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44章 我要去那里,和祂们谈谈真理,教祂们做人

    克丽丝塔的身影已经远去。

    格里菲斯举起含光,双手握住,嘴角不自然的抽搐起来:

    “哪怕是坠落的星辰,在逼近地面的时间能够改变的轨道也是有极限的。

    “我最后说一次,闪开,艾露莎。”

    艾露莎轻轻摇头:“星辰坠落会产生半径三公里粉碎一切的冲击波,强光和极度高温的范围还要再大一倍。即便在生死的边缘得到一次奇迹,难道还能永远在这片天空下逃避诸神的注视么?”

    那么,便没什么好说了。

    格里菲斯闭上眼睛,注视着远去的身影叹息哀伤。:

    “理智是留给需要守护的人的,不是神明的玩物和祭品。若是说我的选择便是疯狂,那么,艾露莎,

    “我从一开始,就已经疯了!”

    他迈出一步,剑锋的寒光撕裂空气,迸发跳跃的电光。

    艾露莎的圣枪在昂扬的嗡鸣,无声的意志仿佛在催促。弯折的光弧甚至隐隐勾勒出持有者刺敌断剑的图案。

    她发出深深的叹息,倒转枪头,一把插进泥土里,仅仅握持左手的金色圆盾正面迎接格里菲斯的攻击。

    艾露莎和安柏相似,敏捷与杀伤力惊人,拥有最能克制我的非凡特性,身为超凡者的她更是强大的超乎想象。但是这份力量部分来自神秘的加持,她们的本体并不坚韧。只要能够击中,我就有一定几率破除艾露莎的某些特性!

    格里菲斯以含光斩下,预料自己的剑锋应该会被盾牌挡住。

    在剑与盾撞击的瞬间,盾牌突然向下一沉,毫无支撑的被击落地面。不等格里菲斯衔接连击,艾露莎已经从盾牌下穿过。

    格里菲斯的膝盖内侧被一脚踢中,整个人都向前跪去。

    太快了!骑士在跌倒的前夕旋身向后,近战型超凡者的强大体质支撑着他做出极限的旋风般的斩击。

    这一剑尚未完全挥出,他的手腕便被一握一扭,圣剑脱手而去。艾露莎身形一沉,向着他的怀中一靠。格里菲斯仿佛被攻城锤撞击,五脏六肺一起颤抖悲鸣起来,被制住的身体紧接着向前凌空摔飞出去。

    “呯!”

    格里菲斯重重的砸在地上。他硬顶着眩晕和震荡的剧痛翻滚而起,挣脱女猎手衔尾而至的试图弯折他胳膊的擒拿,如风雷骤起,半跪抽枪,打开击锤。

    不等他举起断罪,艾露莎已经从他的身下铲过,同时双手向上一扭,燧发枪脱手而去。

    格里菲斯拔出钉锤“流星”向身下砸去。女猎手抓住他的肩膀,单手撑地,电光般倒立而起,掠过骑士的背后,抓过坚毅盾几个凌空翻滚。

    骑士几乎是同时转身,将流星掷出,在盾牌上撞开一片火光。他毫不停歇,取出剔骨匕首。

    “Duang!”

    坚毅盾以快的惊人的速度飞砸在脸上。格里菲斯在剧烈的眩晕中连退几步,握持匕首的手随即被翻转扭过,匕首也被夺走扔在地上。

    他掏出一瓶减速药剂就要砸下,蓄势向后大跳。药瓶尚未出手,艾露莎已经伸手一拍,把小小的水晶瓶从他手掌中拍飞出去,向前滑步一脚踩住正要后撤的格里菲斯右脚脚背。

    格里菲斯挥手一拳轰去,拳风如雷,在飞扬的火红长发间擦过。艾露莎将他踩住,闪电般的刺拳犹如长鞭飞舞,正中鼻梁,格里菲斯的脑袋向后弹去发出一声闷响。他勉强抬手格挡,自己手肘的间隙又钻进一记勾拳。

    两人在极近距离互相对殴。格里菲斯的每一拳都爆发出足以打倒一头熊的凶悍气势。女猎手回以连续而快速的普通攻击,附着这让人战栗的气颈和震荡,不断施加减速和眩晕的负面状态。

    打不中也躲不开的格里菲斯只能一头冲上去,试图抱住艾露莎用体型压倒她近战,避开暴风般的连击。

    女猎手立刻向后撤步,迅捷而灵巧,轻盈躲闪扑击的同时维持距离连续快速出拳。格里菲斯只觉得自己在被夏夜骤雨拍打,笨拙的连对方的衣角就无法触及。

    “闪开,艾露莎!”狂怒的骑士咆哮起来,激荡的血气在他的身后聚集成凶残狰狞的幻象。他将超凡的力量掷下,索取无法反抗的恐惧战栗。

    “不,你要留在这里,注视她舍弃生命的觉悟!”艾露莎抓住他的衣领一拳打下,“然后……”

    她的话语戛然而止。无形的力量和恐惧直摄咽喉和心魄,一瞬间剥夺了她的思绪,明亮如星的双眸陷入茫然和迟疑。几乎是在同时,她的身上已经在闪烁光华,坚定和纯净的光辉重回眼眸。

    格里菲斯抓住仅有的空隙将艾露莎扑倒,骑上去对着美丽的脸颊一拳轰下。

    “呯——!”

