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46章 神明啊,向我跪拜!

    一阵阵目眩困扰着索尼娅。她的精神力接近干涸,在寒冷和眩晕中努力勉强支撑着自己不要因为疲惫而倒下。

    十几个在敖德萨夏宫里休息养伤的拜耶兰贵族毫无征兆的听到不可名状的呓语,疯狂混乱的气息让敏感的施法者战栗不止。等他们和护卫们聚集起来,外面已经被邪教徒包围,叫嚷着要烧死拜耶兰老鼠。

    敖德萨人正鱼贯而入,冲击宫殿。贵族和护卫们退避到夏宫的深处,凭借幽深的走廊和错综复杂的房间、楼梯争取时间。就连索尼娅都不得不加入到布置魔法防御或者反制敌方施法者的工作中来。

    敖德萨方面的实力远远压倒他们,而且有心算无心,转眼间就击退了附近想要前来支援的拜耶兰军队,不断压缩夏宫内的区域。

    照理来说,拜耶兰方面的有限力量是抵挡不住的,能够支撑到现在是因为敖德萨方面因为新神散佚的气息也陷入了极大的混乱;其次,敖德萨的强者大部分在外围牵制和阻挡其他势力,留在城里的强者主要精力也在主持仪式上。

    即便如此,在占据绝对数量和非凡力量优势的敌人攻击下,夏宫里的防线也是岌岌可危。大家退到最后的一处大厅,用弓箭和魔咒封锁长长的走廊,进行最后抵抗。

    索尼娅在布置了好几个护盾魔咒用光了魔力以后,终于被人替换下来休息。她走向大厅的一角,卡莲和其他护卫都顶到了楼底口的防线那里,身边只有贴身侍女安娜。

    她刚刚坐下,一群蝙蝠就从窗外冲了进来,汇聚成熟悉的人形。

    “格里菲斯!”索尼娅疲惫的眼眸立刻变的像晨星般,愁云惨淡的房间都明亮起来。只不过她很快察觉到来者并非自己的骑士。虽然外形完全一样,但是气质和说不清的感觉告诉她这并非同一人。

    “米诺斯,奉骑士之命前来,”米诺斯单膝跪下,恭敬禀告,“突击部队已经在广场附近集结完毕,请小姐稍等便能前来汇合。”

    “恩!”索尼娅点点头,“米诺斯,我们需要你再去牵制一下外面的敌人,为我们重整防线争取时间。”

    “你的意志就是我的行动,”米诺斯起身,“骑士的突击开始以后,这一带的灵能信号会被屏蔽,如有需要传达的命令请小姐示下。”

    “为什么会被屏蔽呢?啊,算了,请告诉格里菲斯,让他注意安全,不要心急,”索尼娅压住涌动的好奇心,又补充了一句,“还有就是——

    “我对他的胜利坚信不疑。”

    ……

    黄昏的夕阳映照在枪刺上,将银色的枪林抹上晚霞的金红色。

    1200名士兵组成严整的方阵,中间是矩形枪阵,四角各有一个小方阵,由剑盾兵和弓弩手和弩炮组成。16个方阵以矩形队形布置成前后三排,彼此间隔二十五至三十米,方便传令兵和骑兵穿行。

    两万方阵兵与大教堂之间的空地,还有附近的建筑阳台、屋顶上聚集着十万信徒。更多的信徒遍布城市的角落,他们手拉着手,跪倒在地,跟随圣职者齐声吟唱不可描述的咒语,呼唤伟大的新神降临。

    广场上浮现出闪耀的光芒和弧线。地下分明已经埋设了巨大的魔法阵,几十万人就站在这个巨大的法阵上,吟唱无法辨认的祷言。

    哪怕是过去的圣光教廷大祭奠也达不到这样的规模。

    在过去半个月不断被恐惧、悲痛煎熬,又亲眼目睹了纯洁的圣女露出扭曲的令人作呕的真面目,最虔诚的信仰也变成了最彻底的背弃。信徒们怀着相同的情感,起身呼唤新的神明来放牧祂的羔羊。

    此时此刻没有比祈祷更重要的事情了。所有人都沐浴在温柔的光芒中,在皈依新神的圣职者带领下呼唤同一个国家,一个信仰,一个神明!

    还有同一个领袖。“神秘领主”塞德利茨·冯·库尔茨巴赫在心里默念。他目睹这壮丽而纯粹的景色,心潮澎湃。

    这波澜壮阔的场面,虔诚的信仰是秩序与力量的完美融合,多么神圣而美丽。

    伟大的时代即将来临!

