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43章 神明的终极解决方案

    “来吧,”主教扫了格里菲斯一眼,敞开胸膛,“我喜欢坚定倔强的男孩。这么着吧,我让你三拳,让你看看超凡者和非凡者的差别,见识下神的使徒有多么——呕!”

    主教双眼一花,腹部突然挨了一拳。包围他的护盾如同水中涟漪,在阵阵波动后破裂开来。强壮的圣职者倒飞出去,如同虾米一样在地上蜷缩起来。

    “欸?!怎么,怎么回事?我的护盾呢?我的祝福呢?”科莱恩主教挣扎着要给自己施加新的祝福,但是错乱的灵能在体内横冲直撞,令人窒息的眩晕让他无法集中精神。

    欸,这!我被沉默了?!这小子是无耻的破法者,他的档案是假的!

    “你这个下作的骗子,无信者!”

    不等主教骂完,格里菲斯拔出含光,一剑剁下了他的右手,又一剑插进他的大腿钉在地上。

    “啊!我被神祝福的啊,我的手啊!”魁梧的主教撕心裂肺的惨叫起来,“住手,小混蛋,我是科莱恩主教,敖德萨大区圣光的话事人,迟早要晋升大主教!

    “我可是能够迈入神国的选民,像你这种芝麻大的小卒,一根手指就能,那是什么东西!”

    格里菲斯拔出断罪,装入精金弹,打开击锤。

    科莱恩主教在枪口下仿佛看到了巍峨的尖塔,庄严的大钟,一队头戴乌鸦面罩的黑衣人手持镰刀。强大而黑暗的感染力令他颤抖。黑衣人囚着一个近乎透明的灵魂,赫然是主教自己。

    “等一下!”

    格里菲斯对着主教的小腹来了一枪。炙热的弹丸在强壮的肌肉上撞碎,扭曲,变形,深深嵌入主教的肚子里,肆虐的灵能风暴撕裂了他的心智和神经,令人崩溃的剧痛直击灵魂。

    五脏六腑一阵抽搐。让人骄狂的自信和气势,超凡的力量,来自神灵的祝福仿佛都被这一枪打碎了。

    “不——!”科莱恩主教像杀猪一样惨嚎,痛哭流涕的求饶起来,“住手,等等,等等啊!”

    格里菲斯转过头去,发现克丽丝塔拾起了银色的佩剑,正在闭目沉思。这是一把强大的武器,甚至可以展开抵挡比蒙全力一击的防御。重新握住它以后,女孩的脸色和气息都恢复了许多。

    “克丽丝塔,去把马牵过来,”骑士指指一旁主教的骏马,“我尽快问几句就走。”

    然后,他转过身,折断了主教的另一条胳膊,冷冷喝道:“把外神的计划告诉我,祂准备如何降临。”

    科莱恩主教喘着大气,小心的看了看踩住自己的骑士,眼睛滴溜溜转了转,准备构思一套说辞。突然,他发现骑士全身都被血色的气息包裹,具象成不可描述的恐怖影子。

    格里菲斯举起右手,虚虚握住。科莱恩主教感到自己的咽喉立刻被扼住。他张开嘴,无法呼吸,用手挣扎,却什么也抓不住。极度的恐惧感侵蚀他的神智,从伤口处钻进来,痛不欲生,甚至想要一死了之。

    这样强大的力量,和我的超凡之力完全不在一个层次!主教瞪大了眼睛,发出难以置信的声音:“这力量,你,你是超凡者?怎么可能呢……你们的传承,断绝了上千年。”

    恐惧和窒息越收越紧。

    科莱恩主教已经瞳孔涣散。这时,恐怖的力量稍稍放松,他像是被丢上岸的鱼一样拼命呼吸。格里菲斯注视着他,又一次握紧右手。

    “我说,我说,”主教崩溃了,体验了极度的痛苦和恐惧,然后得以解脱,瞬间再次被投进去,再次体验的绝望被放大了无数倍。他的双腿间一阵恶臭,像死鱼一样瘫软在地,毫无保留,毫无底线的交代起来:

    “主人等待着时机,祂不能直接降临,哪怕只是将一点点分身投影在这个世界上都需要消耗多的惊人的灵能。祂需要规模宏大的仪式,十万信徒的祈祷、适当的祭品和几十万特定情绪共鸣来调动灵能。

    “祂需要信徒的协助,不是几十个几百个非凡者和超凡者,而是数量达到几十万的普通人与祂的意识相连。我不知道原理,但是祂就是这样要求的。

    “为了得到信徒,祂找到了我,在所有废弃的圣女候选人里挑选了最好的人偶。圣光也很谨慎,所有落选的圣女都会小心管理,让她们重回平凡。但是,克丽丝塔很特别,她是战死的。在战场那么糟糕的地方,没有办法收回尸体可是一点都不奇怪啊!

    “主人收集了她,捏出了一个完美的人偶,然后用瑞文收集到的能量重新赋予她生命。她本就是圣女的候选人,和圣光的力量有着完美的契合。只要给予她灵能,就能施展出近乎神迹的力量,圣光信徒和基层的圣职者根本看不出区别,他们都以为自己膜拜的是圣光在人世的代言人。”

    格里菲斯注视着主教,问道:“刚才发生的事,为什么七神教会没有干预,圣光没有阻止克丽丝塔?”

