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42章 格菲,你看不见吗?有个戴着冠冕的神明

    格里菲斯被奔逃的人群阻碍,他和坐骑被挡在广场的一侧,前面堵着数以万计的人,冲过不去,也看不清发生了什么。

    未等他采取行动,成群的怪物出现了。它们流淌腥臭的脓液,触手上生着密密麻麻的硬毛和眼睛,形态极不稳定,抓住奔跑的市民,与他们一起像燃尽的蜡烛一样融化。

    拥挤的人群赫然被这群怪物趟开一天脓液的溪流,其他人成片摔倒。疯狂与半疯的市民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像是被无形的奴隶主鞭挞,慌不择路的推搡踩踏。数不清的人在逃跑,他们逃进小巷,跳下河水。贝伊河转眼间就挤满了起起伏伏的人头。

    地面开始剧烈摇动,此起彼伏的爆炸响彻广场。许多参加集会的非凡者亮出魔杖和刀剑开始不顾一切的攻击。他们攻击、焚烧、撕裂怪物,然后在骑士的眼皮底下彼此混战在一起,杀的血流成河。

    “圣光背叛了我们!”

    “不,背叛我们的是魔鬼,你这个诡诈的异端!”

    一个声音高呼起来,压过了其他的声音:

    “让我们先烧死魔鬼!”

    另一个声音呼应:

    “烧死那个婊子!”

    许许多多癫狂的民众拿着手杖和地砖,往圣光大教堂扑了过去。军号在回响,敖德萨的城防军正在集结。

    “索尼娅,快出城去!”格里菲斯最后用回音水晶高呼了一声,但是这破玩意已经彻底被杂音充斥。他只能抽打战马,也往圣光大教堂的露台冲去。

    在那里,他看到了克丽丝塔。

    女孩虚弱的跌倒在通往广场的楼梯上,仿佛失去了全部力量和活力。许多人冲过踢打她,拉扯她的头发。

    “我们烧死这个婊子!”

    “烧死魔鬼!”

    许多人尖叫着抓住克丽丝塔,将她拖下楼梯。其他人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了木柴和木炭,正劈头盖脸的砸过来。

    “散开,你们这些杂碎!”格里菲斯怒喝一声。他看见堆积起来的木柴和木炭,立刻毫无顾忌的展开冰盾纵马冲撞人群,将数不清的人撞飞或者踩到马蹄下。骇人的杀意和力量仿佛震碎了空气,目睹他冲击的市民受到了惊吓,跌倒了一大片。

    与此同时,格里菲斯察觉到这里残留着惊人的神秘气息。某个不可描述的存在曾经短暂地出现在这里,但是已经离开。

    这是虚境的生命织缕,祂借助刚才的仪式降临!不,不对,那一点时间应该还不足以让祂穿越灵界与现实的障壁。

    就在这一瞬间的迟疑中,连绵不绝的光辉和魔咒向他袭来,一大群非凡者向他发起了攻击,转眼间撕碎了他的战马。

    “杀掉那个邪恶的骑士!”

    格里菲斯摔倒在地,刚要挣扎着爬起来,但是更多的敌人开始围攻他。

    他刚要复活尸体展开反击,中队里的吉尔·德·艾斯扑进了人群。作为一个训练中的圣骑士,他用尽全力作战,用嘶哑的声音大喊:

    “队长,快去帮助圣女!”

    约书亚和一部分圣光信徒在他的身边,毅然冲进人群,攻击那些要烧死克丽丝塔的疯子们。无法形容的嘈杂和混乱充斥现场,狂暴的殴打和爆鸣声交织成一片。趁此机会,格里菲斯抽出含光一路斩去,来到克丽丝塔的身边。

    女孩的身上满是淤青和伤口,净白的法衣破破烂烂。她抱着头蜷缩在台阶下,被骑士一把抱了起来。

    “队长,快带她离开!”兰萨达将两人推进巷子里,握紧战斗法杖守住路口。

    ……

    格里菲斯抱着克丽丝塔,沿着广场边的一个小巷狂奔。一个不是到哪来的骑士从巷子深处向他冲来,叫喊着要杀死狗男女。格里菲斯拔出断罪一枪把他打下马,跳上受惊的坐骑,往城外狂奔而去。

    狂风大作,空中回荡着仿佛唱诗班在讴歌一般的朦胧声音,时而回响挥之不去的哀嚎与悲戚声,层层叠叠。

    阴霾和迷雾涌上来,尖塔与殿堂在昏暗中投下狰狞的斜影,仿佛一片黑色的枯林,又像是枯瘦的利爪。

    克丽丝塔躺在格里菲斯的怀里,脸颊苍白的毫无血色。她的非凡能力和灵能消失的无影无踪,和普通的少女一样脆弱。

    “克丽丝塔,坚持住!”骑士呼唤道。

    “格菲,你看不见吗?有个戴着冠冕的神明。”

    “那是宫殿的尖塔。”

    格里菲斯用斗篷裹住少女,触碰到她的手腕,冰凉的让他如坠冰窟,心神错乱听到了奇怪的巨响。他从地势较高的街道回头望去,只见潮汐倒灌进敖德萨南面的街区他,意识到那是不断拍打着城市的堤坝和悬崖的巨浪涛声。

    接着,他听到了一声近乎人类的骇人叹息,在城市的上空回荡,水渗出墙壁缓缓流下,仿佛道道泪痕。

    他低下头,看见越来越虚弱的女孩脸上惊恐的神情。

    “克丽丝塔,坚持住!”骑士呼唤道。

    “格菲,你听见吗?祂在说话。”

    “那不是海浪的涛声么?冷静些。”

    纵然躲过了刚才在广场上的禁忌的惊鸿一瞥,格里菲斯也能猜想这狂乱的异象所预示的未来。令人绝望的恐怖令迄今为之的一切怪物、危险和阴谋相形见绌。

    “拉文奈尔,骑士!”

