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送信的流星

首页

第5章 衣架(5)

  晚间的风,总是那么寂静,那么温柔。像极一位不说话的惊艳美女,她用手抚摸着天,天感到安心,不会再讲一间房间的云所排挤,慢慢接纳着那群四处游动的云;她用无言的话语安抚着白天被天阳炙烤的大地,让他心情舒畅,讲自己的宝物:猫头鹰放出,他们会发出“咕咕”声,他们的声音引起了青蛙的共鸣,他们鼓起自己的腮帮,发出震耳的“呱呱”声;蛐蛐原本是睡觉的,或许是被邻居们的动静吵醒,发出“嘟嘟”的叫声,有点像小孩子生气时候嘟起嘴唇发出的声音。

  慢慢开始还杂乱无章的群音随着时间的飘移,他们渐渐融为了一体。变成了一部动听的音乐剧。

  风儿不光是温柔的,她也颇具音乐细胞。她转而讲手触碰向安静的树林中,树上枝杈的叶发出“呲呲”的声音。随着一阵声音的响起,原本动听的音乐变得更加悦耳。细细听,哦是一首美妙的安眠曲。

  它将会告诉人们:天已经黑了,应该好好休息了。

  天底下从未有过不散的宴席,风儿是无私的,她不能一直停留在一个地方,她还需要安抚很多地域,无论是颠簸陡峭的悬崖,还是干涸的沙漠。哦对还有一片喧闹不停的大海。很多地方都需要风儿。她得离开这里了。

  夜幕渐渐变得深厚了起来,不知安稳的云也不见了身影,大地也去休息了,小夜曲也随着人们的休息而结束。只有房间里,微微烧灼的烛光还未停息,当然还有烛光下的人。

  她是谁?为何这么晚了还未休息。她在干嘛?为何难道不知道疲惫吗。

  让我们将已经被困意朦胧的眼擦拭干净,认真的看看到底是谁。这人在干什么。随着烛光的闪烁斜照出金黄色的长发,原来这个人是蒂娜。

  她正在将一件新的衣物用针线缝上新的纹理,只是一个人的模样。

  “咚......咚.....咚.....”从门外慢慢传出了敲打声。声音很低,很慢像极了正在前行的乌龟,许隔时久才会发出脚踩在棕榈叶上的沙沙声。

  “嗯?是不是有什么声音发出?”蒂娜心中暗叹道。但她只是怀疑毕竟这现在已经很晚了,方圆数里估计只有她房间中的烛光还亮着。

  她没有继续关注门外的声音,只是挪了挪身子,翻了翻发酸的手臂,继续去做自己的事情。

  她很认真,眼光里充满着专注,手很熟练的使用着针线,像条海中的蛟龙,在这布海中游刃有余。

  “咚.....咚.....咚”门外的声音渐渐变大了些许,乌龟开始加速了?我们不清楚。蒂娜没有打理,任然在处理着自己手中的活。她将自己的精力全权放在了这副“艺术品”,在她心中最完美的“艺术品”。

  那原本飘去远处的风回来了,它在外刮着,但不知为何这次的风声很大,彷佛一个正在休息却受到惊吓的马。他跑的很快,他未曾想过会突然被惊吓到,用尽力气四处奔跑。他脑中是空白的,或许只有毫无思绪的四处狂奔会让他躁动的心平静下来。

  “嘣”这是窗户收到撞击的声音,起初他还有后续的回声,但随意外面风的吹动,窗户的动静愈演愈烈。

  “咚咚咚!”门被敲打的声音也逐渐激烈了起来。像是正在发生战斗的战场,起伏不断,连绵不绝。

  蒂娜慌了神,她不知道为何突然间门窗会发出如此激烈的响声,她想靠近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但当她开始挪动自己双腿时,“扑哧”一声响起。构成窗户的玻璃被击碎,散满了一地,有几块玻璃碎片甚至则借着风的力度直接越到蒂娜的脚下,很快风乘势追击,他猛地将自己的身子变成了一支搭在劲弓上的箭,将桌上的烛光狠狠地消灭掉。原本只有微弱烛光支撑亮度的屋子瞬间变得昏暗起来。

