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送信的流星

首页

第2章 衣架(2)

  晨曦向万物展示自己那鲜艳刺眼的光辉,彷佛像借着这耀眼的光告诉世人新的一天的到来。周围绿树跟着光带来的风缓缓而舞,他们手慢慢岔开,将自身的绿色生机亲吻整个大地。那散发幽幽香气的桂花呀。也跟随着他们,桂香四溢。光是欢乐的,他是无忧的。

  只见他随意的在大地游走,走到山谷两间的河水中。河水亮了,换了身金装,漾漾夺目。走到了田地。田野熟了,褪去前夏的墨绿,将自己远不够饱时的身体变得丰润,就像那花季苗条的少女经过了时间的历练变成高贵拥有丰满身材的贵妇令人垂涎。

  这光跑在万物之中,丝丝飒飒闪在那冒着炊烟的屋子。从那立撑着墙沿之间的窗户倒进屋子。那光也透过她的眼睛——心灵的窗户而导入她的心,继而将她从梦中唤醒。

  她醒了,一个模样非常秀气的女子。但她的手是不是受伤了还是怎样,用了一成白色的布将手缠着。阳光洒了进来,将光曦曦洒洒的落在她身上,在配合着走手中的白布,说实话有点让人有种仙女的错觉感。

  她缓缓起身,用鼻子闻了闻窗外传来的桂香,望了望放置于衣柜上的剪刀和衣物,很快便将他们带来了出去。

  她前往被染的金黄的水边清理衣服,顺便在路上她还拾得了许多叶表光滑的黄色桂花。她将他们跟衣服放置一起,应该是想用桂香来填充衣服气息,这是一件男性长衣,应该是给心上人准备的。

  “天亮了,天亮了,该起床了,我亲爱的乔伊,你父亲还等着你呢。”

  轻柔的声音传到了之前在梦中畅游乔伊的耳中,他慢慢醒了过来。习惯的扭动自己脖子,发出“咔咔咔”的响声。

  “我真的不是很喜欢一大清早就跟炎热的熔炉,漆黑的木渣哦还有那金属融化的硝烟打交道,你知道我的,亲爱的蒂娜,我最爱的人。”说完乔伊便一手抓过那年轻女子双手捧放的衣服,一边又将脸庞靠近对方那美丽诱人的嘴,献上了一天最早的爱意。

  衣服泛着淡淡的馥郁桂花香气,是这女子一大早清理好的。这幽幽桂香让人浮想翩翩,好似给早晨的晨曦添上一种薄薄屏障,真是令人心安。

  “但只要有你的每天,哪怕是让我去燃烧的火海中受尽炙烤,被烧焦成一块黑色的木桩,被浓烟破坏我的呼吸系统我都会去做。”乔伊将女子抱住就像抱住人间珍宝般用力,生怕她会像被风吹散的桂花香气四处漂泊。

  “我知道乔伊,我知道,你每天都这么说。快去帮下你父亲吧,免得他发火。”女子温柔地将乔伊的手放下,轻轻地抚弄着他的那太阳花般的头发。但他的头发长短不一,可能是随着家里人打铁时溅射的火花给点弄的。

  “找个时间帮你弄弄你这蓬乱的头发吧,有些长有些短的真不好看。我前两天去镇上在丁利夫人那里买了一个很漂亮的剪刀正好能用上。我给你看看”蒂娜将原先准备的剪刀拿了出来。挂在手上,特意的还摇了摇,应该是向他炫耀。当然了那手中的白布也跟着摇晃。

  剪刀做工还算是比较精致的,刀身还闻着一束桂花花纹而且刀柄上还刻着JT 两个字母,不过可能是锻造师的手法不是太熟练,不认真看的话很难看清楚。

  不过起码在我们常人看来整体还不错,当然在乔伊的眼里就不知道了,毕竟他好歹也是铁匠的儿子,从小就会打理锻造铁器,剪刀,钉子这些对他来说简直就是小菜一碟。最主要的是这剪刀刻着一束桂花花纹,他觉得可能这是蒂娜买这把“很一般”剪刀的原因。

  “别了吧,说实话我头发这样也挺好的,就算理整齐了,还是会变回来的,没啥必要。”乔伊不以为然道,顺便开始穿戴衣服。听到乔伊说到蒂娜嘴巴微微下垂拉一下,不注意观察的人也许根本看不见。

  “其实没必要每次洗完后用桂花包裹的,闷得慌。”他抖落着身子,将衣内残存的桂花抖散了出来。蒂娜只是晃了一下神,但很快她又将目光指向正在整理自己的乔伊,那眼光充满着宠溺。

