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送信的流星

首页

第3章 衣架(3)

  “火蛇”正在用自己那流线体的身躯快速窜入整条道路。只见它用自己灵敏的头部快速的感应前方的消息随后便用力的甩动着自己那燃烧的身躯开始前行,不一会功夫便将自己那无尽的身躯安置于麻木的“巢穴”。它最后还兴奋的摇了摇尾巴,溅起了一阵炙亮的火光。可没多久天下寒水,原本流动的身躯彷佛中了美杜莎的恶眼瞬间“石化”变为一成漆黑的固体——一把长剑。

  将这火蛇变为武器的不是别人,正是乔伊的父亲费克。

  费克是个有着棕色头发的铁匠,不过头发已经白的差不多了,但体格很大身体还是很健壮。他手艺很精湛,有很多人都找他做铁器,甚至有传闻诺尔城有许多公爵大官都找他定制物品。他跟其他铁匠不同的地方不光在于其手艺精湛外还有他会锻造的东西有很多。无论是生活中的盆,酒杯,门还是农具中的铲,耙,锤甚至连建筑需要的锻造材料他也得心应手。但甚少有人知道他最擅长的却是使用兵器。当然还有他右手残缺的无名指。

  “嘿老伙计你还好吗!”从门外进来的男人很热情的向着菲克打着招呼。

  费克看见了连发放下手中正在敲打长剑的铁锤,向男人走去。也用热情的拥抱回应着对方。

  “你变得沧桑了,我亲爱的里奇兄弟?哦不应该是我尊敬的里奇子爵吧。”

  “老伙计,我两就不必客套了,你也跟着那炉子里烧然的木炭一样越来越黑了,要不要跟我去诺尔城里走一走说不定还能变白点哩。”

  “子爵殿下说笑了,我这一把年纪了变白点也没有什么用处,倒是子爵殿下提前告诉我回来这里想必不是来调侃我黑吧。”

  里奇子爵边咧嘴笑着边摇头。“看来许久没找老伙计都生疏了,不过的确我来这里不是为了找你叙旧,我呀。我想让我们这群老伙伴们聚聚。”

  “老伙伴们聚聚?当时那群人中不是就你我还活着吗?”费克满脸疑惑。

  “是凯尔王爵说的。”里奇一脸无奈,双手摊成一片。

  “凯尔王爵?是拉玛公爵的那个儿子吗?这么多年了我还以为拉玛公爵的爵位会随着他的死去而永远落下,没想到他儿子倒是还给他家上升了一段。不过他为什么知道我们?要知道我可在那次结束后就退出当铁匠了。”

  “别忘了当时凯尔王爵也是跟着拉玛公爵一起的。”

  费克听见里奇的话,被吓了一激灵。之前锻造铁器时头上的汗水也随着双眉的皱起而落下,从中还附带了新的冒出的冷汗。

  “你知道的,当时我们做到了,我们已经成功了,后来他们也.....”

  “不用再骗自己了费利克。我们当时的确成功了。”里奇打断了费克的话。他异常激动但很快又变得叹惋。“但他们如今的确回来了。”

  “前段时间嚎哭山谷一直有出现有人放牧失踪的事情,城主大人也派人去调查但也没有结果。”

  “也许是路上遇见野兽?或者是拦路的强盗......”

  “我都说了多少次了!不要再欺骗自己了费利克!只有放牧人不在了!其他牲畜一只都没有少!一根毛都没有少!”里奇子爵声音很大,整间锻造屋也开始回响。不过很快里奇声音变得很低沉。

  “据我所知,你儿子也是在几年前在那里失踪的吧。”

  费利克用力捶打着身后那坚硬的石板,随着一声“梆”的巨响,他也顺势摊在旁边坚硬的石板上,头不知是被什么东西压制住,狠狠的垂下,嘴中一直很力的吐着气,这不是一个虎背熊腰的男人该有的样子。

  “拜托了里奇不要再跟我说这些了,已经过去了许久了,拜托了。”

  里奇没有再说话,他用手拍了拍费利克的肩旁,希望他能缓过劲来。

  “是的,当时乔伊也在一起。”

