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送信的流星

首页

第7章 衣架(7)

  “震惊!蒸汽城南街发生神秘失踪事件。“拿卡诅咒”任在!——纪元2016年6月21日。”

  “黄金船厂发生工人发生惊天暴动——纪元2016年6月23日”

  “财富银行发生重大抢劫事件。——纪元2016年7月26日”

  这些新闻总是如此,标题一个比一个吓人其实际上呢?也就那样。就拿第一条神秘死亡事件开始说起。说是神秘消失,其实是一个苦命的人类女仆不见了踪影,据说这女仆惹了家中的女主人,常人用脑子想想也知道肯定是被那恶毒的女主人谋害了。而发生这件事情的地点就是在蒸汽城的南街。要知道蒸汽城一开始是没有南街这个地方的甚至当时的蒸汽城不叫这个名字,那时还叫做巨石屋。一片由大小不一的石地周围是高高的石墙推成的一个监狱。本来是矮人负责关押和处理战争俘虏的地方,随着俘虏人数的增多,当局的矮人不得不扩大巨石屋的范围,他们拆掉了四周包围的高墙。当时管理这里的正是如今的“矮人王”--克拉格的亲弟弟被称为“无情丘山”的克隆奇。他很强壮,皮肤黝黑而且是个脾气暴躁且嗜杀的人,传闻喜欢看人受尽折磨慢慢死去。所以他对待俘虏的手段极其残忍,凡是心情不好都会从这监狱中随机抽取“幸运儿”来安抚下自己不舒服的情绪。

  当时正处于扩建巨石屋时期,矮人计划将原本巨石屋扩大了几十里地盘,然后想利用被关押在内的俘虏重新修筑新的围墙。不过克隆奇因为自己鲁莽而收到“矮人王”克拉格的指责。他极其愤怒,健壮的身躯像是被打了鸡血一样血管突起,黝黑的脸则被愤怒变得通红像极了一个被人惊怒的公牛。那天他起冲冲的跑到处刑台随随便便便望了正在修筑巨石屋工事的俘虏,克隆奇暴怒情绪放佛影响到了悬在天上的太阳,那天很是炎热。

  “铛……铛……铛”铁镐撞击石头的声音还有人们用力的吆喝声由着天上照射下的光传遍整个巨石屋。

  那里充当苦力的种族有很多:人类,狗头人,地精还有一个全身披着黑色风袍的精灵,没有办法看清他真实的模样但他的鼻子尤其是修长,像极了乌鸦的嘴。他们的年龄也大小不一,有的满脸皱纹,头上的发色早已是被岁月染的苍白,有的身材健壮浑身都是有力的肌肉,而有的则缺失短腿,还有些脸上挂着稚嫩的神色。不过其中最为亮眼的应该是那一身黑袍又被铁链死死锁住全身的精灵,毕竟他不用个其他人一样当苦力。

  矮人跟精灵两者向来都不讨喜对方,精灵讨厌矮人的粗鲁和贪心,而矮人则厌恶精灵高傲自大。所以双方领土相隔都是远远的。不过让人迷惑的是为什么会有个精灵会被锁在矮人的监狱里面。要知道两者已经很多年没有打过交道了。

  “嘿!拿卡你看那台上的那个矮人想不想一头发疯的牛呀。”

  “我看就是一头猪,一头吃人血的猪。”

  “嘘。拿卡我看你才是猪呢小声点,不然猪头听到会杀了我们。”

  窃窃私语的是两个新来这里的人类,一个叫温特,另外一个则叫拿卡。他们的年龄看似都不大,温特迄今只有17岁而拿卡也才刚满18。不知是为何年纪轻轻的他们就来到这苦难之地。他们跟这里的人一样饱受炎日和苦寒的折磨,身上全是被长鞭,铁棍殴打留下的伤疤,脚跟这里的所有人一样被铁锁捆住,磨出深深的勒痕。

  克隆奇的耳朵尤其的灵敏像极了黑夜中觅食的蝙蝠,他很快变收听到了温特和拿卡的话语,那红涨脸颊中的双眼迅速捕捉,动作很快跟蛇行驶中身躯的摇摆一样。他很快变抓住了温特和拿卡的身影。

  “把那两个该杀的畜生给我抬上来,我要看看他们嘴巴是什么长的,这么不严实!”克隆奇大吼着,一手指着温特和拿卡一边用力的跺着脚,踩在地上发出“咚咚”的巨声。

  收到克隆奇消息的侍卫立马跑到温特和拿卡面前,他们将腰间款带的鞭子猛地抽打在温特和拿卡的身上。随着霹雳吧啦的抽打声他两也瞬间倒下。那些侍卫并没有因为他两的倒下而放弃对他们的折磨。一个身披铁甲的侍卫将自己拿了一个木质扶梯放置一旁,随后从上跳下,他像极一个从山崖中落下的巨石砸在这温特小伙的腿上。

