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45章 里恩,回头见

最新网址:    野兽般的吼叫、肆无忌惮的仪式即将达到高潮,化作魔鬼附身般的鬼哭狼嚎,撕破天幕、在建筑中激荡,好似一阵从地狱深渊卷起的滔天疠风。杂乱无章的啸叫声时不时会停歇下来,变成训练有素的齐诵,那些嘶哑的声音所咏唱的便是那段可怕的祷文。

    狂乱的信徒们把来不及逃跑的索尼娅和一些在敖德萨休假的拜耶兰贵族包围在夏宫。兰萨达、艾斯等人也被邪教徒击退,一起困在了那里。得到消息以后,临时驻扎在敖德萨的几个拜耶兰中队尝试发起解救,但是很快就被击退,拒守在夏宫广场河岸边的几座桥和建筑上等待支援。

    拜耶兰的军队正在向这里集结,但是敖德萨的力量不弱小,他们派出了许多的军队和非凡者前往各个方向抵挡,为神明的降临争取时间。

    目睹一晃而过的恐怖幻象,在臆想中濒临疯狂的敖德萨圣光信徒和居民们集中起来。他们无论富有还是贫穷、高贵还是平凡、健康还是残病,都在齐声呼唤自己的神灵,将信仰献给新的主人——来自虚境的生命织缕。

    “真的很像点一堆柴火呐,”塞纳蒙说道,“要点燃木柴才能取暖,但是小小的火星做不到这件事,只能先点燃一把枯草,再用枯草点燃火把,用火把燃起火堆。”

    “呜,真吓人,”里恩从狂乱的都市中心收回视线,对身边的骑兵们说道,“快把这三门12磅蛇炮运走。队长真是料事如神,到底是怎么拿到的情报知道这里会有重武器的呢?”

    其实没有证据,但是,拜耶兰方面不可能对敖德萨的阴谋毫无准备,各方面的资源肯定会事先部署到各个重要的位置储备起来。这里是最靠近敖德萨核心的港口,找到武器是情理之中的事。

    格里菲斯在心里想着,但是没有回答里恩的问题。他转过身,对一个守在仓库的拜耶兰的军需官说道:“那么,我们就借用一下。账单请寄给603技术试验中队所属的预备军司令部签收。”

    一个军需官带着一小部分士兵被困在这里。混乱爆发以后,他们谨守仓库寸步不离。听到格里菲斯的话,小军官迟疑着,不知道是否应该拒绝。

    “可是,长官,我们,根据程序这样不行,您要用这些武器做什么呢?我该如何报备?”

    中队的军官和士兵们听到这话,纷纷转过身来,用同样疑惑的目光看着他们的队长。

    暴风中队和603中队遵循格里菲斯的命令进入敖德萨城。这里的城防已经因为混乱千疮百孔,几乎没有人来阻止他们。但是,市中心的广场上据说聚集了两万城防军和民兵,还有几十万的信徒在各个角落举行可怕的仪式。

    虽然大家遵照格里菲斯的要求集中起来,也找到了一些武器。但是以两个中队的兵力去挑战两万敌人,几十万邪教徒,还有超凡者和非凡者,这简直自寻短见。

    “是呢,就这么说吧……”格里菲斯微笑着。

    大家看不到他的表情和眼睛,仅仅看到上窄下宽的暗金头盔下刚毅的下巴勾勒的微笑。

    “我是格里菲斯·德·拉文奈尔,二级突击中队长,这些武器是用来解救我的封君,索尼娅·德·拉莫尔伯爵小姐以及其他被困在夏宫的拜耶兰子民所必须的。仅此而已。”

    “仅此而已吗?!”

    “当然,我总不可能去挑战几十万正在举行仪式的敖德萨人,或者和他们信仰的神一决高下吧,那和我没有关系,”格里菲斯说道,“那么,火炮我就带走了。里恩,我先去组织广场边我们的败军建立防线,你带人殿后,掩护火炮过来。”

    大家立刻忙碌起来,就连军需官和他的士兵也帮忙将火炮装船,从水路遇到广场附近。大家一边忙一边说:“现在正是十月,收获葡萄的日子快要结束了吧?”

    “今天是最后一天,敖德萨人的历法,现在是葡月,收获葡萄的月份!”贝尔纳说道。

    塞纳蒙一下被提醒了:“说到这个,测试品里有一种新炮弹,让我们603中队试验一下。”

    里恩突然抬起手,打断了他们的聊天:“先生们,闲聊要改天了。我们有客人上门,你们带上这些重炮快去和队长汇合。”

    “好嘞,那我们走了,夏宫广场见,里恩。”

    “恩,回头见。”

    ……

    敖德萨的超凡猎魔人,光影之锋迪拉兹带领麾下的五名非凡者从城西前往市中心。这个非凡者小队有三名巫师和一名游侠和一个猎魔人,都是序列7。

    拜耶兰的部队和超凡者,还有诸神教会的强者正在从各个方向包围过来。所有的敖德萨本地正规军都被派出去迎击。

    不需要抵抗多少时间,只要能拖延到仪式完成,新神降临,敖德萨就能迎来光辉的未来。

    在此期间,塞德利茨阁下带着数位超凡者主持夏宫广场上的大型降临仪式,还集中了两万城防军和民兵守卫。加强侦测。

    “那些拜耶兰耗子果然在这里藏了东西,”超凡猎魔人远远的看到一支队伍在港口搬运货物,错综复杂的水路和街道让他看不清楚,“那是什么东西?”

