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49章 不靠近你1点,怎么把你的S.H.I.T给打出来呢

    夏宫外是兵败如山倒的哭号和奔逃。聚集在外面举行邪恶仪式的信徒们被炮轰,被骑兵冲,混乱来的如此之快,如此强烈。

    塞德利茨慢慢踱着步,甚至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法袍和冠冕。拒守在这里的拜耶兰人非死即伤,能够对他构成危险的,也只有眼前这位神秘莫测的年轻超凡者。

    “你很有自信,二级突击中队长,想要以正义和光明的名义制裁我么?像古老的骑士那样,在一对一的战斗中,挑战拥有神之庇护的我?”

    他的气势瞬间暴涨,金红、朱紫和蔚蓝的法球围绕身体,剧烈激荡起来:

    “我在问你,骑士,你是要挑战拥有生命织缕陛下庇护的我吗!”

    听了塞德利茨的话,格里菲斯并没有立刻回答。他手按双剑,向其他人点点头。残存的卫士们立刻带着索尼娅和拜耶兰贵族们撤退出去,将大厅留给即将交锋的主将。

    战争骑士注视着强大的神秘领主,锋锐的目光仿佛要撕裂他的皮囊,抽取灵魂。

    渐渐的,格里菲斯咧开嘴角,轻抚着腰间的佩剑,发出了一声低沉的叹息:

    “克丽丝塔,这个敌人值得一战。”

    黑暗吞噬了光明,激荡的风云遮蔽了天空。整个敖德萨都被阴暗的天色、升腾的硝烟和哭号笼罩。天空传来巨响,仿佛宫殿坍塌一般的剧烈轰鸣。塞德利茨骤然变色,他意识到,那是随着仪式的崩解,摇摇欲坠的降临通道迎来了最后的时刻。

    荷鲁斯怎么如此不济!

    处心积虑的布局正在化为泡沫般的幻影,失落和癫狂的情绪从他的心神中急速滋生蔓延,甚至连睿智深沉的眼睛都开始变得疯狂。

    这时,他听到了——阴暗中会回响着沉重的呼吸,令听者的心跳疯狂加速。

    “呼——呵。”

    怪异的气息和无形的恐惧扼住了塞德利茨的咽喉,时而收紧、时而放松,顺着脊椎伸向心魄。

    神秘领主仿佛在面对一头深刻不可测的巨兽,下意识的蠕动了一下喉咙,心同样沉了下来。他狂热的激情突然被冰冷的气息萦绕,沮丧、失落、疑惑和怀疑开始摧折他的意志。

    塞德利茨惊疑地揣测着,他直到现在也不清楚面前的骑士到底是何种非凡特性。圣骑士一个个慢的像乌龟,只能靠着护盾和盔甲硬抗,打不出广场上风驰电掣的突击。

    此人拥有极速和隐匿的能力,总不可能是刺客吧。最有可能的是序列6的光影之锋或者毁灭之镰,甚至是那之上的荒芜骑士。对喽,他在贝里米翁斩杀了莽古鲁斯督军……明白了,这个格里菲斯是荒芜途径的毁灭之镰,甚至是更可怕的荒芜骑士。

    毁灭之镰的被动能力是强大的魔法抗性和大范围的恐惧光环;主动能力通常是吞噬一定范围内的灵能和魔法效果,回馈自身惊人的强化,是最擅长持久战的超凡者。他们能够吞噬的力量是有位阶极限的,荒芜骑士的吞噬更强一些的能量,但是也动摇不了某些具有高优先度的特效,无法动摇我所得到的神的恩赐。

    一念及此,塞德利茨抽身而退,直接往窗外闪了出去。

    从圣光手中窃取的信徒,遭受了巨大损失。

    两万方阵军,损失惨重。

    超凡者,不是被杀就是失踪。

    呼唤神明的仪式,已经错过了最好的时机。

    局势对塞德利茨太不利了。但是即便如此,他依然没有丧失斗志,而是果断离开夏宫,选择有利于自己的战场。如果这个格里菲斯抛下部队来追击,就会和部下分割,可以先行击杀,再回去抓住拉莫尔小姐献祭,重新集结部队,重组信徒开始仪式;如果他不来追击,就用神秘领主的力量逐个击破拜耶兰的部队,像剥洋葱一样削弱他们。

