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一觉回原始

首页

第8章 要想生活过得去,头顶......

  “你在这等我下”说完巫就站在了去往上层的纹盘上。石天只见巫到了四层之后,便不见了踪影。

  当巫下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一沓灰白色的“纸”。

  “这是“纹树”的叶子,这种树十分稀少,我们部落也就有两棵”

  “上面记录了一些基础的巫纹,你先拿回去自己看看,明天我们再开始巫纹的学习”

  还有这种神奇的树?

  “我一会回去就看看”石天连忙从巫手里结过“秘籍”。

  拿到手里才发现发现这树叶做的“书”,不仅没有像干枯的树叶那种一折就断裂,反而似现代的纸那样柔韧。略显粗糙的纸面上,用红色线条勾勒出了一个身着长袍的背影。”

  正当天准备翻开书看一下的时候。巫又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了一个巴掌大小的乌龟壳。

  “这个也给你”

  莫不是让我学算卦?毕竟刻了甲骨文的龟甲兽骨,据说就是用来占卜祭祀的。

  “这龟甲是让我学巫术用的吗?”石天一边胡思乱想,一边问道。

  “这叫“铁壁”是给你遇到危险时保命用的,等你学了基础巫纹之后,遇到危险的时候,只要用精神力激活,这甲壳会瞬间护住你全身”

  “不是吧阿sir,我们法系职业者,不是应该着一身飘逸神秘的长袍?难道我以后打架就大吼一身“甲来”,然后瞬间变身忍者神龟,打不还手,累死别人。这画面也太美了吧”

  也许是猜到了石天的想法,巫又补了一句:

  “这可是我们部落第一任巫,用快要幻形的妖王境玄龟的龟甲炼制的护身至宝,即使是兽王境的存在,短时间也很难打破。你要不用的话,我一会就放回秘宝库去。”

  “额,我怎么可能不要,谢谢巫,我很喜欢“铁壁”。”开玩笑,这种牛皮的宝物,怎么可能不要?

  什么?做缩头乌龟太丢人?拜托,命重要,还是面子重要?

  ......

  “天,别看了,你从巫那里回来就一直盯着这个叶子看。一会就是感恩祭祀和觉醒仪式了,咱们快点出发吧。”

  “额,是壮啊,等我看完这页就走”石天头都没抬的说到。

  石天回来后才从壮的口中了解到,这所谓的“纹树”其实就是一种叶子形似芭蕉叶,能结红色果子的树。

  它的叶子在晒干后,经过一些特殊处理。不仅又轻又薄有韧性,而且也不会被蛀虫下“毒口”。

  记录东西时,用纹树自己结出的,名叫“纹果”的果实汁液做红水(黑色是叫墨水,那红色嘛......),在纹叶上记录的东西,可以保存达上百年之久!”

  有这种特殊的树叶和果子,在原始社会,“纹树”简直就是天然的墨和纸。还是那种可以保存上百年的纸!石天觉得这纹树应该叫“文树”、“纸树”更加贴切。在石天看来,这可是原始文化传承的重要瑰宝。

  “感恩祭祀和觉醒仪式都是部落里很重要的事情,我们去晚了,巫和首领他们可能会不高兴的,这树叶子明天再看也行”

  “那行吧”

  当石天往外走的时候,差点以为自己又穿越了,而且还是穿越成为了兽族的一员。

  一眼望去,石洞里所有的小伙伴都披上了各种各样的兽皮,有的旧,有的新,不过这些兽皮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干净。

  除此之外,有的人脖子上挂上了不明动物的牙齿做的项链,有的人则在头上插了几根艳丽的羽毛。最引人注目的则要属“锤”了。他头上带了一个类似于“雪狼战士”的那种面具。

  “据说这是用你在五岁那年打死的一只野兽级别的青狼的头骨做成的面具?”一个精壮的小黑个子一脸不信的样子

  “这不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我说“熊”,你不会是憨了吧”锤还没发表意见,皮就先开口了。

  “你才憨了,我是想说,你五岁打死了一只青狼,我“熊”今晚就要在觉醒仪式前打死一只雪狼,觉醒后加入雪狼狩猎队”

  “不是吧,原始人这么凶残?锤才五岁就打死一匹狼?老子当年五岁的时候还在玩泥巴呢”石天忍不住在心里吐槽。

  大家一边讨论,一边互相用某种绿色的汁液,将脸全部染成了绿色和头发全部染成了绿色。

  石天本来不想染的,但壮说这是部落的传统,将自己的脑袋和头发染成绿色,代表了部落人愿意亲近自然,洗完大自然能保佑部落。

  没办法,石天也只能入乡随俗了。毕竟“要想人生过得去,头顶必须带点绿”。不就是染个绿头发吗,涂个绿面膜嘛,搞起!

  当石天他们到山顶时,在那参天巨树附近已经站满了人。远远望去,全是绿油油的人头,

场面颇为壮观。

  感恩祭祀这种活动,其主要目的就是祭祀祖先和感谢大自然赐予食物,所有人都得参加。因而石天也借此机会,大概估计了下部落的人数,大概有七八百人左右。

  在原始社会,这已经算是大中型的部落了。原始社会食物来源还是靠打猎和采摘野果之类的为主。这就决定了原始社会的部落都不可能太大。

  石天发现在树前百米处,有一个散发着血红色光芒的池塘。UU看书 www.uukanshu.com池塘附近,穿了一身羽袍的巫,正拿着那根镶嵌着银白色圆球的法杖,在对地比划着什么。

  一身漆黑兽皮的勇和山,都戴上了那刻画了奇异巫纹的狼骨面具,站在巫的身后。

  这三人站在一起,并不需要言语,仅仅是站在那,就给人一种强烈的压迫感。

  在看到来的人差不多了之后,巫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所有即将成年的孩子都站到我前面”勇对着人群大声说到。

  勇话音刚落,就看见一群孩子,迅速的脱离了人群,在勇面前站成了一堆。这其中就包括了锤、皮、木、熊、石天等人,还有一些是石天不认识的。

  “我问你们,你们想加入雪狼狩猎队吗?”勇问道

  “想!”这些即将成年的原始人小孩个个都大声回答,吼的那绿色的脸蛋,都透出了一丝丝的红晕。

  “你们为什么想加入雪狼狩猎队?”

  “因为雪狼战士是部落最厉害的战士”

  “因为只有雪狼战士才可以带上雪狼面具,我觉得很厉害”

  “因为雪狼战士每次打的猎物都是最多的,可以吃好久好久了。”

  “因为我想要......”

  大家都争先恐后的回答。

  “那你们应该都知道加入雪狼狩猎队的要求吧”

  “我知道,我知道!就是独自杀死一只雪狼。”有人大声答到。

  ps:大家要是发现书中有什么不合理的设定什么的,或者好的建议。欢迎在意见及龙套收集楼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