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一觉回原始

首页

第24章 绣花针可以这么猛?

  经过原始时代心理大师—刀的一翻开导,狩猎队的士气得到了鼓舞。

  就在众人准备继续和巨齿兽纠缠的时候,一阵熟悉的话语随着山风飘了过来。

  “队长,刀叔,你们负责牵制住它,给我们三个创造击杀巨齿兽的机会。”

  “好的”刀习惯性的点点头。

  “what?勇不在,哪个混小子还命令我?”山有点纳闷了。

  二人经过了一秒发呆,一秒思考,一秒顿悟的素质三连后,同时瞪大了眼睛往声源处望去。

  “这三个小混蛋,不是叫他们走了吗?”山望着三人,忽然觉得自己的脑子在嗡嗡作响。

  至于刀则是一脸无奈的表情,顺带还摊了摊手,要表达的意思大概就是,叫你们走,你们不走,一会首领发起火来,我可救不了你们了。

  一瞬间,因为三人的忽然出现,不仅让山,刀等人的战斗状态受到了影响,连狩猎队刚刚燃气的斗志和士气,也随着几人的回归跌落了。

  如果刚刚战斗,是为了完成巫的嘱托,让部落中最优秀的几个孩子活着回去,那现在战斗还有什么意义呢?

  场面变得更加凶险,石天仿佛看到那巨齿兽眼中戏谑的意味更浓了。

  “都发什么呆呢,想死可以,但是在死前也给老子在它身上咬下几块肉再死!还有你们三个小混蛋,不是有办法吗?还愣个屁,就用你的方法试一试。”好在山很快就清醒了过来,还针对当下的情况,瞬间做出了正确的决定。

  “好嘞,首领你就看好吧!”石天自信的答道。

  众人只得继续和巨齿兽缠斗,但是这看似笨重的巨齿兽,各种身法,疯狂走位,秀的一堆原始人头皮发麻。这哪是巨齿兽,简直就是披着兽皮的泥鳅。

  面对这样一只泥鳅,不对,是巨虎!石天三人一直没能找到很好的机会对它那灯笼般大小的眼睛下毒手,或者说是下毒针?

  “您能不能暂时把它的脚困住,那样我们成功的几率才会更大。”眼见众人的体力消耗越来越多,石天只能怀着试一试的想法向山询问道。

  “要是困住个几百步的时间,那是没问题的,不过在那之后,我就会彻底失去战斗力了。怎么样,有把握吗?”山战斗了这么久,还可以有余力爆发?不愧是部落高手之一。不愧是原始的汉子,真男人,够持久!。

  “我有把握!这可是关乎我们所有人性命的大事,您放心,”石天斩钉截铁。

  山在思考了几秒后,就做出了决定:“好,那我可就把我们所有人的命全压在你这了,不要让我们失望。”

  话音刚落,山瞬间释放魂力,然后就见地上瞬间突出了几只石爪,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将那刚刚还滑若泥鳅的巨齿兽……的脚抓住了。

  “好机会,大家一起把剩下的矛全部投出去!”石天逮住机会一声大吼。

  然后又对锤和熊说道:“我们三个,就趁这个机会射它眼睛!”

  被困住的巨齿兽本来还有点慌,但是一看这阵势,瞬间安心了。

  为啥?

  巨齿兽:“因为这招我见过呀,不仅对俺没什么伤害,还把俺身上甲片间那些可恶的小虫子打掉了好多。可得劲了!”

  所以这“骨矛雨”,在巨齿兽看来,那简直就是兽之喜雨啊。如果这些小两脚兽,要是每天都能给它射这么几波骨矛雨,巨齿兽觉得自己完全可以考虑不吃他们。

  “就是现在,动手!”石天见巨齿兽开始放松了警惕,立马让锤和熊动手。

  “只见数十根细针,随着那一阵阵骨矛雨,悄无声息的射向了巨齿兽……”

  “吼!吼!吼!……”

  随着骨针入眼,本来还在享受着“特种按摩”的巨齿兽,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嘶吼。

  巨齿兽甚至都没搞明白,自己的眼睛里进了什么东西。它现在只能感觉到眼睛那传来的一阵阵连心的疼痛,以及失明带来的恐惧。

  它开始害怕了,害怕过后,随之而来的就是愤怒。

  “虽然巨齿兽不知道自己的眼睛是怎么瞎的,但是它的本能告诉它,一定和这些小两脚兽有关。刚刚还在考虑,是不是要让这些小两脚兽成为自己的“专用技师”的巨兽,现在只剩一个想法了,那就是把这些人通通吃掉!”

  “我们成功了!带上首领,我们快跑。”听到巨齿兽那撕心裂肺的叫声。石天顷刻间就做出了最正确的撅的。

  众人虽然有点没搞明白这怎么就成功了,

那巨齿兽明明还叫的那么的精神!但还是按石天说的,扛起瘫软在地的“山”,掉头就跑。

  为什么不继续战斗到底了?

  拜托,没看那巨兽现在双眼失明,已经陷入了暴走状态?还上去战斗,那不是上去送人头嘛。我们先跑一会,等它消消气,一会再和它“亲切交流”。UU看书 www.uukanshu.com

  跑了一会之后……

  “啪!”巨兽倒下了。

  原始人一号“??,震惊,原始巨兽竟然学会了碰瓷。”

  原始人二号“不是吧,巨齿兽就这?我还没出手,你就倒下了”

  原始人三号“那是一个月黑风高的中午,我们一群人被一只瞎眼的巨齿兽追杀,就在我以为今天难逃一死的时候,它竟然……死了!”

  “天,它死了吗?”锤和熊揉了揉眼睛,有点难以置信。

  刚刚还活蹦乱跳的巨齿兽,这就死了?

  “天,好样的!看来我没信错你。”萎了的山笑着对天点了点头。

  “天,我就知道你可以”刀也说道。

  “天,好样的!”

  “不愧是我们石部落的好男儿!你是这个,”这人说着说着还亮了亮肌肉。这在原始社会,就相当于比大拇指了。

  一群人夸完石天,又走到了巨齿兽面前,这摸摸,那看看。

  “瞧瞧这两根锯齿,交给部落的那些骨器师好好打磨一下,就是两把上好的武器。”

  “这鳞甲也不错,我们那么多骨矛,竟然没一根能伤到它。把这甲给它剥了,想个办法,做成衣服,就可以拥有这巨兽那惊人的防御力了。以后在这丛林之中行走,就又多了一份保障。”

  “说到这个,石天,你给大家讲讲,这巨兽为什么莫名其妙就死了,我们都稀罕的紧。”山经这人的提醒,这才反应过来,这防御力惊人的巨兽,怎么莫名其妙就倒了?

  “这个呀,是这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