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40章 干掉序列五超凡者需要几步?

    “长枪,上前!”

    一些氏族联盟的军官徒劳的呼喊着。他们的士兵们根本听不见长官的咒骂,耳边回荡着天崩地裂般的惨叫,眼前是浪花泡沫一般四溅的溃兵和甲胄煌煌的骑兵。

    被临时推上来抵抗的兽族长枪手们乱成一团,谁都不想站在前面,互相推搡着乱成一团。

    格里菲斯和他的骑兵先是如百川入海,冲开了敌人战线;击碎第一批敌人以后,他们没有继续冲阵,而是像旋风一样擦过敌人的队列边缘,驱赶败兵冲击其他方阵和队列。

    伴随着轰鸣的铁蹄,厚实的防线先是被从后方凿穿,接着溃烂开来,发出了不堪蹂躏的呻吟,到处都是惨叫和怒吼。

    莽古鲁斯努力想要回到后方,亲自迎击这队骑兵。若是由他来抵挡,这支甲骑兵肯定不能这样放肆的摧残自己的军队。但是与他交战的人类少女若即若离的纠缠着他,甚至召来了更多的好手一起限制他的行动。

    督军被拖在前线,眼看着甲骑兵扫过一半的军队,从人海中破阵而出。为首的骑士背生羽翼,头戴暗金头盔。他挥动骑枪上的将旗,骑兵便跟随着旗帜调转轴线。

    “向我靠拢!”

    精锐骑兵们立刻重新集结在格里菲斯的枪旗下,摆出密集的阵型。

    宽大的战场上,数千双眼睛注视着格里菲斯调转轴线,正面面对骑墙的地方无一不是一阵阵骚动;拜耶兰的士兵们高举武器朝着骑兵欢呼,哪怕被格里菲斯看上一眼都会感觉无尽的力量在胸中沸腾。

    战列中的骑兵轻蔑地看着前方混乱的敌军方阵,只要是将旗所指,哪怕是地狱也给你撞开。

    “反击,勇士们,”莽古鲁斯对着不远处的一个统领一指,“鲁南,你来带领他们。”

    他的话音刚落,克丽丝塔就手持旗枪刺来。督军用肩膀和肩甲硬接攻击。虽然他的实力超出克丽丝塔许多,但是此时他已经无心在前线鏖战,一心只想恢复军队的组织。

    兽人统领听到了统帅的命令,立刻从前线的激战中退下来。他一边突围一边高呼,召集勇士们向自己靠拢。他已经看到更多的人类步兵已经冲过石桥,正在从两翼向自己的部队包抄过来。一队士兵听到了督军和统领的命令,试图聚集起来稳住阵型。

    嘉拉迪雅在重重护卫的掩护中注视着战场。她先是看到自己的守护骑士已经击溃了近一半的敌人,接着发现强大的督军正在摆脱克丽丝塔、德鲁伊和步兵们的阻击退出前线。

    她轻叩头顶的桂冠,向游侠队长传去一对一的信息:

    “哈兰迪尔。”

    “听候差遣,小姐。”游侠队长正在和自己的部下一起射杀敌人中试图组织起来的勇士,突然一道意念通过头盔传递给他。半精灵游侠立刻抽出一支银色的破甲箭,召来几个部下用身体搭成人梯,让他得以瞭望战场。

    嘉拉迪雅锁定了督军的位置,以无言的意志提示游侠:

    “狙击敌将。”

    精灵小姐从箭袋中抽出一支淡绿色箭矢。这支箭与族人所有的羽箭和破甲箭截然不同,没有金属的箭头也没有尾羽,而是一支细长精巧的树枝。树枝上竟然还在生出嫩芽、绽开花蕊,继而凋零,循环往复。

    嘉拉迪雅深吸一口气,挽起凤凰振翅一般的强弓,瞄准督军的右腿膝盖,避开了防护严密的上半身,同时也是脆弱而关键的部位。她的心神收敛,寻常宛如林间小鹿的亲昵气息被萧瑟秋风一般的气息掩盖,明亮的眼眸如同晨星一般。

