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送信的流星

首页

第6章 衣架(6)

  乔伊今天起的很早,他的头彷佛被什么物品击打了一番,非常的疼痛也许是因为昨晚连夜做了些东西。他昨晚并没有睡好甚至可以说根本没睡。

  昨夜起初风还是温柔,善解人意的。轻抚着大地,安稳着万物。乔伊也乘着这怀温柔而产生困意,他躺在床上。硬实而富有轮廓感的肌肉紧触而有序的布满身子上,他们随着大脑的休息而渐渐放松。窗外的风开始慢慢远去,乔伊也逐渐步入梦境。

  “乔伊!乔伊!”

  乔伊感觉有一种熟悉的声音正在呼唤着他。

  “是谁.....是谁呀?”乔伊用手抓一下自己金黄的短发,摇了摇脑袋,睁开了眼。只见周围全是色彩斑斓的花,有那飘浮空中的淡粉樱花,有那凌霜绽妍菊花,清新脱俗的荷花,连只立于严冬傲立枝头的梅花也有,当然还有那一直发出幽幽香味的桂花。

  乔伊将自己身子站立起来,他看见了前方不远处有一个非常熟悉但却略显陌生的身影。他用手蹭了蹭自己些许模糊的双眼,想让自己看的清楚一些。

  他看清楚了,原来是自己的爱人蒂娜。

  “嘿蒂娜,我们为什么在这里?我记得我应该在家里睡觉的。”乔伊对着蒂娜说道。

  蒂娜没有回复他。她微笑着面对乔伊,笑容是如此的美丽,撑着身边这花的世界,此刻的她是名天使,一位美丽纯洁的天使。

  乔伊也微笑着面向蒂娜。他开始向前走去,他想用手去拥抱,想用嘴去亲吻,想用心去感应;想用春天对待樱花模样去对待他的爱人。

  蒂娜没有向他靠近,反而转了个身向后跑去。乔伊跟上了她的步伐。

  乔伊追了蒂娜很久很久,他们穿过了花海,行过了石桥,越过了溪流。最终他们来到了一片丛林。

  丛林很是寂静,没有任何声响,中心出有一天静谧的溪水,溪水很透亮能很清楚看清水底的所有,不过很奇怪这溪水里没有任何生物鱼,水藻都没有。不远处则有一棵巨大的树木,树干异常粗实。树枝上覆满着碧绿的树叶,盘着一根根厚实的藤曼,树面上还散着些许绿苔。

  蒂娜没有再跑了,她走到那棵粗壮树下,靠在一边。神情突然变得已经疲困,痛苦。她双眉紧皱着,眼睛则垂望这放置胸间的手,一边还不时发出叹气声。乔伊见到这情景,匆忙走了过去,他想去拥抱蒂娜然后再问取蒂娜情况。

  当他的身子距离依靠在身边的蒂娜很近时,他将手放入兜内,想掏出什么东西。当然用手将兜内的物品拿出来时,蒂娜已经不见踪影,他四处观察想重新寻找蒂娜的身影时周围的丛林忽然转变,树一棵棵开始枯腐,树叶一片片疯狂的表得焦黑四处飘落。那条透彻的溪水变成了一滩血河。回头望那颗巨树,粗壮的树干变得消瘦,碧绿的树叶变得焦黑,天空中时不时还有阵阵乌鸦飞过,发出“哑——哑”声音。原前蒂娜躺的地方化作了一滩血迹。

  乔伊震惊极了,他连忙想往后退去,当他转身的一瞬间,一团血雾已经到他面前。

  “啊!”衣架从床上跌倒在地面上,一阵“咚”的声音由外面斜入房间的光辉传出。

  “你怎么了衣架先生?”说话的是拉比,他刚刚从厨房进来,说中还拿着一袋黑莓面包。

  “可能是间歇性发疯。”我喝着啤酒淡淡的说道。

  “那可真是可怜了,衣架先生。”拉比用手将衣架从地面上拉起。

  衣架神情恍惚,像是中了邪一般,双眼睁开的很大,却见不到没有任何神。

  “你需不需要来一片美味的蓝莓面包来填填肚子?”

  “或者一杯啤酒养养神?”

  拉比关切的询问着衣架,虽然拉比是调皮有时候还喜欢吐出令人不喜的话,但他是善良的。

  衣架没有任何回应只是将头转向我们,我看着这场景将手中的啤酒和拉比的黑莓面包放置一边拉着拉比走出房间。

  “让他一个人缓缓会比较好。”

  “哦好吧,我还想让他点评一下我新做的蓝莓面包如何?”

  “你做的?”我从袋中拾取了一块面包放入嘴中。“也太好吃了,跟狗头人做的一样。我开始怀疑你跟之前酒馆那群狗头人是不是亲戚。”

  今天天气很好,阳光很是充裕。跟三天前我们刚到这个旅馆时全然不同的是外面都是的。我们当时计划将衣架随便丢在一个地方就离去,但拉比看衣架一直昏迷放不下心,所有特意租了一个便宜的屋子等衣架苏醒了再做其他事情。

  屋子很简陋,只有算上大厅也只有四个房间。布置的都很简陋,大厅只有一张长长的沙发,沙发前是一个木制的桌子,

没有电视,屋子后院也没有庭院,只有一片空地放置着乱起八糟的书柜,里面还夹带了一些书本。这对于一个喜欢夜间坐在庭院看着外面的灯光抽烟的我很不喜欢。

  屋子从内而外都显得乱七八糟,四处都是杂物。大门,窗户都有些被潮湿侵蚀的青苔,屋内有些墙面还有些霉菌。沙发上推挤一些食品的包装袋,笔记本,UU看书 www.uukanshu.com衣服;桌子上则全是一些啤酒瓶子。望着外面那被温暖的阳光所包裹的天我想我得整理下这个屋子了。我连忙叫上拉比一起打理一下。

  阳光顺着墙壁的藤曼攀升,似条闪着金光的黄金蟒,挪动自己的身躯环绕屋子,沿着窗边的镜子四处窜在各地,,草丛,树干,栅栏都有他们的身影,渐渐他们越过房子止步于庭院,停留在那倒在地面上的书柜中。

  我刚刚收拾完屋子在门口伸着懒腰顺便享受一番阳光带来的温暖,偶尔晒晒太阳身心果然会舒服很多,真是暖阳温人心,万物均得意。拉比则拿着一个竹篮准备外出买点东西,还招呼着我要不要一起去街上看看。我实在不想跟他去街上走动,明明是个男孩子却像个女士一样一逛街都要走个三,四个小时。我找他做了个割喉的动作,他看见了转眼就走了。

  我沿着阳光的行迹,步入庭院,看着这一大推乱七八糟的书柜摇了摇头,我的确不想动了。摇头的余光无意间看见柜中里的东西。

  里面的物品都很陈旧了,放满了蛛网和岁月叠堆的灰尘。里面的书本页面已经有所泛黄,有些则开始腐化。还有一堆残缺的报纸。我不知道这堆东西放置了多久也许两年?三年?五年也说不准。我是个懒鬼,看着这明媚的天想享受片刻,随手抓了几份保养还算正常的报纸坐进屋子中的沙发,开始阅看起来。

  “正常人谁会看报纸呀,去酒馆喝喝酒,看看女郎什么的不舒服呀。哎呀要是有钱该多好。”我心中嘀咕道,随后便拿起报纸随意翻弄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