    回音水晶中传来了哈兰迪尔的声音,时不时被嘈杂的杂音掩盖。

    “维兰诺伊小姐倒下了,我的队伍倒了一半人,”坚定老练、哪怕被几倍敌人攻击都面带优雅微笑的游侠队长撕心裂肺的大喊,“我们在军营里,听到了难以置信的声音,我准备带……向……撤退,
喂,骑士,听到吗!”

    “哈兰迪尔,远离敖德萨!”格里菲斯大喊道。他马上想起了什么,驱动骨戒形成一个与自己一模一样的分身,然后抛出戒指给它。

    “你去,保护索尼娅撤出城。”

    格里菲斯形态的米诺斯立刻转身离去。

    “明白,”游侠也在一片沙沙声中答道,“我们立刻……什么人!拦住他,拦住他!”

    回音中传来半精灵游侠齐射宛如撕裂亚麻布的密集弦响,还有剧烈的撞击声。格里菲斯的心都被勒紧了,他有三个人需要保护,紧张的要将牙咬碎。

    突然,他听到了一个熟悉而清晰的声音:

    “格里菲斯,远离敖德萨。”

    仅仅一句话,回音就中断了。格里菲斯努力想了想,发现这是西迪厄斯的声音。

    他全力向城外逃跑,毫不吝惜自己的马力,在大风和昏暗的天色中穿行。他路过许多平民,见他们用匕首切开手腕,放出鲜血绘制胡乱的符号,匍匐在地,嘴唇里发出只能用诗歌或疯言疯语来形容的呓语。

    骑士从来没有想象过人类能发出的这样的声音,必须依靠动物的声带才行,那种感觉简直是毛骨悚然。

    “克丽丝塔,坚持住!”骑士用嘶哑而惊恐的声音呼唤道。

    “格菲,你看见吗?祂就在那里。”克丽丝塔向着天空抬起手,指向一片漩涡般的巨大阴云。

    “看得见,但那是一片云。我在这里。”

    骑士将克丽丝塔抱紧,怕她被邪恶带走。他能听到虚弱的心跳、疾驰的马蹄和呼啸的风声,听不见别的,但是有什么东西一定就在那。

    要尽快躲进军营里和自己的部队汇合,然后向所有能想到的大人物求助!

    他纵马飞驰,冲出城门,来到通往郊外的路上。地面突然剧烈颤抖,一把大的惊人的战锤砸落在一个马身之外,爆烈的冲击打晕了马,将两人一起从马背上打飞出去。

    追兵来了!

    格里菲斯抱紧女孩,在地上滚了几圈稳住心神:

    “坚持住。我带你离开,让嘉拉迪雅的族人帮助你。”

    女孩仰起苍白的脸颊:“格菲,你问过我,如果完成了祂的意志,我会怎么样?”

    尘埃落定之时,回归寂静。

    格里菲斯表情僵硬,他低头沉思,梳理头绪和线索:“我,恩,我固然不能和外神匹敌,但是外神也还没有降临,敌人也不只有我一个,突破世界的障壁也不会如此简单。我会把你交给精灵,让他们照顾你。

    “七神教会和拜耶兰元老院一定有所察觉和提防,他们的应对措施很快就会出现。只要能够掌握接下来仪式的线索,我也许有机会……”

    克丽丝塔伸出冰凉的双手,挽住骑士的脖颈,努力让自己坐起来:“啊,你这人,都这个时候了,说两句温柔的情话不好么?”

    她紧紧抱着骑士,用全身的力气索取他的吻,仿佛要不留一丝一毫的遗憾。

    科莱恩主教魁梧的身影出现了。UU看书 www.uukanshu.com他从马上跳下来,手中还握着一把银色的佩剑,正是克丽丝塔的武器。他看见正在拥吻的两人,惊讶的愣了一下,对着格里菲斯大骂:

    “喂,小混蛋,离圣女远一点。”

    他接着转过身,对克丽丝塔说道:

    “你做的很好,神很满意。但是,还差一点,你要将祂的力量全部归还,实现神圣的降临,如此一来,我们都将被迎往至高的神国。”

    他将银色的佩剑丢到女孩面前,脱了法衣,露出雄浑如岩的肌肉:

    “握住这把剑,跟随我吟唱祂的祷言。自觉一点,否则我就干爆这个小男孩。我知道他,拉莫尔家的小狗,序列7的审判骑士,领军打仗有一手。”

    格里菲斯站起身,将克丽丝塔挡在背后,看看地上的剑,又看看主教,忧愁严肃的脸上露出了一抹笑容:

    “你来的正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