    艾露莎被打的眼冒金星,全身都颤抖起来,几乎失了神智,温热的液体涌出鼻腔。她急忙举起双手护住头,迎接一阵猛过一阵的雷霆般的捶击。

    格里菲斯仿佛狂暴的山洪一般攻击,迫不及待的想要打垮女猎手,快些去克丽丝塔的身边。艾露莎抱着头被他压在身下殴打,防御却丝毫不乱。

    突然,他察觉被骑在身下的女猎手柔韧惊人,竟然有一条腿挣脱出来,闪电般踢在他的下颚上。

    大脑在颤抖,眼前一片雪白,整个世界都碎裂开来。

    两条长腿先后挣脱,夹住格里菲斯的脑袋翻转。艾露莎仿佛舞者一般从束缚中起身,蛮腰发力,双腿旋转,修长的身形如风车般翻滚,双腿和双手轮换控制,卷起格里菲斯凌空飞起,在呼啸中砸向地面。

    这一次,骑士终于被击倒了。

    蓬勃的斗志,不甘的怒吼在天旋地转的翻滚和撞击中碎裂。他还想挣扎,但是身体已经不受控制,甚至连动一动手指都求而不得。

    “求你了,格里菲斯,认清现实吧!这个世界,就是如此残酷,”艾露莎气喘吁吁的按着他不让起身,“为了她,也为了你,满足她最后的心愿吧!”

    ……

    火焰几乎遮蔽了克丽丝塔头顶的天空。
当她仰头望去,陨落的星辰和汹涌天火已经占据全部视野。

    挥之不去的风暴与烈风,吹起她的金发。终于迎来的结果,竟然仍是两手无法捧起的悲伤。身上的痛楚比燃烧的天空还要惨淡,就连追忆也满是绝望的色彩。

    这把用星光和灵能锻造的剑,想必能够在毁灭的烈焰中幸存,将我的思念留下……我要许下三个愿望,在这个时候,他无论如何都会做到的吧!克丽丝塔轻轻抹去泪水,拔出那把银色的长剑,用少女特有的坚持与倔强说道:

    “我的格里菲斯,聆听我的心愿,救救敖德萨的居民吧!”

    她将长剑翻转,手按剑刃,抵住自己的心脏:“这不是终结,不是,你要寻找我所未看到的道路。不要迷失自己,不要被仇恨与疯狂吞没!

    “哪怕我的身体和灵魂再次毁灭,我的记忆仍然陪伴着你。”

    “我的格里菲斯,聆听我的心愿,在未来的人生拥抱我们不曾拥有的快乐和幸福!”

    克丽丝塔就是撞击的中心,银色长剑的光芒与她辉映,所能看到的一切皆是漫天刺目的火海。周遭的一切,无论草木、房屋还是岩石都在焚烧溶解。

    随时光流逝,我们曾擦肩而过,再次相逢却又分离。但是,只要在你的身边,我那一点小小的梦想,竟然在这残酷的世界得以实现。

    克丽丝塔眼看着她的整个世界被火海和激波吞没。

    她将长剑刺向自己:

    “我的格里菲斯,聆听我的心愿,

    “勿忘我。”

    在恍若漫长的终末瞬间,她仿佛看到朝阳升起,春回大地,清风和煦,在陌生而遥远的地方,与他混迹在人群中,度过平凡的日子。

    “唉,你会起怎样的名字呢……好想知道”

    撞击降临,尘埃如山峰般直入云霄。

    ……

    在这被血染的苍天之间,格里菲斯来到凹陷的大坑,伫立于目眩之中。思念的泪滴如同宝石一般。他从未像现在这样渴望奇迹,但求那温柔美好的呼唤能再次回响。

    他听到未曾消散的祈愿与呼唤,看见与她一起走过的那些温柔过往,仿佛被人从背后悄悄抱紧。他勉励抬手想要抓住,却只划过一丝残像,唯有悲伤的痕迹无法抹去。

    我究竟在寻找什么呢?

    他向着无人的天空伸出双手,华美绮丽的光辉在手中凝聚,化作闪耀着宝石光辉的长剑。

    “这是她留下的么?”艾露莎注视着这把圣剑,“命名她吧,这是留给你的记忆。”

    迷茫无依的内心,在持剑的瞬间,同属两人的那份遥远的欢喜仿佛再次涌现。即使身躯焚烧殆尽,生命的意义亦被扭曲,那份记忆也无法抹去。

    从今天直到遥远的未来,我将会持此剑创造她所期盼的世界。我要将那罪恶和黑暗埋葬,将这扭曲的一切全部撕裂毁弃。

    “倚天,”格里菲斯轻抚剑锋,泪珠如断线般滴落在剑刃上,“你的心愿,我听见了。我将去往约定的地方。”

    艾露莎迟疑了一下:

    “包围敖德萨与邪神的战斗即将开始,我要返回后方,和军团及其他超凡者汇合。敖德萨派出了最强的力量来阻击我们,UU看书 www.uukanshu.com城里也留下了许多超凡者来带领几十万理智崩溃的平民举行呼唤邪神的仪式。如果邪神的降临无法阻挡,更大的月神之泪将会坠下。我带你离开这里,去和军团汇合吧。”

    “噢?还有仪式?”

    格里菲斯取出回音水晶,发现杂音已经消散。他轻轻叩响:“里恩,贝尔纳,带上骑兵和炮队进城,去港口的仓库看看,有没有后方送来的重炮。”

    “为什么?敖德萨现在可能有几十万邪教徒,还有即将降临的邪神,甚至会落下另一颗星辰,你该不会?”艾露莎说着。突然,她停住了。她看到面前的骑士已经收泪,晶莹的泪光化成黎明般的坚定光辉。

    “也许吧,”格里菲斯轻轻笑道,“了不起了不起的神明们正在那里彼此较量,施展神力,布置棋局,做些凡人不敢想象的伟大事情,

    “我要去那里,

    “和祂们谈谈真理,

    “教祂们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