    塞德利茨身为敖德萨神秘世界的领袖人物,自身的魔法力量和知识积淀都极其深厚。他一边撤退,一边抚摸右手的戒指。

    这是一颗镶嵌在苍白骨质戒托上的红宝石戒指,赫然与格里菲斯持有的米诺斯相似。

    这时来自虚境的生命织缕陛下的恩赐,是吸引塞德利茨皈依于新的信仰的信物和凭证。在当前的危急时刻更是绽放出璀璨的光华,慷慨的给予赐福。

    就当他是“荒芜骑士”吧,料敌从宽。来追我吧,只要你来追击!我就还没有失败!会来追我吗?会来吗?哈,真的来追我了!

    逆境中坚持的塞德利茨发现骑士从窗口一跃而出,衔尾追击而来,简直高兴的想要跳舞。他冲进夏宫的花园里,在那挥动魔杖,以无法捕捉信息的高速吟唱展开魔咒。

    魔咒抽离了建筑中的金属和散落武器、神秘物品的特性。空气中电蛇狂舞,无数金属颗粒从四面八方聚集过来,在他的身边形成两把悬于空中的骑枪与三尖叉。

    “我知道你有破法者途径的封印物!但是,禁锢魔法的状态不可能长时间维持。面对已经完成的魔咒,你拦得住吗!”塞德利茨跃上一处屋顶,居高临下俯视,驱动自己的造物,“射杀!”

    两把利刃呼啸而来。格里菲斯抽出银色的长剑斩落骑枪,横过含光防守,将三尖叉扫开,然后继续突击。一转眼他就追到塞德利茨身边,举起风雷聚啸的含光对着巫师猛斩下去。

    “呯!”

    圣剑斩击在一面凭空生成的圆盾上。摧枯拉朽的含光竟然被抵挡住了。这面盾牌银光闪闪,被晨曦般的金色光晕包裹,一看就不是寻常的防具。

    塞德利茨被护在盾牌后,淡淡说道:“领域展开,

    “阿拉塔斯,为我重现卡兹尼神殿的奇迹!”

    六把武器——长剑、投枪、长戟、战斧、战锤和链枷依次具象,如同六道彗星次第闪耀,成形。

    这些武器在空中嗡鸣,簇拥着神秘领主,将来袭的骑士从四面锁定。

    格里菲斯的瞳孔一阵收缩。他感知到了六把武器上惊人的气息和危险。每一件竟然都让他感觉是在世间留下印记和名号的圣器和封印物。塞德利茨启动的力量召唤了它们的气息和器魂,然后用附近聚集过来的金属和元素打造神秘武器的形体。

    格里菲斯急忙收剑,停步,以极速的感知搜索,同时避开最先掷来的链枷。

    “马,给我一匹马!”

    夏宫的花园里早已死伤狼藉,到处都是人和马的尸体。一匹死亡的战马听到了他的呼唤,立刻发出来自凄厉的嘶鸣,化身骸骨军马疾驰而来。

    格里菲斯得到军马的辅助,速度立刻大幅度提升,像闪电般在花园中冲刺。他避开了链枷的捶打,伸手反握抓住掷下的长戟。在手与长戟接触的瞬间,狂暴的冲击力几乎要让武器脱手而去。

    格里菲斯用出全力,同时调转马身,卸去长戟的冲击,挥手向衔尾而至的投枪斩去。这一斩的震颤直接让他右手虎口破裂,长戟和投枪都弹飞出去。

    利剑和战斧同时坠下,格里菲斯来不及防御,化作蝙蝠往一旁躲闪。神秘武器击穿了骸骨军马,炸开一大片碎骨和沙尘。

    铸造、投掷这些武器以后,塞德利茨的脸色都有些苍白,显然是消耗了大量的灵能。不等他喘息,骑士从烟尘中一跃而出。早就蓄势待发的战锤砸落下来,砸碎了他的胸甲,重重拍在后面的树上。

    但是,被砸中的骑士开始融化,变成液体。烟尘中飞出一颗圆滚滚的金属,在塞德利茨的面前炸裂开来。

    “呯!”