    科莱恩主教似乎完全屈服于格里菲斯的意志,就像是被灌了一桶吐真剂,或是痢疾病人喷溅的腹泻一样喷出坦白:

    “主人复活了她,交给我们,以圣女的身份出现。敖德萨有许多信徒,这里的神秘世界的许多强者都聆听了主人的呼唤成了我们的盟友。

    “我们知道圣光教廷迟早会发现圣女的痕迹,但是,这需要时间。荷鲁斯小心的帮我掩饰,把这一切说成是偶然的奇迹,一个乡下的小姑娘自称得到了神圣的感召。这种事常有的,真的,隔三岔五就有一些女孩子站出来,哪怕被识破了去做娼妓都能收更高的价啊!教廷根本管不过来。

    “但是啊,终究教廷还是会发现的,科尔瓦伦就是他们派来的代理人。”

    科莱恩主教开始变得狂躁。他因为大量失血而颤抖,或是触及了某种危险的隐秘,神智癫狂起来:

    “发现了又怎么样?难道教廷还能对大家说,哎呀,我上当了,大家之前膜拜的那个小丫头,虽然看起来像圣女,闻起来像,摸起来也像,但其实她是邪神的人偶,敖德萨的主教和神秘世界合伙骗大家的!

    “
哈哈哈哈!怎么可能呢!教廷不要脸吗?无耻的破法者,你可知道,圣光的力量和我主的力量,本质上可是没有差别的!不都是能量嘛!是发光的还是流脓的,还能不一样不成?!

    “别跟我说圣光被蒙在鼓里,想当初可是被元老院和其他教廷逼着放弃圣女的。祂可是神明,白捡一个好用的人偶,收集到那么多信仰,疯掉一个城市的信徒有什么大不了的!祂巴不得世界再动荡一点呢!”

    格里菲斯最后:“谁抹除了有关克丽丝塔的记忆?谁销毁了档案?”

    “我,教廷也销毁了一些档案,毕竟圣女的容器,哪怕只是候选人都是稀罕货。等下,你说抹除记忆?这难道不是你背后的神干的吗!?

    “祂们把你,把预示末日的骑士从历史的监牢中放出来,不就是为了在这一天和我的主人争斗吗?!

    “从一开始,祂们就在博弈,世界是棋盘,我们是,呃……呜,你住手……”

    科莱恩主教突然口吐白沫,两眼鼓出。他剧烈颤抖,踢打残肢。

    格里菲斯的问题还没有问完,以为自己下手太重。他急忙收敛爆烈的灵能,不想立刻杀死主教。

    但是,科莱恩主教已经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他挣扎着,哀嚎着,涕泪横流的求饶,然后,死去了。

    格里菲斯漠然了一会,拾起遗落的非凡特性。突然,他的感知被触动,急忙仰头向天空望去。只见一颗闪烁的星辰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一点点变大,

    那颗星辰正在急速逼近。哪怕从地面仰望都能感觉到它的逼近和无法抗拒的恐怖。它来自星空,撕裂天穹,激起波澜般的涟漪,被吞噬万物的烈焰和红光包裹,以不可阻挡的威势向大地坠落。

    在目睹这颗陨落星辰的瞬间,格里菲斯两腿发软,冷汗直流。他被天灾一般的景象惊吓的魂不附体,根本不知道如何反抗。更为恐怖的是,这颗陨星赫然是朝着他的位置砸下来的。

    “克丽丝塔,我们快走!”骑士惊呼一声,转过头去却发现女孩已经策马狂奔离去。

    在极短的错愕中,格里菲斯的心中涌起了一阵阵猜测和恐惧。他想要化身为蝙蝠追上去,却发现骨戒并不在身边。

    “克丽丝塔!”他狂呼一声,急忙就要追赶上去。

    空中响起风暴和雷电的轰鸣,一道璀璨的雷光掠过,在格里菲斯前方坠下,将他击退。银色的电弧发出欢呼般的咆哮,在刺目的银光和席卷而来的音爆声中,一个英气逼人的年轻女子正单膝跪在光芒的核心。她缓缓起身,束起的红发似张扬的火焰般飞扬,银蛇缠绕的圣枪在炙烈的疾风中如孤高的君王一般傲视四方。

    年轻的女子向前一步,对着格里菲斯挥下圣枪,拦住去路:

    “你不能过去,格里菲斯。

    “灭绝令已经下达。超凡者会将附近的区域封锁。看看天上,那即将到来的毁灭之光来自圣光与诸位正神的意志,祂们要摧毁生命织缕潜入这个世界的通道。”

    格里菲斯拔出含光,UU看书www.uukanshu.com向前一步,双目赤红如噬人的野兽:

    “闪开,艾露莎。”

    坠落的天火轨迹出现了微微的曲折,它竟然在修正坠落的方向。

    光影之锋小姐直视他的眼睛:

    “你会毫无意义的送死,就算追上她,你也不可能带她逃走。我们都来晚了。

    “神的武器已经发动,哪怕躲到天涯海角都会被找到。即将到来的撞击将毁灭一切,彻底将那个女孩抹去。然后,祂们也会毁灭敖德萨,阻止外神的降临。一切都,为时已晚。

    “你知道的,格里菲斯,找回你的理智,为活着的人想想!月神的项链已经掷下晨星与暮星中的一颗。

    “降临在这个世界上的是这个世界神明的终极解决方案——

    “月神之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