    这是新神取代旧神,改变世界的伟大时刻,怎么能不让主的信徒狂喜和颤抖呢!

    有些指挥官对于这广场上的密集队形提出异议,认为没必要在广场上集中这么多的军队,应当派出去,在城外集结,迎击从全世界包围上来拜耶兰的主力军团。但是,这个建议遇到了无法解决的障碍——新神即将降临,仪式中心便是夏宫的广场,靠近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有可能成为成为主的选民,获得美好的祝福和恩赐。

    新神的注视对于刚刚从圣光的信仰中崩溃的信徒们来说是至高的祝福,就像鱼渴望水一样。不能近距离目睹主降临于世可不行。而且,拜耶兰军队还离着相当远,根本没必要现在出城迎击。

    “我的兄弟姐妹们!这抛弃过去,奔向新生的意志共鸣,这是我们时代的伟大精神,在仪式的引导下将为我们的主降临打开世界的大门!

    塞德利茨身披紫袍,高高举起双手,像伟大的统帅和神明的代言人那样宣布。敖德萨的天空狂风大作,勾勒出摄人心魄的虚幻漩涡。伟大的生命织缕即将穿越位面的障壁。

    仪式即将完成,万众齐声欢呼。

    塞德利茨接着用无可比拟的气势和崇高发布一道道命令

    “调集一部分方阵兵去消灭占据了河岸边桥头堡阵地的拜耶兰残部,我怎么看他们的队形越来越严整了。有六七百人吧。那些船上下来的火炮是怎么回事?迪拉兹的小队怎么没有把他们沉到河里去。”

    荷鲁斯主教站在一旁,看着山呼海啸般吟唱的信徒以及正在越过桥梁,在广场的岸边展开的拜耶兰小部队。

    “您有什么心事吗?主教。”

    “我有种不好的感觉,”荷鲁斯说道,抬手指了指北方,“刚才落下的陨石和冲击,那是诸神在测试祂们的武器。”

    “噢,那个啊,没事的,”塞德利茨带着宽慰的笑容说道,“主的力量会赋予我们永生不灭的生命和蕴含无限可能的进化,甚至会超越那些长生的精灵。主说了,半神之上由祂处理,我们组织好仪式,尽快打开通道就行了。”

    荷鲁斯又说:“那支拜耶兰军队,我听说他们的指挥官是格里菲斯·德·拉文奈尔,是个年轻人,但是与众不同,是很有头脑的指挥官,带着这么点部队来发动自杀式攻击是不可能的。他一定有某种阴谋,某种自认为可以击败我们破坏仪式的计划。”

    “让他来吧,”塞德利茨呵呵一笑,“主不在乎。”

    荷鲁斯沉思了一会,说道:

    “塞德利茨大人,请多派出一些人去拿下夏宫里顽抗的拜耶兰贵族们,那里有拉莫尔伯爵的千金,用她来献祭一定会让神满意。”

    “那小丫头有什么用?”

    “很有用的,迎接神明的仪式需要几十万人的情感作为能量。越纯粹,越激烈,速度就越快。

    “在信徒面前烧死她,或者当着她的骑士的面斩下头颅,包好送过去,清纯美丽的少女凋零的瞬间,悲怆和绝望的冲击会让信徒的共鸣更加炽热,您懂我的意思。她是没什么用,但是她的凋零可以成为仪式的催化剂,让信徒们的激情来的更猛烈些吧。对,还是烧死比较好。”

    “好吧好吧,”塞德利茨派了一些人去增援,但还是嘀嘀咕咕,“虽然她是敌人,但是为了一些平民的情绪烧死贵族,尤其是伯爵小姐,唉,下不为例。”

    神秘领主挥挥手,把灰色的情绪驱赶开,看着广场上严阵以待的军队。

    “荷鲁斯,我们成功了。

    “经过这么多日月的布局、忧虑和运作,终于到了这一天。安茹少女失控的那一刻起,敖德萨的信仰就已经被我们掌握了。我们的军队每时每刻都在壮大,我们的信徒无穷无尽。

    “您知道我们在广场上有多少军队吗?两万人的组成的16个方阵,每个方阵都有1200的长枪兵、弓弩手,正规部队的剑盾老兵担任核心。

    “这样强大的兵力足以克制大范围攻击魔咒,后方是我们的超凡者、非凡者和军官负责组织和运作。16个方阵就扎在广场上,等到仪式完成,我们就在神明的祝福下出战,神的斗士一旦和城外的其他军队汇合,拜耶兰军团便会烟消云散。

    “事已至此,拜耶兰的手段我们都有应对,他们还能从兜里摸出个我们没见过的玩意把我们干了不成?!”