    强光和眩晕短时间剥夺了神秘领主的视觉和听觉。沉重的脚步顺着地面传来,被他敏锐的感知捕捉。

    “在这里!”塞德利茨挥手又凝聚出一把暗血色的巨镰,向震动传来的方向扫去。

    这一击命中了,却毫无撕裂人体的感觉,倒像是切割破败的草堆、泥泞一般生涩。一个壮硕的巨汉顶着巨镰的攻击扑了过来。神秘领主急忙又掷下一道火光,将它卷进滔天烈焰之中。

    这些是不死生物,他竟敢用主人的力量牵制我!连续两次攻击落空的塞德利茨察觉到身侧涌动着滔天杀气,急忙将护盾向那边集中过来。

    格里菲斯已经扑到了他的身边,双手将含光高高举起,气势和力量直驱巅峰,对准超凡巫师斩下势若雷霆的一剑。锋刃斩下时锋芒毕露,塞德利茨眼看着自己的多层护盾开始龟裂。

    塞德利茨也是狂吼了一声开始反击。

    双方的彼此都没有闪避,在极近距离展开对攻。格里菲斯一剑斩开了塞德利茨的肩膀。电弧烧灼,将巫师的大量魔法坠饰和装备毁掉。含光在黑暗中闪耀,甚至斩出了将超凡巫师的灵魂都粉碎破坏的幻象。

    塞德利茨也投下荆棘般的利刃长枪,从四面八方向骑士刺来。

    双方全力厮杀,鲜血的气息在空气中愈发浓郁,仅仅交手只有不到十秒钟,流淌出来的鲜血几乎要将两人脚下的地面染的鲜红,踏上去就像是行走在溪流间,溅起血花,噼啪作响。

    这轮交锋将格里菲斯的双剑都打飞出去。他半跪在地,朝着护盾近乎破碎的塞德利茨拔出断罪,近距离轰了一枪。

    由于冷却时间未到,这一枪只是造成了普通的攻击,但是即便如此,塞德利茨最后的护盾也迸裂开来。

    塞德利茨立刻想要重聚魔法护盾,但是强烈的窒息,阻碍施法的力量席卷而来,将他的吟唱打断。铅弹在泯灭的护盾上撞碎成破片,打得他一片血肉模糊。

    “啊——!”

    身为尊贵的法师,塞德利茨几乎没有体验过这样的创伤,攻击和防御都在剧痛下一窒。

    格里菲斯顺势抽出剔骨,直接捅进了敌人的侧腹用力一搅。同时抓了什么东西往法袍里一塞。

    “滚开!”

    塞德利茨启动身上的护符,强大的风压直接把骑士推了出去,丢出十几米的距离。

    “见鬼,这烂仗,”巫师一边捂着剧痛的伤口,一边骂道,“我皈依伟大的神明,可不是为了打这种,烂仗……”

    话音未落,他突然听到了腰间传来噼噼啪啪的声音。低头一看,赫然看到两个单手可握的金属筒挂在腰带上,火绳正在丝丝燃烧。

    “轰!”

    塞德利茨当即被爆炸、火光和硝烟吞没。一只胳膊都飞了出去。

    这一轮交锋,双方都是遍体鳞伤。格里菲斯的胸甲已经千疮百孔,血水正从伤口里喷溅出来。他依靠强大的体质勉强支撑,掏出一瓶生命药水一口喝下,冷冷地注视着敌人。

    重伤的塞德利茨挣扎着,近乎癫狂的呻吟着:“我的手,我的身体。

    “
但是,我得到了吾主的祝福!区区生死的界限,根本奈何不了我!”

    “我要杀死你!杀死你!将破坏了神圣仪式的凡人的血肉和灵魂都献祭!祈求主宽恕我的无能!”

    他的话音刚落,那枚红宝石骨戒就绽放出邪意的光辉。已经残破的人类身躯生出一密密麻麻的触手和肉芽,卷起断肢碎肉拉回躯干,像千万条蠕虫般纠缠起来。破碎的身体赫然是被戒指的力量拉了回来,以惊人的速度复原。

    塞德利茨在生命织缕的加持下欺骗了死亡,从恐怖的重伤中重聚身体。他支撑着自己站起身,看着同样重伤的格里菲斯笑道:

    “看到了吗?这就是伟大的神明赐予我的祝福——

    “不老不死,不朽之躯!无论倒下多少次我都能重新站起来。

    “凡人,你还敢继续打下去吗!我可以和你打到天荒地老!”

