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一觉回原始

首页

第4章“锤”也是穿越者?

  第二天,当石天睁开眼睛的时候,石洞竟空无一人,和往常完全不一样。

  石天出到洞口,逮住一个盯着骨片流口水的小孩。

  “壮,锤,他们都去哪里了,怎么山上洞里一个人都没有了?”

  “哦,是天啊,大家一早就都忙着做你说的那个叫啥鱼棍的东西去了。”

  什么鬼?(?o?;那叫鱼竿好吧!不过就是钓鱼而已,一个个都这么兴奋,至于吗?

  而且,兄弟你这已经饥饿到了对着骨片流口水的地步吗?

  “震惊!男默女泪,原始人小孩竟然对着骨头做这种事情!”

  “骨瘦如柴的原始人小孩竟然对着骨头狂流口水,这究竟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让我们一起走进今天的石天谈钓鱼......”

  这画面不要太美!

  当石天走到山下的湖泊旁的时候,见到的景像那真是:锣鼓喧天,鞭炮齐鸣,红旗招展,人山人海呀。

  读者:“请作者说点人话?”

  好吧,通俗点说就是人多的一匹。

  不仅是石天的洞友们都在,连太原的小鬼......呸,连其它洞里的那些原始人大妈,还有因为种种原因没去参加狩猎的原始人汉子,全部都出动了!

  “壮,不是吧,你这么厉害,又钓到一条。加上这条,你都三条了,我还一条没有呢”锤一脸难受的表情。

  “锤,不是我和你吹虎,就我这钓鱼兽的技术,整个石部落,除了天,就我技术最强”昨天和石天学了两招的壮,一副老子很屌的样子。

  “天,你来了呀,快点教我怎么钓鱼兽,我昨天看你钓,就和我做的事情都一模一样啊,怎么我就啥也没有钓到”锤看到石天来了,瞬间摆出一副讨好的表情。

  “天,你教我老大的时候,也顺带教教我呗”锤的小跟班“皮”也开口了。

  “既然你诚心诚意的问了,我就大发慈悲的告诉你......”好吧,这纯属石天自己脑子里的言语。

  “这钓鱼呀,其实很简单,首先你要有耐心,其次,我们要选择这种水草看着较为茂盛的地方,最重要的是......”石天回忆着自己以前钓鱼时使用的技巧,瞬间化身原始钓鱼宗师。

  皮听了石天的技巧后,不一会就掉到了人生的第一条鱼,而锤还在咬牙切齿。

  时间过了几秒......

  “哈哈哈,老子钓到了,我就说,这么简单的事情我怎么可能做不到”锤看到自己的鱼漂沉了下去,便忍不住大笑出声。

  “皮,你快点来帮我忙!我肯定是钓了这里面最大的那条鱼兽,我一个人拉不上来。”

  锤从收线的时候手上传来的力的大小程度,觉得自己肯定是钓到了大鱼兽。

  于是便想着叫皮来帮帮忙,不仅可以吸引更多人的注意力,还可以在小弟面前又一次展现自我。

  不然就锤的力气,除非用来做鱼线的蛛丝断了,或者钓到了类似黑甲兽那种体积的鱼兽,不然怎么可能拉不上来?

  听到老大招呼,皮立马就过来帮忙。

  结果......当锤和皮合力把鱼钩拉上来的时候,鱼没见到一条,鱼钩上面挂着的只是好大一根树。⊙ω⊙

  只见“锤”原本激动的表情,瞬间凝固,嘴角开始微微抽搐。

  “哇,锤,你这条鱼真的很大呀!(严肃脸)”原始阴阳语第一人“木”及时补刀。

  木说完这句后便疯狂往山上跑去,转眼便不见了人影,唯一留下的只有鱼竿,挂在树上的一条鱼,还有那响彻山巅的笑声......

  众人再次将目光移向锤,只见锤的脸色瞬间胀红,变成了猪肝色,然后又变成了铁青色,最后变成了锅底黑。

  我giao,兄弟,你说,你TM是不是披着变色龙皮的原始人?

  还是说你以前创越到现代社会,然后凭借自己矫健的身手,成功拜师京剧大佬,学了一手出神入化的变脸?

  就在石天充分发挥想象力的时候:

  只听呲溜一声,锤竟然也瞬间不见了身影。根据残影来看,应该是想去山上找“木”进行专属于洞友之间的亲切交流。

  这让石天不得不感叹,原始人小孩就是这么滴凶猛,一个个跑起来跟飞毛腿导弹似的。

  “木”和“壮”勉强算正常,虽然跑的飞快,但好歹人家瘦,负重小,加上原始人自带的身体素质buff,原始人小孩化身博飞人,那完全不是梦啊。

  但“锤”这个小老弟是怎么回事,明眼人一看他这外表,很简单就可以得出一个结论:人高马大的力量型选手!!结果现在竟然瞬间化身闪电?

  “怕了,怕了,这以后咱还是谨言慎行,谨小慎微,步步为营......”石天表示为了生命安全,怂一点,完全不丢人!

  经过了锤的这场闹剧,

整个垂钓现场变得一片欢声笑语。

  钓鱼途中又有好多人来向石天请教关于钓鱼的一些问题,这些人中既有一个山洞的小伙伴,也有那些原始人大妈、哥哥、姐姐、大叔等等。

  值得一提的是,竟然有人提出了钓黑甲兽的想法。这人名叫“工”

  工原来是战将级的觉醒者,而且还是雪狼战队的战将级。

  可惜的是在一次狩猎中,被一头同境界的凶兽级别的暗影豹偷袭了,受了重伤,不仅失去了一身兽魂之力,而且再也无法继续修炼到原来的境界。UU看书www.uukanshu.com

  所以工现在只能部落武器作坊内为部落打制装备,继续为部落发光发热。

  石天这钓鱼的方式,瞬间给他打开了一扇全新的大门。原来狩猎不一定要强大的武力。武器,工具还可以是这样子的。

  对于这种人,石天一向十分敬佩,毫不夸张的说这类人都是部落的脊梁,这些人不仅能力出众,他们还有一种无私的精神。

  这就和华国那些在名族危难之际站出来的耄耋之人一样。前者是部落脊梁,后者则是名族脊梁,国之脊梁!

  因而石天将自己本来想藏一手的双钩钓鱼法告诉了工。顾明思议,双钩钓鱼法就是在离第一个钩子合适的距离上再加装一个钩子。

  这在钓小鱼时可以增加鱼上钩的几率,而在钓黑甲兽这种勘称巨型的生物的时候,双钩就可以减小它脱钩的机会。

  毕竟若仅仅是加大鱼钩和加粗鱼线,骨质鱼钩,可能强度达不到要求,就容易脱钩,双钩的话,断裂一个还有一个勾着。

  甚至连鱼枪,渔网等等物品,石天都提了一下,让工惊为天人,大受启发。并表示以后等石天觉醒了,一定要亲手给他磨制一件趁手的武器。

  转眼间,天色便已经渐渐暗了下来。时间有时候就是很快,尤其是遇到工这种能聊到一起的人的时候。

  这么多人都去钓鱼了,这自然也引起了部落巫的注意。

  所以当石天和工走在上山的路上的时候,巫出现了。

  “天,你明天自己找个时间,来山顶木洞找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