    哈兰迪尔在弓弦上搭上银光闪闪的破甲重箭。他麾下的游侠也有一半人停止射杀敌军,弯弓直指督军,屏息静气的只等一声令下。

    莽古鲁斯正试图从人群中突围出去恢复指挥,突然感觉到自己被肃杀的气息包裹。在混乱的战场上,他感知到两个强大危险的气息正从不同的方向咬住了他的行踪。

    嘉拉迪雅和哈兰迪尔出手了。

    先是一阵银色的箭雨如三千星辰坠落大地。督军身边的战士顿时倒下了一片。他挥动战斧,呼啸如风,密集的箭雨被从战斧的锋芒分开纷纷掉落在地。

    但是,这阵箭雨中淡绿色和银色的箭矢穿透了狂风一般的防御。第一支银箭击中了督军的腿甲,将那里撕开一条裂缝。第二支淡绿色的箭矢直接从缝隙间穿透腿甲,深深扎入血肉之间。

    莽古鲁斯同全身一阵颤抖。他大吼一声,举起战斧向腿上的淡绿色箭矢斩去。开山破石的大斧猛砍之下,那支箭竟然像轻柔的柳条一样弯折,然后没有伤到分毫的弹了回来。

    这一折一弹直接让兽人督军痛的跪倒在地。他甚至感觉到,这支柳条一样的细箭竟然是在血肉见落地生根,抽取他的生命活力滋养自己。箭杆上的花苞也不再凋零,如同嘲讽一般开出一朵红艳艳的小花。

    与此同时,格里菲斯立刻发现敌人在重整。

    “突击!”

    随着他一声令下,骑兵再次发起山崩一样的突击,向正在聚集的敌军迎头撞去。因为动摇而稀松的战线转眼间再次破碎,敢于迎击的兽人勇士们纷纷倒飞了出去,落在地上的时候已经死去了。他们的内脏和骨头都被撞碎,从嘴里挤了出来。

    数以千计的战士被不到两百骑兵的横扫追杀,无数的兽人、巨魔和半兽人、食人魔战士在混乱中被撞倒、踩死或者撞飞到半空中,鲜血和内脏飞得到处都是。

    还没有遭到冲击的战士肝胆俱裂,呼啦一声扭头就跑向了兽人大军的中军。

    莽古鲁斯半跪在地,眼睁睁看着统领和他的部队被人类的骑墙淹没,一转眼,统领的脑袋已经挂在了为首骑士的马鞍上。

    食人魔战士们已经开始乱糟糟的撤退。勇士死伤狼藉,尸体铺满了营地。人类的盾墙再次行动起来,压着当面的敌人缓缓后退,每一米都用大量死尸铺路,原本密集的战场也渐渐变得松散。

    越来越绝望的氏族联盟士兵们挥舞着武器击打着如墙而进的盾阵。但是更多的人类援军越过石桥,甚至可以腾出手来分割敌人的阵地,把勇士包围在围墙和盾牌、刀剑长矛的攻击中。

    又一个战士倒下了,兽族的部队突然到了临界点,开始四散奔逃。两三千人的军队当场碎开,就连勇敢坚定的勇士都觉得大势已去,纷纷向着东面狂奔而去。

    莽古鲁斯督军不得不在护卫的掩护下突围了一段距离,身边的士兵越来越少。他看到前后左右都是包围上来的人类,就连那支凶悍的骑兵也在向他策马冲来。

    “杀死莽古鲁斯!”

    “取督军首级者封爵!”