    塞德利茨大人笑着收敛心神,用心细细体会伟大降临的前夕。接着,他与在场的超凡者联系,要他们严守阵地。

    窥秘人雷金、索兰、基里安三位超凡巫师正带着他们各自的非凡者小队在军队和信徒中维持仪式的秩序。他们散开魔法侦测网,将附近的动静汇集起来,形成立体的影像。

    追猎者贝马组织了警戒部队,提防拜耶兰的超凡者突然破坏。

    他们早已布下了侦测与通讯魔咒。只要敌人有一丝动静,他们便会察觉。军队和信徒们就像是一个整体,每个人都经由超凡者的联系,成为伸向世界的触手。

    ……

    热切而癫狂的情绪像是一双大手,正在搅动天际。这样大规模涌动的情绪共鸣已经超越了诡秘莫测的程度,变得像风、水、木炭、火油和尘晶一样推动着某些东西前进。

    这就像是魔药学课程上用过的燃素一样,为更强大的力量,为神迹的启动点火。

    格里菲斯都感觉到了不安,甚至,开始隐隐理解神明为什么渴求这样的力量。

    他望向列阵的敖德萨军。双方众寡悬殊。两万敖德萨城防军和整训民兵的大方阵已经填满了整个广场。以他们为核心,四周是多的数不清的近乎癫狂的市民,所有人既是战士,也是信徒,正在向即将降临的邪神祈祷。在他们的祈愿下,天空风云变幻。

    火炮都已经送来,格里菲斯回望了一眼身后集结好的不到七百名步兵和炮兵,收回视线。一个敖德萨的军官策马过来,要求拜耶兰部队投降。

    “队长,炮兵已经准备就绪。”贝尔纳来到格里菲斯身边,“另外,里恩没有回来。”

    他停顿了一会,眼中放射出一点都不比对面的狂信徒少的狂热斗志:“我们随时可以轰击大教堂震慑邪教徒。”

    “教堂?”格里菲斯微微摇头,当着劝降军官的面说道,

    “不,轰人群。

    “放弃铅弹,鹰炮双份霰弹,12磅炮鹰炮装填链弹,朝着当面的军队和暴民持续轰击。”

    格里菲斯接过血棘,戴上统御:“贝尔纳,这里交给你了。炮击开始后,对面的巫师和非凡者会攻击你们,你们要战斗到胜利的那一刻,或者最后一人。”

    “明白,”贝尔纳大声领命,“603特种试验中队将战斗到最后一人。”

    格里菲斯放弃了自己的肩甲、护腿和所有的马甲,仅仅穿胸甲跨上战马。暴风骑兵中队结成密集队形,隐蔽在房屋的阴影下,等待着出击时刻。一个少尉问道:

    “队长,真的只穿胸甲不要马甲和其他位置装甲吗?”

    “那会拖慢我的速度,如果不能在超凡施法者发现我以前穿过广场,那我的生存与否也无关乎盔甲的厚重。”

    军官和军士们接着问道:“不等待大本营的命令吗?”

    “我是索尼娅的修托拉尔,在她无法下令的情况下,战斗的指挥权归我。我发动进攻以后,你们向纵深冲击,和卡齐卡村的战斗一样。”

    冲击十六个大方阵之前必须穿过开阔的广场,不被敖德萨的施法者发现几乎是不可能的。他们的攻击魔咒会被涌动的战场干扰,但是,依然可以通过预制的魔法阵进行侦察和观测,
提供许多辅助。

    暴风中队的骑兵人数太少,一旦被敌人发现,密集的枪林和暴风一样的弩箭会瞬间消灭他们。

    格里菲斯留下中队,独自穿过阴暗的街巷,从露台和尖顶的阴影下走过,来到面朝广场的出口。他在心中低吟。

    克丽丝塔,为什么你要我保护这座城市的居民,若是没有他们,你也不会……何况,他们现在都是外神的信徒,是我们的敌人。

    马蹄踏过阴凉的石板,骑士瞥见石缝间的一朵粉色的小花。这一刻变得如此寂静。

    为什么你要生长在这里,如此柔弱,又这么倔强。好吧,既然你如此希望,那我便将你的心愿变为现实。

    骑士以骑枪叩击地面,一道深红色的闪电激荡而起。整个世界仿佛都听到了这声轰鸣,在惊异中等待着即将到来的未来。

    从历史中消失超过一千年以后,战争骑士再次回归他的战场。

    超凡者的力量分为两种,其一是对外的力量投射,圣殿骑士、窥秘人、星月骑士可以将他们的灵能以强大的杀伤或防御形态对外展开。另一种则是固有领域,艾露莎便是将自己包裹在领域之中,以超越因素的轰鸣掠过战场。