    在超凡巫师得意的叫喊声中,格里菲斯也站起身,再次朝塞德利茨逼近。

    巫师看着他,甚至可以穿过伤口看到后面的小花和树叶,得意而好奇:“嚯嚯,目睹如此伟大的祝福,竟然不逃跑而是靠近我么?”

    格里菲斯的步伐沉稳,坚决,毫不急躁。全身都包裹着令人闻风丧胆的气魄和威慑。他抬起流血的胳膊,有力的手指向着狂妄的邪教徒一指:

    “不靠近你一点,怎么把你的S.H.I.T给打出来呢。”

    话音刚落,格里菲斯的杀气便已经直攀巅峰,蛮横无比的直冲过来!

    仓促之间,塞德利茨扔出了一发金属投枪,正想要后撤,却发现自己的脚背竟然被骑士一脚踩住,根本挣脱不出来。激荡的血气在格里菲斯的身后聚集成凶残狰狞的幻象,向着巫师一拳轰来。

    “呯!”

    这近距离的殴打令风云色变,草木惊退,骇人的灵能迸溅化成汹涌狂潮。

    塞德利茨被打的七窍生烟,丧魂落魄,整个人都摇摆起来。胸口的肋骨在刹那碎裂,整个人也踉跄了好几步,跪倒在地,口中鲜血喷射而出,滴滴答答的落满了衣袍。

    塞德利茨尝试着召来两把投枪扎进骑士的后背。意念刚动,第二拳砸下。

    格里菲斯硬顶着落下的武器,对着跪倒的巫师全力一拳。

    拳风如排山倒海,形成让人窒息的压迫空气发出凄厉的呜咽。空气中骤然响起凄厉的号角声,扭曲的触手幻象出现,然后被粉碎成千万片水晶般的点点光芒,戒指所散佚的护佑着塞德利茨的外神庇护之力被一拳粉碎。

    塞德利茨满嘴的牙齿和鼻梁骨都雪片般飞了出来。他从心中生出了一股发自本能的惊恐和惧怕——他所得到的神力的加持,比生命还要宝贵的祝福,竟然在这重拳之下破败散去。

    塞德利茨感到自己的魔力被禁锢,祝福被剥夺,浓稠的仿佛实质一般的黑暗和恐怖正扼住他的心脏。他含着满嘴的牙和血,惊恐的狂叫起来:“这是什么力量!?为什么连主的……”

    瞬间,他就领悟了答案:

    “我明白了!

    “我明白了,难怪你可以遮蔽我们的洞察,破解伟大的祝福。你不是虚境喰煞的骑士!你持有的是背叛而黑暗的力量,理应被湮灭在历史尘埃中的邪恶!

    “你竟然是超凡位阶的破法者!”

    被剥夺了施法能力,剥夺了外神的祝福,打碎护盾和护甲的巫师被按在地上,用仅有的力气近乎疯狂一般吼叫起来:“在主人的布局之外,其他的神明的干涉也在预料之中。只是,没想到竟然启动了你这一手暗棋!是谁,告诉我,是谁!

    “银月与星光,还是契约与秩序,抑或是执掌命运和预言的那位。你不说我也能大致猜到,祂们终究是露出了端倪,不惜为了颠覆世界放出笼中的野兽!

    “被世界抛弃的怪物,你没有好下场的,从一开始,你就是被诅咒的棋子!”

    回答他的是第三拳。

    格里菲斯像挽弓那样拉开弓背,扩张直到极限!这个动作落在了塞德利茨的眼里,只觉得眼前骑士的痛苦、喜悦、感伤和幸福的情绪都在迅速堆积起来,然后浓缩,升华,凝聚成毁天灭地般的一击!

    这一拳带着雪崩般摧枯拉朽的气势和令人窒息的压迫力,如星辰坠落般轰击了过来!