    “我们的使魔发现是拜耶兰的火炮,大人,”一位巫师回答道,“大而无用的铁块,凡人的庸俗制品。”

    超凡猎魔人耸耸肩膀,决定不冒险,便对身边一个序列7的猎魔人说道:“已经到了最后的阶段,我要去大教堂前守护仪式。斯达拉,你和鲁涅骑士担任护卫,掩护培里昂、拉姆和托里克三位巫师干掉那些炮兵,然后来和我汇合。

    “记住,把这些炮兵都干掉,我可不希望看到他们出现在河上。”

    五名非凡者纷纷答应,保证完成超凡者布置的作战任务。他们在建筑和道路间散开,每个巫师一组,在视野良好的位置勾勒法阵。

    鲁涅骑士掩护着拉姆巫师来到一栋临河的三层建筑下。这里的位置最好,可以首先攻击。

    “骑士,看好附近,我的校准需要时间,可别让老鼠来咬我!”拉姆巫师取出尘光,在地面滴落石英和水银,进入冥想开始构型。

    “好好好,脆皮的巫师。”鲁涅骑士小声嘀咕。他握持大盾,手持战锤,在几十步之外警惕着。

    四周非常安静,居民不是逃离,就是聚集到圣所附近参加仪式。只要再过一会,无上的荣光和幸福就会降临。拜耶兰的军队和强者还在很远的地方,他们什么都组织不了!

    鲁涅骑士深深的叹了口气,无比放松的仰了仰头。突然,他看到一个魁梧而狰狞的影子,就出现在拉姆巫师头顶的屋檐上。

    “!!!”

    那是人形的物体,黑色的胸甲和胫甲,头盔上有高高的剑刺,左肩上有一面菱形大盾,右手赫然握持着一把黑色长刀。

    它像是一尊勇士的雕塑,冰冷而狰狞的屹立于屋顶,沉默而威严,仿佛故事里直面巨龙的勇士,摆放在屋顶作为雕塑,好像,好像也挺合适的……

    里恩冷漠的目光扫光错综复杂的建筑与阴暗的街道。经年累月的实战经验和破法者的非凡特性让他排除干扰,在短时间内掌握了地形,抓住了敌人的踪迹:“超凡者一名,正在离开。一个猎魔人和一个圣骑士,巫师3,其中一个已经在楼下启动攻击魔咒。

    “巫师的侦察和攻击都很强,对移动缓慢的贝尔纳炮队和运输船很有威胁。”

    他向着一旁的烟囱扔出带着钉镐的绳索,缠住拉紧,纵身跃下。

    “敌袭!”鲁涅骑士终于反应了过来。非凡力量聚集在他的战锤上,算准下落的的敌人轨迹,如雷霆般砸去,“粉碎吧!”

    里恩左手抓住绳索用力一拽,身体在下落中一窒,战锤几乎是擦着脚底砸穿墙壁,巨响轰鸣,碎石四溅。

    “第一个!”里恩将蕴含了破魔特性的灵能灌注在破甲投枪上,

朝着楼下的巫师掷去。

    正在冥想的拉姆巫师听到头顶的巨响,刚刚抬起头来,重型投枪已经穿透了他的护盾,扎进他的嘴里。

    “嘭!”

    巫师在鲁涅骑士的前方爆裂开来,化成漫天碎肉血雨。

    “鲁涅!怎么回事?”

    附近的小组成员纷纷询问。

    “敌人,敌人!”鲁涅扑上去追击里恩,但是一转眼就在建筑和小路间丢失了目标,他急的大喊:

    “斯达拉,是个破法者,冲你们来了,守住巫师!”

    敖德萨的猎魔人取下投枪,挥手在惊疑中的巫师队友后退:“攻击暂停,先让我解决了破法者。不要慌,我们打破法比吃小蛋糕还简单。”

    急促的脚步逼近。一个身披重甲的敌人正穿过空旷的街巷,向这边扑来。

    斯达拉敏锐的六感聆听着,感知着,不落下一丝可疑的动静。他轻掂投枪,蓄势待发。只要拜耶兰的破法者出现在视野中,他便能闪电般一击制敌。

    脚步越来越近,就在抵达前方巷口的同时停了下来。几个金属的圆球翻滚着,咕噜噜的从黑暗中滚出,上面还连着呲呲燃烧的火绳。

    “呯!”