  “乔伊?他是谁?为什么他没有失踪?”一种匪夷所思的立马从里奇大脑中冒了出来,这是他这辈子从未有过的疑惑,换句话说刷新了他对这个世界的理解也不过分。

  “辛格的遗子。”

  “什么?辛格的遗子?怪不得这孩子没事。我算是知道了为什么当时你会放弃你最爱的功名利禄而去当一名铁匠甚至连原因也不给我说,你个混蛋。不过话说我为什么不知道。”里奇用手敲打着费利克厚实的背。

  “你忘了?他去那里前留了份信给我,我找到了那个孩子并且收养到现在。你也有不过?哦我想起来了当时你好像烧掉了。”费利克说完和里奇互相对视着随后便是一阵爽朗的笑声穿过。他们互相拍打着对方像极了当年。

  “话说回来那孩子现在那?”

  “哐当”是门被推开的声音。

  光随着那金色的头发传进只有火光的屋子里,屋子被找的通透,像堆满金子的房间,闪着阵阵不停的金光。

  “抱歉父亲,我来晚了点,不过我顺势买了昨天你给我说的木炭。”乔伊将手中用木蓝子包裹着的木炭放在地上,那木篮子编制的尤其细致,外缘还纹着桂花图像的纹路。他满头大汗,看的出来是一路狂奔过来的。

  “这是蒂娜的木篮子吧。她是个好姑娘,你应该好好珍惜她给的一切。

  “父亲说的是,我以后会注意的。对了这位就是你之前说的那个大将军?”乔伊看着里奇子爵说道。

  “你就是辛......费利克的孩子吧,我是里奇子爵,你可以直接叫我的名字里奇就可以,很高兴见到你,真是个大块头我很喜欢。”里奇将手伸出向着乔伊做出握手的动作。其实当时里奇差点说成辛格的孩子,但是费利克用眼神示意才急忙更改。

  “你好里奇子爵,我叫乔伊。”乔伊急忙握住里奇子爵的手。他很疑惑,毕竟他从不知道父亲为何别人叫做“费利克”。

  里奇的手虽然不像人们传说中王公贵族那杨嫩滑,不过也跟经常训练的军官有很大的差距,像是一般的商人的手。

  “这就是大将军?看身躯还不如我。可能只是管理出名的一般贵族罢了”乔伊心里嘀咕道。的确里奇的身材说不上高大,也不矮小,总体来说很平庸,要不是衣着一身华丽的盔甲外没人知道他是名军官。UU看书 www.uukanshu.com

  里奇和乔伊的刚握在一起没一会,慢慢乔伊感觉一股被力量按挤的压力从手中传导,他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只是疑惑的看着里奇。里奇也注意到这点,但他只是加大了手中的力量。

  乔伊是个血气方刚的男人,要知道他是这个村子里年轻人力量的代表,从小都没人敢欺负他。乔伊也从不听其他人的话除了他父亲费利克外。他可管不了对方身份再上就随意接被对方欺负,立马动用自己的力气于里奇较上劲来。

  双方都在用力,两只紧握的手像是草原上争夺王位的两头公狮开始缠斗着。

  “乔伊还愣着干嘛!还不如快点将地上的木炭放好,你等着我亲自来放吗!”费利克对着乔伊大声喊道。

  “真是抱歉里奇子爵我想我得做事情了。”乔伊听见父亲的喊叫急忙脱开被里奇缠住的手,拿着地上的木炭走进锻造屋里面。

  “这小子力气真大,不愧是辛格的孩子。”

  “对呀,说实话现在拼力气我都不敢打赌能赢这小子。话说你手没事吧我看都红了,果然富裕会让人衰退。”费利克打趣里奇。

  “放心断不了不像莫些人会少了个指头。”

  “你!”费利克听见这话有点不乐意了,要知道他一直很讨厌别人说他的断指。

  “再说了你不是也说过你不是他对手。不过他真像辛格尤其是那一头金发,让人感到希望和踏实。”

  “也许他也还活着也说不一定。”

  太阳很活跃,一直散发着光照着大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