  外面的云不知何时变得乌黑,将原本露出尖端的月也遮盖的死死的,一片黑暗。

  蒂娜慌了神,她连忙向后连退了好几步。

  门也不知何时也被击破,大门向外展开,不过门面已显的残缺,有几道深陷的抓痕,力度很大,深凹的程度很深。

  不知何时远方飘来了一阵雾,虽然天色昏暗,但很是很清晰的看出雾的颜色——红色,血红色。

  蒂娜瞬间慌了神,她连忙一手抓着桌上的衣物——她所编制的“艺术品”。急忙冲了出去,她不敢回头观望,拼劲的跑。

  天色还是被黑暗笼罩的。

  她一直向前跑着,一直跑着。她用尽了自己所有的力气奋进的迈着自己的腿。

  “滑”的一下,她摔倒了,是一块还未打磨圆润的鹅卵石。这石头约有三斤重吧,一面菱角已经被岁月冲打的圆润而另一面则有些许锋利。

  蒂娜的腿被锋利的一面划了一道口子,血开始往外渗流。

  很疼,她还没来得及看自己腿上的伤口,后面的血雾则跟随了上来。

  她向下看去。这是一块斜坡,所行没有什么石头这些杂物,只有那一株株由地而向上生长的小草。

  她没有犹豫,咬了咬牙,用手将“艺术品”紧紧揣在兜中,猛地向下滚去。

  不知过了多久,蒂娜跑到了一片丛林中。

  很安静这片树林,没有其他地方应有的蛙声,虫鸣,蝉叫。只有蒂娜低沉的喘气声。

  这声声踹气中夹带了不少疼痛。

  蒂娜很累,她很疲倦。她依身靠着一棵树,这树很是粗壮,那厚实的枝干挂起的是数不胜数的绿色枝叶。她的头,手都有被滑过的伤口,他们随着脚上的伤一起开始流血。

  她睡着了,双眼紧闭着。脸上的疲困开始慢慢显露出来。丛林外的风还是那样狂怒,真希望它能赶紧放下自己的怒气,心平气和起来。

  雾开始慢慢向着丛林上分飘去。UU看书 www.uukanshu.com

  “滴答.....滴答”她渐渐开始有意识,她感觉到有什么水滴落在自己脸上。

  她吃力的睁开了一眼,望向天上,望向正在“滴水”的树干。

  “啊....”

  那树干滴的可不是水,是红色的液体,像极了血。那棵粗壮的树上的枝叶不再之前那么茂盛,反而干枯的像一棵早已死去多年的枯树,周围那一片丛林呢?那里来的丛林呀!这简直是一块枯树林,天上的黑布变成红黑相间的海盗船船帆。天上还时不时飞着乌鸦,周围的草则变成了一堆堆断裂的白骨。简直是一片人间地狱。

  慢慢血雾笼了过来,它行驶的不快,但却给人感觉像是有人在推他。他们在靠近蒂娜。

  蒂娜没有力气动弹了,她很想再次迈起自己的双腿,撑开自己的身子逃跑。可那双腿除了伤口会流出血迹外,没有任何运动。

  她真的没有力气了。她用自己最后的力气将刚才从家中拿出的那衣物死死地抱在身上。那衣服残缺了一大半,只有上身的一部分还在她的手中,不过她还是将他拿起放置心间或许这是她最后的希望。这是她做的最后的祈祷。

  血雾开始渗入她的身体,慢慢,她的一边肩膀靠了进去,雾掩盖了她的手,吞没了她的流血脚,到最后,她那貌美的脸庞也不见了踪影。

  蒂娜已经完全深陷进去。

  这晚天亮的很慢,很慢。彷佛迷了路一样。

  最终呀,最终随着一阵桂花香气的传播,天终于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