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47章 破阵

    格里菲斯在抵达第一排最右端枪阵后身边深红色的光芒像彗星的尾迹一般喷射,呈现出逆向闪耀。格里菲斯觉得自己像是被压上一堵墙,五脏六肺都要被挤压出来。

    减速和转向瞬间完成。人和坐骑的行动轨迹如雷雨夜的闪电弯折,向第二排方阵急转,直接扑向中军的第二名超凡者。

    经过急促的减速和转向后,格里菲斯和坐骑再次将深红色的光晕甩到身后,速度得到了爆发性的提升,在敌人反应过来以前冲进了第二排两个方阵的间隙。

    一个超凡者瞬间被干掉,许多部队同时遭到攻击。面对紧急的情况,负责警戒敌方非凡者的追猎者贝马被惊呆了。他得到的结论和施法者不一样——

    “拜耶兰的杂种派出了一群超凡刺客来突击我们军队的连接处!”

    拜耶兰炮兵此时已经发动了第三轮炮击。前排的方阵在近距离被金属的风暴收割,密密麻麻的枪阵兵手里挂着防箭的小盾牌,面对连续霰弹和链弹打击和赤身毫无区别,毫无抵抗力的被成片击倒。

    每一颗炮弹的杀伤效率都高的惊人。

    在雷金巫师发生大爆炸以后,第一排的四个方阵中有两个开始崩溃,另外两个剧烈动摇。大批逃兵像是被石子击中溅起的水花,转身逃向附近的方阵或者信徒中间,把混乱和恐惧向深处传播。

    敖德萨的超凡巫师索兰位于第二排数个方阵的中心,作为指挥和通信的中枢。在战场上,以回音水晶和类似的神秘方式联络很不稳定,如果施法者不能事先布置好的线路和法阵嵌入前线强化联络手段,军情的收集和传达就只能通过传统方式靠传令兵和旗号。

    他看到前方不远的军队遭到炮击出现了损失,反击部队也在和敌人交战。突然,左前方的雷金突然消失了,军队的一部分位置也出现了近乎瓦解的征兆,许多单位一个接着一个失去联系。

    索兰试图找出突入己方军阵的敌人踪迹,但是汹涌的人海和枪林阻挡了视野,预制魔法阵什么也没有发现,所有的魔法侦测手段都失效了。令他奇怪的是,目标并非全无踪迹,遭到攻击的部队传来惊恐的叫喊和五花八门的敌情,却又说不清具体的情况。

    报上来的敌人有鲜血凝聚的怪物,人形的炮弹,会飞的骑兵,甚至还有一些军官报告说其他方阵无耻的叛变了。

    索兰猜测拜耶兰方面使用了某种他所不知道的攻击手段,魔法和灵能无法探测,只有接近目标时才能被包括可见光观测在内的手段发现。

    如果再给一点时间,部队应该会查清到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极短的时间里就阵亡了一个超凡者,第一排的方阵在炮击和未知的敌人夹击下已经呈现出溃败的征兆。

    没有时间了,先撤退!虽然索兰的身上已经展开了魔力护盾和元素护甲的双层防御,还有诸多可以即时启动的对魔和对物理防御措施,但是他在得知雷金战死,敌情不明的第一时间就开始准备撤退。

    就在这时,他看见自己所在的方阵右前方出现了一阵波动。那里部署着圣骑士,是一道坚固的屏障。但是,在一道深红色的光芒闪烁以后,坚韧的队伍竟然像是融化了一般向一侧塌陷退避。光芒扫过方阵边缘,向着索兰所在的位置急速逼近。

    超凡巫师立刻启动了神秘物品。他开始向泥土的形态转变,准备沉入地下。但是,他的动作才刚刚开始便被中断,身体突然停止了向元素转化的过程。

    我被沉默了,是破法途径的非凡者,不对,这声势不是超凡之下所能拥有的,难道是带着封印物的其他超凡骑士?!

    “敌人带着具有沉默特效的封印物!”

    索兰握住回音水晶高声喊道,也不知道同伴能不能听到。话音未落,一把骑枪闪电般向他刺来,撞上护盾发出怒放的花蕾般的烈焰。这是强大的灵能武器的迹象,冲击和灵能瞬间击穿了最外层的魔力护盾,开始侵蚀内侧的法师护甲。超凡巫师的层层防御竟然在接触的瞬间就出现了崩溃的迹象。

    这是什么攻击力!索兰在毁灭的前夕抬手一指。

    “王车易位!”

    预制的高阶魔咒被即时启动。布置在百米之外的一个土元素傀儡突然消失,瞬移到索兰的位置挡住骑枪,而他本人则被交换到了傀儡先前所处的位置躲开敌人。

    果然是骑士类型的敌人,他是怎么屏蔽我们侦察的!?是携带着强大封印物的星界骑士或者荒芜骑士吗!?索兰被震撼了,他再次启动一件魔法饰品准备脱离战场,同时向后方的塞德利茨示警。

    “轰!”