    战争骑士最强大的力量来自于他的固有领域。但是,这种超凡之力又很特别,并不像光影之锋那样作用于自己。

    格里菲斯全力启动,展开了他正式晋升超凡者“战争骑士”后获得的全新力量——

    超凡特性:灵能隐形。强大的血气包裹着战争骑士,魔法、占卜和预言无法侦测、无法锁定。目视和聆听成了仅有的认知手段。战争骑士狰狞的身影和雷鸣的脚步昭示降临,在侦察者亲眼目睹的一刻,为时已晚。

    超凡特性:超阶骑术。战争骑士拥有无可比拟的骑术,任何在概念上可以骑乘的生物甚至物体均可以熟练掌握。在超凡之力的能量增益下,载具将会突破固有的极限,大幅度提升速度和巡航距离,并且可以在短时间内以惊人的速度爆发威力惊人的突击。

    超凡特性:超阶敏捷。展开固有领域之后,战争骑士的力量赋予他和坐骑在高速突击中完成不可思议的战术动作的机动性,大幅度提升从零到极速,从极速到零的敏捷性。

    超凡特性:超阶战场感知。战争骑士拥有着所有非凡途径中最强大的观察、计算和定位能力之一,可以敏锐地捕捉大军中最具威胁的敌人,将他与大量的低价值信息相互区分,甚至可以将这些信息与其他非凡者共享,指引他们的攻击和行动。

    这,就是运用于战争的力量!

    ……

    “看到那闪电了吗?那是队长的信号!”贝尔纳举起指挥刀,“炮击准备。”

    6门鹰炮,7门蛇炮调转炮口,在集合起来的步兵中队掩护下准备攻击。

    “嘿嘿,进了一个奇怪的部队,最开始还以为不能上前线呢,没想到从头打到尾,”萨斯特一边带着人调整炮口一边说,“今天结束之后,我们会成为传奇吧?”

    “传奇,这不一定,但是用来吓唬不听话的小孩是一定的,”贝尔纳呵呵一笑,“你再哭,再哭,老虎,啊不,603中队就要来吃你了!”

    随着一声悠长的号角声,敖德萨的方阵军像黑云一样涌动起来,金红色的枪刺连成一片光海。他们不愿意再等了,开始摇动旗号,准备将拜耶兰部队赶到河里去。

    号角连天,枪林招展,厚重的方阵向前压来,每一个的规模都是岸边拜耶兰部队的两倍。另一部在非凡者的带领下猛攻夏宫。

    在山呼海啸般的疯狂祈祷和呐喊声中,炮口调转方向。

    “炮兵射击!”贝尔纳拔出指挥刀,向着敌阵用力挥下。

    雨点般的霰弹呼啸而出,厚重的方阵在听到惊人的声响后起了一阵轻微的骚动。

    13门火炮喷射出浓烟,一团团的黑影在呼啸中朝着密密麻麻的人群飞去,前两排的士兵如同纸糊的玩具被成片击倒,铅弹打穿他们的脸和肋骨,夹着飞溅的碎肢、骨片撞击第三、第四排的士兵。

    12磅蛇炮发射的是锁链串联的两颗实心炮弹而非霰弹。与嵌入人体的霰弹不同,链弹飞速旋转,像死神的镰刀一样从人群中切割而过,或者在地上弹起来向前翻滚,在阵型中犁开一条长长的血肉模糊的沟渠。

    成排成排的士兵被中近距离炮击打飞了头颅,撕开胸甲和身体,扯断手臂和腿脚。

    仅仅一轮齐射,向前推进的方阵被打的到处是支离破碎的尸体。链弹在打透了人群以后落在地上,慢的好像伸出一只脚就能踩住,但是大胆尝试的士兵立刻就被毫不留情的扯下小腿。

    疯狂的祈祷转眼间成了不似人声的凄厉惨叫。数万信徒被这轰鸣和此起彼伏的惨叫敲打在心神上。甚至连错乱的气云都不安的扰动起来。

    随着连绵巨响和密集喷射的火光,火炮和炮手们被白烟笼罩了,巨大的后坐力推动火炮向后方跳了出去。火炮一停下来,炮兵们马上赶上去推动跑轮复位。

    “刷膛,装填!”

    第二轮齐射近在眼前。

    隐藏在后面的敖德萨巫师们没有见过火炮的齐射。他们被吓了一跳,纷纷寻找合适的位置用魔咒反击。但是,疯狂的意志和混乱的血气严重干扰了施法。

    “反击,反击!”

