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一觉回原始

首页

第25章 你说什么?大点声

  “你的意思就是真的只靠那几根小小的骨针,就把这巨兽放倒了?”山瞪大了眼睛,一脸不可思议的样子。

  要是山会英文,他现在估计会说:“amazing啊!”

  “我们以前用过,这东西基本就没什么威力,扎了怪物,它不仅没事,反而更精神了”旁边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表示,我针扎的少,你别骗我。

  “对呀,这针是很锋利,但是对这种大怪物作用不大。工做出来的时候,我们就试过了,就算扎到了怪物的眼睛,它还可以根据气味追杀,而且更加狂暴。”

  “看到这没有,我因为扎了黑山豚(原始强化版野猪)的眼睛,被它追着拱,可怜了我的屁股。”这兄弟,说着还脱下裤子,指了指自己屁屁上的伤痕。

  让石天不禁感叹,不愧是原始时代啊,这裤子,说脱就脱,虽然咋都是汉子,但你这样搞,有点辣眼睛的说。

  “行了行了,够顶了,够顶了。”在阻止了另外几位也想要卖(脱)惨(裤)的兄弟之后。

  石天只能耐着性子,给这些搞不太明白毒针和骨针区别的“脱裤党”科普了一下什么叫毒针。

  “我懂了!”一直没有发言的刀忽然激动的出声。

  “你懂啥了?别装了,谁不知道你刀脑子最不好使,干苦力还行。思考这种深奥的问题?不用我说,大家都懂的。”滑现在脸上就这么几个字—你品,你细品。

  “我真懂了”刀郁闷了,老子有这么憨?

  “你要是懂了,老子当场倒立那啥!”某路人甲又开始了。

  “是你呀?我记得在这个巨齿兽被放倒之前,你也这么说。现在他倒了,你要不要先给大家表演一下什么叫“倒立飞翔”?”刀一看,是你这个死杠精,我不找你表演节目,你竟然来怀疑老子智商?

  路人甲沉默了,此时他想的是:“我虽然也很想表演一发,奈何臣妾做不到啊。”

  接下来这路人甲,充分说明了什么叫沉默是金。

  任你左嘲右讽,我就是听不见,我就是不说话,你爱咋地就咋地!你还能强迫我给大家表演倒立加自由飞翔?不存在的!

  众人一看,这杠就是死豚不怕火烧,也只能作罢。你没看错,路人甲就叫杠。至于职业嘛,表面上是雪狼狩猎队里默默无闻的路人甲,实际上,那就是原始数一数二的精英级运动员。

  刀,既然杠不想表演,那还是你来和大家说说,你到底懂了啥吧?我们大家都挺好奇的。

  “不是我说,你们这一个个,真是笨啊,天把鬼影黑面蛛的剧毒涂到了这根骨针上,再用这毒针刺到了这巨齿兽的眼睛,那不就等于这巨齿兽,被鬼影黑面蛛蛰了眼珠子?”

  “你说的也没错,可是为啥它才追了我们这么久,就被毒死了呢?一般不会这么快的呀。不然他现在还能站在这?”说着还指了指被蜘蛛蛰了的老倒霉蛋—羽。

  ?羽表示我怀疑你在对我搞人身攻击,可是我没有证据。

  “这个……这个么……让天来回答你们。”

  “这么深奥的问题,我和你们这群笨蛋说不清楚,还是让天来和你们说吧。”石天一副,笨蛋莫挨老子玩耍的样子。

  众人一听,虽然有点打击人,但好像这刀忽然就比我们智慧了一点点?于是纷纷以渴望的眼神望着石天。

  “……”石天

  “这其实就是这巨兽既不会像我们人一样,按住伤口,阻止毒素的扩散,也不会吸血排毒什么的。再加上它在中毒的情况下,对我们疯狂追杀,加速了血液流动,从而加快了毒素的扩散,所以它这么快就死了。”

  众人“我是谁?我在哪?刚刚发生了什么?”

  石天无语:“简单来说就是中毒以后不能跑,不然会死的很快。”

  刀“哦~我懂了!”

  众人“你又懂了?”

  “以后大家中毒千万不要乱跑,在原地等死就行了!”刀肯定的说道。

  众人:“不是吧?大哥,我们书读得少,脑子也不太好使,但你也别这样骗我呀,中毒就等死?没看羽现在活蹦乱跳的嘛。”

  “天,我说的应该……是对的吧?”瞅瞅刀这渴望的小眼神。哪里还看得出这是那个神气活现的狩猎队小队长?完全就是一个渴望得到老师表扬的小学生!

  “尽量不要运动是没错的,但是不是原地等死,而是应该快递用蛛丝绳一类的东西,迅速将伤口与心脏的血液循环隔断。”天解释道。

  “看,我说的没错吧,原地等着就行了”刀得瑟道。

  “你滚蛋滚蛋,你说的是原地等死!这能一样?还你懂了,你懂个屁,我看你是山豚鼻子里插木棒,假装猛犸巨兽?”山看这刀一直打断天说话,忍不住笑骂出声。

  “天,你给咱说说,啥叫心脏,这东西可是第一次听说?”

  “对呀,还有那个血液循环又是个啥子玩意?UU看书www.uukanshu.com”

  众人纷纷出声,希望石天多解释一下这些新奇的东西。

  石天本不想多讲这些东西,一是因为讲这些会让自己显得与众不同,容易暴露自己是穿越者的问题,二是因为……你讲了也没人听啊-_-||。

  现在就不一样了,石天感觉现在时机应该已经成熟了。

  “这个心脏呀…大家摸摸自己这这里,有什么感觉?”石天指了指心脏处。

  “这里有东西在动!”

  “天,这是什么?这就是你说的心脏?”

  “我们竟然以前没发现这里还会自己动。”

  一堆人,你摸摸我,我摸摸你……

  这场面像极了大型那啥现场。

  接着石天又给众人讲解了什么是血液循环,当然,基本没人理解他到底在说啥就是了。

  待好奇心得到了满足之后,众人就开始陷入了紧张的工作之中。

  这一对对原始大汉,你扒皮来我拆骨,忙的不亦乐乎。至于狩猎厚土牛?

  兄弟,看到这是啥了吗,堪称原始一霸的巨齿兽!厚土牛?抱歉,我好像没听过这种兽。你说什么?大点声。

  哦~就是那种吃的是草,长出来的是角的兽啊?

  我们狩猎队早就不狩猎这种没什么战斗力的兽了,至于厚土牛这种东西,以后就别在我们面前提起了。

  至于这巨齿兽是谁猎的,那重要吗?不重要了!因为石天以后就是我们这个小队的一员了,谁也抢不走的那种。开玩笑这可是宝贝,被鬼脸黑面蛛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