摊在地上的其他人,像一只春天中采蜜的蜂。只见他跃动,闪跳,最后稳稳地落在目的地。

  就在监牢外一个头部蛮是胡须的矮人侍卫看见了这么活跃的他。这矮人侍卫职责便是挑选每天去寻找杀害克隆奇的神秘生物的人。他直接径直走到小十所在的监牢门口。

  “将门打开,把那个在“狗坑”里吃东西的小子给我拉出来。”三四个矮人趁着墙掩的烛光将正在寻找食物的小十给直接抓了出来,他们动作很是粗暴,两个矮人用力抓着小十的手脚然后开始向外面拖去,小十感到震惊,他害怕是不是这群矮人要他这条小命,他开始拼命的反抗。一只手扣在栏杆中的缝隙,用另外一只没有被抓住的腿开始疯狂的踢踹,抓着小十的另外一只腿的矮人便吃招了,一脚踹在了他的脸上,松开了手捧住自己的脸部,他那红润的脸愈然愈红,简直就是猴子屁股一般。一股腥味进入他的口中,鼻子被踹出血了。另外那个抓小十的矮人急忙想去拖着小十的身子,将他从铁栏杆处给拽开。但小十就像个粘附在蛛网上的蜘蛛死死地缠在原地,他将身子全权依靠上监牢的死角。

  在监牢外的指挥矮人侍卫坐不住了,他从武器室中拿出了一把铁斧,猛地向小十卡在铁栏中的说砍去,那只胳膊像是装满水的气球被外界的压力打破,里面的水瞬间像外喷发,不过实际上喷涌的不是水,是血。是看得见,摸得着,尝得出味的鲜血。

  小十惨叫一声,护着那只喷血的手,他太痛苦了。他的泪依着喉间震发的惨叫而一并出现。那群矮人趁势将他拖出。用了及其简单的包扎手段——矮人用沾满烈酒的麻布给他缠住。完事顺便还送了小十几脚,随后便将他拖走。

  他被关在了另外一个房间,这里没有用铁栏包围,取而代之的是一面面厚实坚固的石墙,这是一个单人间。里面空空的什么都没有,高处有一个小小的灯台,里面挂着的是一盏小小的蜡烛。

  烛光尤其微弱,但在这个昏暗的空间,那丝孱弱的光呀,却能照亮心中的黑暗。

  夜晚的监牢是寒冷的,外边的风夹带着些石子到处瓢泊,偶尔还会越过那冰冷坚固的铁栏杆扎进房间,撞打着沉睡的奴隶。

  在梦里,小十看见了许多美好。他到了一片充满鲜花和树木的地带。那里很暖,连迎面而来的风都像是上帝用蒲扇送来似的。远处天上冒出了一缕炊烟,他缓缓的在天上散步,他优雅的在空中起舞。

  小十向着那缕自有的炊烟前行,一路上,他听见林间树头上鸟儿的欢叫,看见那绿油油的树林草木,周围还有蝴蝶的飘过。

  他那稚嫩的脸庞挂满了欣喜,久违的快乐。

  他走了很远的路,来到了那个冒着炊烟的小房。打开门,看见桌上布置着一大推美食,香气四溢的烤肉,朴实美味的面包,还有一边发着火光的蜡烛。

  光之所是光,不仅仅是能照亮道路,而是能带来希望。

  天亮了,矮人们前往小十所在的房间准备让他去“巡查大队”里集合,但当他们进去时发现小十早已没有了生命的动静。他那被斩断的手已不再向外渗露血迹,眼睛紧紧的关着,那稚嫩的脸庞充满着疲惫,但那稚嫩的脸庞又充满着轻松,他的嘴是向上撬动的,UU看书 www.uukanshu.com他的确是死了,但他是戴着笑容离开的。

  他解放了。

  巨石屋的工作每天任然在继续,无论是修建工作还是寻找杀手或者是处理奴隶。不知这段黑暗时期持续了多久,最后随着一场大火点燃了这里,这火烧光了这里的所有,无论是占据这里的矮人,还是被关押在这里的奴隶,他们连同巨石屋所有的所有化作了尘埃。

  这火是由那万千孱弱烛光形成,聚集。

  而这场大火的来源就是如今蒸汽城的南街。

  有人说这是消失不见的拿卡的诅咒,也有人说这是万千在这里被杀害的人变成幽灵点燃的复仇之火,也有人说这是一个矮人喝多了无意间形成的灾难,但那些都已经成为了历史中的尘埃,溜间于街坊中的故事,他们已经不再重要了。

  这便是蒸汽城南街“拿卡诅咒”的详细故事。这是我在那堆杂乱无章的书柜里找到的一本叫做《蒸汽城传闻》的书中看见的。

  至于后面那两件新闻标题我倒没有找到具体事件。但想了想这些都是纪元2016年的事情,也懒得再去翻阅资料查看了。

  我将这些报纸和书籍准备将屋子的长桌上,然后前往屋子后方的庭院准备好好清理下这片不干净的地方。

  书柜里的书虽然都有些陈旧破缺但的确很多,我来往了好几次才将里面的书通通搬运完,不过很是奇怪的是这些书中有三分之一都是跟狼或者狼人这种恐怖生物沾边,我不是很喜欢这种,比起了解这些东西我更愿意找得一两本情趣杂志来好好陶冶自己的情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