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送信的流星

首页

第8章 衣架(8)

  风渐渐停止,一切彷佛恢复成原先那平常的夜,不过唯一不平常的便是被吊在绳索上的拿卡,明明扁体伤痕却在自然自语,万物不知道他在说什么,跟谁通话。

  “我希望你能好好看清楚。”

  那团隐藏在迷糊中的身影慢慢浮现出来。

  “很惊讶码?”这迷糊身音异常尖锐像一把午夜穿梭于刺客手中的刀,但从中又夹带着狼嚎的声色。

  拿卡的眼眶睁的很大,像是被某种看不见的物体抓着,里面的那双眼珠快要蹦踏而出。

  “你准备好接受黑暗的拥抱了吗?”

  那陈旧黑袍的是一团无法用眼看清次迷雾,是他发出的声音。

  拿卡看不清那隐藏于迷雾中的面貌,只知道他发出的声音夹带了狼嚎叫的声色,他没有第一时间答应,他有点害怕。

  “你只有三秒中的时间考虑了,你也想像成为那具看不清模样的尸体吗?”

  “我想活下去,无论是什么身份。”

  拿卡用余光瞟望着温特的尸体,随机便不假思索的回答。

  “很好。”

  一阵重重的力量窜入拿卡的脑子,他们像是铁锤的猛力敲打,让他头一片眩晕,随机又变成了蛮荒沙漠的杀人虫沿着他脑子的所有道路撕咬他全身所有器官。

  他异常痛苦,他大声将痛感吼叫出来。

  风不知何时竟然不见了踪影。

  拿卡痛苦地大叫着,他的声音不是人声像极了狼的嚎叫。他的身体开始变化,眼睛,不再能从中见人的温柔,安稳,取而带之上食肉动物的那种凶爆,对进食的渴望,那是双尖锐的眼,。他的手臂变得已经粗壮,突然疯狂生长了一批厚厚的毛,头发变得很长。他的骨骼则变得宽大,那肩整整向外拓展了两圈。

  “看着我!用你的眼!用你想虐杀那些施暴者的愤怒,用你那想咬碎这囚窟自己枷锁的渴望!”

  拿卡终于看清了那团迷糊的模样。果然不是人类。是长着尖长模样的狼。

  这狼人身上烙印着许多图案,胸间则是一片狼群在一片深山丛林中,里面有棵非常粗壮的大树,两腹间则是一些树林,上面挂着些藤曼。脸上额头印着“囚”的字案,左臂上印着一匹完整的狼。这狼很高大,强壮,嘴间的牙齿尤其长而尖锐,那狼头明显放不下了。右手相对比则显得格外的干净,除开外臂外一串密密麻麻的常人看不懂的文字外没有任何纹身。

  天亮了,人们渐渐苏醒,他们收到了两条重大的消息。第一消息则是被吊在绳索的两个人一个已经死了尸体砸在地上,另外一个不见了踪影。第二个消息这里的矮人领主,残暴不仁的克隆奇死亡,他的死为后巨石屋发生暴乱从而变成如今的蒸汽城埋下伏笔,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克隆奇的死相很惨,不知是被什么未知生物所杀。

  头哦天哪!如果没人将那些碎片整理拼凑成一块,说那是头我相信没有人相信,都是一片片散落于克隆奇的房间,甚至连头盖骨都被削成了一大半,一半被砸得粉碎另外一半中则有些许液体,那是红色的血和酒融合而成。里面放着两颗珠子,像奶茶中的珍珠一样飘浮着液体上,不过这不是暖熙的奶茶,是鲜血和酒的混合物。那飘浮的珠子肯定也不是珍珠,是克隆奇的眼珠。眼珠很黑,像被暗黑空间吞噬了一样。

  身子都是几部分的遍布,左手上有几道深深的抓痕,腿上的肉少了一大半,身躯则只有原本的三分之一,很明显被动物撕啃过的痕迹。但除开房间内早已干透的血外,这具身体倒流不出任何血水,或许是被抽取干净。右手却是完整无缺,除了外臂刻着一串看不懂的符号。

  当然克隆奇这种情况的遭遇不止他一位,只要昨天听从克隆奇命令的侍卫无一辛免。他们死相都很难看,但右手都跟克隆奇一样除了被抓痕刻着看不懂符号外,没什么其他伤口。

  得知弟弟死亡的消息“矮人王”克拉格异常愤怒,传闻他听到这消息时坐立难安,在自己屋内乱摔东西,连初恋送的定情信物都不知丢到哪里。他下令巨石屋的所有人三天之内找寻到杀害克隆奇的凶手并立马送到“矮人国度”的首都——黄金之路。不然将巨石屋的所有奴隶全都杀掉。这引起了巨石屋所有人的恐慌。

  巨石屋的压力很大,一边要建造新的城建另外一边则是得全力搜寻杀害克隆奇的杀手。但克隆奇的死亡场景太过于令人害怕和恐慌,给当时人们留下了无限抹去的恶心以及恐惧,

杀害克隆奇的是什么神秘怪物。他们躲都来不及更别说主动去寻找。

  时间过得很快,三天比有时的三小时流逝的速度还快。他们没有找到杀害克隆奇的神秘生物,他们得承受“矮人王”的制裁了。

  原本的巨石屋只充斥着建筑中物品的撞击声,UU看书 www.uukanshu.com奴隶们的吆喝,谈论声渐渐化作为一个个奴隶被行刑台中被尖刀利斧划破的刀身和惨叫声,变为被挂至吊绳无力反抗绞杀的残息声。第一天只处死了二十几个,这些人是第一批被安排去寻找神秘生物的人。

  “如果明天还没有消息,我们就让你享受下在熔浆里游泳的滋润。”一个矮人高层说完话便转身离开。

  “他可真神气,这群东西简直没把我们当人。”说话的是一身绿皮的地精,他叫克托。

  地精是天生的发明家,建筑家。所以他在这里的待遇算是比较好的了,没有像其他人那样累死累死的干活。

  “放心他们狂不了多久了还有你这种绿皮东西也能叫人?”说话的是一个叫铁皮的狗头人。

  第二天又有五十人被矮人侍卫们宰杀,不知他们是到了天堂还是下到地狱,不过他们算是解放了,当然是另外一种极端的解放。

  第三天到了。

  清早矮人们习惯喝上几杯冰凉的啤酒,然后前往关押奴隶的地牢给他们送点食物,一群食物残渣和没人会吃的由一种水泥土做成的饼子。

  地牢很简陋,就是将一快石头山中给挖掘出来,就好比一份被人切掉了一部分的披萨饼。然后在里面开了许多房间,再用铁栏杆挡住。里面的房间大小不一,有些大的房间有几百平方米左右,小的仅仅只有十几平方米。他们只是简单的用铁器将里面的石头给挖空形成的,所以有很多不同,但相同的每个房间他们关押的奴隶都被塞得满满的,他们关押的奴隶都是只有半条灵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