    血棘贯穿了顶替施法者的元素傀儡,将这个元素生物一击粉碎。冲刺中的格里菲斯速度减弱。他向着四周一扫,超阶战场感知就在第一时间捕捉到了了索兰的位置。他调转马头再次加速,向着从死亡中逃脱的巫师掷下恐惧的同时拔出断罪,瞄准,近距离射击。

    索兰的护盾和法师护甲刚刚在血棘的攻击下溃散,尚未完全重组,令人窒息的力量便如附骨之蛆般纠缠上来。他的身体被如有实质的恐惧摄住,陷入僵硬停滞。

    断罪的精金弹打进了索兰的胸膛,引爆了灵能。超凡巫师甚至还没有来得及惨叫,骑士已经纵马撞击,一枪捅穿了他的心脏。

    启动第二层封印的血棘拥有可以创伤比蒙的强大威力,冲击时的高温在没有护盾阻挡的情况下点燃了索兰一身的神秘装备,在宣泄的灵能中剧烈燃烧。超凡巫师烧成了明亮的大火球,然后迅速膨胀,释放的冲击波将附近的一个中队一扫而空。

    此时,距离雷金的爆炸发生还不到一分钟。

    “第二个。


    格里菲斯继续掠向其他目标方阵的边缘,攻击靠近方阵外围的非凡者指挥官。首先遇袭的方阵像是被老鼠咬掉了一角的奶酪,在缺口处龟裂开来。士兵们看到自己的长官碎肢飞裂,带着一支投枪砸落地上。

    “敌人是红色的骑士!”追猎者贝马终于抓住了敌人的踪迹,“基里安,往你那里去了!”

    “什么骑士?什么往我这里来了?我什么也看不见。”

    索兰被杀死以后,由于攻击超凡者导致的减速,敖德萨军队终于确定了格里菲斯,开始进行首次攻击。二排第二方阵的一部分弓弩手对着骑士射出飞蝗般的弓箭。由于形势太危急,指挥攻击的军官甚至无视安全距离,下令对格里菲斯的位置进行覆盖射击。

    刚刚减速的深红甲骑突然加速,甩下红色的电光尾迹,锐利的密集箭雨从他背后扫过,将临近的二排第三方阵的长枪兵成片射倒。

    格里菲斯在超阶机动和敏捷性的加速下,战场上的攻击几乎打不中他。绵密的箭雨追着他射来,却只能落在身后,没有对他造成任何伤害,反倒让方阵间损失惨重。

    第三排方阵遭到追击格里菲斯的弩箭扫射以后,准备反击的各部队之间陷入了极大的混乱。紧接着,拜耶兰的炮击打散了前排的步兵,开始轰击敌军纵深,敖德萨的大方阵开始在炮击下动摇。

    超凡巫师和非凡者位阶的巫师们先后被血棘穿透,正在展开的魔力被引爆,先是变成红炽状态,然后被火球吞噬,熔化的神秘材料和魔药发出蓝色的火光,此起彼伏的炸了开来。

    就在这时,夏宫广场一角传来了奔腾的马蹄,格里菲斯的暴风中队开始冲锋了。他们单独隐藏在街巷里,前方已经没有完整的枪阵,所到之处都是凄惨的溃败。骑兵踏过满地的碎肢血肠,挥舞马刀冲进人群开始大肆屠杀。

    军队在瓦解,就连数十万信徒的祈祷都被凄惨的战场扰动,开始混乱起来。

    超凡巫师基里安一咬牙,也不去管什么红色的骑士了。他跃上附近的建筑,稍稍远离混乱的军队,启动了布置在那里的神秘材料。

    涌动的血气,混乱的意念和情绪是魔法的天敌。在这样纷乱的信息干扰下,巫师很难捕捉元素的律动来完成复杂的魔咒构型。但是,如果有事先埋设的法阵,设定好目标,那么只要用一些魔力启动,也还是可以有所作为的。

    基里安用最快速度启动了一处建筑楼顶的布置。在他的斜下方,拜耶兰的步兵举着盾牌抵挡敖德萨部队的投枪的弓箭,掩护炮兵轰击。在这场对射中,哪怕最勇敢的敖德萨人也只能把对面的盾墙扎成筛子,但是炮管一旦从盾牌中伸出,喷涌的火球却能一次打倒成片的士兵。

    这就是一场屠杀。UU看书 www.uukanshu.com

    基里安几乎要把牙齿咬碎了。他屹立在屋顶上,挥动魔杖:

    “粗鄙的凡人,我命令你们臣服于魔法的力量!”

    炮队的位置突然开始发光,一连串的法球突然从地下弹出来窜上半空。电弧在法球间跳跃,编织成数张电光闪烁的罗网向603中队的炮位扫去。

    “散开!”贝尔纳高呼一声,电鞭抽打下来将他击落马下。塞纳蒙觉得自己被谁踹了一脚直接滚下了岸边的河堤。

    让人惊恐的电流像扫帚一样扫荡炮位。好些士兵被电流击中,瞬间烧成了焦炭。塞纳蒙被烤的全身冒烟,用积蓄买的一些神秘物品在稍稍抵挡后尽毁。他焦急的爬起身往回看自己的同伴和大炮,突然被飓风般的激波扔了出去。

    “轰——!”

    炮兵阵地的火药被引爆了,发出惊人的巨响和滚滚浓烟。此起彼伏的爆炸把来不及逃跑的萨斯特和好些炮组吞没,扔出一些碎裂的炮架和轮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