  温特本身便是个瘦弱的家伙,他受不了被铁甲矮人这种强有力的冲撞,他大声的惨叫着,那原本就被铁链折磨的不像样的腿崩出“咔嚓”声。

  “不!不要!”温特嘶叫声震耳欲聋,他被剧烈痛感从刺激,眼中开始涌出一大波眼泪。他的头倒在地上一直摇晃。他很清楚意识到自己的腿断裂了。

  就趁着矮人侍卫折磨温特的时间,拿卡缓了一口劲用尽力气将任踩在温特腿部矮人给扑倒。

  “疯了疯了!这群畜生竟然还敢反抗,你们愣着干嘛!给我把他们抓上来,我要让他们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克隆奇发出震耳欲聋的声音。侍卫急忙冲着温特和拿卡笼聚,就像即将下雨时那一叠叠的乌云布集整个天空。

  他们被矮人侍卫包围了。那群矮人你一拳我一脚攻击着他们,伤害着他们。他们两像一堆垃圾一样被猛地摔在了行邢台克隆奇的面前。

  “一摊烂泥!就你们也敢不听我的!真是狗一样的东西!”

  一脚重重地踹在了拿卡的肚皮上,拿卡像是被一个远处丢来的流星锤砸到一样腹部深深的向里深陷了一点,腥红的色犹如爆裂的水管从口中喷射出去。

  “杂种玩意!你不是很会用手推人吗!”克隆奇随后又用脚频繁地踩在拿卡的手上,他的手收到力的冲击后原本直勾勾的手指开始慢慢变得弯曲,

他疼的撕叫起来,但除了天上越过时而发出几道“哑--哑”声外的乌鸦会回应外没有人可以帮助他,没有任何人可以拯救他。

  不知何时乌鸦成群的散步在巨石屋的上方,可能是在老远处就嗅到了鲜血或者直接闻到了死亡的味道。他们很是兴奋“哑哑”声一直起此彼伏,很长时间从未停止过。说实话这一长串的“哑--哑”声听得人瘆得慌,鸡皮疙瘩都能遍布全身。

  克隆奇突然停下了手中打人的动作,他向天上望去,看着那一大堆乌鸦,他两眼放光,仿佛知道怎么好好来处理这两个“玩具”。

  “把这两个狗日的给我吊起来!我要看看乌鸦给我上演舞蹈!”

  哦可怜的这两个可怜的人呀。他们被粗暴的矮人侍卫们用坚固的麻绳高高的吊起,头,手垂向地上,只有腿被捆得严严实实。身上流出的血顺着最接近地面的头落下,那整个脑袋都是红的。

  他们就这样被克隆奇吊在天上中途偶尔有几只胆大的乌鸦去攻击他们,乌鸦的嘴尖不知为何竟然如此的锋利,每一次的冲击都能给他们的身子新添一些红色。

  温特和拿卡一开始是惨叫不停,但最后他们已经发不出声音。没有力气了,没用一丝力气可以支撑自己的动作。他两只能哀叹,声音像极了收了重大委屈而冤死的女鬼声音。UU看书 www.uukanshu.com

  月色也随着他们两的悲鸣中缓缓潜入,而乌鸦呢早已离开,他们也许是准备明早早点过来享用早餐吧。

  让我们看看他两的情况。温特的身子入目不堪全身遍布着伤痕和被乌鸦新开的洞口,他已经没多少血可以流了,甚至脸上也有几个坑坑洼洼的凹陷。他已经死了,或许这样对于他来说是一种解脱。而在旁边的拿卡也许是因为体格比较强壮,他还有一口气。

  不过他已经开始昏迷。他耳中除了无穷无尽的耳鸣声外收听不了周围任何的其他声音。他就这样被吊着。他已经出现幻觉,他看见了自己的家乡,看见了自己从孩提时代到现在被吊身于此的所有过程。

  他很愤怒,他是在为此刻自己无能为力而愤怒。

  “要是我能杀了这头该死的猪!哪怕让我永远变身为只能恶魔我也心甘情愿!”

  “真的吗?”

  拿卡原本禁闭的眼突然睁开,他感到异常惊讶。

  “你是谁?为什么能听见我心里说话。”拿卡没有什么力气发出声音,他只能做出口型。

  “你不用管我是谁,可怜的人。我问你你刚才说的话是认真的吗?”拿卡永远记得心中那个神秘人发出的声音。格外朦胧,像是戴着口罩说话一样,但只是听不清楚声色,突出的字迹却格外清晰。

  “我愿意!只要我能杀了那头蠢猪!只要我能杀光这里的矮人!”拿卡的眼看着身边早已死去温特尸体。

  他不想跟温特一样就这样被一群乌鸦给活活咬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