    敖德萨超凡者们一边指挥军队,一边加强侦测,提防敌人的骑兵突击。他们发现了许许多多的威胁信号,便在魔法的加持下以惊人的效率展开应对行动。在这些信号中,他们注意到一个灵能单位在靠近方阵。这个灵能单位是唯一的,而且向着方阵的边缘一角靠近,将会撞上那里的士兵和防御,就算不采取对策也没什么。

    更重要的是,这个灵能单位很快就消失了。

    ……

    格里菲斯和坐骑正被血色的微光包裹,在呼啸的狂风中逆行,迎面的风压像一堵墙,就连说话都变得十分艰难。

    骑士和战马随即被红色的光芒环绕,结成犹如水滴般的护盾,呼啸的风烈声突然平息。加速度几乎将格里菲斯从马鞍上摔下来。全身的骨头都和盔甲在战栗。

    视网膜被红色的鲜血充盈,他甚至陷入了短暂的失明状态。

    “哼!”

    格里菲斯轻哼一声,强撑着身体前倾,目眩和目盲的状态消散,他适应了这贴着地面飞行般的极速冲刺。

    他冲出街巷,飞一般掠过广场上的空地,厚重的枪阵如城墙般迎头压来。密密麻麻的枪阵正在炮击下动摇,有些人匆忙一瞥,发现一道深红色的闪电扎入他们的队列间隙。

    成千上万的目标信息涌进格里菲斯的大脑。在一片萤火的微光中,他发现了数个巨大的炽热光球。

    冷酷的嘴角不由得勾勒出一条弧线。

    “找到了,敖德萨的超凡者。这一击将改变历史!”

    格里菲斯在笨重的枪阵中曲折穿行,呼啸的疾风已成方阵兵的耳边沥沥鞭挞之声,血棘的锋芒直指前方浑然未觉的超凡者。他的身体在和心灵一起剧烈共鸣。

    “神明啊,向我跪拜!

    “赴死者向逝者致敬(Morituri te salutant)!”

    超凡巫师,序列6的窥秘人雷金正在战场的左翼注视着拜耶兰的军队。他看到炮击砸开附近的方阵,让那里动摇起来。

    “拜耶兰的火炮呐,看着还挺吓人的,但是在神的——呃!”

    骑枪贯穿了他的身体,撕掉了半个胸膛。伤口最初像是贯穿和撕裂伤,但是血棘的灵能瞬间融化了伤口,高温点燃了巫师身上的魔法材料,形成炙热的火流暴雨。正在全力驱动魔力的超凡巫师像个点燃烟火一样,红炽的火光向外疯狂蔓延。

    “轰!”

    雷金甚至没有感觉到痛苦。他在格里菲斯离开后炸成了一团迅速扩张的火球,狂啸的冲击波将附近几十米的人全部击倒在地。整个战场都被骇人的强光照亮。

    附近的巫师和非凡者眼看着闪电扫过,指挥官之一就炸成了火球。有些人看到了爆炸,有些人看到幻影般的骑兵急速掠过。

    “雷金大人,雷金大人被击倒了。11点方向,有深红色闪光,未发现敌方单位!”

    “我看到了,攻击过来的是红色甲骑!”

    “弓箭手,向左翼展开,射他下来。”

    “开什么玩笑,敌人的骑兵不是还躲在巷子里吗?”

    格里菲斯继续前进,UU看书 www.uukanshu.com沿直线扫过更多的部队。在他的身后,被锐不可当的血棘斩断的首级和断肢连成一片,喷溅的血雨落在地上发出沙沙声。

    当他扫过第一队列最右侧的方阵后,沿途已经倒下了数百的军官、军士和传令兵。他们只是看到赫赤的闪电扫过,转头去看时头颅就从躯干上掉落下来。

    直到这时,敖德萨的超凡巫师们还没有做出任何反应。

    超凡巫师索兰、基里安处于战场的其他位置,耳边充斥着混乱的信息。他们在各个部队间建立了灵能网络,只要不离开广场就能维持比较清晰的通讯。但是,眼下的突变又超出了他们的掌控之外。

    他们正在组织反击拜耶兰的炮兵,调动魔力网格和侦测掌控战场。超凡者们察觉到了第一排方阵后方出现了一系列的断裂和崩塌,收集了大量惊恐的惨叫。各种各样的报告汇合在一起,毫无逻辑,仿佛那些士兵都失心疯了一般。

    他们能确定的只有两点:一、敌方突击力量呈现出一道直线;二、这种力量对我方的观测手段是隐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