    战场上的士兵全都注意到了突围中的敌军大将,从四面八方汹涌而来。

    格里菲斯聚集骑兵,甚至放过了一些逃窜的败兵,趁势向着督军发动全力冲击。

    这个强大的兽人忍着右腿膝盖的剧痛,从地上挣扎起身,抽抽鼻子,取下背后的一袋投矛,用粗大的手指捏住一支投矛。

    火焰在莽古鲁斯的矛尖上翻滚,他瞄准前方一个甲骑兵一矛投出。不等这个骑兵反应过来,锐利的铁矛就击穿了他的胸膛,在碎铁血雨中一并杀死了他背后的另一名轻骑兵。

    兽人督军手中的铁矛如同连珠一般连射7发,每一枪都射穿冲向自己的甲骑兵,还一并带走背后的轻骑兵或者龙骑兵。

    7矛杀死14人,其中还有2位骑士和4名军士!

    格里菲斯突然发现身边的骑兵一瞬间就瓦解了。破碎的胸甲、羽帜和倒下的骑兵、战马到处都是。临时编入中队的骑士和见习骑士肝胆俱裂,纷纷逃散开来。

    格里菲斯咬着牙一枪刺进了莽古鲁斯的左肋,锋利的血棘一下刺穿了重甲,挑开一大片骨肉,将督军的身体撕开一个触目惊心的口子。

    “散开,攻击敌方步兵。”格里菲斯心痛的看了眼倒下的骑兵,将其余的部下遣开,小心翼翼的绕了回来,等待大队步兵聚拢,仿佛狼群在捕猎受伤的狮子。

    空气中涌动着难以言喻的异样气息。这感觉让格里菲斯有些熟悉,却又说不清楚。

    他隐约听到草木凋零和枯萎的幻音。地上的血水已成溪流,此时竟然呈现出蒸蒸腾腾的异象,仿佛有一头巨兽在抽吸一般。

    莽古鲁斯用一支断枪支撑着自己,狂热凶悍的气势依然让人不敢直视。明明是他穷途末路,却依然有一种他主宰生死的感觉。

    督军对面前的骑士说道:

    “我是莽古鲁斯·血斧,提尔涅方面军的统帅,大酋长最凶猛的斗士。”

    格里菲斯正在召集军队中的非凡者过来支援。突然,他的眼中都瞳孔放大了。

    赶来包围莽古鲁斯的骑兵与步兵中,有不少都是非凡者,或者持有神秘物品的战士。他们在开始搏杀以后,便纷纷给自己加持了不同的增益状态。就连格里菲斯身上都有克丽丝塔给予的祝福。

    军队中的一些施法者正在展开魔咒。他们虽然不能直接在血气涌动的战场上出手,却还是能在某些条件下协助军队困住敌人的残兵,或者侦测附近的情况。

    可是就在这时,莽古鲁斯附近两百步范围内的所有人都察觉到了一样。加持在他们身上的祝福和强化纷纷消失。甚至连体力和勇气都开始衰竭,滋生出胆怯的念头。神秘物品的效果也在迅速削弱。

    一个虚幻的活物骑乘巨大的黑马从虚空中来,出现在莽古鲁斯的身后,手中拿着天平,上面盛着小麦、酒壶和血肉,发出嘶哑而不可辨认的声音在每一个人的脑中回响。

    冥冥之中,格里菲斯感知到了难以名状的异常。他被恐惧摄住,仿佛看到了凋零大地、枯萎草木与无数尸骸的幻象。血气涌动的战场上,炙热的生命力像是被漩涡吞噬一般,正在以惊人的速度萎缩。

    啊,这是!?

    强壮的兽人舔舔嘴唇,
注视着前方的骑士:

    “我是吟唱荒芜,享受荒芜,主宰荒芜的骑士。”

    他的伤口在急速愈合,他的敌人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衰败。仅剩自己一人的督军向前迈步,仿佛天地间任他驰骋,狞笑着问道:

    “骑士,你叫什么名字?”

    格里菲斯在一瞬间胆怯、动摇起来。他知晓了敌人的力量与权柄,意识到自己在面对拉纳的强化版的强化版,非凡途径“荒芜”的序列5——荒芜骑士。

    他的喉咙很干涩,说话几乎只能发出恐惧的呜咽。但是,汹涌的血气仿佛受到了极大的挑衅,开始不顾一切的涌动起来。一个声音在告诉他:

    “杀了他,杀了他,上好的祭品,完美的仪式!