    铁球突然炸裂开来。全神贯注的斯达拉两眼一白,耳中一片嗡鸣。

    见鬼,他要冲过来了!斯达拉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听不见,挥手将投枪向着敌人的方向掷出。非凡者强大的身体让他尽快拜托了不适,听到投枪击穿墙壁的龟裂声。

    他知道失手,急忙抽出腰间的弯刀,一边后退一边举刀防御。

    “啊!救命,救命啊!”不远处的培里昂巫师发出撕心裂肺的叫喊声。斯达拉的心都被勒紧了。他在一片炫目的白光中勉强望去,只见被保护的巫师已经跪倒在地,一个魁梧的黑甲武士按住他的脑袋,竖起手中黑色的长刀,斜着插进肩胛,然后一搅。

    ……

    最后的巫师托里克亡命狂奔。他一边跑,一边丢下随身的魔法材料口袋,脱了宽大的法袍,在小巷里狂奔,向着远处撕心裂肺的大喊:

    “迪拉兹大人,救我!”

    两个巫师一个照面就被杀死,保护他们的骑士和猎魔人平时口气那么大,真打起来就是两个废物啊!

    朝我来了,朝我来了!这让人窒息的气息,涌动的魔法乱流,那个破法者朝我来了!

    “轰!”

    身边的墙壁突然碎裂,一个黑甲的魁梧身影凿穿墙壁,出现在巫师的身边。沉重的铁靴踏的碎石飞溅,头盔上狰狞竖起的尖刺直刺心魄,黑色的面甲缝隙中,刀锋般的目光如同被囚禁的野兽,比鲜血浸透的红月还要恐怖而邪恶。

    托里克发出灵魂深处的惨叫:“你不要过来啊——!”

    话音未落,破法者侧身以肩上的大盾撞来。盾牌上赫然还有三根三棱的撞角,与巫师的护盾撞击。巫师当场吐出一口血倒飞了出去。

    里恩收步,侧身,拔出盾牌下枪管的塞子,擦燃火绳,对着满地乱滚的巫师抬手一指。

    “嘭!”

    在一连串密集的爆鸣中,安装在盾牌下的三联枪管喷出三发沉重的铅弹,打碎了地板,击穿巫师的大腿。最后一发眼看着就要砸烂巫师的脑袋,却撞上了一道炙热的火光弹飞出去。

    火焰蒸腾而起。一个犀利如利刃的身影拦在里恩前方。他微微侧身,一脚把哀嚎的巫师踢飞出去,然后才施施然转身来面对自己的敌人。

    “嚯嚯,一瞬间干掉两个序列7,伙计,你可真不简单呐!”

    光影之锋迪拉兹赶到了。他年轻俊朗容貌非凡,全身都被煊赫的气势包裹,强大的灵能让人望而却步。随着他翻转手腕,火焰的长枪已经蓄势待发。

    里恩扫出手中的热能鞭。长鞭如同活着的长蛇一般突然卷住了超凡者的武器,难以抵达的高温和长枪的火焰纠缠,发出爆鸣。

    迪拉兹随手一抛,扔下投枪,手中赫然已经多了一把深蓝色的短刃直扑过来。在电光火石的瞬间,破法者的左臂和大盾就一起飞了出去。

    “怎么样?差距很大吧,”迪拉兹看了看短刃上的血迹,“你们这些慢吞吞的破法者和我们没得打,灵能的差距是决定性的。”

    里恩沉默着,他看看落在地上的断肢,又看看喷血的左臂,慢慢的咧嘴笑了笑。

    “看来是没法汇合了呢。

    “年轻的猎魔人,我可还没有输呢。来吧,让我来给你上一课,UU看书www.uukanshu.com灵能的差距,不是战场上决定胜负的关键。”

    里恩俯下身体,放弃了一起防御,手持一把匕首如野兽般向超凡者扑去。

    迪拉兹双眼微眯,看准敌人的动向,深蓝色的短刃锋利的无法阻挡,如闪电般撕裂胸甲,扫过下腹,破开肚肠,然后斩向左腿。破法者的左腿在闪光中被截断,露出倾斜的断骨。

    “我赢了。”迪拉兹与敌人交错而过,优雅的转身回旋,淡淡说道。

    “赢啦!”里恩掏出肚肠,将一大把血肉和肠子撕裂扔到超凡者的脸上,狂叫着一跃而过,用仅剩的右腿着地全力跃出,抬起左腿的断骨向正在墙角捂着伤口喘气的巫师脖颈踢去。

    苍白的断骨刺穿柔嫩的肩颈,扎进满脸惊恐的巫师托里克咽喉,用力一搅。

    “你的眼线没了,超凡者。学到没,

    “腿,可不是装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