    呼啸的拳头和骇人的风压像陨石般撑满了视野。塞德利茨的整个世界都是拳头,都被震撼,化成了汹涌狂潮。哪怕是强大的神秘领主,也感觉自己被丢下了毁灭的深渊。

    塞德利茨立刻变了腔调,呜咽,呻吟着,抓住最后活命的机会求饶:

    “饶命,住手,我投降,我臣服,我加入你这边啊!”

    回应他的是格里菲斯那双仿佛烈焰般的双目,冷酷而决绝的掂量着手下的灵魂。那眼神只有一个含义:

    “我这,人满了。”

    恐怖的惊爆和头骨粉碎、脑浆爆裂声在夏宫回响,甚至惊扰了高高的天空。然后,一切都平静下来。

    ……

    “我们会发动攻势,你加入我们吗?骑士。”

    威廉·德·拉莫尔伯爵带着先头部队率先抵达了敖德萨。接替损失惨重的格里菲斯中队维持秩序。他请格里菲斯坐在一旁的椅子上,平视着他。

    “我的部队损失惨重,请允许我们退往后方休整,”格里菲斯说道,“索尼娅小姐在这次的事件中很疲惫,既然主力军团已经赶到,我们还是暂时回霍蒙沃茨比较好。”

    伯爵看了看他,点点头:“罗兰也来了,等会你出去的时候和他聊聊。接下来的任务是控制敖德萨,然后反击,为条顿堡解围,都是些艰苦的工作,你们还是去做更有价值的事情吧。”

    格里菲斯点点头,起身向伯爵告辞。他还没有离开会客室,伯爵叫住了他:

    “对了,姑且问一句,拉文奈尔骑士。你知道什么是更有价值的事吗?”

    “我知道,伯爵,我知道的。”

    格里菲斯离开会客室,安静的穿过走廊,往罗兰的房间走去。窗外的广场上散落着上万具尸体,大批的辅兵正在把它们收敛起来进行处理。

    罗兰就靠在拐角的窗边,他看看外面的惨状,又看看朝他走来的骑士:

    “节哀,我的朋友。我收到了你的信,但是为时已晚。”

    “恩,”格里菲斯点点头,“我知道的。那个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那我们说说接下来的事,”罗兰说道,“外神的入侵已经失败,但是,你感觉到吗?祂经由仪式向这个世界渗透,灵能的气息变得愈发浓郁,整个神秘世界都雀跃起来,我能听到他们的欢呼。

    “这叫什么来着,灵气复苏?”

    “神秘加强,”格里菲斯淡淡的说道,仿佛世间已经没有什么他在意的事了,“诸神知道的,入侵会强化他们的信仰,短暂的仪式即便不足以让外神通过,也会带来更多的灵能和神秘。”

    “外神也不是一无所得,他的本体没有进来,但是,仪式和意志的共鸣也持续了好一会,谁知道唤醒了什么,溜进来了什么呢?”罗兰耸耸肩膀,“总而言之,大家都有光明的未来。”

    格里菲斯没有接他的话。

    发现聊天聊不下去,罗兰拍拍格里菲斯的肩膀:

    “你是不是有点理解我了?

    “回去以后,你就该完成册封骑士的仪式吧,到时候会让你挑选封地还是年金。你立下了这么多功勋,军衔不能随便给,其他奖赏肯定不能少。怎么选呢?”

    “UU看书 www.uukanshu.com封地,”格里菲斯回答,“位于维罗纳的领地。”

    “噢——!”罗兰深深的看了他一眼,“那里可不太平,你一定需要保卫领地的武器。”

    格里菲斯轻抚着腰间的双剑,停顿了一会:“我不能长时间留在那,需要一些能够让平民拥有战斗力的东西。”

    “好好好,”罗兰情不自禁的搓起手来,“那么你一定需要火枪。火枪手固然对抗不了神秘的力量,但是胜在训练简单,也不贵,击退叛军还是可以的。我送你一批试用,然后给你一个无法拒绝的价格!”

    “不,我的朋友,我不要这个,”格里菲斯摇摇头,“我需要的是火枪的生产工艺、民兵训练和动员体制、工厂和人民委员会。

    “一句话,我需要看看你的道路。能帮助我么?伯爵阁下。”

    罗兰收回了闪闪发光的眼神。他伸出手去:

    “首先,请叫我同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