    “让他知晓,战争才是最恐怖的灾难!”

    血棘也在剧烈鸣动,兴奋的仿佛有什么东西要突破束缚迸发出来:

    “我们的时代来临了!仪式,这是我们的仪式,由你指定!告诉这些莽夫,何为战争,何为手段!”

    格里菲斯收敛心神。经过短暂的动摇,他重新认清了局势,不再害怕,甚至有些想笑:

    “我是格里菲斯二级突击中队长。”

    “噢,很不错嘛,年轻人,”督军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盔甲,将头盔戴好,“你觉得自己可以取走血斧督军的性命么?来吧,让我指点指点你。”

    格里菲斯展开了所有的护盾,向着督军举起血棘:

    “督军阁下,你最强的力量是忠勇的战士们。我以正合奇制,剥夺了你的羽翼,

    “游侠射伤了你的右腿,虚弱了你的速度。

    “刚才的一枪穿透了左肋。现在的阁下只是一头流血的野兽。”

    “呵呵,”莽古鲁斯拎了斧头在手,估算着自己与准骑士的距离,“老狗也有几颗牙,流血的野兽可是一样能吃人的。来吧,小家伙,让我看看你有没有一对一直面血斧的勇气,还是说,你只敢叫上十个、一百个爪牙来才敢挑战我呢?”

    格里菲斯轻笑了一下,拉动缰绳:

    “一对一对殴这种匹夫之勇,我是不屑一顾的。

    “十个打一个,一百个打一个这种毫无技术含量的事情,我也是坚决反对。”

    他一边说,一边摇动骑枪。随着枪杆上的小旗招展。密密麻麻的披甲重步兵、长枪兵结阵而来。

    上千名士兵如墙而进,整齐的踏步声似滚滚逼近的雷鸣,让大地都为之颤抖。他们甲胄齐全,军容严整,杀气直薄云霄,逼近到百步之外就不再靠近,架起盾墙将受伤的超凡督军团团围住,亮出寒光闪闪的如林投枪和长枪。

    莽古鲁斯的脸都白了,牙齿咬得咯咯作响,经脉几乎要爆出皮肉。他想要冲过去剁了骑士,却被迎头一阵雨点般的投枪逼退。

    格里菲斯退到军阵后面,请克丽丝塔掩护自己,让嘉拉迪雅带着游侠策应自己,把诺娜和库拉拉也赶快召集过来。然后,他对着愤怒的督军放声大喊:

    “我最喜欢的事情,就是一千个碾压一个,一万个碾压一个这种超有技术含量的事情。

    “我打光了你的部下,然后动员这么多人打你一个,难道不是超有技术含量的事情吗!?”

    他吼叫了一番,觉得非常过硬,拔出含光向前一指:

    “拜耶兰的士兵们!

    “宰了他!”

    ……

    今天的战斗,如果不杀死莽古鲁斯督军,哪怕全歼了这里的氏族联盟军队也不算是获得全胜。提尔涅方面军还有相当规模的兵力没有集中过来,若是让督军逃走,下一次再找到这样的战机就难如登天了。

    只有击杀一位方面军大将级别的统帅才有可能彻底打乱氏族联盟的攻势,为拜耶兰的主力军团抵达争取时间。

    否则,战事会焦灼下去,敖德萨和康茂德王子可能会在鏖战中采取不可测的举动,给复活克丽丝塔的势力布局运筹的空间。

    但是,莽古鲁斯·血斧是兽人的督军与方面军统帅,在地位上是堪比马克西姆斯的领袖。他们不仅是杰出的指挥官,很可能还是强大的超凡者。毕竟,达到他们这样万军之主的高位,获得成为超凡者所需的魔药与知识绝非难事。只要不是被锁死了晋升途经的破法者,他们几乎必然能够成为超凡者,甚至有冲击半神位阶的可能。

