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送信的流星

首页

第4章 衣架(4)

  “那人看起来挺弱的,没想到有几分力气。”乔伊心念道。他将木炭放好便离开了锻造屋来到河边清理被烟灰墨染的衣服。

  “啊这可是蒂娜新清洗好了的,得洗干净免得人家看见了难过。”他顺便把之前装过木炭的木篮也拿着,这次他拿的很小心就像怀中抱着熟睡婴儿的母亲,生怕一丁点动静将怀中的婴儿给吵醒。

  “你如何决定费利克,我认为你应该跟我去见下凯尔王爵。”

  “老伙计,我很满意我现在的生活,再说了我也是快六十的人了。”费利克向里奇摊了摊手示意歉意。

  里奇看着费利克,对呀他已经不是三十年前那个费利克了。他那棕色的的头发已不再像以前那样,早已被岁月的白侵蚀着,原本棕色只能苟活于少数地界。他的眼光也不再像以前拿凌冽,坚定,装进了许多慈善柔和,也许是有了家吧。

  见此也不再进行劝说,他知道费利克的性格,他已经被拒绝,而且他的老伙计的确该好好休息享受人生了。

  “我都说了,你老了头发都白成这样不中用了,你还不信。”里奇故意夹着嘲讽的语调。

  “哈哈哈哈的确是的里奇,我真的老了。”费利克笑着,

  “生日快乐,费利克。”里奇拥抱着费利克,这不仅仅是拥抱着年迈的费利克,也算是对年轻时的一切做最后的告别。

  “但你相信我老伙计如果有需要用到我的地方我会帮忙的。”说完费利克进入锻造屋将一把剑递给了里奇。

  里奇接住了这把剑,他将剑从剑鞘中打开。一团白色的银光亮相于世间,那光耀眼而纯洁也许是上帝的佩剑。剑身刻着许多十字架,还有百合花。

  里奇只是笑了笑什么都没说就准备离开了。

  “你果然没变费利克,其实你什么都知道,但就是不说,希望上天能保佑你们。”

  里奇就这么走了,没有回头也没有道别。

  风跟随着光的步伐迎向大地。他匀走着,让大地头上的草,摇摆着身躯;他奔跑着,让树林制茶上的树叶嗡嗡作响。顷刻间,他跑到了河边,企图让这边原本静谧的河也跟随自己的脚步涌动起来。但他失败了,这静谧的河像极了正在思考事物的智者,无论那放荡不羁的风怎样用力都无法吵醒他的思考。

  “嗯这次应该洗干净了。”乔伊将自己清洗的衣服抬了起来。说实话他搓洗的太用力了,原本纤细的衣服出了好几道明显被力量挤压而留下的皱痕不是很完美,但他还是很开心,笑得像个小孩子。他现在很少做这种事情,小时候经常和弟弟一起在河边清洗,只从认识蒂娜之后衣服就很少管了,因为每日蒂娜都会在早上给他带来干净还带有淡淡桂花香气的衣物。

  他就像个傻子一样,咧开着大嘴笑,举着衣服原地站着。谁也不知道为何是如此。可能是因为想起了童年跟弟弟的美好回忆还是庆幸上天将如此一个完美的姑娘赋予他,当然我更希望是后面那种两情相悦。

  “蒂娜,你手怎么了。”丁利夫人看见蒂娜左手包裹着带点红色痕迹的白布,急忙问道。

  丁利夫人是个人心肠,她很愿意主动帮助别人,是个好人。

  “啊没事,谢谢你夫人之前给我介绍的地方。”蒂娜连连向点头致谢,她很感谢眼前这位热心肠女士。

  “没事你喜欢就好,不过为什么你要我介绍那个地方,需要剪刀的话我可以给你好几把哩。”

  “我更希望拥有自己的。”

  “你自己做的?你那只包裹白布的手是不是在做剪刀的时候受伤了?”

  “是的夫人,是我当时不小心。”

  “处理好了吗?”

  “已经很好多了只是被刀刃小小的割伤,估计很快就能愈合。”蒂娜摸摸了白布说道。

  “原来如此,那你能否能给我看看你做的剪刀吗?”

  蒂娜将剪刀从肩上横跨的篮子中取出给了丁娜夫人。

  “哦亲爱的真好看这把剪刀,简直就是个美丽的艺术品,瞧瞧啊多么精致的图案呀,这个图案是桂花吗?”

  “是的夫人。”蒂娜微笑着对丁娜点着头,她很高兴,毕竟还是头一个夸她做的剪刀好看的人,加上自己只有三个人知道,其中乔伊是她第一个展示“

作品”的人。

  “我就说这剪刀真香,带着桂花的幽香,这刀柄处还刻着‘JT’两个字母呢,让我猜猜是不是跟心上人有关?”

  蒂娜没有直接回复丁利夫人的话,UU看书 www.uukanshu.com只是她的脸“唰”的涨红起来,像冬天正处于丰熟的苹果。她害羞了。

  “哈哈哈亲爱的你真可爱,没必要害羞的。”丁利夫人打趣着蒂娜,后面丁利夫人一直在说关于‘爱恋’的事情,可能是在给蒂娜传授经验吧。蒂娜除了仗着绯红的脸垂着脑袋有时无时的点头外轻轻说好之外没有任何的言语。

  “真是单纯的小姑娘呀。对了你心上人是谁呀?我猜你这么漂亮对方肯定是个很棒的人对吧。”

  “对的!他特别棒,特别勇敢......”这一次她发出声音,而且还有点大,但她本能的意识到有点失礼了很快就又沉了下去。

  “啊真好既然遇见了就好好一起。爱情是神奇的,他总能让人每一天的状态迅速切换。爱情也是美妙的,他会让人感到快乐和幸福,当然他也带有痛苦,要好好的坚持下去。”

  蒂娜没有作答,她笑开了。

  “会的,我们一定会的。”蒂娜心道。

  微风拂来,轻轻撩动着蒂娜的发梢,柔和地吹过她所憧憬的未来,

  “对了蒂娜,你这次来这里肯定不是逛逛吧。”

  “哦是这样的有个长辈马上过生日了,我准备来买点酒回去。”

  “跟我一起来吧,我知道有个地方的酒很好。”

  “真是谢谢夫人了。”

  不知是从那里飞来的一大堆云,将整个天布的严严实实的,密不透风。夜也曾此机会偷偷的骗过正在上班的太阳,穿行于那密集的云中,渐渐云层越来越厚实,天色也逐渐归夜所有,天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