  “后天便是父亲的生日。”

  “那我们得准备点东西送给他当生日礼物了,他六十了吧。”

  “对的,那天我希望我们一起过去。”乔伊转过身来将目光对准蒂娜的眼,他们就这样对视着,窗外的香气依旧,林间的鸟开始鸣唱,应该是首情歌,真好。

  “好我们一起,一直一起,永远一起。”蒂娜冲着乔伊点了点头,她笑起来真好看。

  “我出去找得父亲了,好像昨晚他就说过明天有个大将军要过来。”

  “噫?来我们这小镇干嘛呀”蒂娜用线绳将披散于肩的长发扎捆在一起,恰好窗外的光斜照进屋子,为她投下光影。很美,再配上那听闻有大将军会来这小村庄的迷惑小表情,真是可爱极了。

  “应该是父亲以前的朋友来祝福他生日吧。不过父亲私下有在维修一把银剑,纯银的。”

  “银剑?那有什么用,现在不都是什么铁剑,钢剑吗?有权有势的金剑我也只听说过这银剑能干嘛?蒂娜歪着脑袋望着乔伊,眼里沉浸的满满的爱意,那是对心上人才有的眼神,那将所有倾注的眼光。

  “我也不知道,不过最近听村子里人说远郊的嚎叫山谷有狼的动静。你要知道当时克洛就是在那里消失踪影的。”乔伊说完后将自己用力一摊在那实心的木椅上。

瞬间那木椅感觉向承受了巨石的压迫向下塌了一寸,发出“垮啦”的木头撕裂声。并不是那木椅太过脆弱,要知道那实心的木椅就是由夜幕森林的一颗百年老树所做。那可是一整颗百年老树所砍断的一颗粗壮枝干所做,虽然有些年头,但肯定也不是一个普通强壮人能坐到使其下榻。乔伊真的很壮实,与其说是很壮实不如说是异常的强壮才对,高大的个子,虎背熊腰。那宽大的双肩下遍布着分明的肌肉,那双结实的双腿承担着雄壮的身躯,他的双臂格外粗壮或许是因为从小跟随父亲打铁的原因吧。让人感觉哪怕是世界上最重的巨石也能被他双手托起。

  蒂娜肯定不会忘了克洛,那是乔伊的弟弟。在几年前他们在一次嚎哭山谷游玩时失踪的,当时发现他们的时候乔伊早已昏了过去不醒人事。但当他清醒时人们询问他情况,他只记得当时一片血雾慢慢笼罩过来,他完全被惊住了,像个木桩一样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然后便听见附近的熟悉声音发出的尖叫,当他反应那尖叫声正是弟弟克洛时,已经完了。他自身已被那血雾给框住,UU看书 www.uukanshu.com手上是雾,腿上也是雾,天是红色的,地也是红色的。

  他拼了命的在雾中到处窜跑,企图想找到发出尖叫的音源,但除了红火色的雾他看不见任何东西,摸不到任何痕迹。渐渐,声源开始慢慢消逝像夏季夜晚林间的萤火虫一步步一步步的彻底黑暗。

  他不知道怎么办,他只能用尽身上所有精力穿行于无边际的血雾,他只能大声叫着克洛的名字,希望能够有所回应。直到他撞见了一个毛绒的身体,随后便昏厥过去。

  醒来后他也曾几次告诉过父亲费克经过,但费克每次显得异常愤怒,不安总是咆哮着乔伊不要再提了。随后这事便不了了之。

  但他永远记在心里,就像一块巨石永远的困在心中。

  “是有毛的......是有毛的......”乔伊面目痛苦地嘀咕道,随后便用双手将脸掩护,一直机械重复着这句话。

  他心中也一直重复着,一直重复到如今。

  蒂娜是个细心的姑娘,她很快捕捉到了乔伊的情绪。对她来说世上最简单的事情就是知道乔伊的心情,因为他是她的爱人,是她世界的一切。

  蒂娜急忙将乔伊紧紧的抱住,很用力,很用力。用力到那绑在手中白如冬雪的布也开始慢慢渗出红的痕迹。她发誓她会一直抱住这个男人,给她这个世界所有情感的男人,这是属于她一切的男人。

  乔伊也回应着蒂娜的爱,他将掩面的双手环抱于蒂娜的身子。那红色空洞的心也开始慢慢变得泛黄起来,还带着幽幽的花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