    面对这样强大的敌人,火炮应该能有效杀伤,但是很难打中。为了今天的战事,为了能够切实杀死与马克西姆斯同规格的大将,格里菲斯准备了几层杀招。

    首先是以强大的骑兵突击破阵,以居高临下的突然袭击打垮氏族联盟的军队,剥除莽古鲁斯的羽翼,寻机斩杀他。

    其次是贝里米翁战斗群的重步兵、轻步兵和炮兵组成的几千军队。

    其三是哈兰迪尔的游侠中队。这些半精灵射手都是犀利老练的猎杀者,几乎是为围杀强者量身定做的。

    其四索尼娅、贝尔蒂埃为首的贵族巫师和大批非凡者。一旦击溃了敌军的部队,他们就能集中起来。以这么多人围攻一个超凡者,应该还是有胜算的。

    其五是嘉拉迪雅、克丽丝塔。她们一个是拥有魔眼的双属性非凡者,另一个拥有圣女的力量,都有着近乎超凡者的实力。而且她们各自执掌宝具,在适当的配合之下连半神级别的比蒙都能创伤。

    如果投入了这样规模的战力和资源还没有能够击败莽古鲁斯。格里菲斯只能动用骨戒的力量。活尸固然是不能一击杀死督军,但是经过之前的战斗,再用尸群不断的追杀和放血,哪怕是半神都要陨落在这里。

    事实上,根本用不到这许多手段。

    敌人主力已经溃散。贝尔蒂埃和里恩带上一部分军队去追击他们,其他的人从四面聚拢过来,将督军团团围住。

    莽古鲁斯双持战斧,斧刃径有尺余,一斧挥去,便将十余支长枪截断。锋利又沉重的战斧不但劈碎了刀剑,还能砍破盾牌和铁甲,连带着血肉和骨头都能砸得凹陷下去。

    他疯狂抽吸战场上的神秘和生命力量,将他们转变为自己源源不绝的力量,吼叫着挥舞双斧乱劈。密密麻麻的长枪兵杀退一波又来一群,举起破甲长枪往他身上乱刺。近乎狂暴的督军强忍习惯的剧痛纵身一跃,砸进一群步兵中间,将他们全部撕碎。但是,膝盖上的重伤在这一跃之下更加恶化起来。

    督军只觉得脚下一软,再次跪倒在地。

    双方短兵接战,督军的双斧卡在尸体的盔甲上拔不出来,他便抓起尸体横扫,又击杀数十人。哈兰迪尔和他的游侠不敢靠近,只远远围住督军狙射,箭如骤雨,密密麻麻的箭矢射穿兽人的皮肉,嵌入筋骨,流血如血泊一般。

    蜂拥而来的长枪兵举起枪林,扑上来又是一轮捅刺。片刻之后,UU看书 www.uukanshu.com督军身上的重甲都碎成粉末,身上己经受伤数十处,鲜血淋漓。他如同疯狂的猛兽一般夺过两把长枪横扫,将成排的长枪兵劈死,又劈断十几根刺来的长枪。

    穷途末路的督军立于风中,巍然不动。围攻他的拜耶兰军队都心惊胆战,一时间竟然不敢上前。

    莽古鲁斯跪倒在地,捂着筛子一样密集的伤口大口喘气,然后大笑起来:“哈哈哈,拜耶兰老鼠们,还有谁敢来杀我!?”

    话音刚落,他听到了一阵车轮的响动,密密麻麻的人海和枪林撤退下去。然后,他看到有一边的士兵呼啦一声退了下去,躲的远远的。

    拜耶兰匪帮莫非要放我走?

    他又看看另一边,只见一队没有披甲的人推着双轮炮架上的火炮来到了自己百步之外,用黑沉的铁管对准自己。

    一个中尉和几个准尉带着好些军士长在他的视野里忙来忙去,然后大喊一声:

    “双份霰弹!全炮队齐射!”